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豪门小说 > 正文

绝色女总裁在线阅读励志

2021/4/8 18:42:13 作者:寒光 来源:3G小说网
绝色女总裁
绝色女总裁
作者:寒光来源:3G小说网
一个底层打工仔,因为长得像人渣,陷入到了美人的仙人跳里……他强制霸占了人家的身体,开启了挂逼人生!

说起刘备他在后世人的口中就是仁义的代表,这让我不由得胡须发飘。难道后世的仁义标准廉价到那种地步了?再后来泰山君照着人间的样子创造了冥联网,我们这些判官和鬼差没事就在冥联网上冲浪。我经常登录一个叫冥盟的社交平台和同僚们一起聊天,同僚们会分享一些在人间某些社交网站上看到的内容。

当然我经常会成为话题的中心,同僚们在冥盟上分享的正是几个小青年为我说话而被一群人狂喷的截图。喷他们的人都说粉我的是倭国人,只有三观不正的家伙才会站到我这边。我笑了笑看了眼庄生在冥盟上发的新帖子,标题非常的醒目:“号外号外,某建国太祖三观不正是倭国人!”

庄生所说的建国太祖我见到过,泰山君戏称为他为山大王。虽然在生前立下丰功伟绩享国父之尊,这位太祖来我们这倒是从不摆什么架子。没留胡子也没穿什么华贵的礼服,但能很自然地让人心生敬意。山大王这个称号就是他给自己取的,虽说晚年他在权力面前一样未能免俗。

我知道在现在的神州,说谁的坏话也不能讲这位太祖的。因为谁也没有这个资格,不是这位太祖没有人能为屈辱的时代画上一个句号。巧的是这位太祖按照某些人的标准算是我的粉,毕竟他派御用文人组织为我平反。更巧的是我们的御用文人也一样都姓郭,而且个性上有些放荡。

不,那位文人比奉孝更加放荡!奉孝冲击的不过是虚头巴脑的礼仪规范,那位文人敢于冲击的还有道德伦理。或许是我是浅薄,不该用常人的眼光来看待一位有特色的文艺青年。我记得他的朋友曾经抱怨过一句:“但愿这是我最后一次参加你的婚礼!”在他所生活着的世代人们似乎普遍尊重一夫一妻,他屡次结婚又离婚的做法未免有些惊世骇俗。

可那毕竟是私人问题,我的私人问题也很多。我经常被后人指摘娶寡妇,可是在如今的神州二婚已经司空见惯。我不知道他们为什么非要吐槽我,我活着的时候卓文君再嫁司马相如还是一段佳话。而那时的司马相如还不够出名需要被卓文君卖酒养活,至于我再落魄也不至于靠女人养活。我养的起我接进门的任何一个女人,权力财富生活情调我称第二没人可以称第一,在当世但凡有自知之明的都不会做我的竞争者。

可我低估了跟着刘备的人,他们可以只顾着自己的愿望而不再乎颜面。哪怕他们的愿望不切实际,可关云长偏偏敢提出来。我承认是我原先答应过云长,会把秦宜禄抛下的女人送给他。我失信了因为我觉得那个女人无论是跟秦宜禄还是跟云长都太可惜了,好女人只能价高者得尤其是带着孩子的女人。

于是一场谁才是杜氏男人的闹剧氏竞争开始了,关云长能说出的只有一句苍白的他喜欢杜氏。我直接把秦朗带到子桓和其他的孩子的面前:“阿苏见过你的哥哥们,从今天起我们是一家人。你今后是我的儿子,谁敢动你告诉我我没少杀过人!”

