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惊悚小说 > 正文

天路莽夫在线阅读第九章

2021/4/9 14:31:33 作者:嗷等一下 来源:纵横中文网
天路莽夫
天路莽夫
作者:嗷等一下来源:纵横中文网
我,封林,是个狠人,也是一个浪人。在异世寻求回家路时,我染上的批瘾,总想装一下。可是,异世人总是不按套路来,我该怎么办?没师傅,没宗门,流浪异界。流浪异世,只为遇见回家的机会。这是一个真什么都不懂的小白混异世的故事。

[卷一第九章]

“对不起,大人,我……我没有完成任务。”黑暗的小屋子里,山崎骏也向着窗户的方向单膝下跪。他知道自己的错误是不能饶恕的,这一次,真的要让大人失望了。

“起来吧。”窗帘的背后,夜风淡淡的开口,语气里并没有责怪,只是难得的有了一些茫然。“你的任务是保证你和春野平安走出死亡森林,你已经做到了。”

“可我没能阻止大蛇丸给死人脸种下咒印……”依然跪着,垂着头的山崎骏也没能注意到自己的这句话让他的大人瞬间攥紧了拳头。“您说过,我的任务是监视死人脸及其所有往来对象,一旦出现诱惑他背叛木叶的因素立即予以上报排除。可是大蛇丸就在我眼前给他下了咒印,那个东西……死人脸一定会跟着大蛇丸走的。”

其实夜风现在真的很茫然,猜不透宇智波佐助究竟在打什么主意。居然上赶着去要那么一个咒印,居然自始至终都没有拿出真正的实力跟大蛇丸正式战斗,难道说他就那么喜欢带着那个咒印?还是说,离开木叶随心所欲的追求力量才是他的最终目的?可是就算重生之后需要时间才能恢复实力,他也已经不再是那个在大蛇丸面前不堪一击的小鬼了,就算留在木叶他也能恢复昔日被称为魔鬼的实力,根本就没有必要非得借助咒印的力量,也根本不用冒着变成容器的危险投奔大蛇丸。

宇智波佐助,你究竟在打什么主意?我不会相信你要遵循前生的轨迹先叛逃再回归什么的,在你眼里最重要的永远是宇智波,这一点,我是不会忘记的。等等……难道他的目的其实是离开木叶去找鼬?不是没有可能。收到弟弟被大蛇丸种下咒印的消息,鼬一定会出现,再加上上一次鼬就是中忍考试之后出现在木叶的……难保宇智波佐助是为了逼出鼬才做这么一个豪赌,反正只要找到了鼬咒印迟早都能解决。呵,为了逼鼬现身,你还真是什么都敢做呢,宇智波佐助。

可是,你以为见到了鼬就能有什么改变吗?你以为,鼬的决心是你能够撼动的吗?就算他是可以为了你一力背负所有罪孽的哥哥,又怎么样呢,他终究还是要为了自己的那个理想甘愿一死。他不会接受的,你那可笑的拯救只是对他的侮辱罢了。

“山崎,起来吧。”理清了头绪,夜风从窗帘背后的阴影里走出来,站在山崎面前。“就算没有咒印,要离开的人终究还是会离开的,这不是你能够掌控的事情。别想太多了,好好准备第三场考试吧。听说你对上了三忍之一的大蛇丸死里逃生,佐井可是替你制定了很严格的训练计划呢。”

张了张嘴,山崎仰头看着自家大人,很有种欲哭无泪的感觉。完蛋了,佐井那个家伙制定的训练计划根本就不是人类能够承受的!

--------------------------

“老头子,你老实告诉我吧,那个孩子究竟被你藏哪儿去了?”坐在猿飞日斩家的客厅里,食不知味的吃着菜,自来也的眼中是平时绝不会显露的哀伤。“上次你就只说了一句平安,怎么都不肯多透露,我理解。那个时候团藏那边盯得紧,为了那个孩子的安全你不告诉我是对的。可现在就算没有团藏他也不安全了,我打听的到有关那个什么晓组织可就是冲着人柱力来的,你也知道臭蛇来了木叶,他也是那个组织里的人。这种时候了,你还是不肯告诉我吗?”

