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装言情 > 正文

蛊毒情之第二章

2021/4/9 12:44:15 作者:温亚楠 来源:纵横中文网
蛊毒情
蛊毒情
作者:温亚楠来源:纵横中文网
龙曦大陆蛊毒宗师叶无道,意外遇仇人伏击身死,从而穿越到现代。随后他巧遇美女唐筝一见钟情,而唐筝的身份,是现代修真界门派外围家族之一。上古蛊界的天然法则,用蛊者必须绝情绝义,无心无道,可叶无道偏偏喜欢上了唐筝。因为唐筝太像他前世错过的女人。在跟唐筝交往的快乐时间里,叶无道用他的绝世蛊毒,一次次的击败敌人,从而杀入现代修真界,成为一名独一无二蛊修。以自己绝世蛊毒纵横现代世界的叶无道,却也因为对唐筝情根深种无法自拔,违反了蛊界的天然法则引发情蛊,身受万般折磨而生不如死……一边是情蛊的万般折磨,一边是无

“京城就是京城,酒都比其他地方贵两文。”鹤娘嘟嘟囔囔得坐在街边酒小肆里小酌一杯,却听见一阵歌声,有个比自己略小些的少女手持着拨浪鼓,在街边边摇边唱,唱的倒还不错,便笼着手侧头听起来。

“道长,我家公子有请。”在她酒至半酣时,却听到有人这么跟她说道。

“哦,付钱的来了啊。”鹤娘懒懒的摆了摆手,“钱放下,你们可以走了。”

“我家公子有请,还望道长过府一叙。”那侍卫双手抱拳,稳稳当当的站在鹤娘前面,身上衣着一看便知是体面人家的家仆,鹤娘却不给面子,撑着脸扫了他一眼,“把那十两金送给那边的小娘子去。”她指了指在街上卖唱的少女,“送了我就去见你们少爷。”

两个侍卫面面相觑,“公子嘱咐这十两金一定要交到道长手上……”

“得了,都是我的东西了,你管我怎么用呢。”鹤娘摆了摆手,将酒壶里的酒一饮而尽,丢下几文钱做酒钱,“你不去,我走了。”

那侍卫听她这么说,便道,“道长稍等。”说着就跑去赏了那个卖唱的小娘子十两金,鹤娘笼着袖子站起来,“走吧,见见你们少爷去。”自己却自顾自的走了起来。

“道长可我们公子……”

“虽说是过府一叙,不过我想八成不在府上,而是在附近的酒馆,不会远,而且能看到我。”鹤娘抬头张望了一会,对着不远处状元居的二楼挥了挥手。

坐在雅间往外看的少年郎顿时气的差点说不出话来,他昨日被冷水淋了个浑身湿透,回去便有些伤寒的症状,心底正是气恼不已的时候,兄长便同他打了个赌,说今日要耍耍那道长,看看她是不是真有本事。

谁知道她抬头便知道自己躲在什么地方,赵德芳少年心性,心生气恼是免不了的,只是这气恼之余,又颇为佩服这道长确实有几分手段。

等到鹤娘推门走入雅间的时候,看到的恰是正在咳嗽的赵德芳同一脸无奈摇头,想要笑却碍着弟弟的面子笑不出来的赵德昭,“二位贵人,贫道稽首了。”她随手把拂尘搭在手上低了低头,在其中一个看似兄长的青年点头回礼之后,搬了个椅子就坐下了,“二位这是算卦呢,还是解惑啊?”

“解惑。”在兄长开口之前,赵德芳便开口问道,“我是怎么也想不通,昨日明明晴空万里,为何突然就毫无预兆的下起雨来,还有,你是如何知道我……”他咳嗽了一声,“知道我必会被……”

“哦,这个贫道实在是无可奉告,贵人面相主聪慧多思,贫道怕说了,教会了贵人,饿死了贫道啊。”鹤娘的嘴里没个正经,话说的是实打实的油嘴滑舌,若是换做男子对女子这般语调表情,妥妥是调戏无疑。

听她这般说,赵德芳一阵气结,又咳嗽了起来。

“小弟少年心性,往道长海涵。”赵德昭笑着替自己的弟弟赔礼。

“得了,既然钱送到了,那贫道也不叨扰贵人了,那位贵人的病,三日之后自然痊愈。”鹤娘伸手顺了桌面上的一杯酒,仰头一饮而尽。

“道长能掐会算,可否为在下算个命。”赵德昭又笑言。

鹤娘扫了他一眼,“你的命我算不了。”言罢便站起身来要走,想了想又终究不忍,便转身道,“我与贵人有些缘分,便送贵人一句话,望贵人趋吉避祸,安泰平和。”

