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惊悚小说 > 正文

法外狂徒张三君与罗律师的恩仇录在线阅读第9章

2021/4/9 10:32:32 作者:书春文丐 来源:晋江文学城
法外狂徒张三君与罗律师的恩仇录
法外狂徒张三君与罗律师的恩仇录
作者:书春文丐来源:晋江文学城

第二天的一早夏朵六点钟就准时起床了,昨晚睡的很好,夏朵转动手腕感受着因熟睡带来的饱满精力。

“咕~”

夏朵毫无表情的脸上忽然多了一抹红晕,她捂着小腹有些慌张的往门口张望,看到没人这才松了一口气。睡觉也是一件十分消耗体力的事情。夏朵脱下睡衣,这件睡衣是克莉斯借给她的,因为是丝绸制品穿在身上十分的舒服,唯一不好的就是这件睡衣透明度高了一些。

接着换上了一套休闲的服装,当然也是克莉斯拿来的。

虽然这里的房间很宽敞但房间内并没有单独的洗漱间,想要洗漱还是要到昨晚上的那间浴室才行,浴室里设有洗漱台上面放着三人份的毛巾牙刷之类的生活用品,旁边的一个架子上还摆有许多她没见过的化妆品。三人份的洗漱用具中有一份是夏朵的,这栋楼里浴室有两间都带洗漱台,王绪平日里都在另一个里洗漱。

对于这点夏朵可以理解的,无论玲奈还是克莉斯对王绪抱有强烈的感情,要是他们待在一块怕就不是只有洗漱这么简单了。

大厅中玲奈已经到了,克莉斯在厨房准备着早餐,只有王绪不见踪影,夏朵猜他大概是还在睡着。

“早安,夏朵小姐。”克莉斯有礼的问好。

“早安,克莉斯小姐。”夏朵回礼。

“小夏,早啊!”

“早安,玲奈小姐。”

“叫我玲奈就可以了,master和克莉斯都是这么叫的。”

玲奈露出精神饱满的笑容,散发活力,似乎有着用不完的精力。

“那,早安,玲奈。”

“早安,小夏。”

“大家都在啊。”王绪从屋外进来,满身大汗。

居然是晨练回来了,这么一来起得最晚的反倒是夏朵了,毕竟亡命了好几天难得睡一个好觉夏朵也不会苛责自己。虽然在之前逃亡的途中夏朵对自己要求很高,因为生死攸关实在不能大意,但“及时行乐”可是她们这一行的宗旨。有钱没命花的事情在杀手的世界里可是时有发生的,与其为了虚无缥缈的退役后苦苦攒钱,不如在不知还有没有明天的今天将它们全部花掉,只要能开心就好了。

大部分杀手都是彻头彻尾的享乐主义者!

“玲奈是要去执行任务吗?”夏朵看到了玲奈身旁黑色的背包,里面明显装有东西,是炸弹吗?还是通信装置?尽管一路上玲奈一直表现出一副黏人女孩的可爱形象,可夏朵绝不会忘记在船上时玲奈那恐怖的反应速度和人偶般空洞的眼神。所以现在看到背包夏朵下意识的就觉得是和任务有关的事情。

“这个吗?”玲奈眼神清澈的看着夏朵,一把将背包揽入怀中,“这是书包哦!master亲手帮我挑的!”

“书包?”

“嗯!”

“......就是那种?”

“就是学生上学时背的那种哦~”

一旁的克莉斯笑着说道,“玲奈今年才刚到十八还在念高中。”

不知是不是因为最近受到的打击太多,夏朵对于这种出人意料的事情已经开始麻木了。

但是玲奈和普通的孩子不一样,她进入学校,那可是相当与往羊圈里丢了头狼。就算平日里披上羊皮,可难保某天狼被激怒,难道界碑已经强势到连校园屠杀都能掩盖过去了吗?

“太清私立高中。”

“嗯?什么?”

“太清私立高中,算是临江市里比较好的学校,里面就读的人呢,也只是些普通人。”

真是心大,夏朵感叹。

“小夏也一起来吧!念书可有意思了。”

“嗯~还是算了吧,我已经过了上高中的年纪了,而且现在还是我按时上下课、回家写作业,我可有点受不了。”

