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法兽天下第6章在线阅读

2021/4/9 15:13:46 作者:龙的绿洲 来源:飞卢小说网
法兽天下
法兽天下
作者:龙的绿洲来源:飞卢小说网
藏宝森林中鲜艳夺目的九彩奇鹿,天然雪山上桀骜孤霜的血空怨灵。米勒沙漠中霸道威武的孤漠暴熊,剧毒沼泽下满身毒疥的暗黑疮蛇。高原雨林间神秘无踪的暗黑怪鸦。深蓝海洋下唱歌绝美的人鱼法兽。......失传遗迹之书,高级召唤技能,通用万能背包...我们的主角耿枫做梦穿越到这个奇妙无穷的世界,不仅获得了的导师阿米基德的鼎力相助,还获得了珍藏绝版的万能背包。遇到任何事情不要慌,有万能背包帮。主角耿枫获得了焰紫狼兽后,慢慢的从初级召唤师变成终极召唤师,焰紫狼兽从幼级变到至尊级,这都离不来耿枫的培养。在这法兽世界

手腕有伤?晓舟珩深感疑惑,不解其意,还不消细想,只听得身后有人驻足。

“十五弟。”

晓舟珩转过身,瞧见微雨轻拂后的李终南——身着绀碧缎面长褂,上面盘着金线穿的龟背纹和瑞草,高绾发冠上别着一根娟秀的象牙簪,衬得那人清眸炯炯,冰肌玉骨。

正午的光线柔化了李终南在秋日里的那份形销骨立,只见四目相对,火光电石,无所遁形。

“绝艳先生。”李终南笑道,“真是巧了。”

晓舟珩盯着李终南嘴角的笑意,移不开眼。

纵然他万般介怀方才李终南予他的难堪,这一笑,只应见画,尔非尘土人间。

眼前这个人,若是再胖些,指不定是甚么谪仙入梦,那别红口中的老鸭汤,说不准真的管用。

晓舟珩的思绪渐渐恍惚,看见李终南与李韫纬一张一合的嘴,他们说些甚么,全然没听进去。

待晓舟珩回过神来,只见二人上了一台软轿子,去往内府深处。

留自己一人从百花中穿过,一身繁英,两手空空。

那之后的两日,府中相安无事,晓舟珩并未再见李终南,即便自己所住之处与李终南相隔并不远。

若硬说有甚么值得一提的,便是李将军关外连连大捷,兴许将于年末回府。

晓舟珩又听那李韫纬讲,李终南将一些物什给曾夫人看后,曾夫人便信了李终南的身份,不过那些物件是甚么,李韫纬也不甚清楚,这几位夫人对这八少爷的态度也是模棱两可,尤其是曾夫人,不管那人是不是李府八少爷,横竖都对自家儿子没甚么好处,况且在六少爷李韫奕回来之前,谁也不能这般莽下结论,说这李终南便是李府八少爷,因而上上下下的心都悬在嗓子眼里,生怕,李韫奕回来一句非也,撵了这位身份可疑却全染霞姿月韵之人出了府。

那李终南似乎也是知趣的,一直也就呆在他那秋水阁,也不随意走动。

在李终南回李府的第三日,晓舟珩用罢午膳,在房中抄写了几篇前人小律,换上才裁剪好的新衣,去马厩寻了自己那匹名为“会意”的花骢马,出了府。晓舟珩跨上马,在金陵城纷纷细雨的映衬下,跃出峦树林,绝尘而去。

在金陵城的小道里绕行几里后,晓舟珩停在一户其貌不扬的小宅之外,一个翻身下马,却不着急敲那大门,而是是整理了一番自己衣冠,深吸一口气,脸上挤出一个笑容,这才砰砰直扣大门,扯着嗓子道:“尹西云,你绝艳爷爷来了。”

不待一会,门便开了,一个与晓舟珩年龄相仿的男子探了身子出来,佯嗔道:“恕汀,你来就来了,这么大声做甚么。”那男子姿容秀拔,龙眉凤目,竟也是与晓舟珩不相上下的翩翩公子。

