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奇幻小说 > 正文

龙珠之邪神亚莫西青蚨血(二)

2021/4/9 15:15:01 作者:时空邪神 来源:飞卢小说网
龙珠之邪神亚莫西
龙珠之邪神亚莫西
作者:时空邪神来源:飞卢小说网
不知道此书还有人看不?九月底重写,有人看的话,在评论上打声招呼。谢谢(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夜间的风总是格外的大,青天白日里热闹的柳州府此时就好比无人居住的空城一般。

除去门檐上格外猩红的红灯笼外,就只剩下那街衢角落里令人窒息的黑暗。

“我昨日去看过,那家人做过丧事,死去的亡魂还不曾入册。”

范居鄞垂眸看向云隙手中的一团白影,目光沉甸甸地隐隐有些冰冷,直看得那白影一阵哆嗦。

“你是何时才知道自己死的?”

他缓缓出声,话却不是对着云隙说的。

半晌,那团白影幽幽叹了口气,声音有些苍老:“在前不久,小的就知道了。”

“那为何还游历阳间这么长时间?”

那团白影再次叹了口气,一头枯燥的白发在夜风里飘荡:“总归是不敢相信自己就这么死了啊……”

那身影似乎萎缩的异常弱小,生前穿着的衣服还妥帖的保留着原有的样子,连衣料边角的一针一线也细细密密的看得清楚。

这话范居鄞做无常鬼做了有多久,他便听了有多久,起初为鬼卒时还有所感慨,慢慢地,就只剩下了麻木和冰冷。

“你可知道这在外游荡逾期四十九日的野鬼会是何等下场?”

“小的自然是明白的。”

死去的亡魂在投胎前的那一段时间称作中阴身,那是在阳间意识溃散后仅有的一段时日,待到七七四十九日过后,若是还未上地府应门,灵体便会越缩越小,直至灰飞烟灭。

“你时日无多了。”范居鄞看了眼白影,身形跟着在一处街角停下。

西大街有一家卖粮油的商铺,子子辈辈在此扎根的日子和这柳州府建立的时日几乎无差,粮油店铺几经易主,前现任的老板是个憨厚忠实的男人,有妻有子,阖家欢乐做生意的口碑也是一街高过一街,而老板有个女儿,和善贤惠,是个姝色宜容的美人,当年待字闺中时在柳州府的门槛几乎三天两头的被说媒的人踏破。

只是最终谁也没有想到,这美人最后竟然选择和一个穷破落的打更小子结为良缘。

虽然这门户颇有些不当对,不过这老板一家子都是个善心眼,也大大方方的接纳了这个上门女婿。

至此平平安安几十年,风里来雨里去一家人和谐美满,新婚夫妻白头偕老,膝下儿女双全,只是终究天不遂人愿,待到晚年时却逢遭横祸。

打更的穷小子死在了街头巷尾,正是那夜柳州府怪异流言闹得最为猖獗的时候,华鬓点霜的妻子点灯守门,在丈夫出门照常打更时放心不下的连着几番嘱咐。

只是满怀着一心期盼的忐忑不安,最终,在天光大作时,都随着初盛的晨光一点点灰飞烟灭。

“唉……怎么还没睡呢,细娘的眼睛不好使,却总是不爱惜,这个时候了还在灯下缝缝补补……”

化作白影的老更头看着那门缝里渗透出来的烛光喃喃出声,颇有些抱怨的语气,只是原本就浑浊的眼目此时却像是蒙上了一层水雾,亮澄澄的,有些清明。

日夜思念的人就在里面,只可惜有门神封禁,他进不去。

“许是在等你呢?”云隙在旁侧勾了勾唇。

他前几次路过时,总是会看见这家的女主人晚睡早起,家中的灵堂摆设不曾撤下过,每到闲暇时,总会摇着红线绳缠着的风铃,在门槛边一坐便是一下午。

老更头伸手抹了抹脸上滑下的泪水:“都过了这么久了,怎么还不忘呐?”

