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装言情 > 正文

重生后孤做了皇后在线阅读第6章

2021/6/11 19:47:21 作者:路拟 来源:晋江文学城
重生后孤做了皇后
重生后孤做了皇后
作者:路拟来源:晋江文学城
接档现耽娱乐圈文↓《我被影帝一见钟情了》,喜欢的点个预收~前世宋淮安是权倾朝野的一代佞相,背负满身血债为慕脩铲除异己,将他推上帝位,替他运筹帷幄一世,却只换来了三年的囚禁和一杯毒酒,栽在了一个男宠的手里。一睁眼,成了个只会附庸风雅,风流成性的纨绔公子。宋淮安乏了,心想不如将错就错,重活一世,再也不与他人勾心斗角。却不成想王位上的那位不知道在搞什么,不管朝中奸臣胡作非为,罔顾外邦敌国虎视眈眈,闹起了从此君王不早朝。宋淮安寝食难安,辗转反侧最终没忍住捋了袖子亲自下场,揪朝中肆意妄为的奸臣,平境外蠢蠢

小满眼睁睁的看着钱大娘将二孬手里最后一块糖放进二孬嘴里,他委屈的看了一眼玉洁,心里坚决不承认,他羡慕傻子了!

“二孬,我们先回家,过两天再来看妹妹好不好?”钱大娘哄着二孬,此时她可不希望儿子在这闹起来。

然而,二孬要是这么好说话的话,他就不是二孬,要改名叫二好了,听到娘亲不让小媳妇跟他回家,二孬往地上一坐开始撒泼,嚎的很是响亮。

“这位大嫂子,我是跟你说真的,你可别不信,吃了我黄仙姑的药,你这傻儿子再也不会犯傻了。”黄仙姑抓住机会给自己拉生意。

钱大娘打开她要摸自己儿子的手,怒道:“你走开,别碰我儿子!二孬,快起来,跟娘回家!”

钱大娘越拉二孬,他就哭得越凶,蹬着两条腿喊着媳妇回家,嘴巴里的糖也不知什么时候掉了下来。

金枝此时正在为钱大娘的不知好歹安慰着黄仙姑,她可不能让黄仙姑怪罪自己,还指望着她给自己男人看病呢!

没人注意两个孩子,玉洁趁机给了小满一巴掌,小满根本就没理她,依旧目不转睛的盯着掉在地上的那块糖。

什么出息!你脚步往前挪什么,想捡起来吃了不成?

玉洁将小满往后拽了拽,省的他干出丢脸的事来,二孬虽哭的凶,但玉洁也不便插手,只拉着小满安静的站在一边,不知钱大娘悄悄跟二孬说了什么,二孬慢慢止了哭,对着玉洁嘿嘿笑几声,就欢天喜地的跟着他娘回家了。

二孬母子一走,她们的小院顿时安静了许多,只剩下金枝和黄仙姑的说话声,玉洁让小满给自己做掩护,溜进了她爹的屋子。

“爹!我娘回来了!”

周逢祥倚在床头,对着玉洁点点头。

外面闹腾的那么厉害,他早就听到了,只是这两天病的有些严重,他没力气下床,只能在屋里等着,听着像是请了什么黄仙姑回来。

他想跟玉洁交代些什么,从口中逸出的却是剧烈的咳嗽。

玉洁听着心里有些发堵,爹现在病的下不了床,必须尽快请大夫,这病不能再拖了,要是被黄仙姑乱折腾一番,出了意外那可怎么办!

看着脸色已咳得发红的周逢祥,她心里的话脱口而出,“爹,黄仙姑定是个骗子,我们不要她看病好不好?”

“你一个小孩子懂什么,快让你娘进来!”

“爹,黄仙姑真的不能信,我们还是快点找大夫吧!哎吆!”

玉洁感觉自己的耳朵要被拧掉了,伸出手护着耳朵,耳朵终于解放了,但紧接着她的后背被狠狠地拍了几巴掌,玉洁觉得她的心脏都要被拍出来了,捂着胸口猛咳了几声。

下手这么狠,一定是她后娘!

