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惊悚小说 > 正文

我的暖阳先生在线阅读莫明其妙的结拜(修订)

2021/4/9 6:15:34 作者:22熊猫22 来源:17K小说网
我的暖阳先生
我的暖阳先生
作者:22熊猫22来源:17K小说网
她没想到她有一天会找到爱情并嫁给爱情他也没想到自己怎么会爱上这样迷迷糊糊的她

原本铁青着一张脸的小质,在看到我混身是伤的时候立即变色了。白了他一眼,把他请出房间,并请赵大嫂帮忙,在房内把自己的伤口清洗了一次又上了药。

没想到,郭胜还真的大方。我把他给的药全检查了一次,都是好方子呀!在这年代有这种方子的药也不容易。果然是有钱好办事!

当我昏昏然快入睡之际,耳边仿佛听到赵大嫂的声音:“质儿,季姑娘没啥大碍了,你快吃饭吧。”

这小家伙为了等我没吃饭?睁开眼睛,果然,见他手里捧着碗,眼睛还落在我身上,而赵大嫂已经出了房间了。

“臭小子,不吃饭想做神仙不成。”起身来,好像身上也没那么痛了。

“你怎么伤的?”他端着碗靠过来。

好香呀,我似乎也有点饿了,还没来得及出声,肚子就先把我给卖了。

他笑着将碗塞到我手里,然后转身离开。不一会儿又抱着一个碗进来,于是我们两就开始猫在床上祭五脏庙。顺便向这个脾气超坏的小子讲诉今天的遭遇。

“什么,掉下山。”他喷了我一脸饭!

“干嘛,恶心死了。”臭小子,一边拍着身上的饭,一边给了他一记爆栗子。

“那有没有怎么样。”他凑上来将我由上到下打量了个仔细。

“行了,没事。”把他凑到面前的脑袋推了回去,“吃你的饭。小孩子家家的怎么能饿肚子。不吃饱饭长不高,到时连媳妇都找不到,看你怎么办。”

“还不是你害的。我要找不到媳妇,都是你的错。”他倒是会推责任。接着,他放下碗,将我的手拖到面前,手上的淤青明明白白的呈现眼前,想遮都没地遮。

“放心啦,我没事的。”我很感动。这家伙对我倒是真的很好!

他嘴里喃了两句,我没听清。然后又重新端起碗,开始与饭奋战。

这一觉睡得好香,等我再醒来时,太阳已经升到正当空了。想到好像还有正经事要做,我立即起身将昨天从山上采回的草药与到药辅抓好的药拿到厨房,这可是关系到未来秦王的命呀,小心谨慎点比较好吧。

工作在没人打扰的情况下进行得十分顺利,一边做脑子里却一边绕过一些奇怪的念头。为什么赵大嫂她们一家人的关系会有点让人摸不清头脑,似乎当家作主的人老是小质。就好比救我这件事,原本她们家就不富裕,我伤好后之所以会住在这里,虽然也是她们两口子心地好,但告诉我让我安心住的却是身为儿子的小质。而我的内心好像也认同了这一点一样,住在这里从来不觉得不好意思,反而是一种理所当然。

“嫣然姑娘,嫣然姑娘。”赵大嫂的声音十分着急,好像遇到了不能处理的问题了。

赶紧丢下手中的药材,朝声音传来的地方奔去。大门口站着两匹高大的骏马,马上的人见到我立即跳了下来,冲到身前‘咚’的一声跪了下来。

郭纵和郭胜?赶紧伸手去扶他们:“两位这是干嘛?”

“姑娘医术果然高明,犬子的病情已经有些起色了。姑娘是我们郭家的大恩人,请受郭纵一拜!”两人说着就要磕头。

我急急的拉起他们,笑道:“两位何需如此,嫣然是学医之人,医者就应该治病救人,所以两位大礼,嫣然实在是受之有愧。”佩服自己,在这里呆了这么长时间也能出口成章了。

“姑娘医术高明,却又如此谦逊,实在令郭某佩服不已。姑娘的大恩,郭某铭感五内,如若姑娘今后有任何用得着郭某的地方,尽管开口,郭某一定万死不辞。”

用得着?脑中突然闪过小质昨晚的话:郭纵,难道就是靠冶铁发家的这个邯郸首富郭纵。冶铁?对了!我盈盈一笑:“郭先生既然开了口,那嫣然倒真一事想求先生帮忙!”

