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豪门小说 > 列表
豪门小说
  • 左芒只感觉一道充斥着嫉妒与怒火的目光,正望向自己。左芒有些诧异的望向了柳大寨主,柳寨主脸色一沉,回头斥道:“城儿,我们在这里讨论正事儿,你在那里阴阳怪气说些什么?”“哼,大伯,侄儿我可没有阴阳怪气,只是看不惯一些人而已,没多少本事,只不过是命好,手下的几个兄弟都能够驾驶机甲,才能在这里耀武扬威的,如

    [ 2021/4/22 11:34:46 ]
  • 城中的迷雾再次出现,戈西母之妻也如约而至,来到了房门之前。没错她就是直接出现在了装有戈西母尸体的房子面前,也就是大部分躲藏的地点。“她来了,快闭嘴,躲好。”廖化不在却依然有人会主动承担起照顾众人的工作。“不好,不要躲在屋子里了,快跑!”当有人看到戈西母之妻直接穿墙进入房屋的时候立刻明白了,这个屋子并

    [ 2021/4/22 10:42:45 ]
  • 人的自卫行为,更多的是一种本能,是一种潜意识。动作灵敏,反应迅速,没有过多的理智思考,没有有过多的冷静分析。秦慕容面对着露出獠牙,迎面扑了上来的恶狗,自然是猛一闪身,飞起就是一脚。那条恶狗被踢得汪汪直叫,顺地滚了几下,咽气,死了。山东的汉子,山沟沟里的娃娃,自幼都是喜欢舞枪弄棒的。所以,遇到这样的突

    [ 2021/4/22 8:17:39 ]
  • 在王酒贵家的院子里,只见他正被一位又黑又瘦的汉子举着红缨枪追赶!他顾不得身上的鞭痛,围着院子、裹着破床单被那位黑爷们儿追的疯跑。就连平日里,不可一世的毒蘑菇也不敢靠前儿,急得干瞪眼。膝下的一儿一女也跟着哭!原来,追他的这个人正是牛黑塔的兄弟牛板筋。牛板筋是个复员军人,平时说话愣,爱犯浑,狗熊脾气;还

    [ 2021/4/22 7:10:05 ]
  • 洛一重重点头:“我可以的,你相信我!”“好,我希望下周见到的那个洛一不是像今天这样,吃饭都没动力!”葛维站起来,语重心长的说:“我真心的希望你能从我的关怀里走出来,从你沉重的心灵里走出来。”葛维走了,走进了人群里,却无法从她心里走出去。她怕他的驻足,拼命逃脱他的好,逃来逃去还是掉进他给的柔情里。“为

    [ 2021/4/22 6:30:44 ]
  • 第二日,一下朝,景文昊便带了黎晰匆匆到了安永侯府上。大约是疫情的事已经传开了,安永侯府本是处在闹市区的,而他们去的时候,却只剩下了星星散散几个小摊贩了,更多人宁愿选择走远些,或是干脆停了生意。这些事情,大都算是在景文昊意料之中了,反倒是安永侯府上的情景让景文昊有些意外。本以为安永侯作为这一府中的顶梁

    [ 2021/4/22 6:17:47 ]
  • “你说什么?李灿把公主打了?”“你听说了凤国的李灿亵渎了帝国公主没?”“今早上李灿玩弄了帝国公主的屁股,还要娶她做老婆。”一传十,十传百,不消一日,李灿就成了整个学院的新晋恶霸。说李灿是恶霸倒也无所谓,说他要娶公主他可是不乐意了。“动脑子想想嘛,邻国的王子,帝国的世子都多如牛毛,我在那边算个老几,你

    [ 2021/4/22 6:14:53 ]
  • 少年名叫时子,角色名字叫时间,是白花小组成员之一,知道他角色名的人基本上一只手就能数的出来。由于这款游戏并不显示角色姓名,也无法登陆好友,除非主动向其他玩家出示登记的身份卡,其他玩家是永远也看不到目标的名称的。黄贤自然也不知道小时的名字。小时倒在地上,14/900体力值已经见底,但被攻击清空体力之后

    [ 2021/4/22 5:46:47 ]
  • 半招之差定胜负,箫剑倒吸一口凉气,平日里的修炼,自己都是和逍遥门的师兄弟一起修行,互相切磋功法仙术,但从来都是点到为止,像这种圣人大战,箫剑还从来没有经历过。箫剑:(我为什么要经历啊!我还只是一个筑基初阶的小道士啊!)箫剑皱皱鼻子:“是是是,您老修为高深,你们大人物之间的战斗瞬息就能定胜负,像我这种

    [ 2021/4/22 2:47:54 ]
  • “呵呵,谢谢~大哥,我要出去走走”我请求的看着他。“怎么了?府里不好吗?”大哥温和地说。“我从未出过府,想出去看看好不”我拉拉他的衣袖,大哥无奈的点点头。泪儿自小就因为体弱从未出家门,该带她出去转转了。“呵呵,谢谢大哥”我开心的说。哇~这就是国都了啊~好热闹哦!好久都没有看到过这么多的人。“泪儿,开

    [ 2021/4/22 1:15:21 ]
  • 第三章试题眼前的景色又是一变。陆心椟发现自己正身处于一个空旷的教室中。黑板,讲台等一应俱全,不同的是,这个教室没有窗户,而整个教室里,只在中央摆放了一张桌子,而自己正孤零零一个人坐在桌前。他打量着这个教室,确定没有遗漏什么以后,才看向了桌面。桌面上摆着一张洁白的试卷,和一支黑色的笔。(这是……考试?

    [ 2021/4/22 1:03:57 ]
  • 青春是一场聚散不定的宴席,我们跌撞前行,我们或哭或笑,我们身不由己。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穿过玻璃窗,照在我的脸上,把我从梦中惊醒,于是我知道,新的一天开始了。今天是个很重要的日子。今天是胡老板的生日。我们这行我佩服的人不多,胡老板算是一个。二十多年前的深圳,还是一个刚刚扩建起来的小渔村,治安也没有现在

    [ 2021/4/22 0:58:22 ]
  • 正坐在柿子树下教姐姐读书的冯红还不知道,她靠着未来大嫂在未来婆婆那里刷了一波好感值。冯红的两个姐姐是她娘在两年里不歇肚生下的,也因此坏了身子。隔了两年才勉强生下的冯红,现在还不能去地里干活呢,就在家做做家务,给家人缝缝补补。大姐冯草15岁,二姐冯花14岁。两个女孩在妹妹把奶奶吓退之后,也是去学校上过

    [ 2021/4/22 0:38:39 ]
  • 王夕两眼昏花的走在一片森林之中,他走在地上,就好像走在棉花上一样。现在的他四肢酸痛,浑身无力,身上还有很多的伤口,身上的短衣短裤也已经破烂不堪。别问为什么,问了就是妙不可言的穿越。好吧,其实故事是这样的:今天早上,王夕跟平常一样起床刷牙洗脸,因为现在正是暑假,他坐在电脑前玩起了游戏。他突然觉得有点饿

    [ 2021/4/21 23:53:48 ]
  • 第二次进村前一晚,洛溪家里的厕所灯坏了,她去买了新的灯泡回来换了。那天祁祺也在她家,在她换灯泡时偷拍了她。洛溪想起长草的微博,将这张照片发上微博,文案是“突然间觉得我和男人没啥区别(笑哭)”。不会这么巧吧?他看到她的微博了?但转念一想,纪柏琛应该不会无聊到去搜她的微博。帐篷搭好,太阳也落山了。洛溪兴

    [ 2021/4/21 23:44:3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