与刻意跟我拉开距离的何宴不同,秦朗的目光稍稍停滞了一下。随后我听到了好几记响头,还有我最想听到的一声爹。关云长只能黯然离场像相亲节目中灯被全灭的男嘉宾一样,可是云长没能像个爷们一样承认自己的失败。他由此对我产生了恨意还想刺杀我,我知道过了一千多年后的现在肯定有人认为凭他的武艺定能成功。

我还是想说很多事情跟戏曲里唱的不一样,戏曲在如今的世代叫国粹而在我的世代连登大雅之堂的资格都没有。就是在我身后的几百年,那也是取悦底层的东西和高雅挂不上号。不管我在戏曲里被打得如何丢盔弃甲,在现实中我仍然是某些人心目中的英雄必须联合其他人才能抗衡的存在。更别说可以被联合的其他人,在我活着的时候都倒向了我。

为什么人们喜欢听戏曲呢?我想到了人间的某个新词汇—励志!很多人佩服刘备年过半百还能折腾,历经各种失败仍然不愿放弃自己的梦想。他们把自己在社会中挣扎求存的样子代入到戏曲中,觉得自己就应该像刘备那样屡败屡战不轻易言弃。尤其是当他们因为自己的挣扎而在人生品尝到甜头的时候,他们就会越发地认为自己的想法是对的。

但很可惜那不是创业是政治,政治是分立场的。立场上是否正确则需要看他是站在什么样的角度出发,明明都已经是看淡一国一姓的世代。却还有人连蔡墨栾书之流都不如,有些人没有和他们的世代一样进步。请问在当时谁的方法能比我更能尽快让纷乱的国家恢复秩序和活力,长时间的内战和牺牲掉某些贵族的利益迅速重组上层相比哪个更好?换了个瞎子也该能看出来吧!

我承认我说什么都会被某些人以篡权否认,因为总有的人会活在自己的世界中无法自拔。他们失败了也不会检讨自己,只会在骂我不行的同时怪我带的人太多。权力和政治本就是一个征求更多支持者的游戏,无法让更多的人支持自己就是失败,输了就是无法翻身只能看着自己一步步沉到深渊里。

如果说刘备年过五旬当上皇帝就是成功的话,我还是想说比起我在几十年前见过的某位大巴山皇帝还是差些。大巴山皇帝不靠什么背景就是一个普通的农民,人家是真正的白手起家不是什么人的弟子也没有什么人的资助。虽然大巴山皇帝在面对百姓的汪洋大海和新世代的警察面前没有一丝抵抗能力,不过人家不也是当过皇帝的人吗。

按照某些人的理论只要出身贫贱能当上皇帝,那就是励志就是成功。不管他对抗的是什么,站在怎样的一个立场。

嗯!还有更励志的一本书叫《我的奋斗》,有意的人可以去买一本。目光放的远一些,谈励志刘备算什么!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3G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西游宅猪:每168小时抽奖一次在线阅读第一章

    今日快讯:在对斯卡鲁哥莫拉的战斗中,捷德奥特曼使出假面骑士踢。虽然这条新闻只占据了很少的午间报道篇幅,然而还是让漫不经心浏览报纸的朝仓陆在匆匆一瞥中看了个懵。这什么?他愣了半晌,揪出那张版面,油墨纸质上赫然印着他英姿飒爽一脚蹬歪怪兽脑袋的玉照。旁边一段铅字又吸引他的注意。“本报以为,该动作是东映动画

  • 小公主追爱记第六章在线阅读

    倚舟梦白雾缭缭俊山岭落叶飘飘好听的歌声再次响起,还是一样的悠扬婉转沁人心脾。唔,余弈之伸了个懒腰他笑了他循着歌声望去,是她今日的她有些妖娆水红若兰的衣衫青丝垂下束在肩头,她偏着脑袋坐在潭边望着潭里的几条鱼儿,耳朵上的饰品有些晃眼,一双小手划着潭水,她轻轻的唱着:流水过小桥花开正好青草依依佳人俏盼情归