“哦,姑娘请讲!”这回报是不是要得太快了,他的脸上出现了一丝诧异,也许已经在硬着头皮等着我狮子大开口了。

“嫣然有几样东西,想请先生的作坊帮忙打造。至于工钱嘛,嘿嘿,正因为嫣然手中并无长物,所以才厚着脸皮求先生,能不能就用诊金相抵了。”

郭纵先一是愣,随即哈哈大笑:“姑娘果真是性情中人,说话直来直去,郭某十分欣赏。这点小事,就包在郭某身上。至于诊金相抵这件事,就此作罢,姑娘要是不嫌郭某是一介商人,就交了郭某这个大哥作朋友吧!”

“如此,就多谢郭大哥了!”结交第一富商,现在看来有好处没坏处,说不定能帮小质今后谋个出路。

跟着郭纵再次来到郭府,替他的公子郭启重新把了脉。小家伙的恢复能力倒令我有几分诧异,也许真的是没用这样方子的药,吸收得还不错,而我又根据脉像重新开了一副药给他,另外为了帮助他吸收与排热,还给他施了针。想来几副药下去后,就可以进行恢复治疗了。郭纵的夫人也十分欢喜,不仅连连道谢,还送了一大堆东西给我。我才发现自己好像一下子由无产阶级进入小康生活了。

“姑娘!”坐在院子里,等郭胜带着工匠来时,一个俏生生的小女孩端着茶来到我面前。“谢姑娘大恩,还望姑娘大发善心,救我奴婢一命”

“?”什么恩,我又什么时候给人恩惠了?看着有些熟悉的小女孩,反复的寻思:救了她的命,这是怎么回事。我又不是圣母玛莉亚,哪有这么大能耐。

“对了,你是那天打翻药的那个小姑娘。”我想起来了,“怎么了,郭总管没告诉你事情已经解决了吗?”

“姑娘有所不知,郭总管的确替小怜说了情,老爷也说过没事了,可是老夫人她……”说着说着,她的眼眶开始泛起红来。

老夫人?是那天那个长得很刻薄的老妇人。

她怯生生的看看四周,似乎确定没人了,才向我靠拢悄悄的开口“不瞒姑娘,其实老夫人是过世老爷的侧夫人,现在大老爷也不是他亲生的,那天的药不是并小怜不小心摔的,而是老夫人她撞到小怜才摔的。所以……”

也就是说,是老太太故意摔了药,她不想让郭启痊癒。那这样的话,不管郭启能不能治好,这小姑娘都必死无疑。现在是因为郭纵开了口,这小女孩逃过一劫,总有一天她也会的个理由对这个小怜不利的,这可怎么办。当初要救郭启,也是因为不想让这小女孩枉送性命,但哪知道中间还有这么一出!

“小姐!”郭胜的身影出现在院门口,身后还跟着一个老人。

小姐,这称谓也太奇怪了。见我皱眉郭胜立即解释道:“既然老爷和姑娘结拜了兄妹,姑娘自然就是我们郭府的主子。”结拜?我什么时候和他结拜了?不就是只说交了这么一大哥作朋友吗,一下子就变主子了?古代人的思维也太奇怪了。

“小姐,这是我们最好的铸造师,刑伯!”不再理会我的问题,郭胜把身后的那个老者介绍给我。

“刑伯,您好。”我也想起了正事儿,忙抛开其它的问题恭敬的向面前这个皮肤黝黑,脸上有着深刻纹路的老者问好。

“小姐客气了。”老人家笑得很慈祥。

“您看能做不能做。”把怀中刚画好的布递给他,画上是一把一尺长的匕首;另外还有一个像鹰爪样的东西,可以收拢成一把方便携带,用以翻墙爬山;最后是一个像是现在用的弩的缩小版,方便随身携带,也就是我在古代□□;另外就是一些钢钉一样的东西,这是小弩所需的子弹!对于上述物件的细部特征,我写得非常清楚。不过实在是不清楚这位老者的实力,到底能不能做出来还是个未知数。

可惜了,当初我学的是医学,对于冶炼这种学问完全摸不着头脑,也不知道这个时候有没有铁,炼铁的技术如何?要是泷在就好了,别说是冶铁,恐怕炼钢都没问题吧,他对于这些东西是十分在行的。

“小姐要的这些东西形状各异,作用也不同,小人做起来恐怕有些难处,到时如果有问题恐怕还要请教小姐一二。”刑伯细细的看了很久,又低头琢磨了半晌“姑且让小人试试吧。”

晚上,由郭胜护送回到赵家时,我惊讶的发现在小质房间的旁边有人正在作业,似乎是在盖房子。

而小质一脸铁青的站在赵大嫂旁边冷冷地盯着这些人。“这是干嘛?”

