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奇幻小说 > 正文

我在异界当魔王在线阅读第10节

2021/4/8 19:57:07 作者:15988736104 来源:飞卢小说网
我在异界当魔王
我在异界当魔王
作者:15988736104来源:飞卢小说网
沈休穿越到了玄幻世界,变成了一名魔王,他还获得了系统。在如此精彩的世界,但他却只想在异界当一只混吃等死快乐的咸鱼。“打打杀杀的有什么意思,这里的小姐姐各个都是美女!”“人不仅漂亮,说话又好听,我超喜欢这里的。”(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第五章皇子选妃

二夫人长长地叹息一声,她已经做好被继女奚落、讥讽的打算了,怎么大嫂还是说了。

选妃!这么大的事,居然没有听说过,今儿庄里来了清虚道长,来过段家的人,这消息是从哪儿来的?

段家从西南来,道长自京城来。

难道是那牛鼻子道长说的。

真是可恶,来就来罢,居然出了这等骚主意。

当初不回皇甫府,就是怕候府大院里那些怪七怪八的规矩,如今还想把她送到皇宫去。她可听说,当今圣上已近四十,是个比父亲陆秉文还老的老男人。

“选妃和我有什么关系?”

最好当成是自己多想,如果真有关系,不将陆家庄给闹个底朝天,她决不罢休。

这两只狐狸在想什么?大的说了一半,小的精怪得只字不提。

大的倒还可以对付,只是这小的,她确实有些没辙。

弄不好,改日陆家下人还得说,女儿期负后娘。

或许在旁人看来,她爱自由,自然不愿意选妃。

她不愿意选妃,至于选妃的实情,她们就不会老实地告诉她。

那她……

“选什么妃?有没有我的份?”

这是什么话,难不成陆家的小魔女也想参加了。

太阳可从西边出来了,她从来就不屑过问朝廷、皇族的事儿,今儿还如此有兴致。

“你想参加?”二夫人还是想弄清月心的真实想法。

参加?她可不想。却故作平静地应了声:“嗯——”

两位夫人的紧张换成了惊喜,是这样就好,既然她本人都应了,丈夫与父亲又何须去劝母亲。

“听说……端午佳节,皇后与两位皇妃娘娘欲替四位皇子选妃……”“这次选妃不同以往,因为众皇子里有两位都曾是江湖高人的弟子,特邀武林四大世家参加……”

二夫人款款道来。

武林四大世家分别是指东都陆家、云南段氏、江南南宫、巴蜀唐家。

皇子选妃?

南梁国共有六位皇子,分别为南安王薛元浩、北静王薛元济、中兴王薛元泽、西平王薛元津、东顺王薛元润、盛京王薛元淳。其中元润与元淳尚幼,一个十四岁,另一个七八岁。

南安王薛元浩传说十年前拜入世外高人门下学艺;中兴王薛元泽三岁时候就拜在丐帮帮主龙三爷门下。

元浩乃是长皇子,是天隆帝少年时第一个女人万贵人所生;次子元济乃是皇甫贵妃所生;三子元泽乃是当今赵后所生;四子元津乃是袁德妃所生。

若立储君,按南梁国皇族祖训,立长不立幼,立嫡不立庶,立贤不立庸。大皇子元浩最有希望;但若以嫡立封,元泽应当;若论贤,贵妃、德妃之子在朝廷中的呼声最高,加上两妃娘家都是朝中重臣,一武一文,根基极深。

选妃?那么……秋雁会去吗?

虽然皇甫家除她之外还有一个位皇甫云裳,可如今只有十岁,定不是选妃人选。

依皇甫家在朝中的地位,又岂会放过这样的机会。

如果秋雁也会去,她真的甘心与众多的女人共拥一个丈夫。

二夫人见月心沉默,心中又开始犯疑:“雁儿,你不用担心。我堂妹碧薇也会去。”

段碧薇,江湖大美人之一,人如其名,传说娇若蔷薇之美,性若蔷薇之烈。

“如此说来,南宫世家的若璧小姐,唐家的秀君小姐都是必去的了。”

有意思,自己半年前才返回陆家,武林四大世家的小姐便占去了武林四大美人的雅号:娇若碧薇;媚似若璧;美有秋雁,丽如秀君;。

“这是自然,难道有这么大好的机会。谁会放过。”

以前大夫人还指望着自己的儿子娶上若璧或秀君,选妃事一传出,美梦成泡影,却同时让大夫人看到了儿子仕途的希望。那点亮光全都寄托在秋雁的身上。

四大美人艳名四播,就算不能全都入选,至少入选一两个也是有希望的。况且这武林世家索来各有其优势,除了本家的武功一流,还有生意,在当地也算是屈指一数的首富。

譬如陆家,若问东都人:首富是谁?人人都会说,自然是陆家。

各家的生意不同,但因为都在江湖行走,又多有联系,加上四家联姻早已经成为一种传下来的习俗。就说陆老夫人,就是南宫家的小姐。

“你返悔了?”二夫人试探性地问。

莫不是被其娇、媚、丽三人的名号给吓住了。碧薇是娇,那只是副病恹恹的身子。自打她会吃奶,就会吃药,而今已经十九岁了,还待字闺中。

江湖四大美人皆要参加,这倒是闻所未闻,倒要瞧瞧她们如何的美法,是否人如其名。另外,更令月心挂心的是,秋雁是否会真的参加此次选妃。

“不,我去!”月心认真的回道,是的,有些事与其让别人来劝自己,不如用心把此事搅黄,有些事或许她干不好,但干坏总可以吧。

“雁儿,你真的要去?”大夫人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真是奇了,偌大个陆家,硬是没人能看懂小姐的心。

陆家小姐的行事作风,完全超出许多人的想像,这一次又令大家喜出望外。

月心缓缓地回过头,“去——”成竹在胸。

老夫人这边还没说通呢,大夫人、二夫人便将月心已经答应参加选妃的事说了。

“什么?”老夫人猜不懂,她的孙女应该不是普通女娃,一入候门深似海,她怎么就应了。一向酷爱自由的她,难道就真的那么希望所谓的荣华富贵。

她应了,她应了……

宝贝心肝、乖乖孙女,你到底在想什么?

