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奇幻小说 > 正文

重生之无尽世界深夜的医院

2021/4/9 12:53:51 作者:行走凡尘的诗人 来源:黑岩网
重生之无尽世界
重生之无尽世界
作者:行走凡尘的诗人来源:黑岩网
下载客户端,查看完整作品简介。

“妈妈哪去了?”江珉总觉得事情有些奇怪,但是以他当时仅仅七岁的智商,却并不能参透。

难道她已经自己好了,还自己一个人去上厕所了?

“居然都不叫我。”江珉有些生气的埋怨了几句。他们所在的八楼的厕所暂时停用了,要上厕所的话得去七楼上,值夜班的护士离开之前有特意同江珉和他的父亲讲过。

他顺着楼梯往下走,一边走,一边奇怪晚上的灯光怎么会变得这么暗。

或许是为了不影响走道内可能留守的家属们的休息,整个楼的灯光都变得很暗,间或着有黑色的小虫掠过光源,在地上留下影影绰绰的阴影。

一个落脚没站稳,差点顺着楼梯道翻下去之后,江珉有些后怕的扶着栏杆往下看。

这里的楼梯间距,怎么好像比其他地方的都要高很多?

“梆!”

向下延伸的楼道里突然传来了一阵敲击声,毫无防备的江珉吓了一跳后,心里有些气愤。

为什么会有这么顽皮的人大半夜还要敲楼道旁的铁栏杆吓人?

此时的江珉已经到了七楼,他站在楼梯口向下看了一眼,眼睛一眯,突然重重的用手敲击了一下身旁的铁栏杆。

“梆!”

这次的撞击声比江珉之前听见的任何一次都要响,在声音结束之后,江珉又在原地逗留了一会儿,直到等了好一会儿都没听见楼下的人继续做出回应以后,才满意的笑了笑。

想吓我?我凶起来吓死你!

江珉满意的拍了拍手,直接去了厕所。

在江珉进去的时候七楼的厕所里还有一个人,一个背对着小便池照着镜子,一身黑色西装的年轻男人。江珉注意到他一直在摆弄着自己额头前的那一小嘬儿刘海,这个过程持续了很久,从江珉艰难的脱掉系的很紧的裤子放水,再到穿回去,他依旧没有停止过手上的动作。

这个叔叔好自恋啊。

江珉提好裤子之后,有些嫌弃的又看了一眼年轻男人。这一眼,竟让他瞧出了不对劲的地方。

“叔叔,你的脖子上是什么东西?”尽管微弱的灯光让江珉看所有东西都有些模糊,但是年轻男人脖子上那一大块深色泛红的阴影,还是让他本能的感觉到了不协调感。

那不是人身上应该有的,这个叔叔有点奇怪。

问出这句话后,江珉有些紧张地咽了下口水。不知道为什么,他感觉到了一丝突如其来的恐惧。这间光线暗淡的厕所里一定有什么东西脱离了他的认知,但是以江珉的年纪,却找不出最关键的问题。

“叔叔?什么叔叔?叫哥哥!”年轻男人并没有把神经已经高度紧张的江珉当回事,他甚至看都没看江珉,依旧低着头摆弄他的刘海,声音沙哑地回答着江珉:“这是我的死因啊,你是不是傻?”

“什么……是死因?”这个词汇显然在江珉的现有词库里超纲了,他歪着头不耻下问,原本不知来由的恐惧居然因为好奇消退了大半。

“喂,你搞什么,跟我装什么……人?”年轻男人不耐烦的回过头,面无表情的脸在看到江珉之后出现了一瞬间的扭曲,连带着语气都变得慌乱了起来:“你是怎么到这里来的?”

“什么是死因?”江珉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依旧对那个自己并不能理解的词汇不依不饶。他敏锐的感觉到这个词是让他觉得诡异的根源,也是解开所有疑惑的钥匙。

“……”年轻男人沉默了,他似乎是在思考着什么,眼珠子有意无意的向厕所里面瞟,好像在看什么东西。

顺着洗手台和小便池往深处走去,是两排大门紧闭的隔间。这家医院的厕所都修的很大,厕所里的隔间很多,长长的两排渐次进入了灯光照不到的地方,一点一点的隐没在黑暗里。

“什么死因?小朋友你听错了吧?”在江珉忍不住想要再次开口发问之前,年轻男人先一步打断了他,“这是哥哥新买的丝巾,是不是很配我的发型?”

年轻男人不动声色的拉了拉自己的衣领子,稍稍遮掩了一些脖子上的深色阴影。他虽然说话的语气很俏皮,但是给人的感觉却是阴恻恻的。

“……还行吧。”江珉毕竟是一个有家教的孩子,他十分勉强的给予了这个评价。

江珉刚回答完这个问题,注意力便又被别的东西吸引了。他听见了水滴滴落在地板上的声音,这声音越来越频繁,好似水滴越来越急,就来自厕所里面的隔间。

就在顺着右边进去的第六个隔间里,有液体顺着门与石台的缝隙流到了地上,很快就汇集成了一小滩。江珉好奇地伸长了脖子想要看看那一滩液体是什么,却被年轻男人按着头往后推了两步。

年轻男人的力气使得有点大了,江珉生气的举起手推搡了一下。当江珉的皮肤和年轻男人的皮肤碰在一起的时候,一丝彻骨的寒意将他冻得打了一个哆嗦。

江珉疑惑地抬起头,本想问年轻男人你的手为啥这么凉,对方却先一步松开了手,大跨步走向了那个有液体流出来的隔间。

在示意江珉不要跟过来之后,年轻男人迅速的抬高了右腿,而后以极重的力道踹在了隔间的门板上。

“嗵!”

