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奇幻小说 > 正文

战斗不休之第十章(10)

2021/4/9 13:12:28 作者:大宝砸 来源:飞卢小说网
战斗不休
战斗不休
作者:大宝砸来源:飞卢小说网
人类与恶灵的斗争已经持续2000多年了,人类为了更好地生存下去,积极地寻找着更多生存方式,恶灵也在斗争中出现了越多的新物种,而人类的威胁不只是恶灵还有大自然灾害和强大的动物,只有不断地斗天斗地,人类才能更好的生存下去。(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十三)

“之谦,你没事吧?”铭彦一脸忧心忡忡看着这个从回来后就面若死灰再也不肯开口的男人。

其他受邀的宾客陆陆续续的被带进来,花厅里渐渐变得热络,总有些诧异的神色越这边飘,只是都自重身份不好意思随便发问。

铭彦心里越来越忐忑不安,看之谦的神色却像是什么都看不到,沉静如水,水波不兴。

这不正常,太不正常,这个一贯如此敏感的男人!

又等了一阵,却见烟茗急匆匆跑过来道:他家公子偶染风寒,今日的茶会怕是开不成了,只得向各位公子奉上二两新茶聊表歉意。

众皆哗然,一时间关切询问之语不休,烟茗疲于应付,一个头倒有两个大。

“你,是叫烟茗吗?”很是清亮的声音,不很响,却入耳动心。

“是,这位公子是?”烟茗有些疑惑,他一般很少随公子出门,杭州城里知道他名字的人应该不会太多。

“鄙姓何,名之谦!”

“哦……噢!”烟茗一声惊呼,忽然意识到失礼,脸色蓦然变得通红。

那天,想要参加茶会的拜贴像雪片一般到,景彻懒得去看,便让他来念,直念到‘何之谦’这三个字……

当……一声,景彻手中那只青瓷盖碗竟直直落地!

到现在他都记得景彻当时的眼神:惊异,喜悦,惶恐,迷惑……

“你家公子到底得的什么病?”之谦温文细语。

“风寒……”烟茗有些呐呐的,眼前这人明明是初相见,却像是已经认识了很久似的,别有一份亲切,竟让他不忍心说谎。

“你骗我,风寒没有这样子咳血的。”

方才,他看到景彻唇边的血,红中带紫,不是寻常颜色。

“这……”烟茗一时无措,搅起衣角。

“他,还是不喜欢吃药么?”

“啊!你怎么知道!”这下子,真是吃惊不小,景彻抵死不肯吃药这事,连老爷,夫人那里都是瞒得水泄不通,这人是谁?

之谦无奈叹息。

“生病了就要吃药!”某人义正词严的

“不要啦,很苦啦!反正熬一熬病也会好,做什么要吃那苦东西?”眉头皱得死紧,很有骨气的别过头去。

“你听话啦,这药里我加了甘草,不是很苦的。”软化中,做好做歹。

“不要!”勉强闻了一下,又断然的拒绝。

“乖,你尝一口试试看!”满头大汗中。

“不要!”

“不喝就算了!”最后一招,杀手锏!

“哎……我喝,我喝还不成吗?”愁眉苦脸的,咽下一口,忽而又展颜笑开来道:“还是好苦,之谦,你喂我好不好?”

“那有这样的?”

“我是病人嘛!”

……

“你可试着,将药做成丸剂,藏在蜜腌的金丝小枣里哄他吃下去。”想当年屡试不爽的妙方。

“对哦!”烟茗眼睛一亮,忽而又暗下去:“可是自三年前少爷从江南回来,便再也不肯吃这一类的甜食了。”

“啊……这样!”之谦沉默良久:“御医院开的方子还在么?可否借我看一下?”

“您等着,我这就去拿!”没来由的选择相信他,只因为这男人眼底的哀恸与怜惜是如此的深刻真实,全然不同于刚刚那些看似急切的虚迎客套。

“你原本就认识他?”铭彦终于醒过神来。

“对啊!”之谦淡淡的笑。

“怎么从未听你提起!”

“你也从未问过啊!”

“但,你认识王景彻……这……”

“难道,何之谦这三个字,会因为认识了王景彻这人就要有什么不同吗?”之谦定定的看他,眼光平静如水,又坚冷似铁,平平移开去,从无数诧异的,好奇的,试探的面孔上扫过去,竟将他们一个个看得低下头去。

“何公子,方子在这里!”

……

“怎样?”

薄薄的一叶纸,倒似有千斤重,之谦的手瑟瑟发抖,仿佛不甚其重负。

眼泪,从墨似的眼睛里滴下来,洇化另一种墨色……

“之谦!?”“何公子!?”

之谦忽而笑,似云雨初霁,抹去眼角泪滴,温言道:“你每日寻一只雪梨,剜去梨核,将一粒川贝研碎调半勺琵琶膏放进梨子里上笼蒸,蒸熟就让他吃下。”

“这样,我家公子的病就会好么?”

