您的位置:首页 > 古装言情 > 正文

妈咪又又又又跑啦第四章

2021/6/11 18:28:23 作者:古萧 来源:言情小说吧
妈咪又又又又跑啦
妈咪又又又又跑啦
作者:古萧来源:言情小说吧
他一定是太过仁慈,才会这么在意他身边这个特别的小秘书,甚至几日不见就开始怀念起她的味道,更可恶的是,这个女人早在多年前就怀了别人的孩子!

谢澜从没觉得有哪个周末这么难熬过。

整个周末里,他网吧没去游戏没打,连小弟们发出的邀请都推了,一天二十四个小时里有二十五小时是在跟数学书搏斗,稍微想偷下懒就被那狗逼按着默写公式,写到最后谢澜自己都怀疑自己是条公式了。

被这么折磨着,谢澜恍恍惚惚的,竟然对学校都产生了那么一丝依恋。

上学真特么好啊。

回到学校,陆祁和他不是一个班,谢澜光明正大地翘掉了一上午的语文数学课,招呼着小弟们在操场上打球。

至于来学校之前那狗贼塞到他书包里的每日练习题,那是什么?

寻北一霸谢澜表示不知道。

“哐!”一个三分球完美上分,谢澜甩甩汗湿的头发,撩起衣服擦了擦脸上的汗,身上全是蒸腾的热气。

场上胶着的比分瞬间拉开距离,小弟们兴奋地跑过来围住谢澜,七嘴八舌地吹了起来:

“澜哥厉害!”

“澜哥牛逼!”

“不愧是咱澜哥,看看对面D班的人,脸都青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谢澜抬了抬下巴,朝着对面D班的人扬眉一笑,仇恨值满满地拉了一筐。

陆祁拿着一沓试卷远远地站在走廊上,目光很轻易地就在一群男生中找到了谢澜的身影。高高瘦瘦的漂亮少年被围在中间,满脸都是不羁的青春意气。

谢澜灌了一口水,突然觉得背后一冷。抬头看了看头上火辣辣的太阳,耸了耸肩,又在众人的招呼之下接过球,稳稳一抛——

“哐”的一声,篮球再次入筐。

谢澜痛痛快快地玩了一上午,中午回寝室吃饭的时候眼角眉梢都洋溢着欢快,连吃到最讨厌的青椒都只笑骂了一个“操”字,一块块挑出来丢了。

“澜哥,外面有人找你。”谢澜正拿着手机在游戏里大杀四方,和他一个寝室的室友听到敲门声下去开门,脸色古怪地回来叫了他一声。

“谁啊?!”谢澜不耐烦地皱了一下眉,按着手机语气凶巴巴地问道。

“是我。”陆祁推开门进来,目光在谢澜的身上一扫。

谢澜打了一上午的球,浑身都是黏糊糊的汗味,吃完饭之后就赶紧洗了个澡,现在身上穿着的是再宽松不过的大T恤大裤衩子,盘腿坐在床上弓着腰打游戏,后背和大腿上露了一片晒得微微发红的白皙皮肤,看着就让人觉得触目惊心。

听到这伴随了他整个周末噩梦的声音,谢澜手上一抖,索性将手机关掉,冷着脸语气不好地问道:“你来干嘛?”

陆祁神色平静,丝毫没被他的态度影响:“来看看你。”

谢澜敏锐地发现小弟们的目光变了!那一双双小眼睛里闪烁的都是八卦的精光!

操,绝对不能让小弟们发现他这个大哥被人压着补习,不然他这校霸的面子往哪儿搁。

关乎名誉的危机感袭上心头,谢澜将手机丢进枕头上,三下两下从床上下来穿好拖鞋,咬牙切齿微笑道:“有什么事出去说。”

推着陆祁出了宿舍门,谢澜依稀听到了几声遗憾的叹息声。

哼哼。

“说吧,找我干嘛。”谢澜现在恨陆祁恨得牙痒痒,侧着身连看都不想看他。

陆祁垂眸,入眼就是谢澜纤长的睫毛和同样晒得微微翻红的皮肤。他在校裤的口袋里翻了一下,拿出一罐散发着清凉香气的药膏:“拿去擦一下,晒得不疼么?”

谢澜一愣,抿着嘴接过药膏,小眉头皱得可紧。

怎么可能不疼。谢澜天生就白,皮肤又嫩,在夏天的太阳底下打了一上午的球,虽然不会晒黑,却比其他人更容易晒伤。只不过他平时随意惯了的,再加上晒伤了也就疼疼痒痒一阵子,就懒得去校医院拿药了。

而且……因为打球晒伤去校医院拿药,听起来就很不校霸。

谢澜心里正给陆祁加一小分,把他的评分从-160拉回-159呢,就听见陆祁再次开口道:“上午你们班是没有课么?”

谢澜:“……”

“翘课打球?”