“快让爷爷进去罢。”晓舟珩顺势挤进门,将缰绳往尹旧楚手中一丢,却不看他,“有劳尹公子,我这还不是想你们想得紧。”

尹旧楚一皱眉,唤来下人牵了马去,启唇叱道:“你这呆子,本公子的手是拿这物什的么?”晓舟珩一边往宅内深处走,一边懒洋洋道:“几日不见,怎么脾气生得这样大。”

是了,这尹旧楚,字西云,金陵人士,自幼与晓舟珩相识,与工诗词歌赋的晓舟珩不同,尹旧楚强记,工草隶,尤擅丹青,是与晓舟珩并驾的“金陵三杰”之一,被金陵人赠以毫巅鸾飘之美名。

因将他那双手看的尤为重要——为了护那手免受风吹日晒,做衣服之时都要将袖口加长一寸,到了天稍微寒些的日子里,一定是要将手伸到白狐皮做的筒子里的,这些个行径继而经常遭到晓舟珩一伙人的调侃,说他那手做那档子事儿的时候是不是也般讲究。

不等尹旧楚,晓舟珩跟在仆役身后拾级而上,自己却怎么也抑制不住自己的狂跳之心,暗暗骂自己没出息,只不过听尹旧楚说了几句话,脸上就有几分燥。才上了几级台阶,便隐约听见纷至沓来的脚步声以及男女窃窃的呢喃声。

待晓舟珩上到二楼,一切都明晰了——这并非普通的宅子,而是一家名为水烟湄青楼的后院。晓舟珩轻车熟路,推门进入一间雅间,马上有婢女为他脱去了外衣,一扫房内被莺莺燕燕所包围的几人,皆是熟悉面孔:

“这不是咱们的李府佳婿么。”那人声音低哑,似乎正喝到兴头上,怀中左一个右一个娇滴滴的倌人,晓舟珩自顾自落了座,不抬头也知道,说话的那人是松江知府江淮江大人的小儿子江如里,字渐觉。

“你可别嘲我,若不是为了生计哪里肯去那种地方?”

“你入府甚久,也不说搞上几个娘儿们,你这皮相还愁甚么?你若是把她们放到床上,把家伙亮出来,还不是要把你尊成玉帝老儿?”江如里与身边的浑倌人笑作一团。

“胡闹!也不怕得罪了李府掉脑袋!今日不提那甚么李府,咱们今日是为西云兄贺喜的。”这说话的是瘫在绣着艳色牡丹绒毯上的丁中愁,字空结,他的祖父曾做过太子太师,可此刻他似与他祖父教过的东西没甚么相干。“要我说,李府里的女的有甚么好,可是有堂里这几个姐姐好看?”丁中愁说着便拉过一只如春笋般的玉手放到自己的手里摩挲着,引得一众倌人们嗤笑。

晓舟珩抬首张望,环顾四周,这一群红男绿女中并未见到金陵三杰中的最后一杰,于是问道:“怎么不见宇幸?”

江如里道:“他去应天府书院教琴,今日不得空。”

晓舟珩诧异道:“他才游历回来,便寻了个差事,这厢是不走了?”

“不知。”丁中愁接过话来,“我也好奇得紧,本想今日问他一问,结果他便托人带了话说今日是不能来了。”

皇甫褚,字宇幸,闲音律,善弹琴,自赋侠气,喜浮游四方,不仅是金陵城,整个江南八府都是赫赫有名的琴师。

众人说着话,尹旧楚也进了雅间,从晓舟珩身后递来一个方方正正的包裹。

“都在里面了,你看看是不是。”

晓舟珩解开那包裹,里面躺着几本残破不堪的书,但看得出书角都被细心压过的,尽可能保持了最可观的样子。

“多谢你。”晓舟珩翻了翻,又将包裹包回去,冲着尹旧楚一笑,递上一张字条, “这是下个月的,真真是麻烦你。”

尹旧楚道:“你我之间说这些,太见外。”

晓舟珩也笑,拿过尹旧楚面前的酒盅,满上后递给他:“也是。”

尹旧楚凤眼一挑,去接那小盅,芊芊素指却若有若无地划过晓舟珩手背,这样一激,晓舟珩只觉得脸上烫得不像话,连忙撤回手,只听尹旧楚悠悠道:“这世上只有我这样对你,你这样待我,嗯?”

