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美文看点 > 正文

散文:灯影摇曳,夜深长

2020/6/27 0:02:54 来源:中财论坛 浏览:

文/天疆;欢迎关注中财论坛

亮一圈灯盏,构成了城市夜晚的围栏。不再有黑暗的留白,什么都可以尽情的描绘。夜影把光线延长,灯光把子夜拉长到时间的另一半,所以,才有了白昼的延长线。

我躲在一架飞机的外壳里,在朦朦胧胧中飞行,雾里云里,找不到自己的视线。

星星都在头顶的天空,眼下出现在机翼的身下,真是有悖常理。定睛仔细辨认,方才醒悟,原来那是江城的一池灯火。

城市的灯光,只有进入夜的怀抱,才能生出一圈围篱,万千个星仔。夜的城市只有交给灯光来指引,它才能遇到贴心的知己。原来,城市是这样造就。

过去,只趋之若鹜地崇拜光明,如今,更感觉夜的魅力。无际的宇宙隐形其中,诱惑的驱使,让这么多灯仔追随而来。这个夜色,扑面而来的灯光,让我萌生了一丝惬意,爱于是藏在了心里。

我沉迷于灯的光线,追逐着耀眼的霓虹,才有了夜色的斑斓。舞台上闪耀着的身影,是这个城市伸张的魅力,轻而易举地变化,就引出满城的光彩。

夜,停留在远处,还有我的影子里,久久地不肯散去。

记忆的夜,烙在油灯里。祖父用火镰擦出火花点燃了油灯,那缕跳动的火苗,拉长了一天天长大的父辈身影。祖屋里的故事,是父辈对外面世界的向往。

爷爷手里的“洋火”划出的光亮,在灯芯上跳跃。这一跳就跳出了老屋灯影的藩篱。

还记得那一盏昏暗的豆油灯下,盘腿端坐着慈祥的奶奶,满头白发,笑眯眯地稔线,仔细地穿针,是要纳一双厚实的绣花鞋吧?

看着孙儿在她的膝头爬来爬去,淘气地嬉戏玩耍。针线跟着儿歌一起重复,来来回回,恍恍惚惚的灯光,仿佛在反复撩拨着祖孙的情思与怀想,令人羡慕不已。

这温暖幸福的祖孙俩,融融地灌满了亲情。早年灯火的围篱,迷离,深沉而又悠远。

灯影汉江树,晚来一江红,这是属于早年母亲的旧街了。元宵的夜最是热闹,满街流光溢彩。灯的海洋,平添节日气氛里春的暖意。

街灯、楼灯,孔明灯,还有幼童手里提的纸灯笼,在花楼里张挂,在江水里逐流。一次江灯的放逐就是一个心愿。燃放的礼花,构成了市井金碧辉煌,锦上添花的灯巷。

早把“东风夜放花千树”“宝马雕车香满路”的元夕之夜点缀得红红火火。十万人家火烛夜,门门开处见灯花。钟楼喧嚣子更天,罗绮满街更漏香。江城的旧影就是这样,留在儿时的记忆里。

我是被江边排山倒海的灯影推到了地界的星河里,身影如同一叶小舟,在灯的海洋里遨游,左顾右盼,感受着它的时尚。

夜灯的来路在江岸的波涛里,停留着无数的夜航船,灯是它的辉光,流动在涟漪中。坐在大江的岸边,一束束激光射灯,交相辉映,指向夜的苍穹。

有微风吹过,江面上,宏伟的江桥遥遥相望,仿佛在用灯光相互致意。

一桥直接,上下清一色的灯盏直线,落落大方地直抵对岸;二桥是斜拉桥的姿态,它像一个巨人,手里提着一串琉璃,疏落有致地分开,挂在远处的夜幕上,隐隐绰绰;

源自今日头条正版图库,图文无关

更有情者是汉水的晴川桥拱起一道彩虹,亮的十分耀眼。我已经不能尽力描述它们的情话,只有静静地享受这人间夜色。

此刻,身边几株青青的柳枝摇曳着轻盈的裙摆,动感十足地轻歌曼舞,恰若月宫不眠的宫女,在乐池里翩然起舞。迎接那波光对岸蛇山之上黄鹤的倩影。

黄鹤古楼,轮廓灯明晰地勾出它的巍峨,俯视群星,是这个城市的象征。

市灯无言,流泻韶华温情脉脉。今夜难眠,为我,也为这灯火的阑珊,去做一次虔诚的弥散,为江城留存白日的光明。

城市的上空,暖色是橘黄,冷色是蓝白的光束。都是亮丽的群落,高高低低,仿佛错落成一片火树银花。

曾经,在微弱的烛光里,头悬梁,锥刺股,“三更灯火五更鸡,正是男儿读书时” 。

亮一盏灯,灯芯沾着灯油,耗上千年,耗白窗角那颗闪闪烁烁的星辰,苦读的滋味一定是唐代诗人:“蜡炬成灰泪始干”的滋味。

在历史的长河里,在微弱的灯篱下,古人把劝学与三更灯火联系的这么紧密,可见光阴的珍贵。在古往今来的梦里,总会有一盏心灯,时时照耀。

已经不再是迷惑的年龄。灯亮了,疏晃的灯影下,放下一天忙碌中的琐碎,取来心仪的书卷,心心两相印,对影已心知。

我知道,灯的路要走得很长很长,总有事情要做,或是一个约会,或是知心朋友的一次晚间宵夜……

这个城市的节奏太快,似乎感觉稍纵即逝。一生的约期,总离不开灯的伴随。

今夜的江灯真美,把我的影子拉的好长好长,洒在了江面上……

隔着一条大江,远处的街灯亮着,火树银花是这个江城灯火围构的藩篱,仿若闪着无数的星辰。天上的启明星现了,宛如点着无数的街灯。

熹微初上,灯光完成了它的使命,与夜色一起谢幕。

看看网友怎么说

桃之夭夭17149944404:转发了

我与江南的烟雨:文章让我惆怅了……

用户5029870888148:[玫瑰][玫瑰]

星星之火31100582:转发了

无语596625:转发了

AsdFghjkL:⛺飞机的外壳,飞机的外壳里,飞机有内壳吧。

相逢是缘17726:好

我与江南的烟雨:是的,这摇曳的灯影,怎么总是这么的深长啊,什么时候才是黎明!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