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言情 > 列表
穿越言情
  • 方庭信不太放心:“我等你们汇合后再走吧,万一你还有什么事。虽然我们刚认识,你也不用客气的。”谭知秋笑道:“我不是跟你客气,等一下我同事就来了。”他再三确认:“真的吗?”她认真地点点头:“当然是真的,我们当律师的从来不骗人。”她又藏了后面的半句话:“除非有必要的时候。”他见她如此笃定,也放心了许多,笑

    [ 2021/4/21 11:50:48 ]
  • 妈妈!虽然日后时光会在王雅脸上留下痕迹,但哪有女儿会认不出只是年轻了些的妈妈。林珍强忍住想要脱口而出的冲动,她现在知道自己是谁了——王栋,王雅的哥哥,林珍那个不成器的舅舅!林珍并没有关于王栋的记忆,她所知道的一切都是王雅告诉她的。王雅的爸爸妈妈都是运输公司的职工,王妈妈在生第三个孩子时难产死了,孩子

    [ 2021/4/21 8:31:27 ]
  • “吼”突然走在路上的六人听到了几声巨大的咆哮声,接着就有三头上古猛虎出现在了他们的面前。经过了前面几次的场面,这一次他们不再感到惊慌失措,面对这几头猛虎倒是淡定了不少。“李美,你干什么,你赶紧给我回来”在这危机时刻原本拿着青铜剑体站在炎峰旁边的李美突然脱离开炎峰的保护范围,这让炎峰即惊又怕,不知道她

    [ 2021/4/21 8:16:49 ]
  • 又过了两百多年在山中待着无聊的将臣下山后认识了一个新朋友叫李世民,将臣将冉闵总结出的骑兵战术教给了李世民,同时教导李世民一点点面相之术。李世民凭借这两样东西建立了当时无敌的骑兵,并且结识了很多名臣武将,帮助父亲李渊得到了天下当了皇帝。但后来李世民发动玄武门之变的作法令将臣无比痛心,两人从此决裂。李世

    [ 2021/4/21 8:11:46 ]
  • 此时万花楼后花园中夜色朦胧,晚风习习。隐约能听见前厅传来的丝竹之声,两相对比更显得园中寂寥冷清。双月背身而立于园中,只觉有形影相吊之感,仰首望向空中悬挂的一轮明月。夏日里的晚风很是清爽,驱散了白日里的烦躁。随着凉风吹过,一席红衣向后飘拂,衣诀纷飞,。估算着时间差不多时,身后却来了一人。钗环叮当声伴随

    [ 2021/4/21 7:58:46 ]
  • 窗外秋月无边,凉风习习,虫鸣啾啾。气氛悠然而恬静。少爷奉顾老爷之命准备科考,日日挑灯夜读。我照例坐了一旁伺候笔墨火烛。手中衣服缝了一半,抬起头看看少爷,怔怔出神。这一晃眼便又是两年有余,顾彦卿已十七,渐渐退去少年的稚嫩青涩,多了青年的挺拔稳重之态。面貌也渐渐失了顾夫人的柔和,多了顾老爷的儒雅和阳刚之

    [ 2021/4/21 6:53:29 ]
  • 韩氏集团,总裁办公室,那男人坐在椅子上,修长的手指拿着手机放在耳边,有这括号刘海发型更显得出他精致的五官。“哒哒……”在这房间里显得格外清晰,那男人一双迷人的凤眼,光洁白暂地脸庞,完美的唇形,透过骨子里的冰凉,缓缓的开口有这磁性般得声音“进来。”那女人推来了门随后就进来了,那女人身材苗条,穿着一件简

    [ 2021/4/21 5:28:28 ]
  • 梁宁一大早醒来,总觉得有些不对劲,右眼皮直跳。沈倩前两天生完孩子,正在家坐月子,身为上司的梁宁怎么着也是给转了个30000意思意思,顺便催了一下沈倩早点回来上班。“小梁总,发现我不在身边,事情多了很多了没。”沈倩喂着奶给梁宁打的电话,“话说,最近公司安排没有很多吧,目前来说的就只有一个无罪待拍,其他