吧嗒吧嗒的抽着烟,猿飞日斩微眯着眼睛不知道在看什么。晓?呵呵,早就知道了啊。“你是打算带着那个孩子离开木叶躲避危险吗,自来也。”

“当然,难道就让他留在木叶等着被人抓吗?”像是想起了什么,自来也的表情更加灰暗。“我已经无能为力了一次,这一次不管怎么样我都要保护好那个孩子。”

“你知道他在哪儿吗?知道他长什么样吗?知道他现在的实力如何吗?”一口气问出三个问题,猿飞日斩也在心里这样问着自己。他也不过是知道人在根部,却已经七年不曾看到过那张脸,更不知道那孩子的实力究竟成长到了什么地步。唯一能够肯定的,只有那个孩子会不计一切代价的守护木叶。

“我……你不说我怎么会知道!”气恼的站起来,自来也几乎快要控制不住脾气,能够一直忍到现在已经是极限了。收到消息说最钟爱的弟子牺牲了,只留下一个刚出生的儿子,以最快的速度赶回木叶却连根头发丝都没见到。十几年来从来没有停止过询问,可老头子却死不松口,这次回来他第一时间找遍了整个木叶也没能找出一点蛛丝马迹。没有,任何角落都没有一个叫做漩涡鸣人的孩子,甚至没人听说过这么一个名字。找到卡卡西,他以为能从卡卡西那里得到一点线索,却只得到长久的沉默。他甚至已经无法控制内心的恐惧,怀疑那个孩子其实早就已经……“老头子,你跟我说句实话,那孩子……水门的儿子,究竟是不是还活着?”

对上自来也祈求的双眼,猿飞日斩别开视线放下了烟枪,望着窗外深沉的夜色。“在水门和久辛奈的葬礼上我发过誓,就算是拼了命也会保护好他唯一的血脉。自来也,你是在怀疑你的老师吗?”对不起,自来也啊,他真的不能说,不能。除非是那个孩子自己愿意,否则就算是自己是火影也不能下命令强迫那孩子站到阳光底下来啊。

“我怎么会怀疑你,你永远都是我的老师,我信任你敬重你,一直。”颓败的坐下,自来也知道这一次又得不到答案了。能让老师用这样的话来拒绝开口……老师,你究竟是有什么苦衷?沉默了半晌,自来也站起来拿起卷轴背上,转向门口。“很晚了,老头子你睡吧,我走了。”

“他活着,虽然我不知道算不算活得好。关于他的一切都是木叶的最高机密,除了我之外,就只能有下一任火影知道。自来也,如果你真的想要知道的话,就考虑一下来接我的班吧。能够胜任这个位子的,除了你和纲手之外,就是卡卡西了。但卡卡西还年轻,有些事他还担负不起,我更中意你。”

“呵,火影什么的……我做不来啊。”身形顿了顿,自来也忽然有种不祥的预感。“呐,老头子,你会长命百岁的,接班人这种事不用这么着急的。”

-----------------------

“纷扬的羽毛很美,只是这种美丽太危险,会让你沉迷其中怎么死的都不知道。这就是所谓的阴谋,有着美丽的外表,用美丽的外衣欺骗世人。”

偏头收回视线,佐井看着难得会说这话的夜风,直觉对方此刻的眼神应该是带着嘲讽的。当然,无法求证。

“开始行动吧。”

“总是这么丢下一句话就走,真是的。”目送对方消失,佐井颇为无奈的笑了笑,随即变得面无表情。“各小队注意,行动开始。记住,除了突击队之外,所有人的任务都不是歼敌,而是尽可能的降低损失。突击队,你们的任务是不惜一切代价阻止敌人的通灵兽进入村子。”听到耳机里的回应,佐井看了一眼赛场的方向,疾奔。

赛场上,宇智波佐助看着屋顶上被挟持的三代,又看看站在自己对面毫无尾兽化迹象的我爱罗,一时间拿不定主意。他希望三代活着,那样不论是对鼬还是鸣人都好,自己的计划也更有希望成功。可如果他阻止了大蛇丸暴露了实力,三代会有什么样的反应?