“是何”赵德昭性情平稳宽和,纵使鹤娘口气颇有些倨傲,也不曾动气。

“切勿仗义多言。”鹤娘说完之后便低头转身离去,头也不回一下。

“仗义多言?我只听说过仗义执言,何来仗义多言一说?”赵德芳终于抬起头来同自己的兄长抱怨,“我看啊,就是个信口雌黄的江湖术士罢了,我昨日让蒋瑞盯着她,却被她跑掉了。指不定那盆水……咳咳,是她泼我身上的呢。”

“我倒是觉得她说的挺对的。”

“啊?”

“她说你的面相主聪慧多思,这倒是没说错。”

“皇兄!”

虽说如此,赵德芳多少还是带着点少年的好奇的,他颇有些喜欢追根问底,鹤娘不回答他的问题,反而让他心底痒痒的跟猫挠似的,一刻也静不下来,非要问个明白不可。

赵德芳同兄长赵德昭不同,他此时尚且年幼,没有官职也未曾封王,不用上朝,虽然也有课业,比起兄长却空闲的多。

等到他伤寒痊愈之后,再去找这个道姑,却恰好遇到两拨人在酒肆里一言不合打了起来,他也是少见的胆大,居然敢不带侍卫上街来,自己也不是什么擅武之人,混乱之中有人一把揪住他的袖子把他拽到了酒桌下面,等他反应过来,却看见那道姑抱着一壶酒,膝盖上放着一碟小菜盘腿缩在酒桌下面一边喝酒一边跟看戏似的看人打作一团。

“这也太假了,都没打到地方居然滚在地上叫的和杀猪似的。”鹤娘随手塞给身边的少年郎一把干果,“吃不?等他们打完了都躺下了再出去。”

“胡闹,我堂堂男子汉岂能钻在这酒桌底下。”少年郎说着便想往外爬,被鹤娘一把拽住腰带拖了回来,“你出去就是送上去挨打,细皮嫩肉的别折腾了,老老实实躲下面吧,干果不吃还给我……哎哎哎,那个,哎呦……这下实打实,真疼啊。”

腰带被拽着,实在是挣脱不开,这酒桌要挤两个人也有些困难,少年正兀自窘迫,却听得一整稀里哗啦声,还没反应过来自己头上的酒桌就被掀翻了,被波及到的鹤娘一脚狠狠踹在了那个翻酒桌的地痞裆处,“兔崽子没事掀什么桌子!”

接下来一盏茶的时间,赵德芳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个道姑用一柄拂尘,如同老子打孙子一样把所有打架挑事的痞子赶出了酒肆,李鹤娘还犹自惋惜自己酒撒了,直在那里心疼得摇头。

“哟,贵人还看着呢?”她丢了几文钱给店小二,转头却看见赵德芳还站在原地。

“敢问道长道号?”赵德芳被她这么一说才回过神来。

“道号我倒是还没有,不过我姓李,名鹤娘,江西人氏,师从龙虎山张天师。”鹤娘稽首道,“贵人不必自报姓名了,鹤娘没兴趣知道,且既然贵人身无二两肉,下次出门,还是带上侍从吧。”

赵德芳气的把话生生憋在了喉咙口。

这个……无礼狂徒!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都市中的堕落骑士之初评3(4)

    “牛超,小姐姐找你。”俞彬说,几个人比当事人还激动,悄悄给他打眼色。牛超起身,面上沉稳如水,心中已经按捺不住了,她找我要干什么,我应该用什么表情啊……“那个,谢谢你昨天的帮助,这个给你。”是你最喜欢的酸奶,你想来想去还是觉得有必要再次郑重一点地表明自己的谢意。他低头看着,好久都没有接,你打算收回,“

  • 一名隐士的前半生第一章

    黎季璇醒过来的时候正是半夜。这时候,整个屋子里都是暗的,只有一点点微弱的月光从没有完全关紧的窗户缝儿里头透出来,看得出来是一个月光明媚的好天气。借着这光,黎季璇便仔细的打量了她如今所在的这间屋子里的情形。屋子古色古香,看着也是很小很朴素的样子,让黎季璇看得一目了然。屋中除了两个小柜子和一张小桌之外,