尽管心里知道,玉洁还是回头看了一下,做出疼痛难耐的惨表情,若是她不这样,后娘待会怕是下手更狠。

玉洁期盼的看着周逢祥,尽管小玉洁挨打的时候他从没阻拦过,但玉洁还是不死心,这是她爹啊,是小玉洁的爹也是她的爹啊,然而她失望了,她爹并没有开口求情,玉洁等来的只是后娘在她胳膊上狠狠地拧了一把,金枝解气之后才把她仍在地上。

“你个死丫头片子知道什么?你是想害死我们一家是不是?我们哪来那么多银钱看大夫,黄仙姑是我特意请来给你爹看病的,你竟敢在这胡言乱语,看我不打死你个兔崽子!”

金枝说着又要去打玉洁,玉洁快速爬起来,眼疾脚快地溜了出去,见后娘没有追出来,她松了一口气,揉了揉发疼的胳膊,又轻手轻脚的走回去,趴在窗户下面偷听。

黄仙姑本是想让金枝好好教训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丫头,但又有些担心她别真把自己的生意搅黄了,就拉住要追出门的金枝说道:“金枝,算了,以后有的是时间教孩子,我们还是先看病吧!”

金枝讨好的冲黄仙姑笑笑:“仙姑,你大人不计小人过,千万别跟她一般见识,那你看,小满他爹这病到底怎么样了?”

黄仙姑开始装模作样,在屋子里神神叨叨的转悠一番,然后定定的看着周逢祥。

“仙姑,怎么样了?”

“怕是病了不少日子吧?”黄仙姑高深莫测的问道。

玉洁在窗外听的想撞墙,都卧床不起了,这不是废话么,然而就是有人信了,她后娘连连点头,求着仙姑快点想法子。

黄仙姑摇头叹息道:“这可真是大大的不妙啊!这屋子里阴气太重,他已经被小鬼缠上很久,怕是没几日活头了!”

听了这话,不管是金枝还是躺在床上的周逢祥都慌了,求着仙姑救命,黄仙姑收了银钱过后,从包袱里拿出几张黄色的符咒,说是等自己把鬼捉了之后,将符咒烧了化水,连喝七日即刻病除。

玉洁心里恼恨着爹和后娘的愚蠢,想着怎样才能把黄仙姑的包袱拿出来,一定不能让爹乱吃东西。

“姐姐!”

小满不知是什么时候过来的,蹲在她身边,冲着玉洁嘿嘿笑了,似乎觉得这样偷偷摸摸地很好玩。

玉洁看到小满嘴里的东西时,差点对这一家子都绝望了,真想两腿一蹬两眼一翻,离开这个疯狂的世界。

深吸一口气,将小满拉到一边,说道:“小满,你想不想吃肉啊?”

“想!”

小满双眼冒绿光,嘴里那半颗糖差点顺着哈巴流子流出来,又被他吸溜一口吞进嘴里。

玉洁发誓,她再也不会用勺子给周玉满小朋友冷他碗里的饭了,不会吃饭烫死他活该!

小满可不知道自己正被嫌弃,他幻想着肉的滋味,情不自禁的吧嗒了几下嘴,却不小心把自己的舌头咬到了,咕嘟一声将口里的糖水咽下,伸出舌尖上的证据给玉洁看,含糊不清的说道:“姐姐,你看,我咬到舌头了,我得吃肉!我得吃肉!”

小满一边说着一边摇晃身子,还好他没学着二孬撒泼打滚,玉洁有些满意,对他笑了一下,“可以!”

小满立刻乐的见牙不见眼,还没来得及欢呼,就被玉洁的一个“但是”弄得紧张兮兮,他不安的揪着衣角站好。

“想吃肉可以,就看小满有没有这个胆子吃了,你怕娘打你吗?”

小满是他娘的宝贝蛋,家里唯一挨打的出气筒就是小玉洁,小满压根就没被他娘打过,所以就不怕他娘,但他经常被大胖打,还是知道挨打的滋味的,小脑袋歪着,权衡了一会,冲玉洁点点头,为了吃肉,他周玉满今天豁出去了!

趁着黄仙姑捉鬼的时候,玉洁指挥着小满将她的包袱偷出来,看她还怎么给爹吃乱七八糟的东西!

