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我养太子这些年之古怪(8)

2021/4/9 5:42:55 作者:迟眸 来源:晋江文学城
我养太子这些年
我养太子这些年
作者:迟眸来源:晋江文学城
柚子,不成熟。

“阿策何时回去!”

如此突如其来的一句话,孙策也是被说地一懵,“阴曹地府?”只是习惯性随口接了一句,回去,不就是周瑜想他走吗?

周瑜想对他动手,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只不过是昨晚将想法付出实践了而已。

听在周瑜的耳中,‘阴曹地府’,这误会……周瑜仔细瞧了瞧孙策的脸色,衣袖下那只掐过孙策脖子的手,握成拳后不自觉地收紧,“不是,我带你回去休息!”

孙策怎么可能同意,真要是跟着回去,怕是又要没命,“不必了,我以后就住在伯阳的营帐中。”

“孙贲!”

孙坚觉得孙策需要适应,还能在这个时候把孙策交给他,必然是信任,他只想将孙策对他的信任,希望也能够挽救回来。

“对啊!”

“昨晚你也是来了这里吗?”毕竟早上的时候,孙策是同孙贲一道过来的。

昨晚,“知与不知,我觉得似乎也没那个必要,天色已晚,请回吧!”

然而孙策刚说完,就被拽过了手,将人往外扯着往前走去,一路上对两人唏嘘的人也是不少。

孙策另一手搭在周瑜拽紧他的手上,不时用力扯了扯,但似乎除了周瑜拧了下眉头吃痛外,完全没有要放手的打算。

孙策一时感觉情况似乎不太妙啊!

时刻注意着周瑜下一步的动向,可是在两人进了营帐后,每往前走上一步,脑袋便是不停计算,退一步需要多少时间,直到孙策的手被放开。

也是在放开的那一刹那,距离帐外最多六步半,掀开毛毡可两秒完成,约五步可靠近,转身到开跑动作不会连续那么包括停顿所需的时间共三秒,而整个出去的过程他最少应该控制在九到十秒之内。

只是不仅仅孙策一直警惕这周瑜,周瑜同样注意着孙策,毕竟能一路跟着他乖乖回来,也不过是在若外私斗,军营中也是有处罚,孙策虽皮但向来遵循军规,这也是不少人服他部分原因。

他这算是找到第一个共同之处了吗?

所以孙策刚好到了营帐门口,正要一鼓作气继续往外冲,突然眼前闪过了一道人影,然后孙策就撞进了周瑜怀里,心里暗道一声糟糕,手上一个拳头也随之挥了出去,只是第一拳能打到周瑜,孙策只当是自己反应快乐那么一些。

或许意外,可是后面拳拳到肉,在一拳直迎面门时,孙策却收了手,毕竟这拳下去周瑜那张脸也别想要了,他心疼到不至于,而是在直视周瑜的脸时,脑海中又闪过什么画面,怎么都下不去手啊!

郁闷了一下,跳开后离着周瑜好几米远,孙策才慢慢松了一口气,只是依旧时刻不忘之前打了周瑜几拳,怕又被报复了回去。

而周瑜这处在孙策撞上来时,刚要伸手去扶住没怎么站稳的孙策,下一秒就被揍了一拳,为了让孙策解气周瑜将挥来的拳头都一一接下,也不去还手,只是朝面门而来的一拳,他明显发现孙策的迟疑,情绪不自然间的流露,周瑜猜测孙策下不去手的原因。

“若是解气了,就休息吧!”周瑜指了指一边的床榻。

却见孙策愣了一下后才回过了神,其心里在想什么,周瑜依旧还是能够猜测到,想夜半离开,昨晚是他的错,今晚再想走就不容易了。

不太情愿爬上了床榻,在躺下后脑海中似乎就有了一个沙漏开始慢慢倒计时,而在孙策躺下后,就感觉有一道目光一直落在他身上,立马翻了个身朝里睡下。

随着灯一熄,脚步声脱下衣物掀被褥的声音,但也慢慢归于平静,或许真是习武之人的原因,孙策凭借着微不可闻的呼吸声,判断着周瑜是否入睡或者深睡。

周瑜本来是还真没打算睡觉,可耳边孙策这翻来覆去时衣物与被褥的摩擦声,周瑜反而不急了,他好好睡也让孙策能静一静心!

夜渐深,此时营帐内除了入睡时绵长的呼吸声,便是帐外巡视而动的脚步声了。

孙策坐起身后,朝周瑜那处看了一眼,他不太清楚周瑜为什么要把他拉回来,周瑜何时会再次动手,孙策不知道,他只清楚自己不太愿意呆在这里,下次周瑜再拽他,就是直接动手了,他更宁愿接受私斗的处罚。

他自己也是考虑过是否要将身体还回去,但在享受到能活着的时光后,他发觉自己不想再回去,回去继续当着阿飘。

不愿呆在周瑜身边,一部分原因是他不想再死一回,一部分是私心或者自私吧!

只是在孙策起身后刚转身去拿衣物披上,无疑平地惊雷的怕就是周瑜口中说出来的话吧!“阿策这是要去哪?”

孙策暗自让自己真定下来,“去哪!与你的关系不大吧!我对一个想杀我的人,并不想同处一处。”

孙策说完后便是两人的之间的沉默,在孙策以为周瑜说不定又会为难他时,却只听一句,“对不起!也怪我,在我眼中他只停留在那个时候,只是没能在他最迷茫时,拉他一把!”

“伯符吗?”

