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豪门小说 > 正文

夫君个个要休弃第九章在线阅读

2021/4/7 23:34:56 作者:白阿杜 来源:晋江文学城
夫君个个要休弃
夫君个个要休弃
作者:白阿杜来源:晋江文学城
本文慢热!1V1中间有个很深的雷,请谨慎步行!有点江湖,有点朝堂……一个末流商人,绞尽脑汁的挣钱!拥有三夫四侍,费尽心思的休夫!然后由商到官的血泪史,当然还有狗血的爱情史!再然后……已完结现言《又见石蒜》

回到宿舍,赵逍已经把刚才的事忘得七七八八了。下午没课,她坐床上看了一部推理连续剧,默默把所有人都想成了犯罪嫌疑人,然后看着嫌疑人一个一个被编剧“干掉”,她只好上网找影评,期望有大神能分析出究竟谁是凶手。

看了几个影评,感觉人家就是牛气,不仅把繁复的名字记住,连细节也一个不落。只可惜,全是分析,并没有给出特别肯定的答案,这让赵逍略感糟心。

刷完推理剧,她又找了本很早收藏的小说看,迷迷糊糊看了三十多页,越看眼皮越沉,没多久就歪靠在大靠垫上呼呼睡着了。

所以说,睡前不要看太激烈的小说,赵逍此刻的梦里全是推理的场景和惊悚逃亡的段落。深陷于剧情之中,偏偏腿却无论如何也迈不开,双腿如同灌了水泥般纹丝不动,坚定地将她定在原地,一个人看剧情,感受恐惧、惊悚、焦心的嗨爽感觉。

直到电话铃哇啦哇啦地唱起歌,一切才如同挣脱束缚般豁然轻松!几乎是被硬生生拉出梦境,赵逍兀得睁开眼睛,呆呆看着天花板,心脏扑通扑通跳,梦境里的镜头已经丢了大半。

出来了!赵逍吐出一口气,低头,看见自己脚上压着一床被子,她想起来因为怕冷,她把脚塞到被子下面取暖来着。怪不得梦里怎么逃也迈不开腿了,这特么压得也太牢固了吧。

手机还在腿边唱歌,赵逍伸手拾起,看都没看就贴在耳边接听:“哪位?先说好,我不定电话套餐、不做基金、不买黄金、没兴趣理财、也买不起房……”

“你怎么还不来?”电话那头传来班长李曼略带焦急的声音。

“什么事?”赵逍拖长音问,从上铺居高临下望一眼空空的宿舍:“有事起奏,无事挂了啊~”

“宿舍里是不是没人了?”李曼突然说。

“是啊,都不见了,丧尸围城了吗?”赵逍拿手掌擦脸,她感觉还是很困,想再睡会儿。

“你这个散漫又没记性的家伙……这个年纪,记性是不是稍微糟糕了点。‘月夜舞步’你忘记了?还是根本没有印象。”李曼对赵逍的记忆力简直可以用失望透顶来形容。

“什么舞步?老年人广场舞吗?”赵逍的记忆是空的,翻来覆去搜索,啥也没有。

李曼直接提醒她:“今天是视觉系和法律系的联合活动,一场小晚会,六点开始。”

“这什么奇怪的组合?”赵逍翻身,还想继续睡:“完全不搭的专业项类,凑在一起干嘛?比赛背诵条文?还是看谁先找到明暗交界线?”

李曼也忍不住吐槽:“谁知道呢,这是学校奇怪的特色规定,每年这个时间段,各系抽签组合,分不同时间段、不同地点,混搭组合举办联合友谊活动,美其名曰‘各系融合,全校一家亲’。”

“经费哪来?”赵逍随口问。

李曼回答:“好像开学的时候交过活动费的,就从那里出,另外学校还给一部分。”

“那得多少场地?”赵逍想着学校就那么几个场馆,哪经得住这么多人折腾。

李曼解释说:“两个完全不搭的系联合完成活动,场地可以学校申请,也可以去外面自己搞。对了,听说油画还和金融管理分一块呢。”