  • 道孽我还不够强大

    清晨的阳光从窗帘的缝隙洒落进来,落下一地热烈璀璨的光芒。卫安宁动了动,周身像拆了重组一样,酸痛难忍。昨晚发生的事,像快进式的影片,一帧帧在她眼前闪过,她猛地睁开眼睛坐起来。身体某个部分传来撕裂般的疼痛,比昨天早上更甚。她身上穿着粉色的睡裙,露出来的手腕脚腕上一点淤痕都没有,但是身上的重点部位,都是青

  • [娱乐圈]假如爱有天意在线阅读第二章

    2.重生所以现在,她还不能和这个渣男爸爸翻脸。不能让他知道她已经知道所有他的那些龌龊事。她一头扑进妈妈怀里,“妈妈,我好害怕,我昨天晚上做了一个可怕的梦,那个梦太可怕了。”甘露轻轻的拍着女儿的背,“是吗?宝贝,太可怜了,吓坏了吧!做什么恶梦了?”“妈妈,我梦见我死了……是爸爸害死的。”李展南的脸上出

  • 宠物萌欢日记第5章在线阅读

    一家子用饭,老古高兴起来多喝了几杯。哑奴还算是古鹏的婢女,虽然只是借给姑奶奶使两天,还是弄得古鹏这顿饭吃得心不在焉。回房见哑奴收拾自己铺盖吓得古鹏一把按住:“别带铺盖,这样你晚上还能回来睡。”哑奴听话把铺盖放下,古鹏拿了一荷包安神香给她说:“这个人闻了没有害处,她要是闹你,你就抓一把丢香炉里,让她美

  • 剑客的异界生存法则第二章在线阅读

    乔灵儿,海城乔氏集团乔董乔明月的掌上明珠,才刚七岁,患有先天性心脏病兼有轻微的自闭症。一小时前,绑匪在乔家保镖护送乔灵儿去医院途中动了手,和大多数富人被绑架的案例一样,乔家同样也没有报警。看起来是再简单不过的一起绑架富家千金勒索钱财的案例,黑了海城的交通系统看到一个格外熟悉的身影后,原本对这案子兴致

  • 以吾之心佑你无伤第十章在线阅读

    “听说你在学校的成绩很不理想?”霍格沉默了一会开口道。“啊,哈哈,还好啦,其实也没那么差……”多格打着哈哈,摸着头,胡言乱语。六年了多格还是只会放一个照明术,纵然以多格的厚脸皮,面对家人的询问也颇不好意思。“要不试试修炼武技,你现在才12岁,也还不晚。我也可以指导你。”“不用了,我现在已经可以释放火

  • 晚来天欲雪第1章在线阅读

    书籍记载,南宋末年,全真高人王重阳端坐终南山之颠,七日不曾动摇,七日之后,霞光万丈,百鸟齐鸣,众兽伏地。光芒中,领悟升虚之道,破空而去。明朝之时,更是出现了一位天纵之才,让人们清楚地看到了一个未知的世界,这人就是武当掌教张三丰真人。随是时间的迁移,渐渐地在水蓝星上,在也是没有人达到以上二人的成就,于

  • 跑什么,我疼你啊!第6章在线阅读

    三、全球黄金的资源量世界上黄金的资源量以南非为最多,占世界总储量的60(百分号)—65(百分号),其次为美国和加拿大,各占约10(百分号)。若把地壳中的黄金全部“掏出来”,可达840亿吨,在地壳92种元素中居第74位。黄金在自然界中的分布非常广泛,不仅存在于地壳中,还存在于地球表面的水圈、生物圈与大

  • 山城佚事不一样的感觉吗

    第三章不一样的感觉吗事实证明,不能靠眼前的景象随意揣测!“对不起,我以为你正在…”现在的我,已经安心的回到新家里,餐厅里有着“老爹”的身影,我正从厨房端过来一壶万般不好意思的茶。那是我坚持一定要泡给他喝的茶,就为了我下午的莽撞!“我当时真的没想到你会有那种想法,所以才觉得很好笑。”他穿着一件没有图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