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惊悚小说 > 列表
惊悚小说
  • 第五章回到家之后,成星直接摔倒在了沙发上。“唐僧取经八十一难都没我这么累。人家唐僧至少还有马骑,而我就是那匹马。”说完,成星怨恨地瞪了言骁墨一眼。言骁墨笑了笑,走到餐桌边倒了两杯温水,顺手递给成星。“有力气贫,说明还不累。顺便去把碗洗了吧。”成星手一抖,杯子都差点掉在地上,她忍不住失声尖叫:“言骁墨

    [ 2021/4/21 2:23:38 ]
  • 等放柴禾的小屋再次被堆满时,陆志飞烧了两大锅开水,决定让全家人洗个澡。天寒地冻的,洗澡决不是件小事,尤其这里头还有个重伤初愈的人。因此这天饭后,陆志飞专门把厨房对面的一个小小的杂物间清扫出来,还在里面生了一堆火。等屋里都烤热了,他才让卢九月先进去洗。“去,给你哥先把屋子洗暖和。”他笑着说。卢九月欣然

    [ 2021/4/21 1:18:49 ]
  • 陈默心中万头草泥马奔腾而过,他有苦说不出。魏哲的儿子,魏慕言,根据书中所述,之所以会成为无情无义的反派,是因为他有着一个极其悲惨的童年。根据他的心里独白,他的母亲在大学期间被魏哲玩弄,怀孕后被抛弃,失去学业找不到工作,只能天天虐待他。他被虐待到五岁的时候,母亲抛弃了他。于是他只能捡垃圾为生。等到他被

    [ 2021/4/21 1:03:27 ]
  • 声音十分浩大,蓝资阳听了后脸色一变说:“不好!是蛮兽群!”陈贺,王海峰,星钱钱也脸色变了。陈贺虽然有很多基础知识不知道但是蛮兽群也是知道的。蛮兽群也叫蛮兽潮!顾名思义嗯,,用陈贺的话来说就是一群蛮兽发羊癫疯地乱跑。陈贺也不管别人了,就赶紧随便找了一颗树爬了上去。陈贺爬上去了之后一回头就看见在别的附近

    [ 2021/4/21 0:53:42 ]
  • 在对爱情充满幻想的年纪,叶悠悠喜欢上许至君,从此,万劫不复。从初中到高中,叶悠悠追许至君追得轰轰烈烈,只要是有他的地方,在附近五十米以内必然能见到叶悠悠的身影。他对叶悠悠态度始终是不接受也不拒绝。每当叶悠悠厚着脸皮找他说话的时候,他总是一副冷冰冰的态度,叶悠悠脸上依旧挂着笑容,但心里在滴血。闺蜜说叶

    [ 2021/4/20 23:37:29 ]
  • 坐在后座,饶有兴趣地打量着她那副狼狈样子的,可不就是叶沐天吗!他换上了笔直的黑色西装,胸前的宝蓝色领结作为点缀,越发的人模狗样!她紧咬着殷红的唇,眼珠子一转,转身就想溜。只要遇上这个家伙,她就准没好事发生。叶沐天将她的小动作一一看在眼里,却并未点破,直接趁着她转身的时候拽住她的手腕,用力一带,就直接

    [ 2021/4/20 22:40:28 ]
  • “……也就是说你是对我有感觉的?而且你其实在我身上找到了过去的感情所欠缺的部份?”她想了一想:“并不完全如此。”直到这时我才发现她去新烫了头发,感觉整个人变得更成熟了一些。“诅咒的代价是什么?既然是诅咒的话,一定要先下注的吧,就像发誓一样,违背誓言都要付出代价的。”“代价嘛……我会不得好死。死状凄惨

    [ 2021/4/20 20:59:30 ]
  • 程晓小不在家,江榕天脸色脸看。“江总,要不要我派人找找?”赵虎小心翼翼的问。“不必了,先去看老爷子。”江榕天大步离去。……江南的冬天,既阴冷又潮湿。长长的小巷尽头,是一座古朴的老宅门。老宅很大,分上下两层,统共有十来个房间。这幢宅子当年曾是外婆的陪嫁。程晓小立在屋檐下,看着雨水滴滴嗒嗒的落下。子欲养

