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青春校园 > 正文

无限虚拟世界之章养家禽,学织布

2021/6/11 20:15:00 作者:忧无忧 来源:纵横中文网
无限虚拟世界
无限虚拟世界
作者:忧无忧来源:纵横中文网
拿双刀的剑士,会魔术的法师,还有一个近战的弓兵。他们组成战队,征战职业。他们用奇幻的操作,秀傻了对手......也秀蒙了队友。他们用玄幻的配合,打傻了对手......也打傻了解说。他们......“喂,醒醒,开怪了,别看美女发呆了。”他们,还在为这条道路而奋斗。

第二天,我们早早起了个床。没人煮饭,以前也没吃。

刚到那个部落,就有一群人来迎接我们。“神女,这是怎么回事”首长看着那塔一夜之间就消失了,不由得会产生疑惑的。“上头收走了”我很淡定的撒了个谎。“是是是”首长连说了三个是。

“首长,给”一个妇女拖着一块托板上面是四碗热腾腾的粥。“神女,请”又是一个九十度的鞠躬。“谢谢”我接过托板。“听说你今日有事相求?”我想了想又看看了他的脑袋,那个感叹号有点刺眼啊。

“神女厉害,我的确有事相求,神女跟我来。”说完首长在前面开路。我把托板给沈馨“你们先吃,我去一下”沈馨接过,我刚想离开跟上首长,一只手就抓住了我,“我们陪你一起去”季邵擎说到,可能是不放心我一个人去吧。

会议室

“神女,我们想请你帮忙,最近食物短缺还有一场很严重的病,不过我们已经隔离了”首长简单的把事情说了一下。“我可以帮你们”说完这句话,首长脑袋上的叹号变成了问号,看来是已经接了这个任务。

“你们去修一个大栅栏,坚固一点,不对,多修几个,然后去捕猎,不要吃,今天我们吃别的”我想到了养家禽,这个世界应该没有家禽那就抓野生的养,然后今天中午我们是大锅饭,我发现这个时候没有干饭这种东西。那么中午就吃这个好了。至于菜,需要油啊,油要怎么弄来着。“你们先去行动,我们想想对策”我指挥其他人出去工作。

“邵擎,邵擎。油要怎么弄”我一下子就知道要去问谁,当然是高智商的季邵擎啊。“想这个干嘛,中午你要给他们炒野菜蘑菇?”季邵擎邹了一下眉,他没搞懂我的脑子都想了什么。“你怎么知道”不过我还是觉得他好厉害,能够猜出来。

“霏霏,我们中午是不是吃大锅饭啊”况野端着粥对我说道。“你也好聪明哦”我顺嘴夸了一句。“我们还知道,你要他们修栅栏是准备教他们养吃的,我还知道你还准备把大锅饭的方法教给他们”沈馨也来句。他们怎么那么聪明啊。“你的心思都写脸上呢”沈馨开玩笑的说。“有吗有吗”我摸了摸我自己的脸。

“这个世界有一种植物可以炒出油,挺好找的,我们上次来的路上就有”季邵擎对着哦我说到。“真的吗,长什么样”我连忙问长什么样。“不知道,只知道是黄色的,摸起来是油的”季邵擎也无能为力。“话说它叫啥”况野来了这么一句。“油菜草”说出这个我们所有人都无语了。那油菜花是不是也可以炒出油,花好像也是油油的。

话不多说,我端起粥就开始喝了起来,这样我有力气。“沈馨你要和我去么”我用可怜巴巴的眼神看着她,我一个人不敢去啊。“我不去,况野也不去”季邵擎说到。“你们干嘛去”我和沈馨疑惑的问他。“我和况野去看那些被隔离起来的病人”季邵擎说。没有过多的废话,我们都行动了起来。

我和沈馨拉些人,全部都是织布的人。男人出去打猎,女人在家织布照顾小孩照顾老人还有煮饭。她们没有去摘过野菜啥的连米都是男人们带回来。这一次她们终于可以帮部落的忙了。