末尾扬起的音调诱惑至极,晓舟珩自觉面红耳赤,正不知如何回应,只听丁中愁插进话来:“西云,日子可是定下了?”

“这是自然。”尹旧楚眼神从晓舟珩身上收回,脸上尽是掩不住的喜色,道:“下月十五。”

“想不到到咱们五人中最早成家的居然是西云,始料未及始料未及啊。”江如里道,“黄道吉日,即是中秋也是新婚之夜,巧了。”

“是极,专门挑得吉时吉日。”尹旧楚一顿,又道,“渐觉,甚么成家不成家的,你与我说这些作甚,你不曾有过侍妾?”

“呀,西云,娇妻与侍妾能比么。”江如里将一只手伸进一个倌人的□□中,狠狠捏了一把,引得那女子娇啼一声,“那几个侍妾还不如这几个姐姐花样多。”

“到时候本公子自然送上一份大礼。”丁中愁嘴中含了一口身旁红酥手递来的蜜饯,口齿便是有些含糊,“你是喜欢高丽的歌姬还是波斯来的猫娘儿?”

“夸口。”尹旧楚哂道,“最中意你家老爷子上月纳的那房小妾。”

晓舟珩也一同笑着,可真真是心如乱麻,手上一杯又一杯,身侧与他倒酒的倌人都忍不住劝了,“绝艳公子,您还是慢些喝。”

晓舟珩只觉得今日的酒醇厚之极,不过数盅,眼前的事物便有些许飘渺了。

“今日的酒怎么这样好?”晓舟珩又闷了一口,只觉得呛得有些泛上泪来,“你们偷偷给这水烟湄的妈妈塞钱了?”

“扯甚!这地方有这好酒?这是空结从他老爷子那里偷来的!”江如里下颚一扬,酒劲一起,声音洪亮。

“呦,平时哥几个出来怎么不见你带酒,眼下西云要成家了,你才舍得拿出来,真真是小气。”

“可不是看着以后西云要被正房管起来了,怜他上下都要被管着了。”

几人笑着闹着乱作一团,晓舟珩却是感觉到尹旧楚注视自己的眼神,灼得他不敢侧头,明明就在咫尺,却觉得隔着万丈银河。

是啊,他要成亲了。

与自己何干?

这些年他莫名的挑逗,若有若无的悱恻。

说到底,不就是应了自己情愿二字。

不知觉的,自己脸上有些湿,晓舟珩抬首望向窗外,天色已暗,方才想起日出门之前别红说六少爷李韫奕于今日晚些时候归府,酒立马醒了大半。自己这个外人原本是无法上席的,李韫奕却一直待自己以上宾之礼。

胡乱抹了几下脸颊,晓舟珩便起身辞别几位好友,穿上外衣,执了尹旧楚的包裹,正欲离开,却被尹旧楚扯住了衣袖:“我送你。”

晓舟珩点点头,二人一起下了楼。堂子里的龟奴牵来了马,期间二人并未言语,只觉气氛十分尴尬,晓舟珩扶住马鞍,侧身道:“你回去罢,我走了。”

“恕汀,我有话同你讲。”忽听这样一句,晓舟珩并未应声,盯着昏暗灯光下的尹旧楚,那个贯穿自己整个少年时日之人,示意他继续说下去。只听尹旧楚沉声道:“对不住,恕汀,之前那个约定……你也知道我何尝不想与你琴酒寓意,云月遣怀?只是……”

“我理会得,乐佳山水之约皆是稚子的玩笑话,不作数的。”晓舟珩抬手止住尹旧楚的后半句,笑着摇了摇头。尹旧楚将晓舟珩眼中的缱绻看了个完全,自觉有些内疚,突然有种去牵那人手的欲/望,却在一瞬间泄了气,袖下的手只是紧了紧,并未伸出。

“西云,这次寻书便是最后一次叨唠你了,成婚在即,诸事繁琐,不宜四处奔走。”

尹旧楚小心问道:“成亲之日你会来吗?”