闲聊片刻,王绪也洗澡出来了,大家便围着饭桌坐下准备吃早餐。

一顿早餐过后夏朵愈加佩服克莉斯了,明明和自己一样是个外国人但做起中式菜肴竟然如此娴熟,就连简单的早餐都能做的如此美味。

休息片刻,王绪带着和夏朵、玲奈出门。昨天因为是黄昏时分,加上这座庄园的路灯稀少,所以夏朵没能好好的一览全貌。而此时正是初阳方起,阳光说不上明媚但却十分柔和,放眼望去,四周郁郁葱葱、郁郁葱葱、郁郁葱葱......呵,好多杂草~除了杂草还是杂草,杂草丛中偶尔可以看到一些高个子,嗯,是树,再远的地方,嗯,是山,山后面还是山,连绵不绝的群山。

整座庄园除了王绪他们所住的小楼,附近还有两栋看不出用途的建筑一高一矮,除了这些铺上了水泥的地方外,四面八方尽是杂草,离小楼越是远草就越高,有的地方杂草甚至已经长到了两米。在夏朵看来这座庄园就如同绿色的海洋,小楼附近是孤岛,被绿色的海水团团围住。

夏朵丝毫安全带王绪就发动了车子,沿着进来的路出去。“不用等玲奈小姐吗?”夏朵有些惊讶,这些日子里她可是在这对主仆身上见识过什么叫形影不离的,要是王绪单独离开五分种苍崎玲奈就会

“玲奈是开自己的车上学。”王绪回道。

引擎低沉的轰鸣。

身后,黑色的摩托车以一种狂暴的姿态形式在路上,所过之处高高的杂草被碾在车轮下,如同一道黑色的闪电。闪电经过时上面的驾驶员,侧头看向车内,透过墨色的防风头盔她看到玲奈带着笑意的脸。

在来的途中夏朵因为在车上熟睡没有看过一路上的景色,直到现在她才直到王绪所住的地方到底有多偏僻。庄园出来便是一段五分钟的林间道路,来到了公路后四周的景色虽然称得上山清水秀但却毫无人烟,沿着公路行驶了十分钟才依稀看到零落的便利店和稀少的行人。王绪和她说,这里原先是一片开发区,房地产商也很看好这片地方投入了大量的人力物力准备在这里建设一片高档的别墅小区,后来因为各种问题工程停了下来,那段时间开发商和投资人不知道有多少个是在他们未竣工的高档别墅上跳下,因为这单子事老一辈的人都不愿意靠近这里,政府也像是有意忽视掉这片土地,除了必须一视同仁的基础设施,这里和当年几乎没有变化。

未竣工的别墅群就像错落的墓碑,幽幽的立在那,任由风吹雨打。

虽然荒凉可路上的行人还是有不少的,多是十几、二十岁成群结队的年轻人,例如他们刚刚路过的一群年轻人,同样是驾车而来后备箱里堆放着一个个的背囊,三女两男,几个年轻人们的脸上写满了期待与好奇。老一辈们不喜欢靠近这里,因为觉得不吉利,怕染上晦气,但这种荒芜屏气充满恐怖色彩的地方对年轻气盛的年轻人来说可是有着无与伦比的吸引力。哪怕政府一直强调这里废弃的建筑有很多安全隐患,老一辈也好说歹说,但似乎都起到了反面效果。本来只是某些好奇心旺盛的人,发展到现在的灵异社团必来之地,越来越多的人来此处寻找刺激。

王绪对于这些天真浪漫的小孩子可没兴趣,真要说有什么看法,无非是“在自家附近转悠的傻子”,一路上他没有一次侧目看向窗外,窗外除了傻子就是看过无数遍风景。

“怎么了?小婉你认识车上的人?”雷亮注意到在刚才那辆车经过是自己身旁的女孩眼神似乎有一点不正常。

本来是充满关怀的话,可女孩听到后似乎有点嫌弃,“只是觉得驾驶座上的那个人有点像一个初中同学,而且雷亮同学我和你好像并不是很熟,叫我林雯婉就可以了。”剩下的一男两女三人没想到林雯婉话说得这么直白,都显得有些尴尬,这次活动说是来探究灵异事件但大家都清楚这不过是披了层皮的联谊罢了。

主角就是雷亮和林雯婉,他们不过是陪衬罢了。林雯婉对这个自我设定是暖男的雷亮烦到了极点,普通人不知道但她可是知道的,毕竟雷亮在上层的圈子中也算小有名气,而且是恶名,上个月她还听说雷亮为了一个三线小明星和别人大打出手。当时林雯婉还笑谁喜欢这样的男人就是真的瞎了眼,没想到下个月雷家就因为想开拓新的产业找到了她家的林华集团表示想联手一波,虽然雷亮的人品不行但这并不妨碍雷家过硬的商业实力,而且雷家在没洗白之前就是混江湖的,在他们没改名新航公司之前就叫做新江帮。和雷家联手毫无疑问可以省去很大麻烦,虽然林华集团现在蒸蒸日上但没有人会嫌钱多。

