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装言情 > 正文

戏精王妃之王爷可安好之京郊铁路(1)

2021/4/9 6:59:10 作者:烟花泪 来源:言情小说吧
戏精王妃之王爷可安好
戏精王妃之王爷可安好
作者:烟花泪来源:言情小说吧
他是众人口中,残暴冷血,霸道蛮横的王爷,可是遇上她之后,他就变成了……初次见面,她见色起意,秉承着趁他病,要他命的原则,大胆的挑起他诱人的下巴,拽里拽气的调戏道:“小美人,初次见面,见你生的甚美,可否随本公子回去,做我的第十八房小妾啊?”从此,他的脑子里深深地刻入这个“清秀男人”小人得志的模样,暴躁王爷发誓:总有一天要“弄死”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人。后来,当他发现这个“流氓”是个女子的时候,呵呵……

中国,北京京郊铁路S2线。

白色的“和谐号”飞速向北,穿梭于群山花海之间。

这是一条古老的铁路,1909年詹天佑便已经修建了它,是中国最古老的铁路。如今正是四月中旬,深山里桃花竞相开放。一路上都是难得的好景致。喜欢打成这辆车的旅客多是年轻的恋人们和摄影爱好者,看着窗外粉色的山峦一抛在身后,每个有少女心的女孩都会想把头枕在一个男孩的肩膀上。

贝龙在的这节车厢只坐了一小半人,男孩女孩们兴奋地对窗外的景色指指点点。贝龙悄地抽动鼻子,嗅取车厢里的每一丝气味。至刚中期的修为使得他的嗅觉堪比一只猛兽,他通过监控气味来控制这节车厢,从中选择合适的猎物。

这是他逃亡的第十五天,一路上他已经猎杀了二十三个女人。

这世界上有这世界上有一类人,称为武修。通俗来讲就是练武的人,当然练的不是跆拳道那种花拳绣腿的玩意儿,而是神秘的古武。古武中有着许多邪功,某些双修的邪功更是之极,一些武修以采阴补阳修炼,以吸收女子的阴元,达到阴阳调和的目的,来壮大自己的修为。很不幸,贝龙就修炼了这种功法。

他为了提高自己的修为,就必须吸收女子的阴元,以这种方式修炼,自然一日千里。然而女子的阴元被吸走,必然会死亡。他没有妥善处理这些尸体,不经意间被安机关发现了,后续又接连发现多具尸体,死者尸体都双颊发黑,神色看上去有点怪异,临死之前好像颇为陶醉一样。警方初步判断,这些案件是一人所为。

“这是个对女性具有极强进攻性的恶魔!”警方最终得出结论。

因为案件涉及神秘学的领域,所以并未对民众发布消息。警方还在焦头烂额,一个名叫龙炎的组织却无声无息地介入了。

龙炎是中国的国家机关,很难说清楚它到底是什么样,但它的权限惊人,更可怕的是,它隐藏在历史的帷幕之后,年龄比共和国还大。然而唯一有一点是明确的,他们最重要的职务,是武修世界的执法人。

武修之间的仇杀是没人管的,但如果杀了普通人,这事情就会有人过问了。

自从被发现尸体之后,贝龙就开始了逃亡。在逃亡的路上他不断地吸收女人的阴元,每多吸收一个女人的阴元,他的修为就会增进一点,他的信心就倍增。但即使拥有无与伦比的信心,他仍旧不能确定自己能否躲过执法人的追捕。

贝龙不知道执法人有多少,也不知道他们都是谁,但自己的师父曾经告诫过他,他们处决时是世间一切恶的化身,他们的手段极尽凌厉风格极度血腥。如果有人被他们盯上了,那唯一能做的事就是逃亡,不停的逃亡……一直到自己被捕获被处决的那一天为止。

贝龙没能确定合适的猎物,因为这节车厢力的大部分乘客都是年轻情侣,如果有人消失很快就会被同行的人察觉。

“各位乘客请注意,各位乘客请注意,现在播报紧急通知。因为控制系统短路,10号车厢的空调系统失控,车厢温度显著升高,列车员需要进行修理。10号车厢的乘客请带上各自的行李转到其他车厢休息。”列车员在广播中说。

