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装言情 > 正文

炮灰跑路计划[快穿]第5章在线阅读

2021/4/9 12:56:22 作者:双子糯米 来源:晋江文学城
炮灰跑路计划[快穿]
炮灰跑路计划[快穿]
作者:双子糯米来源:晋江文学城
地府职工,在线跑路辛玖接了消愿司为鬼魂完成心愿的任务可是她只想跑路,一点都不想和她们打交道怎么办?第一个任务,她是被亲妹夺走活命机会,被继母害死的小可怜辛玖:这继母继妹真坏,等我拿了嫁妆送她们进了教坊就跑路。第二个任务,她是被亲爹卖了换吃食的小可怜辛玖:这亲爹真坏,等我叫上黑妹姐姐一起跑路第n个任务,她是不受丈夫宠爱的正妻辛玖:这老公真坏,等我收了他的私房再跑路

两人皆是撑的肚子滚圆,三长老已经先行离去,白衣剑客柴风仍是在住处门口空地练剑,勤勉过人,剑势利不可挡,不似平时的温润性子。

两人回到柴风的住处时,看到有一位客人,扎着马尾,一身青色袍子,手中青剑,容貌光鲜亮丽,柴风好像被缠住了,一脸吃了黄连的表情。

“柴风,你就当我的道侣吧,你看别人都有道侣,就我没有,好嘛好嘛,我现在已经是软练境了哦。比你境界还高,要不咱俩打一架,输了你就做我的道侣!好不好?好不好嘛。”

柴风面露苦色,这这这,自己才铁胚境,肯定打不过她啊。眼角瞥到了两个孩子,便一咬牙,不就是个道侣吗,当就当!况且她可能还打不过我呢。柴风思考片刻后说道:“好”。

柴风便带着两个孩子去了私人格斗场,在宗门里只有他们俩这种嫡传弟子才有资格使用,柴风和青衣女子两人皆是一跃入场,青衣女子遮不住脸上的笑意,便哈哈大笑,我可不会让你哦,所以你当定我的道侣啦,哈哈哈哈。

柴风苦涩说道:“开始吧”便一剑挥出,剑气四十丈,青衣女子身体略做停顿后,不退反进,如自己性子一般的火辣剑术,连续挥剑,如破苍穹,便将剑气打碎,脚下更是加速。柴风忙挥剑御之,观林木月风,习得静剑,不动如山。

少女一击未果忙后退数步,双手舞剑,剑罡外露,呼啸而出一团剑气,看似紊乱,实则气气皆有迹可循,柴风已知自己无法抵御此剑,便化守为攻,直冲上去,于观雨所得剑意最是砥砺其剑心。

柴风观雨悟剑雨泼式,如大雨般,磅礴气势,滚滚而出,转瞬击破那团剑气,两人手中剑刃已经相碰,金铁铿锵之声不绝于耳,两人转瞬即击数次。柴风雨泼式气势愈加磅礴,剑气剑意分明已入软练式,柔中带刚。

白衣战青衣,青衣也已使出软练境实力,两人战斗已两柱香,柴风气势不降反增,稳压青衣,青衣气势越来越弱,突然不要命的挥舞起手中剑,带着哭腔喊道,“臭柴风,我今天一定要赢你,哼。”

柴风收剑说道:“我认输”。

青衣女子一愣,刚才险些走火入魔的气机转瞬消散,忙说道:“我输了就是输了,下次一定打扁你,你迟早是我叶柔的道侣。”

柴风听后笑着说道:“刚才我在铁胚境之时应战其实已经算是同意做你的道侣了,不过我也没想到能于战斗中破镜,所以还是不同意。”

不过,柴风说道:“刚才一战是我不愿意做你的道侣,现在我想说,叶柔,你愿意成为我的道侣,以后一起出生入死,永结同心吗,?然后柴风便伸出了一只手。

叶柔已是震撼的无以复加,看着柴风伸出的手,抹了一把脸,扑进了柴风的怀里,柴风便轻轻抚摸着她的头。

“咳咳咳咳”二虎和柳抬两人相视一笑,一起咳嗽。柴风尴尬的转头望向两个小屁孩,两个孩子一个一脸坏笑,一个疯狂挑眉毛。柴风顿时涨红了脸。

叶柔也转头看向两个孩子,抹了把脸高声说道,在下叶柔,绿水剑宗嫡传弟子,道侣柴风。两位小侠客怎么称呼。

柳抬双手做成喇叭状高喊“大姐姐好,我叫柳抬,今年十岁,现在是三境大修士!柴风哥哥可好了,你一定要好好珍惜他!