森林里,原本看起来特别空旷的,我们一来显得格外的小。然后我发挥出了大嗓门的辜负对她们说到“野菜是绿色加棕红色,油草是黄色摸起来很滑很滑,不管挖到圆的方的都给我和副神女看,听懂了吗”“懂了”

一瞬间,所有人都忙活起来了,还有小孩子也来帮忙“神女姐姐,我抓到一条蛇了耶”一个小女孩手抓一条赤色的蛇,向我狂奔而来。“真厉害啊”我蹲下摸了摸她的脑袋,随后我就看到一群小孩手抓蛇向我蹦来。“好了,你们它们胆挖下来好不好然后把蛇带回部落好不好”“好”这群孩子真听话。

“神女,你看这个圆的要不要留下来”土豆!不错“留下,是吃的”“副神女,这个长长的红红的可不可以吃”胡萝卜!“留下”沈馨喊。这块地方真不错。

季邵擎这边。“先君,副先君,这里请”首长带他们来到了一个特别孤寂的地方,一座房子做啦在那里显得特别明显。“开门”季邵擎对着那扇门说到。打开门,听到的是咳嗽和喘息声。“你们经常生病吗,一般都是什么病”季邵擎问首长,为了避免下次还要再回来。“就是怕冷还有全身发热,一般小孩比较容易,老年人就是雨天会骨头痛”首长很详细的说了下。“不就是感冒发烧和风湿吗,邵擎,我觉得需要找个人传授医学,我们问问大霏子可不可以教。”况野想了想觉得我们这么看病不是办法,需要有人来传授。“这些人的病可以治,想这种少咳嗽有点喘气的,多喝热水,其他人需要找到一种草,叫猪胆草,两颗糙两杯水一直煮到一杯水,连续三天。比较严重就吃五天,像这种可得撕心裂肺的五颗草四杯水煮成一杯水,每天喝一次,好多了就换三棵草四杯水,就这样。记住了吗”季邵擎说的比较快,况野都不一定记得住。“没记住啊”首长有点苦恼。只见季邵擎手搭在首长的肩膀上,手上有些蓝气。

“记住了?”“记住了”首长突然觉得轻松多了。“这也是技能啊”况野说。“我们走,去找林霏商量一下医术的事”季邵擎走出这座屋子对着况野说到。“来了”况野还是没有搞懂自己来这里的目的是什么。

“神女姐姐,这是什么草”一个小男孩指着一株草对我说,“这是猪胆草”“用来干嘛的可以吃吗”“这是草药哦,可以止咳和微微的喘气。”我满足了小孩子的好奇心。这孩子真可爱。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无言的结局在线阅读第8节

    岚衫用这样的方法一点一点地试探着黑猫小白的底线,最终发现——这只猫是没有底线的。它仿佛一个极为纵容的家长,满脸都是无奈的神情,一点一点地为自己心爱的孩子把自己的底线再往下让出几分余地。而岚衫就是那个不知好歹的孩子,踩着底线又前进了几分。很快地,小白冲着岚衫举爪投降,默许了晚上岚衫可以不那么早睡觉,而

  • 网游之掠夺者系统之混沌海(4)

    忙碌了一上午的两名片警结束了最后一家的询问,这时候中年警察才能够喘了口气。“刘哥,你说上头这么紧张的让咱们这一片都动起来,是为了什么?”年轻点的警察掏出了烟,给刘刚递了过去。虽然年纪轻轻分配到一个小区分管治安看似没什么前途,但是张楠对自己这位老搭档可是佩服的很。据说之前是什么特殊部队转业过来的,这半