“我说怎么越来越热了,热得人心烦。好不容易出来一趟,居然发生这种事情,真是扫兴!”女孩耸了耸肩,无奈地说。

“快点快点,我们先去占个能看风景的好位子。”她的男友小声说。

乘客们三三两两地起身,拿起自己的行李向别的车厢走去,10号车厢一下子就空了。

贝龙僵坐着不动,他的听觉远比普通人灵敏,他能听见有人在车厢顶部走动的声音。追捕武修的人必定是武修,修为至少不在他之下,重心之稳不是普通人类所能想象的。

四面八方都有杀机涌动,在广播响起之前,10号车厢已经被重重封锁了。执法人追来了,空调根本没有坏,这是执法人撤空车厢的手段,通常他们的抓捕都在无人处进行,如果是处决的话事后他们会完美地毁灭尸体,好像被处决的人从来没有存在过。这节车厢就是执法人选定的处刑地,贝龙法跳车逃走,铁轨沿线都是连绵起伏的山区,基本上荒无人烟,对执法人来说是最佳的刑场。他对执法人的胜算,基本上等于零。

但他想要活下去,只能冒险和执法人死斗,败亡者死!车厢里的空气还是那么燥热,但贝龙的身体一寸寸凉了下去,寒气刺骨。

列车开始脱节,10号车厢慢慢地停止了滑行,车厢上的脚步声却依旧不紧不慢。

他渐渐将自己的肌肉紧绷,却突然又全身放松下来,缓缓地面对着车门站了起来,“出来吧。”

贝龙平生第一次闻见了执法人的味道,出乎意料的好闻,就像梅花淡淡的香味。

车门打开,身穿黑色长风衣的年轻人走了进来。银色的额发盖住他的眼睛,偶然一阵风吹过,露出他金色的瞳孔。阳光照亮了年轻人的半边身体,他左手中握着一个打开的证件夹,证件夹上别着一枚金色徽章,徽章上是飞翔怒吼着的五爪金龙。右手提着一把长剑,剑铭“白影”。

“一个人旅行到这么远的地方真是不容易啊。”年轻人转头看向窗外,语气淡淡,仿佛他是来聊天的。

“你是谁?”

“龙炎天组,玄凌执行官。这是我们第一次见面,但也是最后一次了。向你宣布判决,你将被抹杀。你没有必要抗辩,因为不会有人听。我不想说同情的话,因为我的同情对你来说丝毫用处也没有。”

玄凌缓缓地将白影剑出鞘一寸,又猛然插回,清脆的撞击声在车厢内回荡。白影剑在剑鞘中隐隐震鸣。

“你根本不配被同情,肮脏的人,”玄凌将文件夹在他面前挥了挥,里面是贝龙的档案。淡淡的扫了他一眼,目中带着不屑,满脸嫌弃,“你这种人居然还能活到现在,神不是死了,就是睡了太久了。”

“小子,妨碍我做事,找死!”

贝龙面色阴戾的扑了上来,一爪朝着玄凌脑门抓去,伴随着一道强烈的风劲。大力鹰爪功,碎石断玉,三公分厚的钢板都能一爪抓裂。

玄凌并没有躲闪,只见车厢中剑风一起。玄临左手出剑,一个圆弧向身前划出。

剑刃上流过一连串火花,那是贝龙的爪和白影剑的剑刃相切。贝龙用爪生生地捏住了白影剑的剑刃。他竟然以剑刃为支点凌空翻转,用另一只手成爪击向玄凌的喉间。

玄凌右手抢断贝龙的左手,握住了他的左腕,玄凌手指发力捏碎了贝龙的左腕腕骨。又飞身而起以膝盖磕在贝龙的胸口把他击飞。

贝龙被撞进了角落,然而玄凌还未来得及刺上致命一击,贝龙便再度暴起,锁定玄凌的头部,伸手探向玄凌后颈处。

就在贝龙狂喜地挥出这致命一击的时候,玄凌消失了。玄凌消失的时候贝龙感觉到强风袭过。

贝龙扭头看向车尾,玄凌站在车尾,似笑非笑的看着他。玄凌一个飞掷,白影剑啸音大起,滴溜溜一团白光电射飞击,剑光贲涨,直如一轮明月!