江珉和隔间的门板俱都一颤之后,隔间里面好像有什么东西掉在了地上。那东西在地上翻滚了几圈,最后撞在隔间四面的门板上,发出了几声沉闷的撞击声。

“朋友,在隔间里撒尿的时候能不能对准了,不要总是给别人添麻烦。你都滋了这么多到地板上了,需要我亲自帮你把把么?”年轻男人抱着手臂站在隔间门口,把“亲自”两个字眼咬的极重。

“……”

江珉直觉年轻男人是愤怒的,他那张面无表情的脸上虽无任何情绪的变化,但是那双眼睛,那双一直让江珉觉得有些深邃到可怕的眼睛,居然隐约透着杀意和怨毒。

隔间里的东西,到底是什么?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黑岩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忆与末世在线阅读第九节

    不过齐璐再看贡娟的时候,贡娟的表情也淡淡的,再也看不出有什么问题。齐璐无聊地转过头,这时有三辆军用吉普车向训练场开了过来,齐璐觉得中间的那辆车有种好熟悉的感觉,只是她想不起自己在哪看到过。几辆车在训练场停了下来,齐璐不由向中间那辆车看了几眼,她总觉得有些熟,只是她真的想不起这是谁的车。这时从最后的车

  • 无限空间杂货铺在线阅读第1节

    正午的阳光顺着宾斯塔西餐厅的彩色玻璃窗挥洒而下,像是无数个绚丽的天使在空气中游荡,耀眼夺目,只可惜餐桌上的两个人都没心思去看。一身阿玛尼西服的杨泽看了看现任女友送他的一块沛纳海手表,时针和分针同时指向了12的位置,轻轻打了个响指将服务员喊了过来。“金颖,散伙饭了,想吃什么你点吧。”声音透着几分冷淡,

  • 问道明心第9章在线阅读

    乐烟儿在洗手间外补了下妆,正在洗手时,身后兀地传来一个声音:“乐烟儿,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啊。”温柔的声音中夹杂着无尽的嘲讽,这个声音太熟悉了,乐烟儿抬起头,在镜子里看到白若梅那张妩媚的脸。乐烟儿的脸色也冷了下去,她怎么也没想到,居然又碰见白若梅,这个女人怎么这么阴魂不散?“乐烟儿你可真够水性杨花的,

  • [HP]盛夏光年第五章在线阅读

    里面终于传来了声音,乔雪深呼吸一口气,再整了整衣服,然后推门而进。男人站在窗前打电话,光洁白皙的脸庞,透着棱角分明的冷俊,幽暗深邃的冰眸子,显得邪魅性感,英挺的鼻梁,修长的身材,整个人发出一种震慑人心的气息。乔雪有一瞬间的晃神,仿佛她此时是在自己的家一样。男人的声音清冷,不带任何一丝的感情。讲完电话

  • 地球人的小商铺在线阅读第十节

    眼见着现场的秩序越来越乱,安森跟在靳夜辰身边那么多年也不是吃素的,三两句话就打发了记者们,靳夜辰在服务生的领路下落了座,莫小白安静的跟在靳夜辰的身后,颇有种贤妻良母的意味。“欢迎大家来到慕氏集团的酒会,不知道我们今天有没有这个荣幸能够邀请靳少和温小姐为我们来挑这一支开场舞呢。”主持人话音刚落,大厅里

  • 隋唐之最强学霸系统女王试镜

    下午,宋亦暖在东哥的带领下,来到预定场所试镜。《女王传奇》作为风尚娱乐的年度大片,选角自然也是十分谨慎的。在场挑选角色的评委,有导演张谋,男一秦蕴生,制作人刘嘉,以及…大总裁顾时锦。而现场来试镜的女生,也非常的多。有之前和她同行模特的冯敏婧,还有和她一个公司的沈玥……宋亦暖刚好排在冯敏婧后面。冯敏婧

  • 大唐之科学家第4章在线阅读

    “你来干什么么?”这女人的脸化成灰白雨菲都能认出来,她正是和陆彬上床的妖艳贱货。“当然是来找你喽。”女人拿腔作势,造作的表情令人恶心欲吐。“你说咱们是在这里说,还是出去说?”她要说的准没好事,白雨菲肯定不能让她在公司里胡说八道。“到外面。”白雨菲快步出门,走到右的停车场等她。那女人扭着水蛇一样的腰,

  • 听见雨声李秋月

    驾车离开了机场,开上心爱的跑车在大路行驶,看着左右两旁你景物在快速后前。汕头市就是个不一样地方,靓女多。嘿嘿,“吱”车子飘移了一个七十五度,我改道上了高速公路,过了收费站王龍琪把车飙到250时速,速度还在上升。飙了十几分钟我下了高速公路,现在已经进揭阳市市区内王龍琪可不想引来警察的光注。找了一家咖啡

  • 星曦曼私生女又怎么样?

    苏婉戴着墨镜,见到楚雁卿出现,便取了号在窗口排队。“我们离婚的事,暂时不要对外公开!”,苏婉双手环胸,楚雁卿看着她空荡荡的左手,嘴角带着嘲讽,“婚戒都拿下来了,你可真是心急啊,我又凭什么听你的!”“凭我手上有你们偷情的证据!”,苏婉嘴角的弧度跟楚雁卿如出一辙,那语气别提多刻薄了。“苏婉,你才是第三者

  • 万古长青在线阅读第八节

    要在慕容焰眼皮子底下做些事情等于与虎谋皮,最关键的是慕容焰与杏林山庄有仇,若是一个不小心,蓝芝晴的小命一定不保。“我会小心的”,失去亲人的痛,蓝芝晴深有体会,对他的要求也有了几分理解,换做是她,她也不希望李随风涉险去做胜负难料的事情。但还是那句话,皇宫她非去不可,况且现在圣旨都下了,已经无法挽回,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