“小姐,你可回来了。”赵大嫂见到我,连忙上来。

小姐?这又是什么精神?

“小姐,这是老爷的意思!”郭胜朝我一揖“老爷说您和赵小哥住在一起实在不方便,原本说接您来府上住,又知道您不会答应。于是就让人在赵小哥屋子旁边给你建一间房。”

建房?有钱人做事也太迅速了吧,而且他连我的意见也没问问就动手了。现在房子建了一半,让人拆了又太难为人,还真是不得不收了。

“小姐放心,老爷已经和赵家商量好的。以后按每月给赵家月钱,就算小姐的生活费用。”还真是有钱好办事呢。

“谁要他多事!”一旁的小质狠狠的瞪了郭胜一眼,这一眼让我也打了个冷颤!

“小质!”赶紧拉住他“干嘛这么打大火。这样不是很好,免得你老说我和你抢床睡。”

“那你是准备和我划清界线,安心在郭家做小姐了!”他的眼眶竟然隐隐泛起了红。

“傻小子,说什么傻话。”这话听得人又好气又好笑,原来这小家伙在瞎担心。我还从来没见他出现过这么沮丧的表情呢。

“我……”他还要说什么,我却轻轻摸着他的头打断了:“行了,我们约好的呀,你才是我最亲的家人,你的家就是我的家!我还是和你还有赵大哥赵大嫂住在一起,我们还是一家人不是吗?而且你爹妈现在这么辛苦,家里也太小,住起来的确不太方便,现在多盖了一间房,是郭大哥帮了我们的忙,我们要谢谢人家才是呀!”

他歪歪嘴还想说什么,最终没能说出来。不理会其它人,便拉着我回了他的房间。就这时,我脑子里闪过一个念头,转头朝郭胜道:“既然这样,我能不能向郭总管要个人。”

“小姐想要谁?”虽然是问句,但郭胜那张娃娃脸上已经露出了然的表情。

“总管大人何必明知故问呢!”我朝他嫣然一笑,便牵着小质的手进屋了。

*********************************************

怀里揣着做好的药丸,我牵着赵质一起走向质子府。这段时间,在赵姬的安排下,替这个未来的秦王把过几次脉,不只是中毒后的脉像,还出现沉脉。他身上还有什么其它的病状才对,也许已经伤及内脏了。但是现在,我必须做的是先清除他身上的毒素。

“嫣然,你来了。”赵姬的笑容依旧那么明亮。“小质儿也来了。好几天没见过来,政儿还在念叼呢。”

“夫人,这是质子解毒的药丸,每天早晚各一颗,用温水服下。”将怀中的盒子拿出来递到赵姬面前。

她伸手接过,然后开口调侃“这两天季神医的大名可是响遍了整个邯郸城呀。连我这个被囚在府里,大门不出的妇道人家也都听说了呢。”

季神医?怎么回事?疑惑的望着小质,这两天我一直在屋里关着配药,根本没出门,完全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事。

小质撇撇嘴没说话。反而是赵姬亲热的拉过我的手:“看来妹妹是不知道了,邯郸首富郭纵和妹妹结拜成兄妹这事已经传遍了整个邯郸城了。妹妹可真是有福之人呀!不过,这种事到底是好是坏,恐怕妹妹要好好想想了……”说到此处,她抓着我的手紧了紧。

在这个消息闭塞的年代,居然事情也传得这么快。而且这不算是什么大事吧。不过赵姬说得不错,这种事一旦闹得众人皆知,那我想独善其身是万万不能了。看来以后少来质子府比较好,免得被有心人发现,会让事情变得很麻烦。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重生鸿蒙曲在线阅读第六节

    虽说对方是和尚打扮,但是我还没打算相信他。我颤抖着捡起地上的汉剑,装入剑袋背在背上,然后双手合十,对他鞠躬,抬眼看着他谨慎地问:“请问大师如何称呼?”大师见我这么有礼貌的举动,于是也对我鞠躬,优雅地说:“贫僧法号一叶!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施主既是有缘之人,贫僧自然是来指点施主迷津的!”我有点担心