“这样,他会咳得不那么厉害。若连这都不肯吃,你便同他讲,是何之谦说的,他每日这样咳,会吵着身边的人。”

“烟茗可不敢嫌吵!”小孩子马上急起来。

“傻孩子,你不嫌吵,他怎么肯吃?”之谦摸摸他的头:“看得出来,你也是真心关切他的人,也是,他这人,只要在他身边的又有谁能不偏疼着他一些。”

说着便将烟茗拉到身边来耳语:“今日趁他心情好,让他给你写幅字,不要寂寞沙洲,就要《诗经•无衣》好了。他会肯,只是需记着让他把款落好。”

“啊?”烟茗有些迷惑,显是不解其意。

“等你长大些自然会明白。”

烟茗没来由的感觉到喘不过气来,眼前这人笑得越是温文尔雅,就越是感觉到一种无边无际的压抑,像是整个天都塌下来,压在胸口,挣扎不去。

一种悲伤,自骨髓里渗出来,痛——不可言说。

那双眼睛里像是融了整个星河的光,漆黑,灿然,挟着一丝茫然,一丝凄楚,一种绝望的疲惫,放弃后苍白无力的坦然。

“走吧!”拍一拍手,理顺衣袂,临去时的背影,孤寂中竟隐显几分潇洒。

铭彦紧紧跟在他身后,满脸的忧急之色,但,不知从何说起!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封印者黑色世界在线阅读亲吻

    “曦曦,你实话告诉我,这么多钱,你是从哪里找来的?”凌勋好不容易抓到一个空隙,担心的问。该来的,总是躲不掉。明天就要手术了,晨曦不希望这时候发生什么变故。想了好一会,晨曦这才低下头小声的回答。“我,我借的高利贷。”这么一大笔钱,除了卖身,就只有高利贷了。凌勋瞪大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晨曦。几个月前,晨

  • 忆与末世在线阅读第九节

    不过齐璐再看贡娟的时候,贡娟的表情也淡淡的,再也看不出有什么问题。齐璐无聊地转过头,这时有三辆军用吉普车向训练场开了过来,齐璐觉得中间的那辆车有种好熟悉的感觉,只是她想不起自己在哪看到过。几辆车在训练场停了下来,齐璐不由向中间那辆车看了几眼,她总觉得有些熟,只是她真的想不起这是谁的车。这时从最后的车

  • 无限空间杂货铺在线阅读第1节

    正午的阳光顺着宾斯塔西餐厅的彩色玻璃窗挥洒而下,像是无数个绚丽的天使在空气中游荡,耀眼夺目,只可惜餐桌上的两个人都没心思去看。一身阿玛尼西服的杨泽看了看现任女友送他的一块沛纳海手表,时针和分针同时指向了12的位置,轻轻打了个响指将服务员喊了过来。“金颖,散伙饭了,想吃什么你点吧。”声音透着几分冷淡,

  • 问道明心第9章在线阅读

    乐烟儿在洗手间外补了下妆,正在洗手时,身后兀地传来一个声音:“乐烟儿,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啊。”温柔的声音中夹杂着无尽的嘲讽,这个声音太熟悉了,乐烟儿抬起头,在镜子里看到白若梅那张妩媚的脸。乐烟儿的脸色也冷了下去,她怎么也没想到,居然又碰见白若梅,这个女人怎么这么阴魂不散?“乐烟儿你可真够水性杨花的,

  • [HP]盛夏光年第五章在线阅读

    里面终于传来了声音,乔雪深呼吸一口气,再整了整衣服,然后推门而进。男人站在窗前打电话,光洁白皙的脸庞,透着棱角分明的冷俊,幽暗深邃的冰眸子,显得邪魅性感,英挺的鼻梁,修长的身材,整个人发出一种震慑人心的气息。乔雪有一瞬间的晃神,仿佛她此时是在自己的家一样。男人的声音清冷,不带任何一丝的感情。讲完电话

  • 地球人的小商铺在线阅读第十节

    眼见着现场的秩序越来越乱,安森跟在靳夜辰身边那么多年也不是吃素的,三两句话就打发了记者们,靳夜辰在服务生的领路下落了座,莫小白安静的跟在靳夜辰的身后,颇有种贤妻良母的意味。“欢迎大家来到慕氏集团的酒会,不知道我们今天有没有这个荣幸能够邀请靳少和温小姐为我们来挑这一支开场舞呢。”主持人话音刚落,大厅里

  • 隋唐之最强学霸系统女王试镜

    下午,宋亦暖在东哥的带领下,来到预定场所试镜。《女王传奇》作为风尚娱乐的年度大片,选角自然也是十分谨慎的。在场挑选角色的评委,有导演张谋,男一秦蕴生,制作人刘嘉,以及…大总裁顾时锦。而现场来试镜的女生,也非常的多。有之前和她同行模特的冯敏婧,还有和她一个公司的沈玥……宋亦暖刚好排在冯敏婧后面。冯敏婧

  • 大唐之科学家第4章在线阅读

    “你来干什么么?”这女人的脸化成灰白雨菲都能认出来,她正是和陆彬上床的妖艳贱货。“当然是来找你喽。”女人拿腔作势,造作的表情令人恶心欲吐。“你说咱们是在这里说,还是出去说?”她要说的准没好事,白雨菲肯定不能让她在公司里胡说八道。“到外面。”白雨菲快步出门,走到右的停车场等她。那女人扭着水蛇一样的腰,

  • 听见雨声李秋月

    驾车离开了机场,开上心爱的跑车在大路行驶,看着左右两旁你景物在快速后前。汕头市就是个不一样地方,靓女多。嘿嘿,“吱”车子飘移了一个七十五度,我改道上了高速公路,过了收费站王龍琪把车飙到250时速,速度还在上升。飙了十几分钟我下了高速公路,现在已经进揭阳市市区内王龍琪可不想引来警察的光注。找了一家咖啡

  • 星曦曼私生女又怎么样?

    苏婉戴着墨镜,见到楚雁卿出现,便取了号在窗口排队。“我们离婚的事,暂时不要对外公开!”,苏婉双手环胸,楚雁卿看着她空荡荡的左手,嘴角带着嘲讽,“婚戒都拿下来了,你可真是心急啊,我又凭什么听你的!”“凭我手上有你们偷情的证据!”,苏婉嘴角的弧度跟楚雁卿如出一辙,那语气别提多刻薄了。“苏婉,你才是第三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