这话方落下,眼前的门内侧突然传来一阵门闩拨动的声音,老更头一惊,下意识地就想往旁边躲,只可惜一左一右两位无常挡着,他也躲不了。

于是,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门被打开,一声“吱呀”在沉寂的夜色中响起,昏黄的烛光倾泻而出,一道有些佝偻的背影慢慢走了出来,手中拿着一盏烛油灯,睁开有些模糊的双眼看了一眼四周,眼神空洞洞的穿过眼前近在咫尺的三人。

复又轻轻地叹了口气,将那盏烛油灯靠近门檐上挂着的灯笼内芯续燃,又站在原地愣了半晌,许久,才双手合十,颤巍巍地对着虚空俯身行了一礼。

门扉阖上时,老更头早已泣不成声。

“现在你该说说,自己到底是怎么死的了吧?”云隙笑了笑,天生长着一副慈眉善目模样的白相爷,笑起来时却也不那么的吓人。

“嗯……”老更头抹了抹眼泪,全了最后一眼的心愿,才慢慢道:“我便是那日出门时,和显卒遇上的那晚……”

“你认识张显卒?”范居鄞突然蹙了眉心,打断了话头。

那老更头愣了愣,又道:“是啊,显卒那孩子自小可怜,我差不离的是照顾着他长大的……”

“那你知道他死了么?”

老更头:“……”

像是狠狠吃了一惊,老更头不可置信道:“怎么会啊,那孩子还那么年轻……”

范居鄞面无表情的挑了挑眉梢:“你死后似乎还经常与他见过面,他是人是鬼,你难道不知道?”

老更头一脸茫然:“我……年纪大了。”

范居鄞:“……”

待到云隙将那老更头彻底送走后,范居鄞才幽幽转过街角,看着那再无打更声循着大街一下下敲过的地方久久伫立。

只是心中觉得莫名可笑,两只都不知道自己何时死去的孤魂野鬼居然经常在夜间相依相伴,害怕的互相提醒着去提防别的鬼怪。

明明都已经死了这么长时间,却还是放不下一切,转头不过一碗孟婆汤的事情也变得那么艰难。

微微拢起袍袖,将双手抄在袖中,一身黑衣在夜色中飘然而立,眉眼间仅仅顿显出一瞬间的怜悯,却又很快消失的无影无踪。

神色蓦地一敛,像是察觉到什么,身形一晃,范居鄞猛的停留在一处街角下。

这里一片空荡荡的,徒留冷风过巷,只是鼻息间残存的那一点点安神香气息,在顷刻间融入骨子里。

醒神的一瞬间,他才倏然回神。

“啧,谢敏……”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玄幻:我能打爆一切第五章

    云朔归醒来的时候,已经过了两三天了。随着一阵让全身都温暖的热流,他的意识回到了现实。睁眼便能看到曾经熟悉的殿宇。陆清行在他死之前就住在归墟峰,如今殿中的摆设都还如从前一般庄重大方。少年刚睁开眼睛,就看见了陆清行略显憔悴的面容。他有些惊讶:“仙尊……”陆清行仍是轻轻地一笑:“你醒了。”他面上看不出多少

  • 网游之狙击天下之决裂

    第六章决裂回到家后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了,表姐还没有休息,她正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剧,见我回来,她就示意我坐在她身边。“表弟,今天救的那个姑娘是谁呀,你们学校的吗?漂亮不”屁股还没坐热,表姐就赶紧问了一大堆八卦的问题。我无奈的看着她,告诉了她是我们学校的校花赵颖,还把后来我们吃饭的时候老板误以为我们是情侣