“哦,挺好。”赵逍点点头,打算挂电话继续睡。

电话那头的李曼终于想起来自己不是来聊天的,于是故意放大嗓门,以阻止赵逍再次睡着:“赶紧起床,现在过来,二十分钟后就开始了,1号体育馆等你。”

“可以不来吗?”赵逍睡眼朦胧。

李曼否定道:“当然不能,集体活动,都必须参加。辅导员说了,不来的都算旷课一周。”

“不会吧。”赵逍看一眼宿舍:“大家都不在啊,说不定都去忙自己的事情了。”

李曼耐着性子说:“大家都来体育馆啦,你赶紧的,迟到算你旷课三天。赶紧!”

“真的是……怎么这样呀!等着,姐这就过来。”赵逍打个哈哈,不情愿地起床,穿戴整齐,晃悠悠去1号体育馆。

好在体育馆不算远,步行十二分钟即可到达。此刻,外头天色已经微微暗下,校园里人烟稀少,都散到各处消遣去了。

赵逍进入体育馆的时候,“月夜舞步联合”正要开始。她从门口同学手里的抽奖箱随手拿了个牌子,揣进口袋里,然后找到自己班级,坐了进去。

“你可真准时。”李曼将一盘蛋糕递给赵逍,又给了她一瓶水。

“还有吃的。”赵逍扬起眉毛,顿感腹中饥饿,看着蛋糕,又觉得有点起腻。

李曼简单解释了一下:“晚会分两部分,第一部分表演,大概有一个半小时的时间,干坐着看。第二部分舞会加自助餐,下场跳,也可以下场吃,但是不许下场撕。”

赵逍呵呵笑:“班长,你真逗。”

她话音才落,四下里的灯忽然暗了下来,人声鼎沸的场馆也忽然禁声,所有目光都落到场馆中央一束白色聚光灯内。

穿着光鲜的男女主持人入场,宣布晚会开始。后面的过程和所有晚会都差不多,报幕、表演、互动,互动、表演、报幕。在此过程中,相声、小品、演唱、舞蹈……各种舞台形式一一出场,小游戏穿插其中调动全场气氛,整个晚会在四平八稳……不是,欢歌笑语中进行着。

赵逍魂不守舍地坐在位子里,只觉的眼皮像灌了铅一样抬不起来,困到不行。这无聊的晚会,每学期都要来一次,除了大四,他们还得再经历五次啊,五次!唉,真是无聊透顶,熬一熬吧,一个半小时很快就过去了。

“87号”男主持人正在报数字:“还有,59号。”

“97、20号请到舞台中央。”女主持人跟着说。

接着,他们又分别报了78和96;23和90;12和9;三组数字。

“赵逍、赵逍……”好像听见有人喊自己名字,赵逍目无定焦地扭头,原来是班长。

赵逍眨眨眼,强打起精神文问:“肿么了?”

“你数字多少?”李曼用胳膊推推赵逍。

“什么?”赵逍张大嘴问,发现舞台中间正在报数字,眼睛忽然一亮:“还有抽彩票号码的环节?!”

“不是,你想多了。”李曼头顶黑线问:“你进来的时候,有没有拿号码牌?”

“好像是拿过个什么东西。”赵逍摸裤子口袋,从里面掏出一块红色号码牌,上面标着数字87号。

李曼一瞧牌子,还挺高兴,兴奋地说:“好耶,你的号!赶紧去舞台那里,玩游戏!”

“我不去,太傻了。”赵逍有气无力地瞥一眼舞台:“我有人群焦虑症。”。

“我是90号,跟你一起去玩游戏,不无聊了吧?走了啦,这是大型班会,不合作会被视作旷课。”不能赵逍拒绝,李曼立刻拉起赵逍,连拖带拽地就下到舞台中心。

“太好了,人齐全了,新一轮游戏马上开始。”主持人做了好看的发型,表情和肢体语言都很兴奋,卖力调动全场气氛。

好傻。我在哪?我要干什么?赵逍和其他同学站成一排,由于是体育馆,看台在上,表演人员在下,她忽然就有一种接受全民审判的感觉,然后她就脑补了很多电影里的场景,默默替那些观众加台词,加表情,加戏剧冲突。