二虎也不甘示弱的喊道:“我叫吕虎,十一岁,也是三境大修士,祝你们俩百年好合早生贵子,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柴风和叶柔忍俊不禁,叶柔突然发现自己还在柴风怀里,便想挣脱,柴风却是隐隐加重力度抱紧了她。叶柔俏脸顿时红到了耳根子。

两个孩子好像注意到这个细节,二虎喊道:“我和柳抬出去练剑,你们继续,你们继续。”

柳抬忙说:“对对对,你们两个好好的腻歪一会,我俩要去练剑,对,去练剑。

然后两人便像风一般冲了出去在门口噼里啪啦打了起来,柴风也不再紧拥着叶柔,两人便牵着走出格斗场,在宗门内散起了步。一路上与师兄弟们寒暄,人人都带着羡慕的笑容望着这对金童玉女,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咱俩切磋一下?”柳抬说道

“不行不行,白胡子老爷爷说咱俩现在容易误伤对方,不能切磋,还是好好练剑,等到土胚境再切磋,到时候我一定把你打的屁滚尿流。”二虎说道。

呸,柳抬不屑的往住处走,二虎忙跟上,两人同行。

到了住处,柳抬说道:“你爹给你在包袱里装啥好东西了没,比如围棋?”

二虎叹气道:“都是书,还有几件衣服。”

柳抬:“我也是,就几件衣服,我奶奶还把绣花鞋给我装包袱里了,因为没晒干,还特地用布包了两层,我也不太好意思拿出去晒。你说我一个大男人,穿绣花鞋成什么样子,你说对吧,二虎。”

二虎沉默了一会,说道:小抬啊,我有点想家了,想我爹,想下棋了。”

柳抬闻言也沉默了,一会后缓缓说道:“我奶奶一个人在家肯定很孤单,小青也没人骑了,不知道奶奶会不会忘记喂它东西吃,现在又快冬天了,不知道奶奶会不会冷啊,小青吃不吃的饱,身上会不会饿到没几块肥膘,熬不过寒冷的冬天啊,我想小青了,想奶奶了。”

两人皆是思念着不远的村子,才离家几天啊,便已经开始想家了,思念像潮水一般涌动。

两个孩子初次离家,已知游子思乡情。想念亲人,想念房子,想念家畜,想念家乡村子的一切。

两个孩子都是可怜的孩子,一个自小无父无母,被奶奶抚养长大,一个自幼丧母,被爸爸一个人拉扯大。

“你说我爹和我娘现在在哪”

“你的爹娘一定还活着,可我娘已经确确实实死了。”二虎啜泣道。

两个孩子才害思乡,又思父母,这一对可怜的孩子啊。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都市妙医林昊是傻子

    “傻子”这个词,林昊并不陌生,百万年以来的修炼,他不知道多少次装作一个傻子躲起来躲避仇家,这时他才想起来,原来这个技能是天生的。林昊所在的林家,是桦城下城市临县一个不大不小的家族,凭借几家企业和公司,在临县也有一定的话语权,然而让林家出名的,是林家的二傻子,林昊。林家里,林昊是个傻子的事无人不知,但

  • 花千骨电视剧番外---生死劫之般配(6)

    那天晚上苏纨找我出去吃饭,絮絮吐槽了很久。她呢,就是传说中娇生惯养起来的富家小公主,自然没有受过这样的委屈。我陪着她骂了会儿,一大盘的熏鱼都没有吃掉多少很不开心T^T我们俩准备撤的时候在店门口碰见了夏无羁和宋连池。苏纨挑的店一般都比较高大上,属于品质极高但同样,价钱也极高。夏无羁嘛,作为AP班的学生