在孙策本人摔马时,周瑜若在,就不会有他的什么事情了,其实孙策也是很羡慕,江东双璧说地不仅仅是两人的实力,还有感情吧!可这些又与他有什么关系。

见孙策那股认真的劲似乎又来了,周瑜这时候竟有些头疼,自从想明白,他怎敢再对孙策出手,可他若不出手,他能预感到孙策只要今晚能从这里出去,以后绝不会这么好说话了,而孙策无差别防御,既有些欣喜孙策适应的能力,却又头疼,似乎对其强硬一些,只会适得其反。

“阿策,还是坚持要走吗?”

“还是之前的回答。”他说过不会跟周瑜走地太近。

“那……”

搂过孙策的腰,将孙策身上披着衣服,抢过后就往旁边一扔,将人给扛到了床上,被子一掀连着自己也爬了上去,那一刻孙策脑子当场就蒙逼了,这是什么操作,他为什么要和一个男的去睡觉,且最要的是周瑜为什么要和他睡觉?

当孙策正要挣扎着起来时,身上就被压了一个人,且他的手和脚直接被压制住了,“起开!”

周瑜是不是神经错乱了,之前两人不是还喊打喊杀来着,这回却睡一起去了,孙策是真想抚额啊!

“现在才大半夜,睡觉!”

谁要和你睡,周瑜真是这个性格吗?孙策这回更加想走,嗯!想逃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致命接触第5章在线阅读

    “无央族都退居无央界百年,我们为什么还要守在这荒废已久的地方?真想早日回到宗内。”一个年岁不大的道修抱怨了几句,又埋头拿刀子在一截短木上削削刻刻,借此打发无聊的时光,不一会一个的惟妙惟肖小女孩被雕刻出来。原先守在这片荒无人烟的地方就是件枯燥无味的事,且这里灵气稀薄,想要修炼也是不可能,他们这些道修更

  • 从今天起做女神第十章

    “那……好吧。如果行李太多拿不了,记得来找我。”说着,金则泰拿出名片,伸手递给楚靖。楚靖很自然地半站起身去接,两个人之间的距离瞬间缩短,无可避免地目光相遇时,楚靖的心震动了一下。以前,他没有特意注意过金则泰的长相,也下意识地在回避与他目光交汇,现在这么近地看到金则泰,对方的容貌以及散发出来的强大气场

  • 我有一粒丹之自有好去处

    因为君后是男子不能生育,所以,历朝历代都是嫔妃生完皇子大都先交由皇子院照看,待长到一定岁数便按其发展依次交给不同的师傅培养,最出色的几个皇子便会交给君后和太君后共同教养。可毕竟血浓于水,在先皇驾崩之后,关于新皇生母的问题,便产生了分歧,最终在经历几任朝代更迭之后,便定下了让皇帝生母以皇太妃的身份奉养

  • 游戏里的骚话小姐姐居然是我的白月光青梅第1章在线阅读

    因为临近预产期,身体也逐渐力乏,大约有一段时间不能更新了,抱歉√

  • 网游:我能给万物加点在线阅读第六章

    “零说今天早上才出现的令咒,言峰璃正会相信吗?”恩奇都自空气中显露身形。“无论相不相信都不重要。”藤崎零解下斗篷挂在衣架上,“今天去教堂主要有两个目的,一是试探一下这位神父确定他会不会直接对Master下手,二是看看那个言峰绮礼和他的Servant——应该是Assassin——在不在教堂里。”“那现

  • 花千骨之琉夏倾城在线阅读第10节

    公司的流言王西梅也听到过不少,当初有传言东儿的母亲会出去旅游,完全是因为知道自己的丈夫,跟别人有染想不开,跳了海。自己的女儿因为救东儿的母亲才会一起掉入海里。又出了这样的事,似乎在验证之前的传闻。难怪自己的孙儿会如此排斥。换成任何一个人遇到这种事,也不会把父亲“情人”的女儿,带到家里来恶心自己。轻轻

  • 听说权相想从良[重生]巧遇

    亥时十分,西山山阴处高大的树木遮住了天上的月光,漆黑成了林子里唯一的色彩,万籁俱静,直到一个银色的身影突然闪过,像一道闪电打破了黑暗。待那银色的身影停下后才发现竟然是前日进了西山的舒宁仙子,舒宁此时很是狼狈,原本白色的长裙被树枝挂烂了不少,头发也有几缕洒在了额前,一边拿着师父赐的长剑水波横在胸前一边

  • [综英美]浓情巧克力之离婚吧(1)

    秦芮言一睁眼就看到一张胖乎乎的小脸,她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那小胖男孩就一口吧唧在她脸上,搂着她的脖子喊了声“妈妈”!她顿时感觉有人在她脑子丢颗手榴弹,炸药之威力震得她瞠目结舌。“喂,小屁孩儿,我才二十三,还是黄花大闺女呢,妈可不能乱叫啊!”秦芮言将趴在自己胸口的胖小子举了起来,瞪着他一本正经地说

  • 嫁了个权臣在线阅读第六章

    “路咯莎肯其!是光明神教的祈祷语……,”林克大声的念诵着,一个老者坐在一旁微笑地看着。这些时日在林克不断的闹笑话和不停的学习中飞逝而过,林克也对处身的这个世界有了一些初步了解。他现在处身的所在是一个叫卡萨的大陆,而眼前从森林里把他救出来并教他说话识字的老人叫康姆.卢恩,现在他住的这个地方是迷失森林边

  • 把酒欲问青天第9章在线阅读

    晓灵心中一直藏了一件事,甚至连她的好姐妹也没告诉,她父母也怕让她再想起那可怕的事情,也从来不提。但晓灵从来都没忘记,没忘记那个小男孩。那是6年前,自己还只是15岁,那天晚上参加完学校组织的节目就往家走,因为不喜欢同学们知道自己的家世,就没让父母派车来接,谁知刚走不久,就被一个流氓盯住了,捂住她的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