傅瑶抱着Arctic Suppor.50狙击步枪,弹夹内装填着NAMMO NM140 MP多用途弹,眺望着远处绵延的群山,林小诗摆弄着CheyTac Intervention M-200。就在她们两人四五百米之处,车厢剧烈震动,里面传来刺耳的切割声。

两人毫无战斗准备,各做各的事,只是在打发着时间,顺便等玄凌。玄凌执行裁决的时候总是这样,孤身走进去,在背后锁上门,他就像一匹孤狼,没有办法和任何人合作。同伴只要带着尸体袋在外面等着就好了,几分钟之后玄凌就会出来。就像等上厕所的同伴,你进去也帮不上忙,反正同伴迟早都会出来。虽然这次的战斗拖得长了点,但他们并不担心打开车门出来的会是贝龙。大家都在一个组织中混,清楚这位年轻的执行官有多强。在龙炎十大尖兵中排名第五,那是何等可敬可畏的实力。

车厢的震动停止了,车门打开,浓重的烟尘中走出了玄凌,黑色的风衣显得风尘仆仆,玄凌满脸厌恶之色。傅瑶、林小诗二人急忙迎了上去。

“小诗你处理后事。”玄凌靠着栏杆,不再说话,望着天空出神。

傅瑶接过玄凌手中的白影剑,拿出一块白布,仔细地擦拭干净。最后用手指试了剑刃,精磨的剑刃还是平滑如镜。

“处理完毕,”林小诗在尸袋上加了封条,“各种证件都在他的口袋里,我都销毁了。”

傅瑶摸出一枚信号弹,对空发射。狂风从天而降,巨大的米-26“光环”直升机从山背后升起,飞过来悬停在铁道桥上方,扔下带吊钩的钢缆。固定好两个吊钩之后,直升机把车厢吊离了铁道桥,向着京北市飞去。

三位执法人趴在铁道桥的栏杆上俯瞰,浩荡的风从群山之间吹过,山坡上粉红色海浪翻动,惊动了山中的飞鸟。

“眼睁睁地看着血流出来,红得刺眼,可说到底,他们都是我们的同类,手足相残,真的好吗?”

傅瑶与林小诗二人蓦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这个命题在龙炎内部,争论从未停止,然而没人找到最优解。玄凌深吸一口气,不让自己胡思乱想,提起手袋,对着二女说:“呼叫直升机,我们该走了。”

林小诗和傅瑶二人对视一眼,不再说话。

尊敬的龙主:

见信好!

明天就是八月十五号了了,我与龙炎之间的契约到期了。很感激组织上如此照顾我,我对三年来给组织造成的麻烦道歉。

别的就没什么了,祝您身体健康,万事如意!

您的部下

玄凌

此时已是深夜11点,写完这封信之后玄凌转回头去检查。检查无误后玄凌按下了发送键,很快这封信就会出现在龙主的邮箱中。

此时距离他处决贝龙已经有四个月之久,他已经有四个月没有出任务了。

他每天睡前都会写信给龙主(龙主是龙炎最高指挥官的尊称)。每次都会汇报一天的任务完成情况。虽然龙主并不常常检查邮件,但如果偶尔打开邮箱,就会看见一封封邮件按日期排列地整整齐齐,连玄凌吃了什么都会知道,便觉得玄凌是个好部下,日复一日勤勤恳恳的完成这一个又一个的任务。

于是龙主便省掉了对玄凌的顾虑,转头忙自己的事情。

龙主对玄凌那冰山般的性格是不太满意的,他觉得玄凌实在太冷漠了,虽说杀手都很冷漠,但玄凌身上凛冽锋利的气质却令阅人无数的他感到一阵阵无名的恐惧。

玄凌也不是不知道龙主的不满,但他对龙主和龙炎这个组织没什么好感,并不在乎他的感受,甚至有故意挑衅的意思。

他只是凭着责任感在完成任务。然而仅此玄凌已经做的很好了。

每天的邮件事无巨细,龙主连玄凌吃了些什么都知道,如此长年累月的玄凌虽然不讨龙主喜欢,却也在龙主心目树立起“优秀部下”的形象。

但今晚这封邮件不同,大概是最后一封了,明天自己就离开龙炎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言情小说吧》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都市之天才高手在线阅读第6节

    第二天,七七怀着难言的心情离开了快活城,身旁陪伴着色使山佐天音、小泥巴和小四、驴蛋。望着一行人渐行渐远的身影,快活王感叹道:“要是能换女儿一生的幸福,我愿意交出我的所有,哪怕是生命!”“女儿自有女儿福,你也不要太过挂怀。”朱富贵比他看开多了。他审视眼下的快活王,当年的雄霸之气已荡然无存,如今剩下的只