怎么就应了,她不该是这样的。

老夫人在疑惑,甚至有些失望,心里隐隐地猜测着各种可能。

陆老爷子与陆秉文兄弟却欢喜不已。

“眼下还有一个多月,秉武花高价从东都王府请位有经验嬷嬷教授雁儿仪态……”如果他的孙女嫁与某位皇子,自然而然就是皇亲国戚了,倘若那位皇子成为储君,陆家的未来将一片美好。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致命接触第5章在线阅读

    “无央族都退居无央界百年,我们为什么还要守在这荒废已久的地方?真想早日回到宗内。”一个年岁不大的道修抱怨了几句,又埋头拿刀子在一截短木上削削刻刻,借此打发无聊的时光,不一会一个的惟妙惟肖小女孩被雕刻出来。原先守在这片荒无人烟的地方就是件枯燥无味的事,且这里灵气稀薄,想要修炼也是不可能,他们这些道修更

  • 从今天起做女神第十章

    “那……好吧。如果行李太多拿不了,记得来找我。”说着,金则泰拿出名片,伸手递给楚靖。楚靖很自然地半站起身去接,两个人之间的距离瞬间缩短,无可避免地目光相遇时,楚靖的心震动了一下。以前,他没有特意注意过金则泰的长相,也下意识地在回避与他目光交汇,现在这么近地看到金则泰,对方的容貌以及散发出来的强大气场

  • 我有一粒丹之自有好去处

    因为君后是男子不能生育,所以,历朝历代都是嫔妃生完皇子大都先交由皇子院照看,待长到一定岁数便按其发展依次交给不同的师傅培养,最出色的几个皇子便会交给君后和太君后共同教养。可毕竟血浓于水,在先皇驾崩之后,关于新皇生母的问题,便产生了分歧,最终在经历几任朝代更迭之后,便定下了让皇帝生母以皇太妃的身份奉养

  • 游戏里的骚话小姐姐居然是我的白月光青梅第1章在线阅读

    因为临近预产期,身体也逐渐力乏,大约有一段时间不能更新了,抱歉√

  • 网游:我能给万物加点在线阅读第六章

    “零说今天早上才出现的令咒,言峰璃正会相信吗?”恩奇都自空气中显露身形。“无论相不相信都不重要。”藤崎零解下斗篷挂在衣架上,“今天去教堂主要有两个目的,一是试探一下这位神父确定他会不会直接对Master下手,二是看看那个言峰绮礼和他的Servant——应该是Assassin——在不在教堂里。”“那现

  • 花千骨之琉夏倾城在线阅读第10节

    公司的流言王西梅也听到过不少,当初有传言东儿的母亲会出去旅游,完全是因为知道自己的丈夫,跟别人有染想不开,跳了海。自己的女儿因为救东儿的母亲才会一起掉入海里。又出了这样的事,似乎在验证之前的传闻。难怪自己的孙儿会如此排斥。换成任何一个人遇到这种事,也不会把父亲“情人”的女儿,带到家里来恶心自己。轻轻

  • 听说权相想从良[重生]巧遇

    亥时十分,西山山阴处高大的树木遮住了天上的月光,漆黑成了林子里唯一的色彩,万籁俱静,直到一个银色的身影突然闪过,像一道闪电打破了黑暗。待那银色的身影停下后才发现竟然是前日进了西山的舒宁仙子,舒宁此时很是狼狈,原本白色的长裙被树枝挂烂了不少,头发也有几缕洒在了额前,一边拿着师父赐的长剑水波横在胸前一边

  • [综英美]浓情巧克力之离婚吧(1)

    秦芮言一睁眼就看到一张胖乎乎的小脸,她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那小胖男孩就一口吧唧在她脸上,搂着她的脖子喊了声“妈妈”!她顿时感觉有人在她脑子丢颗手榴弹,炸药之威力震得她瞠目结舌。“喂,小屁孩儿,我才二十三,还是黄花大闺女呢,妈可不能乱叫啊!”秦芮言将趴在自己胸口的胖小子举了起来,瞪着他一本正经地说

  • 嫁了个权臣在线阅读第六章

    “路咯莎肯其!是光明神教的祈祷语……,”林克大声的念诵着,一个老者坐在一旁微笑地看着。这些时日在林克不断的闹笑话和不停的学习中飞逝而过,林克也对处身的这个世界有了一些初步了解。他现在处身的所在是一个叫卡萨的大陆,而眼前从森林里把他救出来并教他说话识字的老人叫康姆.卢恩,现在他住的这个地方是迷失森林边

  • 把酒欲问青天第9章在线阅读

    晓灵心中一直藏了一件事,甚至连她的好姐妹也没告诉,她父母也怕让她再想起那可怕的事情,也从来不提。但晓灵从来都没忘记,没忘记那个小男孩。那是6年前,自己还只是15岁,那天晚上参加完学校组织的节目就往家走,因为不喜欢同学们知道自己的家世,就没让父母派车来接,谁知刚走不久,就被一个流氓盯住了,捂住她的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