    [ 2021/4/20 20:31:31 ]
  • 而且,大多数至尊神器,也有可能堕入凡尘,所以事情就更麻烦了。我很好奇的问:“如果我把你们十大神器都找回,那会怎么样?”盘古斧很无趣的说:“如果他们听你的,我倒是无所谓,只是如果你真的能都找回来,你将能成为失却之主,不过,万血灵珠这个东西是不好弄滴,那个东西只有修罗界才有。”我和盘古斧聊完,我却开始找

    [ 2021/4/20 20:28:07 ]
  • 蛮荒历2000年,九月一日。天还蒙蒙未亮,蛮荒大学的门口已是车水马龙,密密麻麻的挤满了人,几近找不到半点空隙,今天又是蛮荒大学四年一次的开学时间,“大家别急,请自觉排队。”“该死的,是谁在插队?”“操,再插队老子可动手了。”“……”一群接待员无奈的看着这些峰涌而至的新学员,额头上汗珠淋漓,正在这时,

    [ 2021/4/20 19:28:25 ]
  • 几声轻微的声响,钮扣崩落,衬衣被拉开到最大的限度,内衣露了出来,包裹着路兮琳饱满雪白的肌肤。贺文渊垂眸扫了一眼那两团高耸,便又抬眼向她:“这么诱人,难怪这么多男人喜欢!”“不……”路兮琳惊呼一声,想要伸手捂胸,可是双手被他制住,只能任由着身体暴露在他眼前。从来没有人看过她的身体,即使还穿着内衣,但现

    [ 2021/4/20 19:03:16 ]
  • 邬瞳感觉到季天佑的吻由温柔逐渐转向霸道,湿湿热热的气息在两人唇齿间辗转,季天佑的气息笼罩着她全身,夜风微凉,她却无比心安。“季天佑……”她轻喃,声音似乎带着些许哭腔,到了她也没能忘记自己的本分。“你还是不愿意跟我生孩子吗?”她在吻辗转的间隙里吐出这句话。季天佑微微皱眉,离开了那张唇,深邃的眸子看向那

    [ 2021/4/20 18:44:18 ]
  • 第二天,早晨。“怎么回事?头好痛?”吕天磊从床上行了过来,手拍了拍脑袋自言自语道。他看了看周围,自己在一个四合院的房间里,他看了看自己的身体,眼神中留露出惊讶的目光,我不是死了吗?怎么会在这里,我身上的伤哪里去了?奇怪?穿好衣服走下床来,我了屋子的样子,差点没下的摔了一脚,这里难道是奶奶家?他匆匆忙

    [ 2021/4/20 18:40:23 ]
  • 君默然怀中的薛如玉像是察觉到他的心不在焉,顺着视线看去,赫然看见那双深邃的眼眸所专注之人竟然是那个长相俊秀的当朝丞相,随说苏漫也是不少女子的梦中情人,年少有为,官拜丞相,可比起帝王那种霸气张扬的俊美,她身上显然多了几分柔弱,作为男子来说未免看起来太过于弱不禁风。所以薛玉如对于这个年少得志的丞相多少还

    [ 2021/4/20 18:25:52 ]
  • 昏暗的房间,白鸢意识有些模糊,脑子昏昏沉沉的,还疼得紧。天,还未亮,宿舍里熄着的灯依旧沉默着。素手揉着太阳穴,白鸢支着肘子侧起身来,宿舍里静静的,只有她醒了,舍友都在酣眠中却又闻不到半点声息。突然,空气中一点星火微闪,白鸢看不清,抽手便去拿了眼镜戴上。秦玦在桌前站着,背对着她,左手指间还燃着烟,他就

    [ 2021/4/20 17:55:35 ]
第一页1234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