“你想去那里。为什么犹豫?我没兴趣拦着你。”发现了宇智波佐助注目的方向,我爱罗淡淡的表明了自己的态度。对于风影的计划什么的,他的确是没兴趣,来木叶不过是为了能够见到夜风罢了。不是说他不为村子着想,只不过是那样的计划对于村子来说根本就是个梦,梦醒之后只能看到狰狞的现实。何况,作为人柱力,他其实很乐意看到风影因为其愚蠢的计划惨淡收场,就当是替夜叉丸出一口气也好。说到底,村子在他的眼里其实没什么分量。

不可置信的看了我爱罗一眼,宇智波佐助发现对方的确没有拦着自己的意思,只是那么悠闲的站在那里而已。难道砂隐没有跟大蛇丸合作吗?不,绝不可能,大蛇丸不会放着现成的工具不利用。

“虽然我不觉得你去了能有什么用,不过,你们的火影大人好像被关起来了呢。”看到屋顶上紫色的结界,我爱罗很好心的提醒了一句。

扭头看向屋顶,紫色的结界挡住了三代的身影,宇智波佐助终于不再犹豫。不管会有什么反应,三代都不是团藏,纲手斗不过团藏的,不能让三代死!

“这不是你该来的地方,宇智波下忍。”对于结界毫无办法,但暗部们并没有允许宇智波佐助靠近,这里,不是下忍的战场。

“佐助。”发现佐助来到了这里,旗木卡卡西迅速的干掉眼前的敌人赶了过来,伸手将想要强行闯过去的小鬼拽住。“写轮眼不是万能的,而且,你现在并不是最佳状态。”

心知旗木卡卡西是在暗指什么,咒印会让自己受制于大蛇丸,可宇智波佐助却不能开口说他根本就不怕那个咒印。尽管对这个结界没做多少研究,可他相信在天照之火的面前大蛇丸的结界不算什么。只是……他要怎么闯过去?

“卡卡西,我说过你太放纵你的学生了。”

猛听到这个声音,旗木卡卡西几乎是第一时间就转向了声音的方向。结界边上,脱下了外袍只穿着黑色劲装的夜风站在那里,浑身上下缠绕着的蓝色查克拉在日光之下让夜风竟然显得那么耀眼……或许这就是夜风不喜欢白天出现的原因?

“是夜风!”

“夜风前辈!”

看到夜风的不止卡卡西一个,焦头烂额的暗部们都有种看到了救星的感觉,在他们的心里没有夜风完不成的任务,他们相信这个该死的结界一定会被暗部的王牌破坏掉的!

是那个人!几乎快要被遗忘的那个夜晚猛然浮现在脑海里,宇智波佐助目不转睛的盯着那人身上的蓝色查克拉,恨不得可以冲上去摘下那个面具。

“佐井,这里交给你了。”感觉到佐井已经跟上来了,夜风看了一眼村口出现的大□□,好色仙人……将查克拉聚集在右手上,原本右手臂上只是呈缠绕状的查克拉全都汇聚在手掌中,慢慢呈现出一把刀的形态。耀眼的,蓝色的查克拉刀。眯着眼在结界上看了看,对准某个位置猛然发力狠劈了下去。

在众暗部齐刷刷的目光中,蓝色的查克拉刀并没有如他们想象中那样直接撕裂结界,反而像是嵌入结界中一样,耀眼的蓝光从刀身上开始往结界扩散,蓝色逐渐的吞噬掉那层不祥的紫色。当刀完全消失,紫色的结界上出现了一个只容一人通过的洞口——正常体型的成年人。

嘛,三代老头子,我可没说过不出手的。面具下,夜风的眼中难得出现了一抹调皮的狡黠。“啊,卡卡西,别忘了去找自来也大人,就说我们都没办法打开结界,要想赶得及见三代大人最后一面的话就赶快过来。”

喂,夜风,虽然我很希望看到你会开玩笑,不过这种时候真的可以开这样的玩笑吗!无语的瞪着夜风从那个洞口钻进了结界,旗木卡卡西现在很担心如果自己真的去传话会不会被三代大人秋后算账……唔,不过他没必要亲自去的吧。拽住想跟着暗部混进结界的宇智波佐助,旗木卡卡西笑得弯弯的月牙眼怎么看怎么无良。“这里可不是下忍的战场哦,佐助,去那边有大□□的地方找一个白头发、叫自来也的老头子,把你听到的话传达给他吧。”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重回班花宝座劫发场

    项羽手里拿着剑!双目紧紧地盯着前方,说实在的,他已经看好了周边的一切,他明白,能不能救下龙且,这就全看他的。龙且必须得救!在项羽的心目中,龙且是这阳武城的唯一的男子汉!在博浪坡,胆敢给剌杀秦始皇的英雄高力士收尸的人,他认为那都是男子汉!如果高力士不死,他项羽也一定会救他!吕凤现在手里提着一蓝子菜和饭