  • 千年后我终于初恋了在线阅读第十节

    今日在琼林苑值守的御医姓彭,他与晏冰一左一右为昏迷不醒的延熹帝把着脉。“怎么样?”继后焦急问道。彭御医松开把脉的手,擦着汗道:“陛下身中奇毒,所以昏迷不醒。此毒着实诡异,臣也不知解毒之法,臣无能!”说着,彭御医便跪倒在地请罪。太子连声追问:“此毒危及性命吗?这么多人都吸入了毒烟,为何只有父亲一人中毒

  • 陨星复荣之剑仙归来(1)

    眼前一阵恍惚。狄宁闭目內视,体内空空如也,曾经浩如烟海的真元此刻了无踪影,本应在泥丸宫悬浮不动的本命剑丸也找寻不到。成功了?退出內视,狄宁静静看着镜子中的影像。少年如玉,气质出尘,一双黑眸幽邃如深潭。这是三十年前的狄宁,时年十七,风华正茂。真的回来了。平静无波的面容露出笑意,狄宁喃喃自语。他本是鬼谷

  • 网游之拳通天下白玉糕

    莫寒站在戴萌背后的安全区里,看着戴萌身上的新伤一处接一处的添,虽然急得出了一层细汗,但因为太急切,竟一时想不到法子。她不敢使用元力——雾气很快就会把元力吞噬成雾兽,那样反而是给戴萌更添一层压力。莫寒不得不承认,自己除了是铜星武者,就是一个灵海全废无法使用灵力的灵者,该死,要是没有那该死的毒,要是自己

  • 重生之最强小学生在线阅读第八章

    在回去的路上,苏江给了黎冬一张卡。黎冬用眼神询问什么意思,苏江说:“你不是喜欢攒钱吗?以后给你的零花钱都能攒起来。”“不是。”黎冬摇头,一本正经道:“我喜欢的攒钱是通过自己劳动所创造的财富,而不是用哥哥给我的钱。”“你攒钱想用来做什么?”苏江问她。黎冬抿了抿唇,“我想给隋娅买车票,让她寒假能到北城来

  • 云深处自安00 楔子(2)

    听着苏逸的话,感受着那温柔关怀的目光,阎琰心如刀割,她真的能狠下心来,不顾苏逸的生死,将严妮杀死么?在她面前的人,只要她愿意,没有人可以挡住她的一击。“啧啧,阎琰啊,你的相好对你可是紧张得很呐。我不就是稍稍动了下脑筋,说你出了事情,便将他引了出来。不然,以他暴君级的实力,我们还真难擒住他啊。”严妮眯

  • 位面商人养包子之第八章

    为什么,菊丸的关注点那么歪?不过正好是我想问的。吃瓜群众的内心是这样想的。对上菊丸的眼睛,幸村对上他大大的猫眼,突然升起一种隐秘的骄傲。你看,即使你们在一个学校,也没有我这个竹马了解他的多。幸村此时大概就是这样的心思。不对,自己怎么乱七八糟想那么多。幸村摇摇头,回答了菊丸:“我和周助从小就认识,而y

  • 白雀在线阅读第9章

    当日傍晚,叱奴将嬛带到了巴邑。巴邑位于崤岭之北,属于漠北与中原交界之地。这里戎狄与中原人混杂,赢国几番大胜戎狄各部后,为稳定边境,便在这里建立了榷市,自由商贸,巴邑瞬间由萧索之地摇身成为漠北富庶之处。如今巴邑的邑宰是窝罗落,窝罗落原是阿德维部落的大汗,只阿德维部落弱小,人口少,战斗力不强,窝罗落也厌

  • 余火炤灼第五章在线阅读

    楚浩一声令下,八将天兵皆奋勇上前!众天兵和八将被楚浩刚才的浩然正气感染。狱神大人在强权强威之下能够不屈不挠,我等天兵,又岂能苟全?此刻听到楚浩命令,众人都祭出兵刃,齐声高喊:“狱神,我等来助你!”然后……然后就被孙悟空一棍打飞回去。“就这?”孙悟空扯扯嘴角,脸上尽是蛋疼之色。什么人都敢对自己出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