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装言情 > 正文

我的皇帝工会在线阅读第5章

2021/4/9 7:52:07 作者:大帝秦天 来源:飞卢小说网
我的皇帝工会
我的皇帝工会
作者:大帝秦天来源:飞卢小说网
秦天穿越到了清朝嘉庆年间的山沟之中,脑海中出现了一个皇帝工会。老爹是地主,在山沟里面造反。家里的管家自称呈相?要辅佐秦天当皇帝……山沟外面。一大堆清朝的官兵们正在围剿,随时可能断头?面对这种局势……秦天在一众皇帝的怂恿下,决定,真反了!!!(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巨龙盯上,咩咩咩!!”

“哈哈哈,听说你盯上我了是嘛。”

“打的不错。”

“好了,陈独绣你坐下来吧。”

为数不多的弹幕也是在取笑着,这就非常尴尬了。

“咳咳咳,刚刚那人动了一下,如果不是这一箭肯定命中的。”刘琦顿时咳嗽了一声,掩饰自己的尴尬,同时开口强行解释道。

此地不宜久留。

刘琦迅速的在油条上面跑了下来,而在下来的楼梯位置,还刚好的让刘琦捡到了一个一级的防弹衣和背包,还有一个箭带。

“有一辆吉普车。”

“不行,吉普车的声音太大了,容易让别人发现,还是走路吧。”

看到这一幕,直播间里面的观众们都无语了,你到底是有多怂啊。

“现在雾霾那么严重,汽车排泄气体也是其中主要的原因,所以吉普车什么的,就不开了。”

向着直播间里面的观众们解释了一句,刘琦控制自己的角色,向着桥那边跑去,与此同时看了看地图的安全区,第一个安全区的位置是在P城前面一点的位置,距离还是非常大的,不过有着那么充足的时间,刘琦还是能跑的过去的。

“这个时候在桥上跑过去太危险了,我们还是游泳过去把。”

接下来的时间里面。

你们看到的是一个跑酷直播间。

弹幕里,观众们也非常的无语。

“跑酷主播。”

“一如既往。”

“好好的枪战游戏硬生生玩成跑酷游戏。”

“物资都不搜了嘛。”

刘琦刚游泳度过,一上来,跑了不到几步,顿时就发现了一个拿着M14和一把AKM的玩家趴在桥头那个位置,挪着自己的身体,四处的观察着,不过也不知道是不是星际玩家的原因,刘琦这在他面前跑过,他硬是没有看到刘琦,反而还在那里趴着。

那刘琦就不客气了。

切换出弩箭出来。

刘琦对着那敌人的位置,确定好距离和落差后,弩箭顿时射了出去。

伴随着弩箭发射的声音响起。

下一秒就看到屏幕面前出现了击杀的提示。

“箭术精通触发。”

“瞄准射击+80%命中。”

“Erha5222622使用弩箭爆头击杀了NIMAMADE。”

“哈哈哈,这人真逗,这都看不到我嘛。”看着自己击杀的提示,刘琦不禁的得逞道,这人是真的太傻了。

直播间里面的观众们也对于刘琦的运气是佩服。

遇到傻子玩家。

不过也有观众们对于刘琦的弩箭是感觉到厉害的。

一次可能是运气,可两次却不一定了。

“有点东西的。”

“这弩箭玩的不错啊。”

直播间为数不多的观众们也是在弹幕上夸奖了起来。

“那是,我半藏可不是开玩笑的。”看到夸奖自己的弹幕,刘琦也是接受下来。

跑到那敌人死亡的位置,一个盒子出现在面前。

趴了下来,刘琦拿起了敌人的M16和48发5.56的子弹。

五个绷带还有一个医疗包,一瓶止痛药。

一个烟雾弹。

一个闪光弹。

AKM的话,刘琦是真的不会,而且对于现在的刘琦来说,主要的输出还是自己的弩箭。

M16对于刘琦来说,就是远距离的一个攻击手段,弩箭才是主要输出武器。

“这一把肥了,我要吃鸡咯。”

在地面上站了起来。

刘琦叫了一声后,顿时向后跑去,毕竟安全区要刷了,毒也要过来了,这个时候不跑,一会可就不好跑了。

辛辛苦苦的跑到安全区的边缘,刘琦顿时趴了下来,喝起了手中的止痛药,最后还是吃毒了。

打开地图看了看,安全区的位置看起来是以学校做中心点的位置来刷的。

刘琦这个位置离安全区不远,不着急跑,毕竟前面是P城,这个时候跑出去可能会让P城的人打靶子的打,非常危险,还是等一下吧。

“嗡嗡嗡!!!”

就在刘琦趴下来等候着的时候,一辆越野车的声音响起。

沿着声音的位置看了过去,就看到一个开着越野车的人在毒区里面冲了进来,一个漂移转向了P城的位置开了过去。

看到这一幕,刘琦也是把背后的弩箭拿了出来。

越野车的速度非常的快,可刘琦的药物不多,反正弩箭的声音不大,刘琦也只是想试一试能不能打下来而已。

直线行走。

预判越野车的位置,玩家角色的位置,箭的落差和距离的把控。

刘琦目光锁定在弩箭的目镜面前。

“差不多了。”

“箭术精通触发。”

“嗖!”的一声,弩箭射了出去。

越野车刚好到了刘琦瞄准的位置。

而那越野车上驾驶座上的玩家,也刚好是脑袋的位置,对向了刘琦瞄准的位置上。

箭。

一发命中!