赵逍面无表情地站着,思想早就飞出体育馆,去了不知名哪本小说内。而现实这头,主持人已经按照抽好的数字,按两人一组将号码牌持有者们一一分配好。然后,一侧的工作人员则带着一捆红绳上来,按照事先分配好的组合,将组合好的两人,一条腿和一条手臂分别绑牢。

“靠!大哥,为什么是红绳?你们不能搞点彩带吗?价格一样的呀。”赵逍看着那一小捆红带子,一脸绝望。

“姑娘,别动了好嘛?”捆绳子的大哥一脸的虚汗,脸都成猪肝色了。赵逍全程不配合,一直在动,导致这位小哥竟然试了九次,都以失败告终。

“我内心很崩溃。”赵逍下意识动了一下,绳子又松了。

“我也很崩溃。”小哥默默捡起绳子继续绑。

“稍微……稍微配合一下。”身边的合作伙伴低低说了一句。

赵逍生无可恋地瞥他一眼,开口说:“我们这样绑在一起,你男朋友在看台上要昏死过去多少次?陈风同学?”她没料到,下午才见过还差点打起来,几小时后却要一起做游戏,这算不算造化弄人?

陈风:“……”

这一定是有人刻意安排的!赵逍绝望地想,到底是谁安排的这种桥段,给我站出来!

“合作点啦,总得给我们班拉一拉印象分吧?稍微玩一玩,场面上过得去就行了,很快的,小游戏啦。”李曼看着赵逍那张臭脸,在一侧压低声说。

“算我旷课吧。”赵逍不快道。

“都上台了,你就不能忍一忍?”李曼眨眨眼:“这儿活动结束,咱们去学校后面吃懒尿虾,我请。”

“忍你妹,你知道这人是谁?”赵逍又动了下,捆绳子的小哥一屁股坐地上。

“谁?法律系的呀。”李曼没看陈风,反而看一眼远处看台,小声劝道:“我也听说你写情书被辅导员批的事,但这事已经是过去式了。虽然看台上都是法律系,让你略尴尬,但是你也不用太在意的,看台那么远,你目标小,未必有人能认出你。”

“你认识我身边这人吗?”赵逍重复问一句。

班长偷偷瞄一眼:“哎呦,是个帅哥,你不亏。”

赵逍翻个白眼,转一副笑眯眯的表情:“陈风,情书接纳方。让我跟他玩游戏,是不是你刻意安排的?”说完,就伸手掐住了班长的脖子,来回摇晃。

“我又不是编剧,又不是作者,又不是主办方,我安排个屁。”班长护着脖子,一脸无辜。忽然她脸色一变,眼珠一转,又凑到赵逍跟前悄悄说:“其实你不亏。你投了他情书,他就和你用红线捆在一起,缘分啊!”

“孽缘吧!”赵逍斜眼看她。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失忆后,向情敌告白了第三章在线阅读

    至于这次的落水就是苏淼淼的手笔,之所以所有人都责怪原主。当然是因为有个“证人”看见是宋知薇推苏淼淼下水,然后自己又跳下去,想陷害苏淼淼。不得不说苏淼淼小心机不少,她没有让那个证人一开始就出现。而是当等到所有人都以为是苏淼淼自己做的事情的时候,再让那个人出来,所有人都会因为对苏淼淼的误会,而对原主产生

  • 热爱可抵岁月长之第四章(4)

    在戏楼前的广场,她坐在靠墙的台阶上,一手拿着糖葫芦,一手拽着氢气球。她把手缩进袖子里放在膝盖上,并着脚呆呆的坐着。她穿的棉袄厚实而显得笨拙,帽沿上雪白的毛绒几乎遮住了她的脸。从远处看,臃肿的外形像大熊猫似的憨态可掬。偶时一旁有焰火燃放,从她眼睛里映照出清灵明澈的光,有如天空的星辰。有很多小孩在她周围

  • 热搜夫妇官宣了吗在线阅读赶走她!