  • 狂庸章二十万年前的狠人

    创造一切能想象的东西就是只要神力足够,大到一个多元宇宙,小到一枚绣花针,只要你敢想,那就能创造!链接一切次元位面就是只要发动永恒之书,大到众生认知中最强的位面,小到脆弱的虚幻位面,只要你运气好,那就能打开位面通道。而创造无数系统就是永恒之书认为的最适合李慕收集资源的方法,沟通位面,销售系统,收集资源

  • 才不是女孩子在线阅读第2章

    地球第一研究院里,地下一层试验场里。十岁大的尧郃驾驶着一台二十五米高的大型机甲,来进行机甲的适应性测试。“76.1%,76.2%......78.3%”尧郃看着显示器上停在78.3%的数值,讪笑道:“爸,有点失落,还是没有超过80%。”“滚,你个小兔崽子,你才几岁啊,赶快给老子下来,让我看看怎么样了

  • 制霸空权在线阅读第四章

    “不知,睿王有何要事,没有的话,大门在那边,可以滚出去哦。”叶雪歌明知他是来退婚却故意问道。总觉得看别人那种生气的反应很好玩。“本王今日来退婚,叶雪歌,你退了,本王许你妾位如何?”南睿不知为何,如今面对她似有些退意。是她今日褪去那厚厚的妆粉,露出绝美的脸的原因?那张脸,即使是南洛国拥有第一天才和第一

  • 重回班花宝座劫发场

    项羽手里拿着剑!双目紧紧地盯着前方,说实在的,他已经看好了周边的一切,他明白,能不能救下龙且,这就全看他的。龙且必须得救!在项羽的心目中,龙且是这阳武城的唯一的男子汉!在博浪坡,胆敢给剌杀秦始皇的英雄高力士收尸的人,他认为那都是男子汉!如果高力士不死,他项羽也一定会救他!吕凤现在手里提着一蓝子菜和饭

  • 医诺千金,现任前妻别耍赖!第2章在线阅读

    之前八重教训新七郎的时候,小谷平太也在现场。他清楚八重的神勇。但是,前波氏是石高过万的大领主,手下兵将如云,你一个人再厉害,也双拳难敌四手。新七郎每次作恶,身边都会带着武力高强的家臣。先前那一次,只是凑巧没带罢了。要是让他回去叫上人,就算是八重也不可能是对手。在小谷平太眼中,八重只是个浪人武士,跟常

  • 霸天之欲第7章在线阅读

    当我们一天天长大,我们的父母一天天长大;当我们的孩子一天天长大,我们也不可避免地一天天长大;在这个时候,我们的父母可能已经死了,或者他们可能已经死了很多年,时间不长。生命就像循环一样,不断的轮回传递和延续的往复循环一样。出生,衰老,生病,死亡,新陈代谢世代相传。自然规律是不可抗拒的!当我们既是父母又

  • [*******兽在线阅读第九节

    这则公告内容如下:亲爱的用户们:现已查明,小优优化app是一款无毒安全的一款优化软件广大用户们可以放心安全的下载使用另我们想与小优优化APP的制作者进行深入合作,如看到此则公告还请联系我们2017年9月13日“这些厂商的脸皮真的好厚啊,昨天还在污蔑人家,今天就想跟人家合作了”“资本金的嘴脸此刻体现的

  • 死亡人鱼岛在线阅读魔君出世

    末日山上的封印台上,四根封印柱子高高耸立直cha云天。每一根柱子上镶嵌一块铭石。铭石闪耀光芒,但今天铭石闪出的光却与以往不同,今天的铭石散出的光芒忽明忽暗。像是预告着什么东西一样。封印得阵印也不断的向上隆起。显然,这个封印支撑不了多长时间了。但封印四周,几位人族老者仍不愿放弃,他们拼死着在加固封印,

  • 混账王爷红鸾妃之自投罗网(2更求收藏鲜花)(2)

    “云儿,你到底要做什么?”一家旅馆的房间里,万氏按照李智云的要求,收拾打扮一番,脸色虽然苍白,可总算不像之前一样狼狈了。李智云也收拾好了。他换了一身新买的锦衣,并且将头发整理的一丝不苟束起来。听闻万氏的询问,李智云转身郑重其事的说道:“母亲,我接下来要为我们母子争一条活路,我希望,无论什么时候,你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