  • 异世闯关在线阅读第9章

    待大家都看清后,叶白又说道:“这虫子的眼睛应该是因为在墓室里存在太久了,长期呆在阴暗处,长年不见天日,所以发生了退化。不过它究竟是什么虫子,我也不知道。”其实叶白心里怀疑这虫子和蠼虫一样是种蛊虫,但是又怕会吓到陈秒他们,引起不必要的恐慌,所以才说是虫子退化了。张新意突然想到一个问题:“等一下!这不知

  • [综]前男友都想杀我第三章

    “砰”地一声。刘静将手机重重地磕在安蓝的课桌上。安蓝顿时慌了,拿起手机一看。安蓝:“......”安蓝急的就去解释,刘静背对着她,一脸生气状。“这人......哎!静静,我之前真的不认识他,我也不知道他会......”安蓝磕磕巴巴地说道。刘静转过身,一双眼睛紧紧地盯着她。“真的!哎呀,静静,你信我,

  • 漫威:从召唤黑影兵团开始在线阅读第九节

    慕容峰一边大吃大喝,一边欣赏前面厅台上的歌舞。岳强则是眉头紧锁,思索刚刚慕容峰的话。汪赫陪在一边,看着两人都不搭理自己,出声打破沉默道;“岳少,不知道来我们惜花苑要找那位佳丽呀!”岳强低着头,眼神瞟向一边,压根不搭理汪赫。慕容峰翘着二郎腿,更对汪赫不屑一顾。这让汪赫抓狂不已。“唯快不破,那我的剑招缺

  • 火影之无极荣耀在线阅读第十章

    “你们是那被驱赶的旁支,怪不得躲这般远。”海棠看了看自己的爹爹,爹爹不说话。等人拿着布匹后,海棠立刻就眼前一亮,虽然粗糙可在这世界算是稀罕物了,“这奴隶也给你们,要吗?”“奴隶?”海棠微微一愣,看着眼前被那藤条捆绑的,“换你里头的东西。”海棠微微一愣,立刻就看着自己箩筐的东西,眼下是一个小坛子里头是

  • 三朽堂在线阅读第8节

    我悲剧的另一个根源在于我还不认识同拉嘎的时候就把他得罪了。这傻小子虎背熊腰,膀大腰圆,往门口一站头都快顶到门框,根本就是门神,大身板子绝对尽操尽练。这种体格当初我怎么敢抢他东西还惹他?酒真是个害人的东西。同拉嘎新官上任的第一把火,毫无悬念的烧到我头上。早上六点半居然来敲我的门。他是想死呢,还是不想活

  • 重生巨蝎之吞噬进化夏长

    “是夏长!是夏长叫我干的!”“你快住手!”“夏长?”闻言,夏轩眼眸轻眯,漆黑的眼瞳中冷光浮现。他知道这个名字,是一位夏家高层之子,平时就和夏飞走得很近,说是后者的狗腿也丝毫不为过。而一瞬间,夏轩也是推测出了许多东西。这次下毒,恐怕便是这个夏长自作聪明的作为。因为他很明白,夏飞和大长老等人根本就不会想

  • 都市之超感医生他不相信我的喜欢

    我厌倦了他的视而不见,厌倦了他的爱答不理,厌倦了像方程一样去了解他的心情,为什么!我就不能承认其实我喜欢陆沉双这么简单的一件事三个星期后我鼓起了勇气我问他你喜欢她很喜欢,很喜欢,对吧Verygood我喜欢你,你相信吗不相信,你不是喜欢沈韦宁吗不,不是,我好像不喜欢他了鬼才信你,你书上满是沈韦宁,嘴里

  • 水浒传改编第二章

    一下午都没有班主任的课,最后一节课前的课间,姜沐琳往老师办公室走了去,林瑜琦当她是去找老师探讨学习上的问题,就转头和凌谦继续玩抽卡游戏。这些东西放以前她一点兴趣都没有,但是最近莫名的,她感觉这个游戏还挺有趣的。在他们之间流行的一个抽卡游戏,并不是手机上流行的大型游戏,而是他们无聊的时候自制的一个用纸

  • [黑白来看守所]这真的只是意外在线阅读霜琴

    大夏王朝燕京看着官府贴出的告示,姜承宇低头不语。那是通缉令,上面有着画像和悬赏金额。姜承宇想不出,为何这样一个看起来气质儒雅的男子会登上这通缉令。“瞧那画像,那不是王世荣吗?”姜承宇的身旁传出一阵惊呼。旋即,便是有着三道身影朝着这通缉令缓缓走来。那三人都是身袭长衫,腰间佩剑,一副儒士装扮。闻言,姜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