“你说的这是甚么话,你我相识数载,必定要来,贺礼一分不会少。”晓舟珩边说边翻身上马,“你还怕我跑了不成?”

尹旧楚听了也笑道:“你若是跑了,我掘地三尺都要挖你出来。”

晓舟珩摆了摆手,潇洒地留下一句悉听尊便,便一扯马缰便出了这水烟湄。

离了堂子的晓舟珩一路疾行,只觉得秋日晚风刺骨得厉害,眼眶干得发涩。

这份早已斩断的竹马之情,现在自己又在这里自欺自哀甚么。

原本,自己与他,便是水中月,镜中像,自己怎么就是不明白。

十年已至,俟河之清,如何兑现?

天色渐暗,遥遥望去,李府门外掌上了灯笼,看样子,李韫奕是回府了。

李韫奕任枢密使令使,负责监管江南江北一带军马粮草,官名响亮却是一介闲职,平日便是与人巡查各路报由长使便是。若不去巡监时,李韫奕便呆在府上处理大大小小的事物,老练而沉着,似乎李府男嗣中继承李闫卿李将军爵位的不二人选。

进门,晓舟珩四下张望,只见婢女们忙忙碌碌,又见了几个李府上的孩子,却没有李韫奕或李终南的身影。

去房中妥善放置了那包裹中的书后,晓舟珩出来问询后,才知李韫奕在外府的三秋亭听琴,晓舟珩便欲去寻李韫奕赔个罪,毕竟自己回来还是迟了些,边走边暗责自己方才与尹旧楚的那番墨迹,误了时辰,正在琢磨一会儿的说辞,却不料在长廊的转角处撞上一个黑影。

这一撞晓舟珩可是眼冒金星,本身就染了醺醺残酒,这下更是有些个头晕目眩,正准备责备是哪个婢子不长眼不掌灯的,定睛一看,居然是李终南。

不知为何,李终南眼眶红红,弓着腰,扶着墙,浑身止不住痉挛。

“八少爷你,你这是怎的了?”见状,晓舟珩心下一慌,连忙去扶。

“没甚么。”李终南冲他笑笑,“犯了心悸。”

见李终南发冠微散,魔怔似的,晓舟珩一边扶他伸手去拢他额边发丝,触及之处皆是把把虚汗,加之李终南的泪珠一圈一圈在眼眶里打着旋儿,使得双眸蒙上一层淡薄雾霭,样子甚是可怜。

只见李终南脚下一个软瘫,直直倒在晓舟珩怀里。

李终南脸色煞白如纸,双眼像是被夜色扎出来的血窟窿,直直盯向自己身后,晓舟珩下意识转头,看见一人立于不远处望向他们二人。

李府的灯火照得夜色如晴昼,凉风拂面而过,遥闻隐隐琴声迢递。

“那不是……屈夜梁屈公子吗?”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王者荣耀之创界慕容离

    慕容离用自己毛茸茸的脑袋蹭着执明的手心,今天乍一看见神棍刘罘和琉璃国的两个王子,慕容离满心只剩下了恐惧与无奈。上一世子煜的离世,让他和执明离心。他没想到执明对于那个子煜的存在是这么的在意。他知道,执明是个重情义的人,虽然十分的孩子气,但只要是他心里的人,他都会十分在意。慕容离也不得不承认,对于子煜的