    [ 2021/4/21 1:15:13 ]
  • 我勉强平复自己的内心之后,再次把梯子放到了房上,自己给自己壮着胆子。手上紧紧握的斧头。腰上还别着自己拿的菜刀。再次按原路下到了地上。这次不一样的地方。就是东窗沿下边多了一个洞。看向西屋里面。这一刻。让我汗毛炸立。只见那只耗子。正在啃食,一个少女的身体。满地鲜血。我听见了西屋有声儿。可是,没有想到。竟

    [ 2021/4/21 0:46:40 ]
  • 梁婧回到家里,打开有些发黄的吊灯,她租的房子不大,一室一厅,对于她一个人来说到显得有些空荡,将手中的蛋糕放在茶几上,自己坐在一旁的地毯上,随手将丝带拆下来,点上蜡烛,闭上双眼为自己许了一个愿望,这已经是她的第25岁生日了,而她至今还在浑浑噩噩中过着自己的小日子。梁婧不喜欢吃甜食,便将蜡烛取下来,重新

    [ 2021/4/21 0:27:37 ]
  • 朱蒂不知道自己的危机是否解除,只是,仅存的一点理智告诉自己现在得赶紧离开。“你这是……该死的……”穆煜宸感受到怀中满身滚烫女人的颤栗似乎猜到是怎么回事了,低声咒骂。“帮我叫车……我要回家……”穆煜宸并没有帮朱蒂叫车,而是不理会她的挣扎直接抱起她走回会所。“穆少!”所到之处,工作人员无一不鞠躬让路的。

    [ 2021/4/20 23:32:12 ]
  • “你说的是真的?”童宁有些不敢相信,不过是一夕之间,童佳怎么会变得这么落魄了?“我以后,该怎么办?”童佳说完,嘤嘤的哭泣起来,梨花带雨,惹得简慕修又是一阵心疼。他走上前,揽过童佳的身子,让童佳伏在自己的身上哭泣。童宁看着这一幕,只感觉心间上被人狠狠的刺了一刀。曾几何时,简慕修也是这般安慰自己的。如今

    [ 2021/4/20 22:29:40 ]
  • 一家地下赌博场里,人声嘈杂,麻将声与咒骂声混杂在一起,这里不是什么高级场所。姜彻按熄了烟,冷冷地扫视周围的人,过了许久,起身走向一张牌桌,站在人堆里看牌。“三条。”“九饼。”“碰!”“去你妈的,老子出什么你都碰!”“少他妈废话,玩不起滚!”“行了行了!五万!”“嘿!糊了!”“什么?!奶奶的,你小子走

    [ 2021/4/20 20:35:54 ]
  • 九天神雷那可是好称能轰杀神的存在,据说就连上古的太古神也要避让三分,更别说他们几个还是刚入道的菜鸟,而且九天神雷主要集中轰下,而四人现在都还在困神大阵中没有太玄真人的破阵根本出不去而现在来破阵显然已来不及了。而且九天神雷具有追踪性,所以四人根本没有可能逃掉。只听风机子又说道;“我早年曾经修炼过一种专

    [ 2021/4/20 18:23:51 ]
  • 梁安妮收拾好东西,小罗走了过来,意味深长的笑道:“情场失意、赌场得意,安妮姐,听说你找到了更好的工作,真是恭喜你啊。”梁安妮冷笑着看着小罗,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小心报应!”梁安妮强撑着昏昏沉沉的脑袋回到家,一头栽到床上。她一阵恍惚,眼前不断的出现一个男人的身影,他的脸一会儿是槐南,一会儿是夏侯峻,

    [ 2021/4/20 16:57:2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