“小满,娘要是问起包袱的事,你就说不知道,她要怀疑是你拿的,你就推到我身上!”

“知道,知道,小满又不傻,肯定会推到你身上的。”

玉洁在小满连连打击下,如今已经很镇定了,无视小满的话,对他说道:“你留在家里看黄仙姑和娘做什么,万一有事就到河边找我,周玉满,我警告你,你要是敢把我在河边的事告诉娘,就别想吃到肉,小满又不傻,是吧?”

在小满怕胸腹保证之后,玉洁带着包袱往河边走去,四下无人的时候,她把包袱藏到柴禾剁里,然后跑去了小玉洁和小凤经常约见的地方。

小凤果然在柳树下躺着,看样子像是在睡觉,玉洁轻轻走过去,蹲在小风身边,见她露出的小臂上有青紫痕迹,不用想也知道,她昨天肯定过的很不容易,出声将小凤喊起来。

小凤睁开眼,看到是玉洁,挣扎着坐起来,她屁股好痛,身上也好痛。

“小凤,痛不痛?”

玉洁话音刚落,小凤的眼泪就啪嗒啪嗒的往下掉,用手擦了擦,怕玉洁嫌弃她不勇敢,说道:“小风没有哭,是眼泪自己不听话,它非要掉下来。”

玉洁轻轻搂着她,说道:“没关系的,勇敢的孩子也是可以哭一哭的。”

小凤再也忍不住,抱着玉洁大哭起来,边哭边说:“爹说我是赔钱货,是个白眼狼,用藤条打我,屁股上垫了衣服也好痛,呜呜~~~爹说再也不让我进家门,把我赶出来了。”

“小凤你别担心,你爹说的是气话,过两天就会让你回去的,再说,你还有玉洁啊,玉洁会一直陪着你的,小凤,你看这是什么?”

玉洁把鸭蛋递到小凤面前。

“鸭蛋?”小凤接过鸭蛋,慢慢止住了哭声。

“玉洁,你吃过了吗?”

玉洁点点头,“我吃过了,这是你一个人的。”

小凤从没跟玉洁客气过,听她这样说也就放了心,剥开蛋壳之后咬了一大口,虽然鸭蛋是凉的,但她吃到嘴里觉得美味极了,略带弹性的蛋清,醇香浓郁的蛋黄,整个嘴巴里全是香味,让她快要把自己的舌头也吞下去了,嘴里的鸭蛋嚼了好久她才舍得咽下去,剩下的半个一点一点慢慢吃完了。

小凤吃的意犹未尽,不时的砸吧嘴,回想着吃掉的美味,玉洁起身折下一节垂下来的柳条,小心的去了叶子,左右手同时反着拧,将里面的白枝抽掉,在小凤好奇的目光下,用牙齿将它两端咬整齐,放在嘴里吹了起来,发出嘟嘟嘀嘀的声音。

玉洁努力吹着,望着静静流淌的河水,把不成调子的调子尽量吹的欢快,不让自己觉得心酸,这些都没什么,她们要快快乐乐的活着,以后一定能吃饱肚子,能穿暖衣服,能不再挨打受欺负。

“玉洁,好好玩,我也要!”

玉洁把手里的自制小哨子递给小凤,自己又做了一个,两人此起彼伏的吹着,小凤玩的很开心,也不再去想她心里难受的事情。

到了晚上,小满红着眼眶出现在玉洁面前,喊了一声姐姐就开始哭。

“怎么了小满?是不是娘打你了?”

“不是,是爹死了!”

“你说什么?”玉洁猛地站起身子,不敢置信的问道。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都市之极品异能在线阅读算计

    公文芸话音刚落,气氛又诡异地沉默起来。“噗——哈哈哈……”耳机中的笑声和现实中的重叠,安堇夕侧头,洁白的单衫少年眼眸干净,笑得明亮,从深色的窗帘缝隙漏出的阳光晃得她迷了眼。“学姐,你家会长真是太……呃……有意思了……”“其实你直说她二就行了,真的不用这么委婉。”安堇夕回神,无奈地抿嘴轻笑,不客气地拆

