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列表
都市言情
  • 第六章返回青家“没关系,恩公,看来小木已经非常依赖你了,就像你看到的,他并不像我,而是像他的父亲,所以留在这里,我也无法照顾好来,不如让恩公替我照顾他吧,如果有缘,我们还会再见面的。”苍鹰略带伤感的说道,这时青离才发现这是一只雌鹰,是这些小家伙的母亲,也难怪会如此呵护他们,而且根据对方所说,小木鹰的

    [ 2021/4/22 8:36:09 ]
  • 江左宁家,灰色势力背景,异人世界最大的法宝制造商,普通传人都是各大势力的座上宾,更何况是这一代的首席。一晚上的时间,篝火将木头碳化,再经过打磨和阵纹镶嵌之后,宁璟雯制作了五只木矛,虽杀伤力有限,但总归让人有了一份心里安慰。晨光微升,野性被一瞬间压制了下去,傅雨钦紧绷了一晚上的神经也放松了下来,现如今

    [ 2021/4/22 8:13:07 ]
  • “薄荷糖,要吗?”阮心糖正坐在工位上出神,江柏屿的女助理安素递来一颗薄荷糖。“谢谢。”阮心糖接过,乖巧问道:“姐,我平时需要做什么呀?”“不用叫我姐,叫我安素或者Bonnie,”安素手里整理着文件,语气平和,“其次,你要做什么主要听江总的,不需要来问我,我如果手里有工作需要你做会直接安排你。”阮心糖

    [ 2021/4/22 7:50:21 ]
  • “还不到捡箱子的时候啊”果然一辆三蹦子从桥的一侧行驶了过来,驾驶的人似乎很有经验,三蹦子并没有走直线,而是呈现出一种S形的行驶路线“车开的不错,居然懂得过桥的时候刻意走位”“还是三级头,不错不错”“可惜你遇到了AWM”“叮”一声轻响三蹦子上突然飙出一团血雾,整个车瞬间失控撞在了大桥的一侧李磊这一枪直

    [ 2021/4/22 7:23:42 ]
  • 宣政六年春京城倒春寒的天气,院里的炭火断供了两日,屋里便冷得像冰窖一般了。孙婆子好容易才拾了点碎煤渣子点着了手炉,撵着闺女送到上房里去。手炉烧得烫滚滚的,七巧捂在手里便不愿意撒手了,撇撇嘴道:“就她金贵,瞧那一副不食人间烟火的模样儿,指不定还是金刚不坏之身呢!这才哪儿到哪儿,冻不死她!”孙婆子蹲下去

    [ 2021/4/22 7:21:46 ]
  • 由于一个单身女青年住在偏僻简陋的大队药铺(上学后改叫为卫生室)不安全不方便、俺大那段时间因在枣庄市委工作的俺大舅的关系暂时脱离教师岗位到位于市郊的各塔埠铁厂干合同制电工不常回家、家里没有大男人只有三个小男人、俺家相对于其他社员家还算比较干净……所以大队安排她住在俺们家里。最后俺娘郑重嘱咐俺们弟兄三人

    [ 2021/4/22 6:42:03 ]
  • “天儿……”萧天的母亲这时候才从天地法则的压制之中解脱了出来,紧紧一闪就出现在了萧天的身边,将他揽入自己的怀里。“天儿,你没事吧,你可千万不要吓娘啊,你有没有受伤,哪里受伤了……”萧雅无比的慌乱,不断的翻开萧天的衣服,检查着哪里有没有受伤。现在想想她都心有余悸,她不知道萧天的身上发生了什么,竟然差点

    [ 2021/4/22 5:53:46 ]
  • 洛杉矶的富人区警笛声响了彻夜,一个四十上下西装革履的男人溺死于自家的泳池里。当晚,这栋别墅的主人遣散了女仆和管家,自己独身一人留在别墅里,结果半夜一个偷偷潜入别墅的小贼发现了死在泳池里的男人。吓破胆的小偷惊慌失措地报了警,在警官面前竭力解释自己不是凶手。雷欧把人拎走审问后拘留反思了几天,随后就把人放

    [ 2021/4/22 5:28:26 ]
  • 简如坐在树荫下,出神的看着水面,心机没有一点波澜。就在刚刚,脑袋里响起一阵电流声,然后就听见:【叮,本系统编号885,请问宿主是否需要绑定?】【不绑】简如冷漠的回答【宿主即将死亡,进入倒计时一分钟,请宿主慎重考虑,再问一遍,本系统编号885,请问宿主是否需要绑定?】【你说我即将死亡,怎么死?准不准?

    [ 2021/4/22 5:15:02 ]
  • “江北比之天鹰教怎么样?”“这里……这里的人怎么人人可以笑得这么开心?地面上怎能如此干净,人们怎能如此自律,仿佛这里的天比外面的都要蔚蓝……”殷素素瞪大明眸,诧异的跟随着宁毅巡视了一下他的基地。由于身为现代人的关系,宁毅来到这个世界之后,占领江北地界几年,就让这个地方开始按照着当年世界运行规矩开始发

    [ 2021/4/22 4:53:38 ]
  • (忙了一天,回来的比较晚了,两章一起发,继续求收藏推荐啊弟兄们```)“哎,不能辜负他的一番好意,虽然我注定没办法成为一名念师,可是依靠这醒神药剂的帮助想要通过考核,应该还是问题不大的。”服用醒神药剂之后,可以提高服用者自身的精神力,虽然依然不能突破最后的屏蔽,可是这样却已经不错了。起码能够让陆峰达

    [ 2021/4/22 4:36:24 ]
  • ——今年翔阳,要成为第一!当上教练的藤真多次用这句话激励大伙。若是以为学生教练比酷似鬼怪的欧吉桑好说话那可就大错特错了。他啊,训练的时候也是个十足的恶魔啊,严酷程度比之前的正式教练有过之而无不及。——这不是得造势么,新官上任嘛!队里有人这么评论。没有威严岂能服众,管不住人的。玩体育的家伙,往好听了说

    [ 2021/4/22 4:23:03 ]
  • “真是奇了怪了,难道是我昨晚数错了?”董成梅不放心,掀开布又数了一遍,确认真的是少了两块。她有些着急地询问:“当家的,家里是不是有老鼠啊,还是进小偷了,昨晚我明明数了能有二十五块,今早一起来就只有二十三块了。”宋志进一听急红了眼,这还得了?小偷都进家门了,也怪昨晚大意了,太累了,睡得早还沉,没亲自锁

    [ 2021/4/22 3:53:54 ]
  • “安迪?”谭宗明微微侧头就发现了她的失神,不由得轻轻提醒了一句,安迪回过神来,对老严抱歉的笑了笑,“对不起,请继续说。”老严也猜到安迪可能是回忆起了某位故人,也不说破,“缘许三生,其实我们上辈子就见过那个人,彼此有了舍不掉的约定。”“而有的人怀着记忆投胎,有的人忘记了前尘往事,某一天也许会突然的想起

    [ 2021/4/22 3:51:20 ]
  • 亦萱带孟一一回了自己的房间,她虽然只是普通弟子,但托孟一一的福可以住单间,比起其他人的居住环境已经好很多了,亦萱搀扶着孟一一坐在椅子上,替她倒了一杯热茶,递过去。“一一你先喝口热水缓一缓”“好”孟一一接过茶杯,慢慢抿了一口,热茶入肚,身子顿时觉得爽利许多,忍不住□□出声。“啊,好舒服啊”亦萱看孟一一

    [ 2021/4/22 3:35:2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