  • 隐于世界角落惹我三分,还他下地狱!【2】

    走出服装店的卢飞一脸的清爽无比,他笑呵呵的看着父亲打趣道:“有没有看到那个狐狸精脸都青了?”父亲一脸的囧样,像点头又像摇头,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卢飞看到父亲好为难的样子,连忙搭着他的肩膀说道:“咱还是乡下人,但咱不低人一等,别人敬我一尺,我还人一仗,别人惹我三分,我还他下地狱!”卢飞的话很果决,没有丝

  • 此心安处是吾乡第三章在线阅读

    季谷雨翻开保镖递来的合同,脸都白了,强压着心底的恐惧看轮椅上的男人,声音有些压抑不住的颤抖:“赵爷,我……,”男人抖了抖烟灰,没有看他,季谷雨却感到了一股莫名的气势压住自己,呼吸变的困难,手不由自主的抖了一下。“啪!”笔掉在了地上。“捡起来。”赵清明看不出神色看不出喜怒。保镖把笔捡起来递给季谷雨,季

  • 无限之诛天路在线阅读第8章

    战局顿时一变,原本的二包一瞬间变成了一打一。开大溜走的满血龙女站在极远处,根本够不到这边。潘森也是乐得不行,自己只是一个走位,就将对手打野吓跑了。果然前二十分钟不抓人,不是没有理由的啊!这龙女也太菜了!“卧槽,你这龙女真是有丶绿色啊!”“建议以后还是玩上单吧,你这打野太坑人了!”“满血卖队友啊!”周

  • 说好的复仇线呢?[重生]张天的死亡

    郑非并没有因为那晚的事情对离月亲近,依旧独来独往。带头欺负郑非的叫张天,这几天可没少找郑非麻烦,什么话难听说什么,推推搡搡更是屡见不鲜。这一天下课,张天带着人鬼鬼祟祟跟上离开的郑非,把人堵在一个不起眼角落,而男主从头到尾都是冷眼静看。“你什么目光?本少爷也是你能看的?”张天个子矮,最讨厌别人用居高临

  • 七世浮图第3章在线阅读

    陈妈妈回来了!楚王府里的老仆都知道,陈妈妈是府里二娘子的傅姆。如今她回来了,还带着一个十三四岁的小娘子——那不是小县主还会是谁许如是从侧门入府,到中堂刚坐了一会儿,十五六岁的少年急匆匆冲出来。只见小娘子一身青绿半臂,石榴红襦裙,俏生生地立在中堂,额间一点嫣红的花钿灼灼,简直与阿娘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一般

  • 落雪飞尘在线阅读第三章

    耗了整整十来个小时,小姑娘终于安全的降生在梅小米的臂弯。整个机舱的人都不约而同的松了口气。新生儿并不好看,身上还粘着很多污物。好在热水是空姐一直备着的,在照顾小婴儿方面毫无经验的梅小米小心地让梅将孩子抱过去清洗,而她则专注地照顾安西娅的状况。“还有纱布吗?”不一会儿就听梅问道。纱布?梅小米分神看向自

  • 道天法祖第10章在线阅读

    日上三竿,紫衣护卫吃完饭回来,望见满头大汗的肖张依然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劝说道:“吃完饭再来等吧。”“谢谢。”肖张答完,依然笔直挺立。太阳逐渐柔和、温顺,染红了天边的云彩,紫衣护卫都已经换了另一班,肖张依旧。月牙高悬,星星点缀,夜风柔和地拂过剑南海的水面。借着微弱的月光,肖张看见一个身穿亚麻布衣,胡子

  • 情饵之宠妃VS皇帝(7)

    一连三天,沈昊都没有参加朝会,宫里开始出现流言蜚语。不知道谁走漏了风声,说太医院院首孙太医,三天都待在含元殿。姚总管亲自到太医院,秘密带走了许多名贵的药材。大臣们终于坐不住了,早朝完后,又一起来到含元殿门口,求见皇帝。这事在沈昊意料之中,按照计划,他没有出去,让姚总管以“勿扰皇帝静养为由”,把大臣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