  • 都市之我是锤石第10章在线阅读

    “我们是奉Mr0的意思来解决两个叛徒的,不过好像还有一个有趣的人在呢!”Mr5抠了抠鼻子,十分的不屑。秦月第一次看见Mr5的能力,这么强的果实,明明玩的可以和咔酱一样,但偏偏玩什么远程,而且还玩的这么烂,再加上还有些恶心。实在是丢尽了果实的脸啊!不过Mr5小指轻轻一弹,刚刚挖的一颗鼻屎直接向着薇薇射

  • 我的小说里之这还是亲爸么?(6)

    苏晓萝见他还算识趣,也没有在多说些什么。由于苏晓萝生性冷淡,人缘在学校里也是最差的一批,不过同样也闲的自在。苏晓萝与玲儿共处一桌,看的其他人甚是眼热。苏晓萝当然不知道他们的想法,而且,现在老师来了。“把书本翻开124页,我们今天讲的是。。。”老师开始上课,有时还会调剂一下气氛,使得课堂不是那么枯燥无

  • 窃时之旅在线阅读实习男票!(求鲜花票票!)

    第七章实习男票!(求鲜花票票!)此情此景,所有人也是瞬间就明白了过来。很显然,诸葛大力这是对秦铭有想法,毕竟秦铭这么帅,诸葛大力颜值也不低,这么一想,两人还是挺搭配的。“完了完了,秦铭一脱单,爱情公寓当中就只有我一个人单身了。”张伟心中哀嚎,看情况秦铭应该离脱单不远,到时候就自己一个人还是万年单身狗

  • 农门锦绣第10章在线阅读

    “啊!贝……贝鲁梅伯……”忽然,一声尖锐的叫声从厨房的方向传来。贝鲁梅伯眉头一皱,放眼望去,只看到一个五六岁的小姑娘正愣愣的站在那里。本来小姑娘手上还端着一盘酱肘子以及一个酒壶,可当那小姑娘看到贝鲁梅伯和他手上的两条恶犬后,小姑娘像是被吓到了一般,瞬间面色惨白,身体不由自主的退后两步,甚至手上的酱肘

  • 火种启示录在线阅读第2节

    费雨一听这老头有让他回家的办法,精神头马上来了,立即缠住老者,想要问出回家的办法。但听得那白须老者说道:“你那个世界离这里太过遥远,想要回去颇为不易,所以若想回家的话,这个办法就必须特殊一点。”费雨急切道:“有什么办法老人家尽管说,我一定尽力去做,绝对不会害怕吃苦。”白须老者点头道:“你的勇气可嘉,

  • [综英美]每天都在被打脸在线阅读第二节

    【清晨,东京某别墅】在二楼阳光最好的一个房间里,一个红发小男孩正对着镜子整理自己的头发,面无表情的脸反而给他增添了一股老成的气息。而这个红发小男孩正是年仅六岁的赤司征十郎。赤司用右手扒拉着额前的刘海,琢磨着是不是可以剪短一些但是剪了的话好像又不是怎么好看该怎么办呢……他来到这个世界已经六年了,他的父

  • 娱乐:我摊牌了,我是热芭!在线阅读第5节

    栾桓细想想自己的这三十来年,一事无成,大好的光阴都浪费在了别人的媳妇身上,想到这儿栾桓都觉得自己挺失败的。像宋展鹏说的,可能真的是没有一个女人真正的让他成长过,所以这么多年,他还总是对过去念念不忘。再次碰见韩冰的时候,是他们俩的同班同学曹新意外身亡的葬礼上,大家约好去送一送那个共同的好友。栾桓以为再

  • 我们都是小短篇哦第十章在线阅读

    “哇啊啊啊啊啊!”诺诺大叫一声,一不小心没站稳从传送门上摔了下来。眼看就要掉入岩浆了,小艾一记滑翔加飞跃讲差点掉入沿江的诺诺捞起。“哇吓死我了,谢谢你,小艾”诺诺总算松了口气。“快飞上去把,下面热死了。”她对抓着自己的小艾说道。“嗯”小艾点了点头,不过诺诺背对着他,并没有看见罢了。“嘤嘤嘤————”

  • 战七国通知

    未来几天可能不能更新,请谅解一下。因为作者要去上班了,要适应新工作。可能没有时间更新。希望谅解一下,有空了就会更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