    在盛家姐弟面前盛气凌人的李氏,在老村长面前却瑟缩的好像一个鹌鹑。当年为了奔个好前程,她算是和盛家村的人撕破了脸皮。老村长那时还年轻,脾气十分火爆,说要把她沉塘了,差点真的弄死她。这么多年过去了,看见这盛家村村长,李氏还是心里犯怵。“我只是想回来看看几个孩子……”“少给我来这一套,我还没有老糊涂呢!”

  • 唐朝岁月在线阅读第5章

    金州,一座仙雾缭绕的山峰上。“师兄,师兄,出大事了!”一个身穿青灰色道袍,发髻黑白间杂面容粗犷的男子急匆匆的走进一个古朴的大殿。但见大殿之中端坐一人,此人眉宇间给人一种亲切柔和之感,其须发皆白,长发过肩,头顶上戴着一个类似道家装扮的大帽,手里执一浮尘。“师弟,何事如此慌张?”“师兄,八卦天机仪运转起

  • 玖樱随繁星微凉在线阅读第1章

    当冷清雅醒来后,她看见了俩个人影,冷清雅揉揉眼睛。只听俩人的声音逐渐清晰。“哎,小白,你说我们这次没有抓错人吧?”一个空灵的男音悠悠的说。冷清雅也看见了俩人的样子,啊!原来是黑白无常。黑无常瞟了白无常一眼,说:“要是这次再抓错了,阎王不得KO咱们了?”白无常一哆嗦,忽然看见醒来的冷清雅,惊喜的说:“

  • 美漫之七宗罪君王在线阅读第八章

    宋耀依旧平淡道:“一点小手段罢了,不值一提。”对宋耀来说,这确实不是什么值得炫耀的手段。其实唐装老者的修为比他还要高一层,理论上来说也能做到。但就像之前说的,武者的内力和修仙者的真元,是两种完全不同层次的力量,钢刀和玩具刀那是有云泥之别的。“对于先生来说是雕虫小技,但对我等来说,真是神乎其神的宗师手

  • 修真之喷你一脸仙露水在线阅读第6章

    “混蛋,给我住口!”陆离一声怒喝,打断了这一香艳的画面。“嗯?”许哲与邱莹莹四唇分离,晶莹的口水拉成了一条长线。“请问你有什么事么?”许哲无辜的小眼神望向了陆离,问道。“什么事?你自己亲谁你不知道么?”陆离气的浑身都在颤抖。“呵,我亲我女朋友,管你什么屁事?”许哲随口说道。“你女朋友??开什么玩笑!

  • 我自带锦鲤体质之五岁不能当村长吗(5)

    “对啊,我就是村长,怎么了?”萧奈看着惊讶的李二一行人,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觉得这些人真是没牌面。不像逍遥村的那些大佬们一样,淡定从容无比,让自己五岁当村长,也是言出必行。“牌面,李世民的牌面,还是太小了。”萧奈心中腹诽,已经将李世民的档次下降了一个台阶了。“休得胡闹,快说,你大人去那了,村长在何处

  • 被港黑大佬捡到后第5章在线阅读

    与此同时,照月国皇宫的金銮殿前,数百名宫娥美人莺莺燕燕,头簪玉蝉花细,身着金缕绣衣,蹑蹙金珠履,步步生莲,云歌曼舞,穿梭于纹龙雕凤的朱柱金扉间,朱唇轻点,温柔含笑,令整个大殿萦绕在春意盎然的暖意中。宝殿之上,距离皇上慕容涣龙椅最近的位置,右侧座椅上,一位衣着华丽讲究的俊美男子,一袭银色精绣锦袍,头戴

  • 盗墓行涯在线阅读第九章

    车辆缓缓行驶。陈峰透过车窗看着外面儿高楼林立的纽约。心思百转千回。自己就是睡了一觉却来到了六年后的今天。车队行驶了一阵儿,在到达纽约时代广场的时候陈峰让司机把车停下。现在正是下午的时候。广场来来往往着各种肤色的人士。当周围人群看见三辆豪车。都十分好奇的望了过来。尤其看见从车上走下来的陈峰和周围的保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