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列表
都市小说
  • “知道吗,那个郁七,又在翠意阁砸了三百万灵石,就为了买新头牌一笑!”“就是那个郁家的纨绔?本是少年天才,后不知怎地修为全失,索性破罐破摔,吃喝嫖赌样样精通,成日醉生梦死的那个郁七?”永远的茶余饭后谈资兼著名纨绔子弟郁七此刻正一手搂着美人的细腰,一手端着酒杯,小酌的同时不忘调戏怀中人几句,惬意之极。那

    [ 2021/4/21 2:39:25 ]
  • 丞相夫人终于不在赵福耳朵旁念叨她可怜的时候,一日早饭过后拉着她谈话,内容不详,约莫着不怎么愉快,赵福气得连午饭也没用,顶着大太阳要回将军府,任她娘怎么留都留不住。丞相大人下朝回府没见到女儿询问缘由后,也和夫人生了许久的气。离开将军府的时候天气还寒凉,回来的时候已经去了两层衣衫,可能是将军府的花开得格

    [ 2021/4/21 1:49:21 ]
  • “公子,请留步”,因为有着是隐世强者的想法,所以就先入为主,认为这一定是一个大能的徒弟。故而,连称呼从最先的小孩改为了公子。麟轩见状跑是跑不掉了,索性把心一横,不跑了。“你找我有什么事吗?”“在下青云镇刘家刘老大,来这是想问公子个事”问事?什么事,说吧。麟轩装作高深的样子说道。“不知道公子听没听过苦

    [ 2021/4/21 0:16:00 ]
  • 可是你们应该没有在他房中找到张成子的指纹吧。”“的确没有他的指纹”警对答道“但也许是他擦掉了,因为他会隐藏凶器,所以没有必要擦掉上面的指纹,他只擦掉死者房内自己留下的指纹就可以了,而如果找不到凶器,上面即使有他的指纹对他也没什么影响”“我看未必。其实真正的凶手,他很聪明,他现把死者伪装成自杀,然后故

    [ 2021/4/20 23:08:08 ]
  • 祁氏一家相继来到地下室,翟英凤让佣人把她准备好的珠宝玉器放在了玉台上,又向丈夫祁韬海伸出手:“祭品。”祁韬海一脸肉痛地从上衣口袋里拿出一个金属盒子,打开后,里面放着一块外表似玉的物品,它内部似乎是中空的,里面是在缓缓流动的深色液体,还闪烁着微光,如银河一般。翟英凤一把拿过它,随即便把它放在玉台中间的

    [ 2021/4/20 22:20:23 ]
  • 石猴一时间纠结异常,转身想走,刚走两步却又有点不忍的回过头来,如此徘徊半天,石猴一声叹气:“哎,我总是心太软。”一甩头便也不再多想,跑出去采了一堆的山果来到巨兽身旁,看着还有点畏惧有白豹,随手就把一个果子给扔到嘴边:“那,吃吧。”可没想白豹非但没吃,却还把头向后靠了下,好像这果子上有巨毒一样。这下,

    [ 2021/4/20 21:55:58 ]
  • “小葵,昨儿一天你上哪了?打电话关机,跟我们玩彻夜不归是吧?不知道的还以为你遭绑架了!搞得那群猴孙整天缠着我问你什么时候回来!”向日葵才进门,李淑芬就说个不停。“我昨天上白飘飘家了,她要留我说心事,我就留下了!刚好手机没电了,我又忘了带充电器!”“那你也该打个电话回家啊,看我还煮了你的饭,今天都不能

    [ 2021/4/20 21:53:34 ]
  • 炎热下,沙滩边一群美女与一群丑男欢快的在沙滩上打着排球,我叹气着,痛苦着,为什么要我去买水呢.一开始我就发现人数的错误.六男五女这不是让某个男的成了多余的悲剧吗.好吧无法解释,我就是那个被无视多余出来的人.我叫墨燃是一个永远燃烧不起的人,不管是多么激情的球赛,还是欢聚一堂的聚会,我都无法感受到一点燃

    [ 2021/4/20 21:37:15 ]
  • 筱安一直埋头电脑前查资料,偶尔向窗外瞄一眼,被这忽然沉下来的天吓了一跳,乌云压顶,下马威似的,轰隆隆先吼了一嗓子,转眼大风大雨,交织不停。也许只有天气可以这么霸道蛮横,说阴就阴说晴就晴,从来不用打招呼。兰书在电话里说,这个副总实在太能耍大牌,从他来到现在,我们就没消停过,筱安啊!我给你争取了十分钟,

    [ 2021/4/20 20:56:55 ]
  • 经典的恶少找茬模式,一个明显是小弟角色的就上了,“嘿,小子,挺有种啊,连我们老大的马子你也敢碰,识相的赶紧跪地磕几个头,我们戴维斯少爷或许心情一好,就放过你了!”嚣张的言论顿时吸引了紫阳凡三人的注视,眼看着微莉亚和紫阳凡回过头来,戴维斯身边一个人心中顿时咯噔一下,作为副会长波舍尔的亲传弟子,史密斯?

    [ 2021/4/20 20:33:01 ]
  • 杜香淡淡地说,语气变得女人的温柔,她的语气令赵默默微微一笑,原来,杜香没有她想象那么难以接近。“默默,以后我的事情,不要插手。”上一秒温柔,下一秒冷淡。杜香起身下床,端走脸盆去卫生间。本来是一个无趣的话题,杜香的表情多变,对赵默默来说,她突然觉得很有意思,特别好笑。她想,如果和书欣然好好接触,也许欣

    [ 2021/4/20 18:49:22 ]
  • “那你当时回头时是不是也非常不相信自己会那么做?”杨煦抬头看着万卢,点点头:“你怎么知道的?”“这很简单,我太了解恋爱的心理了!”万卢得意地仰起头来,“有很多事情,你觉得一辈子都不可能做,但是偏偏为了爱情,你就可以。之后连你自己都不会相信的,可你就是做到了。像你,你不相信你会回头去找周赫超,可是那时

    [ 2021/4/20 18:48:11 ]
  • 时间就这样悄悄地过去了两天,到了第四天后,等到首都商会的人一到,林韩就将彻底告别目前幸福的生活。这几天里,林韩也被强行的束缚了,除了那个有些黑暗的小房间,其余的任何地方都不能让他出入。苏格兰这几天也没有去看望林韩,她原本以为只要不看到林韩那双灵气的眼睛,她就会觉得自己会把这事给遗忘,然后心中的愧疚也

    [ 2021/4/20 18:31:14 ]
  • 是夜,雨后的厉家别墅似乎少了些肃穆的感觉,平添几分宁静。实际上,名扬C市的厉氏家族每天每夜都是风波暗涌。庄晚晴下了出租车,踌躇在厉家别墅外,心里五味杂陈。“嘀——”刺耳的急刹车声突然而至,庄晚晴惊恐地回过头,发现有辆车子正朝着自己这个方向冲过来!她站在路边,这车子怎么会直直的冲自己撞过来,本就紧绷的

    [ 2021/4/20 18:30:05 ]
  • 苏晚凝一晚都睡不好,于寅时就醒了,夜与日的交替之际,坐在床上发呆,想着自己会什么时候回去,这时候的自己应该在医院待着吧,说不定人都已经没了。这里的一切都不是很真实,相处起来有点累,事事都有约束,装的自己有点难受,这个朝代还是历史没有记载的,是个架空时代,不经有点多愁善感了,算了,说明我命不该绝,那我

    [ 2021/4/20 18:27:49 ]
第一页1234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