  • 医诺千金,现任前妻别耍赖!第2章在线阅读

    之前八重教训新七郎的时候,小谷平太也在现场。他清楚八重的神勇。但是,前波氏是石高过万的大领主,手下兵将如云,你一个人再厉害,也双拳难敌四手。新七郎每次作恶,身边都会带着武力高强的家臣。先前那一次,只是凑巧没带罢了。要是让他回去叫上人,就算是八重也不可能是对手。在小谷平太眼中,八重只是个浪人武士,跟常

  • 霸天之欲第7章在线阅读

    当我们一天天长大,我们的父母一天天长大;当我们的孩子一天天长大,我们也不可避免地一天天长大;在这个时候,我们的父母可能已经死了,或者他们可能已经死了很多年,时间不长。生命就像循环一样,不断的轮回传递和延续的往复循环一样。出生,衰老,生病,死亡,新陈代谢世代相传。自然规律是不可抗拒的!当我们既是父母又

  • [*******兽在线阅读第九节

    这则公告内容如下:亲爱的用户们:现已查明,小优优化app是一款无毒安全的一款优化软件广大用户们可以放心安全的下载使用另我们想与小优优化APP的制作者进行深入合作,如看到此则公告还请联系我们2017年9月13日“这些厂商的脸皮真的好厚啊,昨天还在污蔑人家,今天就想跟人家合作了”“资本金的嘴脸此刻体现的

  • 死亡人鱼岛在线阅读魔君出世

    末日山上的封印台上,四根封印柱子高高耸立直cha云天。每一根柱子上镶嵌一块铭石。铭石闪耀光芒,但今天铭石闪出的光却与以往不同,今天的铭石散出的光芒忽明忽暗。像是预告着什么东西一样。封印得阵印也不断的向上隆起。显然,这个封印支撑不了多长时间了。但封印四周,几位人族老者仍不愿放弃,他们拼死着在加固封印,

  • 混账王爷红鸾妃之自投罗网(2更求收藏鲜花)(2)

    “云儿,你到底要做什么?”一家旅馆的房间里,万氏按照李智云的要求,收拾打扮一番,脸色虽然苍白,可总算不像之前一样狼狈了。李智云也收拾好了。他换了一身新买的锦衣,并且将头发整理的一丝不苟束起来。听闻万氏的询问,李智云转身郑重其事的说道:“母亲,我接下来要为我们母子争一条活路,我希望,无论什么时候,你都

  • [射雕+陆小凤] 桃花岛守则在线阅读第4节

    “我要报案,杀人案。”看着我的脸色,出租车飞快的把我送到了距离最近的派出所,一下车,我顾不得付车钱,就对看到出租车急停在门口迎出来的大爷说道。在派出所看门的时间不短了,已经熟悉警察业务的看门大爷一听我说的话,马上就叫过来值班的警察。出租车司机看到这个情景,再听到我说的话,连车钱都没要,一溜烟的跑了,

  • 长公主(重生)在线阅读第4章

    在这里先给大家道个歉,为了显眼先写在开头~首先,作者是第一次写文,所以前面有许多瑕疵,还请见谅~作者是个懒人,所以就算是假期更新可能也会特别慢。(不过我还是有勤劳的时候的!)另外还有特别重要的一点:本来构思的是个重生复仇文,结果在朋友的启wu发dao下把重生撇到一边了,至于题目我是不知道能不能改了,

  • 我的夫人是凤凰之心痛(5)

    “你好了没有!”一大早萧寒寒就被锁在门外,江辰希不知道搞什么鬼。“死平胸!吵什么,本大爷这不是好了吗。”咯吱一声开了,江辰希整理得光彩照人的,脸上仍旧是笑,跟昨晚判若两人。“你……没事?”萧寒寒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个人太不正常了!“没事啊。”他抖抖肩,然后一脸坏笑“你是在关心我吗?”“切,不可

  • 网游之来个小祖宗之重生(1)

    脑袋传来阵阵疼痛,过了好一会感觉才好一点,还是有点昏昏沉沉的,刘力星躺在chuang上回忆着发生的一切,记得自己好像已经死了。回忆起因为在赌场得罪了大佬,被人带到赌场后山活埋。就在这时,天空中一颗巨大的陨石划落,刚好落到这个位置,将一行人通通砸成了ròu泥。刘力星处在最中心位置第一时间就失去了意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