上次商谈双方皆大欢喜,家里的长辈又正好知道雷家长子和林雯婉的岁数相差不大也就有了让两个年轻人多走动一下的意思。当然只是走动一下,毕竟雷亮也算名声在外,没必要为了一个锦上添花的合作把自家女孩往火坑里推。在家族长大的林雯婉知道直接拒绝长辈的请求是不可能的,就打算和雷亮见上一面然吃个饭,然后好聚好散的各回各家,最后以后都不再联系,谁知道雷亮好像对林雯婉一见钟情了,之后一直通过各种通讯工具嘘寒问暖,然后又传来雷亮浪子回头的传闻。

更令她头疼的是原本被她视为乐园的学校现在也让她心烦不已,因为雷亮转学过来了。为什么大学还有转学的说法?难道她念了一个假的大学?雷亮可不是交换生啊,是彻彻底底的转学啊。心烦意乱的林雯婉决定参加社团的合宿来换一下心情,结果刚到集合地点就看到一脸虚伪笑容的雷亮,因为这次活动就是雷亮负责的,这个男人在她不知道的时候加入了社团并收买了里面所有的人。

真是令人作呕的手段,不过看他一脸自信的样子看来以前就是用这种手段追到过不少女人,毕竟说实话雷亮的长相还算不错。金钱可以带来物质上的安全感,男方一切以女方为中心的态度可以带来精神上的安全感,不错的长相还可以顺带满足虚荣心。前提是没有看破,套路是好套路只不过林雯婉不吃这一套,她不缺钱光华集团在整个南方都排的上号,她也不认为眼前这个金玉其外的男人能给她带来什么安全感。

林雯婉眺望远处:“原来这里就是那件事情留下的废墟,不愧是‘坟场’,光是看着就让人感到不祥。”

雷亮就像没注意到林雯婉之前流露出的嫌恶,笑着回应道:“虽然没有亲眼所见但当年的事情我也是有所耳闻,至少有二十个公司的老板走投无路从这些还没建成的楼上跳下,可以说是轰动一时,就连政府都没办法彻底封锁消息。”

林雯婉现在讨厌他无所谓,毕竟他其实也不见得有多喜欢林雯婉,不过只要有机会他的就不会放弃。林华集团的千金泡到就是赚到,就算没有到手能改善自己在林雯婉心中的形象也不亏,虽然林雯婉上头还有个哥哥,但现在可不是传男不传女的时代了,光华集团今后谁接手都说不准,就算今后掌控集团的是哥哥,只要林雯婉能帮他说上两句话,从手指缝里漏点东西出来已经足以让他们这种小公司赚的盆满钵满了。

加之商场如战场除了某些庞然大物,谁能保证自己一直顺风顺水,特别是对雷家这种顺着大潮狠赚了一笔的公司,无论是抗风险能力还是人脉比起临江市的这些老牌企业就是新生的婴儿。所以雷家才有了抱大腿的想法。

“刚才路上那个女孩好像认识你。”哪怕只有一瞬凭借杀手的经验夏朵还是注意到了林雯婉的眼神,想了一会她又补上了一句,“看上去不是一面之缘的那种。”

王绪对她眨了眨眼,一脸好奇的表情,一看就知道他刚才根本就没注意到路边的那个女孩,可王绪还是显露出了一丝兴趣:“认识我?这倒是有点意思。我已经很久没有认识新人,这几年也只是和特定的几个人接触,如果真的是你说的那样那她不是和我家那边有关联,那她应该也不是普通人,嗯,还有一种可能......不过可能性不大......”

他的手指在方向盘上有节奏的轻轻敲打着,“虽然时间有点短但我也是在学校念过书的,时间不长就是了,没准还有记性好的记得住我。”

夏朵的眼神有点惊讶,“可哪个女孩看上去也就是念高中和大学之间的年纪。”

“呃......”王绪摆出一副“我现在要和你讲道理”的样子,很认真的说:“我觉得你可能对我的认识出现了偏差,身为一个杀手你的判断力不会这么差劲吧?你再认真看看我的样子。”

闻言夏朵就真的就仔细的端详起王绪的面容,虽然之前的时间里她也一直偷偷的观察着王绪但这和光明正大从头到尾的认真看上一遍的效果还是有一定差距的。短发、消瘦的身形和面容、毫无神采的双眼注视着前方,上身穿着灰色的短袖,下身是一条色彩斑斓的沙滩库,脚上还穿着拖鞋。

如果夏朵不是在千本鸟居见过王绪那次出手,可能她自己都不会相信眼前一副瘾君子模样的人会有那样的身手和果决。

夏朵心道,无论看上几遍都一样。等等,有什么地方不对。

看得越久那种违和感就越愈加强烈可她又看不出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明明答案就放在她的面前可总是抓不到关键的线索,无法得出结论的夏朵心头泛起一丝焦躁,眉头微微皱起。

气质?