  • (宝石之国)琥珀梦之第二章 炫霜已至 第二节 考前风波

    何不如来到炫霜城时,距离开考还有半月,考前的生活并没有什么波澜。除了每日何不如读完一天书后,都会在傍晚与宁湛出去沿着河岸走走,听听蛙鸣鸟叫与看看夏至的花团锦簇。其他时候生活,真的是可以用索然无味形容了。“公子,咱们这来了十天,怎么除了第一天,其他时候都这么枯燥啊,在家的时候,我天天有熟人说话,你现在

  • 关于秦医生的日记在线阅读第二章

    身体周围的液体流失让她顺着就要被挤出去,可是……如果她没看错的话,身边那个女婴的脚被脐带缠住了?怎么说她们也算是一母同胞,舒奕奕不忍心看自己的这个姐姐还是妹妹的死在腹中,说不定连老娘都会跟着出事。趁着这个思考的空当,舒奕奕挥舞着小小的手臂奋力的把身边的女婴推到了前面。“啊~~~啊~~~~”“夫人,夫

  • 怀了仇人哥哥的孩子怎么办[重生]婚礼

    白杉这时笑着道:“那也是隔壁的人送来的,说是等到沙漏里的细沙全部渗下那就可以见到她一直在等待的人了。”“……她是个怎么样的人?”暮沙将橱柜的玻璃门打开,将里边的沙漏拿出,再颠倒。细沙从头开始渗漏,淡紫的色彩是梦幻的,同时也是冰冷的。白杉急忙奔到暮沙身边,将沙漏又重新颠倒。她长长的舒了一口气之后才说道

  • 星环间第七章

    萧宅。春天的清早,的确有些冷,叶婉清送完萧折彦又折回院子来到寝室,遣退丫鬟们,包括贴身伺候她的银朱。独自一人来到床前掀开被子,趴在萧折彦睡过的地方,感受到被褥上还有余温,迷恋的蹭了蹭。将脸贴在上面深呼吸一口气,都是折彦的味道~这气息真让人安心,细细嗅着,这味道只属于自己一个人,任何人都不能肖想。又在

  • 幸*******]第八章在线阅读

    顾声关了电脑,把自己扔在床上,抱着被子滚过来滚过去,已经完全爆了血管。满脑子都是这个豪华卡司,简直是毕生追求的最爱阵容好吗?她激动到,手机响了无数次,这才听到声音。接起来,竟然是刚才在yy房间里说过再见的庚小幸。“恭喜你啊,顾声同学。”她笑,问庚小幸什么事情,这么晚还打过来。“其实呢……嗯……我想和

  • 反攻略之路在线阅读第2节

    这是一间简陋的小茅屋,除出四张木头椅子和一张桌子,别无他物,那椅子和桌子一看就是自己打出来的,未经雕磨未刷油漆,露出木质天然的纹理,一样的粗糙,但却自有一股清新自然的气息,别具一格。...

  • 三国之铁军纵横寻找充电器之旅4

  • 叹叹叹她人比花娇在线阅读第十节

    落叶苑。这几天紫烟难得的高兴,接到大哥的来信,再过一个月大哥和澈儿就要回来了,已经一年多没有见到他们了,心中挂念不已,不知澈儿的武功现在怎么样了。想起这个可爱而任性的少年,紫烟的脸上难得地露出了一丝温情的笑容。“小姐!”,明伊惊恐的声音在背后响起,猛地转身,被眼前的一幕吓了一跳。一个全身黑衣的人,一

  • 云海游之第八章

    坐在椅子上一边抽着烟一边看着最新一期的军报,这原本应该是件很让人放松的事却让高城怎么都感到别扭。太难受了!当一个人用打量的眼神直直的像盯着猎物一样盯着你的时候,这感觉肯定不好受。尤其是这个人还是你最看好的新兵蛋子的时候就更不好受了。被盯得有些坐立难安的高城忍不住偷偷瞄了一眼坐他对面的白芍,却不想瞄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