“关你什么……”

“我给你布置的补习作业是不是也没写?”陆祁的语气骤然变得温柔了下来。

被这种状态下的陆祁折磨了整个周末的谢澜顿时收声,警惕地攥着药罐退后三步。

陆祁侧头看了一眼他们的寝室,露出了一个微笑,温柔好看得不可思议:“你自己不想写,我拜托你室友帮忙督促一下?”

谢澜怒火冲天,偏偏陆祁还真拿住了他不敢让小弟们知道他在补课的软肋,只好忍气吞声:“写,我待会就写。”

陆祁满意了,顿了一下又道:“课也要好好上。要是我发现你再翘课……”

省略掉的内容可谓是意味深长。

“我、知、道、了!”谢小暴龙明显处于爆发的边缘。

陆祁早就摸清了他的小脾气,见好就收,离开前还问了一下:“药膏还要么?”

谢澜冷笑,没理他,转身回了寝室,“砰”地一声甩上了门。

走廊里的人纷纷朝这边看过来,有的脚下已经蓄势待发,就等陆祁被打了跑去叫老师过来救命。

陆祁对这些目光视若无睹,眼底含着一丝笑意回了自己寝室所在的楼层。

谢澜的室友同样是屈服于谢小霸王魅力之下的小弟,见之前还开心骂“操”的大哥出去一趟却脸色阴沉沉地回来了,顿时担心了:“澜哥,怎么了?那个谁刚挑衅你了?”

他猛地一拍床,懊恼:“早知道老子就不放他进来了!”

“要不我去揍他一顿?”

“……别。”室友小弟平时表现还是挺好的,谢澜没舍得让他去送死,摆摆手让他消停一下。

“那澜哥你是咋不开心了?”小弟关切问道。

“……我没有不开心。”谢澜虚伪一笑,“我现在可开心了。”

一想到下午不能翘课还得那劳什子作业,谢澜可真是开心疯了。

室友看着他脸上狰狞的笑容,小心翼翼:“真没事?”

“真、没、事。”谢澜笑容杀气四溢地看过来,室友小心脏猛地一跳,忙不迭翻了个身,假装自己刚才什么也没问。

谢澜自己气了一会儿,摸到手上凉凉的手感,低头一看,那罐药膏还捏在他手心里,铁制的壳子已经染上了他手上的温度。

刚想把这药膏丢垃圾桶里,谢澜挠了挠刺刺痒痒晒伤的地方,犹豫了一下,面无表情地拧开盖子,挖了一坨药膏出来。

热烫痒痛的皮肤乍一接触到清清凉凉的药膏就迅速起了一层鸡皮疙瘩,随后就是一阵舒缓。

有一就有二,凉嗖嗖的感觉在哪怕是有空调的大夏天里都是种享受。谢澜一时没注意……前前后后上上下下就涂了个遍。

“……”

反正不用白不用。

淡淡的薄荷香气闻起来格外清爽,谢澜擦干净手,拿着手机刷了一会儿,就闻着这个味道侧过头睡着了。

午休结束的铃声响起时,谢澜还有点迷迷糊糊的,挣扎着起床,刷牙换了衣服,头一次跟着室友小弟一起出了宿舍门。

室友小弟在一旁偷眼看着极其反常的他澜哥,忧心忡忡。

澜哥怎么突然起这么早?

难道是……

他的目光越来越诡异,到了最后,甚至还添了一丝决绝和隐忍,谢澜余光瞥见他眼底的神色,一阵恶寒:“……别特么瞎几把乱想。”

室友小弟长吁一口气,郑重点头:“我知道了澜哥。”

我怎么觉得你特么什么也不知道……

谢澜很累,心累。

寻北高中的教学区和宿舍区分得很开,过了一道大门,高二的教学楼就快到了。

谢澜远远地看向藏在一片花树后面的高二C班教室,步伐沉重。

走进教室的时候,整个教室的人似乎都安静了一下。谢澜抹了把脸,拽开椅子坐下。

“澜哥,你今天……”是不是身体不舒服?

这是委婉关心型。

“卧槽澜哥你咋回事,你不是从来不上周一的课的吗?”

这是震惊意外型。

“澜哥今天过来了,是不是有人惹到您了?约的什么时候?”

这是满脑子想着打架型。

谢澜深深地吸了口气。

没不舒服。

也没想打架。

不是要在教室睡觉。

就是……

“听说这周换了新课表,我过来看看。”谢澜面无表情道。

众人:“……”

行,你是大哥你说了算。

眼看着上课铃响过,老师就要进来了,小弟们一步三回头,眼中情绪复杂难明。

谢澜满心悲凉,狠狠地给陆祁又记了一笔。

陆祁在谢澜心底的评分顿时从-159暴跌至-300。

化学老师抱着实验仪器和课本进来,看见谢澜安安静静地坐在位置上,没睡觉没玩手机,虽然眼神凶了点,但起码……他来上课了啊!