  • 暗夜的都市生活在线阅读第7节

    一张散落残篇被这场大雪遮掩有人慢慢走远落幕由谁来演困在时间边缘等某天归零抹灭看再开启终极的瞬间一场假意真言敌不过明枪暗箭并肩千万遍只得迷局中一点一场经年长约总有人记得兑现矗立众山之巅等几个十年——《归零》“没有人能陪着我,没有人。”火光映在文小妹的脸上,她的眼里,是无边无际的凄凉。张起灵只觉得揪心地

  • 异界之龙的血脉在线阅读第5章

    台下还在就钟欣要换节目的事情进行争论。简单干净的音乐声缓慢流淌出来。原本还吵杂的录制现场,因为这音乐忽然陷入安静。舞台全暗,大家的目光刹时看向舞台上那唯一的亮点。低沉的音符像是在黑暗中踽踽独行的旅人,在绝望和悲痛中走过,直到黑暗中忽然迸发出的一束光,和旅人结伴而行。他欲走进黑暗,它便照亮他的周围。风

  • 我家影后是锦鲤第3章在线阅读

    昊天轻轻一抖,大地胎膜碎片迎风而长,化作一件斗篷将他罩住。顿时,整个化身变得若虚若无,仿佛不存在。“好!”昊天赞叹一声,“有了这桩宝物,我就可以放心大胆赶路了。”如今的洪荒,虽然生灵罕见,但并不是没有危险。毕竟能在此时化形出世的,大多不好惹。最麻烦的,就是那些混沌遗种。混沌遗种只是一个总称。既有鸿钧

  • 时空破界第四章在线阅读

    宇文飞龙被这强悍的掌劲震得倒飞了出去,好不容易立住了身形,这才抬头观望。远处高空竟出现了十艘飞龙舟,上面载满了密密麻麻的金甲士兵。其中站在最前面的那个人身穿龙袍,正是秦雄。“太子秦雄?”宇文飞龙愣了愣。这时兵部尚书姜登亭走出了飞龙舟前端,咬牙切齿地道:“宇文飞龙啊宇文飞龙!亏我对你三翻四次的提拔,你

  • 娱乐之戏精上身在线阅读第4章

    夏天很快就过去了,十月份秋高气爽的时候来了,我们学校整了个小语种课后课,就是放了学还得在那学,一些扣你七哇,思密达,萨瓦迪卡卡彭卡,这样的,我不求上进没报名,不过我报了名也选不上我,都得是班里前三才行。国庆长假过去之后,有一天刚放学贾乐跟我说,他喜欢卫雪雪,想淦她很久了,让我陪他一起跟踪卫雪雪,看看

  • 池先生每天都在生气[娱乐圈]在线阅读第一节

    傍晚,夕阳如画,笔直的公路上有俩道身影正在追逐着。“别跑,狗日的!”一位拿着砍刀的男子一边狂奔,一边喊道。“傻比才不跑,有本事砍我啊..”突然,天地风云变色,苍穹黑得仿佛能滴出墨来,翻滚的乌云中藏着一道道闪电。跑在前头的男子停了下来,因为在他前面有一阵恐怖的龙卷风飞速卷来。“傻比不跑了吧,卧槽,这特

  • 猎心者之双重身份之灵魂(3)

    季灵宣的领悟力和接受力都很强,基本不需要言玦过多的解释,很多事只需要说一遍她就能理解,这一点很难得。“那被你杀死的那个是什么东西?你说他是魂,就是人死了之后变成的那个?这个世界上真的存在鬼?”言玦摇摇头,道:“确实是人死之后变成的,但这是魂,不是鬼,而且也不是所有人死后都会变成魂。有的人死了之后会变

  • 网王之王子们都是我爸爸在线阅读第4章

    萧浪并不知道因为自己那张疤痕交错的背,获得了一个能让无数男人嫉妒抓狂的资格,他将黑袍放在铁笼子内,而后做了一个让全场倒吸冷气的举动。他拿着束腰带子…蒙上了眼睛!这是何等的张狂,亦或者傻叉?他是想寻死吗?虽然很多人见证了这名代号“独狼”的王牌斗士,创造了一个又一个的奇迹,虽然这少年在前面的斗兽之战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