不对。改变自身的气质对于经过训练的人来说并不是难事。

眼神?不对。

很多时候眼神并不能说明什么,就连杀人都能面不改色的家伙,还指望从眼神中看出什么吗?

表情?也不对。

一定有什么地方是她没注意到的,到底是哪?不要着急。她在心理对自己说。如果前几项都没问题,那就证明问题并不在它们身上,她一定是忽略了王绪身上的某个地方,不要急,好好回忆一下刚才的对话,为什么王绪让她好好的看,线索一定就藏在他们的对话之中。

“我已经很久没有认识新人”

“虽然时间有点短但我也是在学校念过书的”

“我觉得你可能对我的认识出现了偏差”

“可哪个女孩看上去也就是念高中和大学之间的年纪。”

......

——是年龄!

这恰好是她最常忽视掉的地方,也是很多杀手的通病,因为他们根本无需判断目标的年龄,事先公司或雇主就会为他们准备好目标的资料。而同行之间就算有所交流,除非是生死之交不然也只会聊上一些“这里是监控盲区很适合下手”、“这个地方的警察就像白痴一样”、“听说某某之前就是在这里失手的”诸如此类的话题,几乎不会涉及个人信息,就算有人说了也不用太过当真,因为多半也是随口编的。

就算不知道这些也并不影响他们之间的合作,就像目标的岁数不会影响他们的死期一样。久而久之年龄这个概念就被淡化了,直到现在夏朵才回忆起,普通人会在意年龄这点。这也不怪夏朵,换做从前如果遇到需要换装潜入的任务,夏朵会好好的回忆普通人的言行,好几年来也没出过纰漏,这次之所以没及时想起完全是因为王绪他根本就不算普通人!王绪身旁的苍崎玲奈也不是普通人!

以至于夏朵的思维完全没有转化过来。

既然知道原因就好办多了,夏朵再次将目光转向王绪,又一次认真的端详起来。这次夏朵终于发现了问题,那违和感的源头,一个人无论保养得多好也难以完全掩盖时间留下的痕迹,这是无法抵抗的事情,如同人生终有一死。但这套在王绪身上似乎并不通用,时间的痕迹竟然在王绪身上变得模糊不清,二十还是三十根本无法判断,就算王绪自称他已经四十了也没有问题。

一旁注意到夏朵表情轻微变化的王绪露出戏谑的笑容:“你终于发现了吗?说说看腻的感觉吧。”

夏朵稍做整理思绪,说道:“那种违和感是‘时间’吧,在你身上时间就像被扭曲了一样,虽然外表看起来和一般人一样但我在你身上看不到岁月洗礼留下的痕迹,更准确的说是你表现出来的心理年龄和身体年龄的不协调,就像......就像是一个可乐瓶里装着拉菲。”

听到这么有趣的形容王绪哈哈大笑:“真是有意思的比喻,不过为什么你不觉得我是因为经历了很多事情才显得老练?世上心理年龄比实际年龄大的人可不少。”

这个世界远比看上去要残酷,不是所有的人都能快乐的度过自己的童年,很多时候人们会从小就接触到大人肮脏的世界,这也让他们远比一般人要成熟。甚至包括她自己也是这类人,可直觉告诉她王绪身上那股扭曲的违和感绝不是早早经历社会阴暗造成的,虽然说不清但那背后一定有着更为扭曲的东西,就比如王绪口中提到的“觉醒者”。

于是夏朵摇头道:“我没办法说清楚那到底是什么,但你身上的这股扭曲感绝对不是因为心理年龄成熟。”

“是吗?原来是这样吗?”

王绪话中满是疑问,片刻后他似乎已经对这个话题失去了兴趣,没有再说多一句话,车内回归沉默。夏朵也将注意力转移到沿途的风景上,这时车子也已经驶入市区,道路旁带有当地特色的建筑让夏朵看得津津有味。又过了十分钟左右,车子拐了好几个路口后终于在一座政府机关门前放慢了速度。

夏朵一看,机关的大门上挂着“新能源研究与开发利用研究所”的牌子。

“到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西京默示录之吸血合作人在线阅读第十章

    这天,众人正忙着过家庭日,门铃却在这时候响了起来,瞬跑去开门,来人是一个身穿黑衣牛仔裤的男子,褐发褐眸,眉宇间与星矢倒是有几分相似。男子见到瞬立刻单膝跪地道:“参见哈迪斯大人!”“赫格斯叔叔,快起来。”瞬急忙扶起他道,“你是来看星矢和星华的吧?快请进吧!”“谢谢哈迪斯大人。”赫格斯起身恭敬地向瞬谢道