抱着仪器的手微微颤抖,化学老师喊起立的时候都有点儿激动。

谢澜没起。

他趁着大家都起立了看向老师的时候,速度贼快地在书包里抽出了一本笔记本。

……或者说数学习题本。

鬼鬼祟祟,非常谨慎。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言情小说吧》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都市:从催泪广告开始在线阅读第2章

    半透明小人消失之后,把他送到一个诡魅燥热的地方。土地干燥起灰,连草木都长得瘦精精的。天很高,虽然明亮,却见不到太阳,空气是寡淡的微黄色,似乎又透了些极浅的绯红,如同朝阳抹上薄纱,把本就温和的光晕更加柔和地撒下来。纪千昭高壮精干的身子行走在这野地,四周毫无人影,只能勉强透过他右额翘起的一缕倔强的黑发,

  • 暴雪过后之水虎(6)

    宝儿打量那跳上船的活物,天黑看不清颜色,借着星光和月光只见它的形体跟老虎相似,头却呈三角形,下巴是平的,头顶至嘴直削而下,嘴部尖挺,看起来既像鳄鱼又像狼,两颗又长又尖的大白牙挂在上颌上,露在外面;脊背上长鳍,根部有两寸厚,向后挺立七八寸高;四肢雄壮有力,且在接近脚跟处长有蹼;尾巴长度跟老虎相似,但有

  • 都市之满级小和尚第六章在线阅读

    因为管氏说时间太紧,走官道定然是来不及回去过年的,所以只能抄近路了。而且还一再表示只要缓慢行驶,就不会有任何危险。山道上,三辆马车缓缓行驶着,因着下雪,地滑,赶车的也不敢太快,这周围可不少峭壁呢,摔下去可是要粉身碎骨的。冷风朔朔,雪花随风飘飞,似有鬼魅啼哭的声音一阵阵传来,响彻在耳畔,赶路的人手脚都

  • 开局我连狗都不放过第9章在线阅读

    这漓宫,果然跟她有缘!她,又回来了!只是,她想不明白,轩辕夜为何要把她这个罪人封妃,她不是害死先皇的罪魁祸首吗?尽管她不相信所谓的童男童女就能炼就灵丹妙药,但如今所有的人都把先皇驾崩归咎于她,他何苦要冒天下之大不为?还有他身后那个女人——太后!显然对雪漓不满,金銮殿上若不

  • 都市:我有一个穿越群在线阅读第八章

    那一道伤口避开了掌心的筋脉,不至于废了她的手,可是却又能让她在剧痛之下保持清醒。而掌心中传来的疼痛,更是让苏阮清楚知道,眼前这一切都是真的。她死了,却又活了。而且还回到了宣平侯府未被灭门,而她母亲才刚嫁给谢渊,被她大闹了喜宴的那一日。苏阮本是荆南知州苏宣民的女儿,元启七年,荆南大旱,朝中赈灾粮食于路

  • 问源龙夭腾在线阅读第3章

    盛湾湾一路走,一路嘀咕:“天,好难”“这段太难了吧,这里真的连得上吗”“真的好难啊,这怎么跳的出来呀,跳的出来的绝对是超人”……本来在外人看来,盛湾湾进来后的表现一直都有种超乎年龄的成熟,但这一路上的碎碎念、苦笑、摇头、晃脑,却展现了她这个年纪该有的朝气和任性,让人想起她也才17岁,还是一位有资格任

  • 焦灼在线阅读第三章

    “我怎么才能再见到你,把书还给你?”“我每个星期天下午都会去那家书店,你什么看完了,再说吧。其实不用这么麻烦,也许到时候我朋友都不需要了。”“那……到时候见。还是谢谢你。”“不用客气。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轻容看了看表。“再见。”倪永孝看着纪轻容的背影融进人群里,一会儿便看不见了。倪永孝今年二十五

  • 清韵流殇第三章在线阅读

    天色将暮,黑衣黑裤黑帽黑口罩的男人在路口踢石子踢了有小半个小时,向前走是去首映礼的路,只是远远望过去就能看见首映礼门口乌压压的全是人,然后往回走是回家的路。男人烦躁地将石子踢进了路边花台里,然后烦躁地蹲在了花台边上,男人摘下半边耳朵的口罩带子,露出半边脸来,正是楚一。楚一慢腾腾地从口袋里摸出了一颗糖

  • 警好晨光在线阅读第5节

    李观澜回到丹阳宫,拔下绒花左看右看,心中甚是欢喜。礼物倒不是很贵重,她的妆奁里一堆比这还要耀眼精致的首饰,只是,这是弟弟的心意啊。晨霜可以说是她一手带大的,长兄如父,长姐如母,李观澜在他身上费了不少心思,好在小孩儿脾性好,不仅学业上争气,也和她亲近,唯一的不足之处,就是有些过于天真了。由五皇子,李观

  • 莞城集在线阅读第二节

    下午两点,纪陌坐在一家新开的咖啡吧内,百无聊赖转动着手中一根碧色发簪。一手支着颚,漫不经心地望着窗外行人如梭。若是记忆靠谱的话呢,再过两个月,整个地境南北东西,全部都会恢复元气。到那时,所有人的人生,都会发生翻天覆地的遽变,眼下的平静即将不复存在。残酷的未来,百味的人生,正在等着他们每一个人前去采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