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奇幻小说 > 列表
奇幻小说
  • 伯恩特和洛眠之就这么一路手牵手地来到了族长里克的家里,至于他们这个手牵手的动作,他们两个当事人现在也不会想到,这个动作竟然在后来成为兽人大陆最流行的一种动作,还美名其曰为是为了促进两新婚夫夫或者是未婚夫夫之间的感情。在那之前,虽然对于大陆上的兽人们来说,如果有喜欢的雌性,会立刻直接性的去告白,但是他

    [ 2021/4/21 3:53:38 ]
  • “我们家豆豆啊,我的豆豆啊!”豆豆的父母一直住在其他城市,在得到警方通知后,两人立即赶了过来。听了警察隐晦的描述,豆豆的母亲数次哭晕了过去。“警察同志,求求你们一定要救我的女儿。我的女儿啊……”豆豆父亲的语气本来还算冷静,但说了两句突然崩溃似的跌在地上,眼泪扑簌簌地流下来,浑身战栗不止。在门外等着的

    [ 2021/4/21 3:40:56 ]
  • 罗镜贤关了窗,问道:“刚刚跟你讲话那人是谁?”“白天那个公子哥。”罗子蕴摇摇头坐下了,道,“只盼不是与我们同行。”“怎么?”“也没什么,就不大舒服。”罗子蕴一只脚踩在凳子上,回身问道,“不过,我倒真想知道你怎么想的。我怎么看你不是真想合作呢。”“还真不是。”罗镜贤坐到桌边道,“耍耍他们罢了,从前什么

    [ 2021/4/21 3:34:37 ]
  • 湛婷婷的脸色顿时怪异了起来:“她是苏玲玲的妈。”“哦。”云笑霜恍然,原来是那个小白莲的娘老白莲啊,怪不得眼熟呢。“你个王八蛋还敢乱骂,看我不抽死你……”高顺花举着烧火棍就冲了过去。马桂花虽然嘴巴厉害,但是手里没家伙,一看高顺花举着烧火棍冲过来,急忙转身一躲一边继续骂。看热闹的乡亲们有起哄的有叫好的,

    [ 2021/4/21 2:51:55 ]
  • 岳诗音活动了一下僵硬的手腕,走出车门的时候,已经在街上看不到任何踪迹,无奈轻叹一声。然后眉头紧锁的看向站在车门口,一动不动的两个男人,想了想,拨通了助理的电话。“岳,岳小姐!我,我们真的是医生,你不要听那个臭小子的话,我们本来是想要救你的。”“救我?”岳诗音眼眸阴沉的看向他们手中一直处在相机状态的手

    [ 2021/4/21 2:16:07 ]
  • 诗婳愣了一下,扭头朝门口看去,只见林锦旭有些脚步不稳地缓缓从外面走了进来。这个男人身上穿着价值不菲的高定西装,然而此刻那身西装却被他弄得皱皱巴巴,衣襟敞开着,领带歪歪斜斜地挂在他的脖子上,就连那一向精心打理的头发也显得有些乱糟糟。诗婳又看了看他略显潮红的脸颊,立刻就猜到了什么,她想了想,还是像以前一

    [ 2021/4/21 2:13:15 ]
  • 沈飞回到自己房间后,高兴的自言自语道:“哈哈哈,果然,王越喜欢的是唐允儿,不是雁秋。还好,他不是我的情敌。哼!金大块,你等着,焱秋喜欢的肯定是我!”一个时辰后,五个人一起从碧云阁出发。修行之路重于勤,毁于惰。红日初升,通往各个班级的青石道上就已经人流涌动了。乍眼看去,一个衣着华丽的少年在熙熙攘攘的人

    [ 2021/4/21 1:40:46 ]
  • 52冥界我老大的会客室。也就是刚才出来那个大殿——冥府大殿。一只重伤累累血肉模糊……哦,夸张了,没那么严重。就是裸露出来的手臂和小腿受了点轻微擦伤的苍澜殿下的宝贝小徒弟,那只紫色衣服的小狐妖此时躺在平时应该是我老大‘批阅奏折,日理万机’劳累时小憩的小榻上。昏睡不醒。这师徒俩可真有意思,一个大红一个大

    [ 2021/4/21 1:36:58 ]
  • 一场毫无征兆的“大停电”让世界进入“无电时代”,就像秩序之神一夜之间丧失了“电”元素,在那之后就连下雨时云层的摩擦也只是能产生震耳的雷声,却没了划破天空的闪电。人们把那天叫做“混乱日”。“混乱日”后,公路上的汽车很快消失不见了,连公路本身也因为丧失了养护而慢慢颓废了;高耸入云的摩天大楼也渐渐成了危楼

    [ 2021/4/21 1:13:20 ]
  • 尹安然在家里休息了一天,没有去上班。去医院换药的时候他询问了一下,果然他的手机是落在医院了,他把手机拿了回来。回家之后尹安然服了消炎药,又煲了粥喝。伤口并不很疼,只有脖颈处的脉动感在提醒他伤口的存在。

    [ 2021/4/21 1:06:56 ]
  • 天风通道,一道苍老而透人心颤的叹气声一瞬间传遍营地周围。天地间为之一静,又像是一个信号。转眼之间,黑暗中无数的身影纷纷显露身形,然后缓缓无声的涌向军营,军营中同样一片寂静,就像一座空营一般,就连巡逻的卫兵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不见了。在这一刻,时间仿佛过变慢了,良久之后,终于有人已经接近营帐,但此时所有黑

    [ 2021/4/21 1:02:17 ]
  • 京城京城这地方不比宫槐家那样的小城马车来往、人流涌动。就连包子摊面前排起的队都要比小城市的人多。街上的人每天各怀着心思忙碌着。这五年来发生了太多的事。先皇驾崩。新皇继位。肃清其余皇子的党羽。单是这三件事,京城便已是亡魂遍地了。但仙梦居,还是京城最大的酒楼。笙歌华乐这里有,大酒楼常有的山珍海味这里更有

    [ 2021/4/21 1:00:23 ]
  • 1935年六月,耶鲁大学的学生公寓楼里,一群年轻的小伙子们的交谈声让整个楼都炸开了锅。“我刚刚得到了最新的消息,六月十八日清晨,瞿秋白先生在罗汉岭……英勇就义了。”这是话题的开端,一个留着背头的男生手中紧紧捏着报纸,冲进了楼里。“望之,快让我看看。”“我们也看!”……带来报纸的学生叫陈望之,他一进公

    [ 2021/4/21 0:20:40 ]
  • 天琴宗依水阁。“那个北辰今年真的只有十八岁?不会是骗人的吧?”天琴七音的老三琴瑶惊讶的瞪大了那双杏眼道:“十八岁就可以修炼成第七层的九转玲珑诀?他到底是什么样的怪物啊?”“他可不是什么怪物。”天琴七音的老七——被北辰说成是小磕巴的雅茹满脸崇拜的道:“他和正常人没两样,同样是两只眼睛一张嘴,你当时是没

    [ 2021/4/20 23:44:00 ]
  • “心儿,世事无常,现在提这些还为时过早。”世事无常这四个字,也许蒙心还不明白其中的含义,可秦墨却是领会至深。“秦墨哥哥,快看。”蒙心突然激动起来,顺着她手指的方向。一行洁白的飞鸟正从两人上方不远处飞过。“这是鸟妈妈带着鸟宝宝回家呢。”蒙心天真道。秦墨心头一颤。“哪个是鸟妈妈?”秦墨问道。“努!最后一

    [ 2021/4/20 23:14:04 ]
第一页1234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