  • 通天要我以身相许[洪荒]在线阅读第1章

    第一章我只是普通人美国达特茅斯学院经济学教授DaivdG·Blanchflower在不幸福感与年龄的论题上,得出这么一个结论——在控制变量,甚至刨去婚姻状况的因素的情况下,中年时期幸福感是最低的。而产生的原因来自于他们已经逐渐适应了自己的优缺点。因为他们发现,自己已经无力改变现状,只能被迫屈从现实,

  • 影帝再临[重生]之你是我最美的天使(1)

    CHAPTER1你是我最美的天使才怪。日本,神奈川。四月的开学季是日本一年中最美丽的时刻,正逢樱花季的时光让整个日本充满了樱花独有的气息,走在路上,樱花瓣是不是随风飘落,温柔的擦着身体悄然落地,为寂静的清晨增添了一丝仿若画一般的美丽。一个十分普通的二层白色小别墅建筑里,黑发黑眸的少女背着网球包走了出

  • 反派成了深井冰怎么破[快穿]第4章在线阅读

    在三人谈完事情之后,云隐来到清虚道长身边对他说“师父,门下来了一个名唤花千骨的女孩说是应当年十六年之约,来蜀山拜师学艺来了。她身上还带着御魔锦说是当年师父赐予的。”“清虚掌门现下有事处理我等就不打扰了。”霓千丈向清虚道长抱拳辞别道。“此次多谢霓兄了,我门下还有事处理,就不久留霓兄了,改日定当登门道谢

  • 拯救虐文男主(快穿)在线阅读第5节

    铁喜回到学校,他总会想起她,眼睛里也会显示她的模样。她那双目有神的灵眼望着他好像会说话,柳叶眉,樱桃小嘴,也有几分清秀,但睸力十足,随然长相一般,却在铁喜眼里要胜过一般人。她有与众不同的个性,温柔轻声细语,带着一种风趣。这时,微小红从楼梯上来,经过梯道走廊,正好路过他宿舍门前,说道,铁喜同学还不去吃

  • 刹那若花开在线阅读第四章

    因为明天ABCD四个班要一起要录制主题曲,而且A班还有一些走位的排练,所以我们在舞蹈老师的指导下练习室一起排练队形。“厉行,你在往前一点……对”“郑锐彬,在低一点”“王子异,面部表情再柔和点”…………………………这样排了两个小时,终于达到了舞蹈老师的要求,剩下的由我们自己在磨合练习了。“大家停下,休

  • 月夜情缘在线阅读第2节

    有着机械音的自称是系统的东西特别人性化的调了音量:【好的亲,那你看现在这种音量合适吗?”】张鹏鹏:【……】不是,这回也太小声了吧,他差点儿就没听清楚对方说的是什么,这简直就是雷鸣声变成和风细雨,差距也太大了吧。张鹏鹏想了想,小心翼翼地建议:【那什么,你能再稍微大点声,高个20分贝可以吗?我要求不高,

  • 庶女绣娘在现代在线阅读第五节

    大概是希望给他们更多压力,正式表演被放在了小礼堂,接受众观众的评价,可以说是相当重要的活动了。不过眼看着蒋田气恼走人夏挽风也不虚,反正在蒋田心里她就是个恶人,再凑上去说什么反而又耀武扬威的嫌疑。调解这种事情就交给温柔善良的女主吧。夏挽风这个甩手掌柜做的相当惬意。这会儿刚十月月初,才扣过学费,现在她卡

  • 揭面人第三章在线阅读

    “可恶!居然有人可以从我身上拿走斗士精神!”昏暗的光线中,古洛顿兽咬牙切齿地自言自语。他刚与从人类世界来的神原拓也战斗过,本来信心满满准备再次拿走一些斗士精神的他没想到自己最后竟失去了自己的兽型斗士精神与冰熊兽的斗士精神,最终只好落荒而逃。“因为你在行动之前并没有计划。”钢系斗士银镜兽不知何时已经站

  • 三生三世十里桃花之桃花缘在线阅读第6节

    [综漫]王子驾到作者:封笙雨声一句话文案:贝尔菲戈尔的崩坏傲娇中二黑化卖萌之旅。内容标签:综漫家教幻想空间搜索关键字:主角:贝尔菲戈尔┃配角:各动漫人物┃其它:综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