  • 修真农民混都市在线阅读第10节

    昂贵的高脚杯里盛著剔透的液体,半透明的红酒宛若稀释过了的血液,狭义的石墙间的空气里轻涌著淳朴的酒香,giotto一手捏著高脚杯小心的晃动著,眉头却无法阻止的皱在了一起。简而言之,不可饮用。用不著首领多加言语,彭哥列的守护者们彼此很有默契的抱肩而坐,为喧闹的会场里开辟出一片怪异的寂静。太吵了。Giot

  • 网游之主宰天下[殘餘這些][此刻心情]

    《殘餘這些........》昨日黃昏.大刺刺攤開西下夕陽後想摟抱她.臉正漲紅的她僵硬的應對.說後方知失言我不惱了.她教我忘記種種定是完滿提早到來的現實邂逅.是我的不忍世故沉去夜色裡.道盡閒話家常熟練的啞然一一覆蓋憔悴失落寂寞找不到家現實的她並沒解救仿如無處安放一隻遊魂野鶴食物餵不飽需索慾求以為可以倒

  • 史前养夫记第十章

    Chapter.10“这样啊,那蒂蒂娜你带她先去宿舍吧,要和新同学好好相处哦。”这件事情好蹊跷,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相似的两个人,不行,她要赶紧去告诉帕“我会的““对了初薇,我带你熟悉一下萌学园吧”蒂蒂娜已经把洛初薇当成朋友了“不用了,我自己一个人转转就可以了了,你应该还有事,就不麻烦你了。”这应该是

  • 大明之科技天子在线阅读十六年

    柳府,柳坤房间内。熟睡中小柳江刚刚醒来,醒来时正听到老道的话语,在听到那位老道所说后,不由内心疑惑,十六年后要带我走,说和我有缘,这是什么意思?我不是无法修行吗?种种疑问存在柳江内心。这时的柳江不会知道,这位老道将会引领他走一条修仙之路,从此金钱与权力与他无关。那位衣衫破烂的老道在说完最后一句话后凭

  • 烟西台记事在线阅读第九章

    “抚子,等下有空吗,知世发现了一家超级好吃的蛋糕店,要一起去吗?”结束了一天的课程,樱和礼奈向她发出了邀请。“抱歉樱,礼奈,我今天有别的事情……”入学已经快两个月了,抚子差不多跟班上的同学们都混熟了,因为拥有着共同的秘密,大家比普通学校的同学要更容易亲近些。“太可惜了,抚子你不知道,那家店里有一只超

  • 大秦之最强老爹吕不韦在线阅读遇袭

    一袭白衣长袍的古西风缓步进来,一眼看到坐在床边的独孤烈,眼眸深处划过一丝诧异,又很快恢复如常,简单的颔首,便算见礼。径直走向红木圆桌旁,将麻布包放在桌上,摆开艾灸的物品。“大汗连日征战,又一路奔波,定十分劳累,不如先换下甲胄沐浴休息?”诸葛青卿看着一身甲胄,眉宇发间还沾染着灰黄尘土的独孤烈,浓浓倦态

  • 小明创世者第4章在线阅读

    4月14日周四早晨虽然工作并不忙碌,川添南依旧很早就起床了。他最近的睡眠都不太好。醒来的时候,身上的疹子还没消下去,存在感十足。电话突然响了起来。“晓君?有什么事吗?”是来栖晓的电话。“川添先生!惣治郎他出车祸了,你现在有时间吗?”电话那头的语速很快。“惣治郎!?你现在在哪,我马上过来。”……在医院

  • 不归西在线阅读第10节

    迷谷服侍着凤九坐在承天台下的石椅上压惊,还不忘尽一个忠仆的本分数落:“你这样太乱来了,今日若不是帝君及时赶到,也不知后果会如何,若是有个什么万一,我是万死不足辞的,可怎么跟姑姑交代。”凤九小声嘟囔:“不是没什么事吗?”她心里虽然也挺感激东岳,但觉得若是今日东岳不来,她姑父姑姑也该来了,没有什么大的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