“瞄准射击+80%命中。”

“Erha5222622使用弩箭爆头击杀了Kttle。”

“隔壁小李送给主播一个精致的狗粮。”

“隔壁小李触发礼物条件,直播间出现十个宝盒,快来捡啊。”

一个精致的狗粮价值一百块。

而一百块的礼物在打赏出去后,在这主播的直播间里面,就会出现十个随机道具的宝盒在其中。

与此同时,一百块的礼物送出去后,别的直播间里面也能看的到礼物打赏的提示。

能吸引到一些来抢宝盒的观众们,增加主播直播间的人气。

刷礼物也是增加主播人气的一个主要手段来着。

只不过刘琦直播间里面平时都是一些几毛钱的礼物而已,像这一次直接出现了一百块的礼物打赏还是第一次。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综]前男友都想杀我第三章

    “砰”地一声。刘静将手机重重地磕在安蓝的课桌上。安蓝顿时慌了,拿起手机一看。安蓝:“......”安蓝急的就去解释,刘静背对着她,一脸生气状。“这人......哎!静静,我之前真的不认识他,我也不知道他会......”安蓝磕磕巴巴地说道。刘静转过身,一双眼睛紧紧地盯着她。“真的!哎呀,静静,你信我,

  • 漫威:从召唤黑影兵团开始在线阅读第九节

    慕容峰一边大吃大喝,一边欣赏前面厅台上的歌舞。岳强则是眉头紧锁,思索刚刚慕容峰的话。汪赫陪在一边,看着两人都不搭理自己,出声打破沉默道;“岳少,不知道来我们惜花苑要找那位佳丽呀!”岳强低着头,眼神瞟向一边,压根不搭理汪赫。慕容峰翘着二郎腿,更对汪赫不屑一顾。这让汪赫抓狂不已。“唯快不破,那我的剑招缺

  • 火影之无极荣耀在线阅读第十章

    “你们是那被驱赶的旁支,怪不得躲这般远。”海棠看了看自己的爹爹,爹爹不说话。等人拿着布匹后,海棠立刻就眼前一亮,虽然粗糙可在这世界算是稀罕物了,“这奴隶也给你们,要吗?”“奴隶?”海棠微微一愣,看着眼前被那藤条捆绑的,“换你里头的东西。”海棠微微一愣,立刻就看着自己箩筐的东西,眼下是一个小坛子里头是

  • 三朽堂在线阅读第8节

    我悲剧的另一个根源在于我还不认识同拉嘎的时候就把他得罪了。这傻小子虎背熊腰,膀大腰圆,往门口一站头都快顶到门框,根本就是门神,大身板子绝对尽操尽练。这种体格当初我怎么敢抢他东西还惹他?酒真是个害人的东西。同拉嘎新官上任的第一把火,毫无悬念的烧到我头上。早上六点半居然来敲我的门。他是想死呢,还是不想活

  • 重生巨蝎之吞噬进化夏长

    “是夏长!是夏长叫我干的!”“你快住手!”“夏长?”闻言,夏轩眼眸轻眯,漆黑的眼瞳中冷光浮现。他知道这个名字,是一位夏家高层之子,平时就和夏飞走得很近,说是后者的狗腿也丝毫不为过。而一瞬间,夏轩也是推测出了许多东西。这次下毒,恐怕便是这个夏长自作聪明的作为。因为他很明白,夏飞和大长老等人根本就不会想

  • 都市之超感医生他不相信我的喜欢

    我厌倦了他的视而不见,厌倦了他的爱答不理,厌倦了像方程一样去了解他的心情,为什么!我就不能承认其实我喜欢陆沉双这么简单的一件事三个星期后我鼓起了勇气我问他你喜欢她很喜欢,很喜欢,对吧Verygood我喜欢你,你相信吗不相信,你不是喜欢沈韦宁吗不,不是,我好像不喜欢他了鬼才信你,你书上满是沈韦宁,嘴里

  • 水浒传改编第二章

    一下午都没有班主任的课,最后一节课前的课间,姜沐琳往老师办公室走了去,林瑜琦当她是去找老师探讨学习上的问题,就转头和凌谦继续玩抽卡游戏。这些东西放以前她一点兴趣都没有,但是最近莫名的,她感觉这个游戏还挺有趣的。在他们之间流行的一个抽卡游戏,并不是手机上流行的大型游戏,而是他们无聊的时候自制的一个用纸

  • [黑白来看守所]这真的只是意外在线阅读霜琴

    大夏王朝燕京看着官府贴出的告示,姜承宇低头不语。那是通缉令,上面有着画像和悬赏金额。姜承宇想不出,为何这样一个看起来气质儒雅的男子会登上这通缉令。“瞧那画像,那不是王世荣吗?”姜承宇的身旁传出一阵惊呼。旋即,便是有着三道身影朝着这通缉令缓缓走来。那三人都是身袭长衫,腰间佩剑,一副儒士装扮。闻言,姜承

  • 我预见了末世之自习

    圣诞节过后,期末季就真正来了。社团活动基本都停了,图书馆和自习室开始需要占座,林惊帆每每和许泽群踩着单车驶过主道,俱看到行色匆匆的同学。大家仿佛都憋着最后一股劲儿,就连向甜也抛弃热恋期的男友,开始跟他们一起自习了。“呦,甜妹还记得我们哪”,林惊帆斜着眼打趣。庄梦圆道:“你不跟江涛师兄一起复习吗?”“

  • 重生作女第7章在线阅读

    梁尽云从一觉呼呼大睡的梦乡中醒了过来,浑身酸痛,太阳穴更是疼得突突跳,听见外面的声响,昏头昏脑从卧室摇摇晃晃走出来,看到杜杜正坐着吃薯片看连续剧。“云姐,醒了啊!”杜杜一见梁尽云醒了忙去厨房端了一碗热在锅里的醒酒汤,“云姐,先喝了!”梁尽云一口闷了,倒在沙发上,斜了杜杜一眼,“你怎么来了!”杜杜心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