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青春校园 > 正文

无限之绝地欧皇 [参赛作品]在线阅读时空乱流

2021/4/8 19:22:12 作者:一水清平 来源:晋江文学城
无限之绝地欧皇 [参赛作品]
无限之绝地欧皇 [参赛作品]
作者:一水清平来源:晋江文学城
预收文《我在绝境住豪宅》求收藏~身为游戏设计师,夏瑞泽很爱玩游戏但他不太爱玩有抽奖的游戏因为他的手气太欧了,少了很多乐趣直到有一天夏瑞泽陷入一场真实的无限生存游戏靠着绝佳的手气在绝境中求生存他终于体会到一时欧一时爽,一直欧一直爽!程·非洲人·怀潜:求蹭手气!扫雷:1.金手指粗粗粗!爽文!2.作者玻璃心,跪求轻拍~推荐我的完结文我又穿越回来了末世之有个超市预收文《我在绝境住豪宅》求收藏~文案:末世来了,斐思源靠十多套商铺租金吃喝玩乐的美好日子瞬间没有了他最爱吃的德州扒鸡也没有了幸好他获得系统,拥有

一转眼两年过去了,两对情侣更加腻歪了。(来自单身作者的鄙视)

“阿玄,我想吃冰激凌!”

“不行,你现在特殊时期不能吃,乖,清清。”

“你不爱我了,你都不让我吃冰激凌!说你是不是在外面有了别的女人了!”

“怎么可能我这辈子已经栽在你手里了!乖,清清现在你已经不是一个人了咱们吃饭好不好?”

“逗你玩呢!我要吃鱼。”

“好我给你挑刺。”

哎!一孕傻三年!清清怎么从高冷御姐变成了小可爱了!不过老婆什么样我都喜欢。不知道老陈那怎么样,梦玲肯定很辛苦老陈本来就小孩子心性怀孕后就要照顾两个孩子一大一小两孩子争宠。

不得不说梁玄说的真的准。

“老婆,老婆网上说一但有了孩子你就会只疼孩子把老公当空气,你会吗?”

“你从那儿看的呀!怎么可能。”

“老婆,那就好我就怕这小兔崽子生下来其他的什么都没有学会先学会争宠。”

“陈洛!你差不多得了多大的人了还和宝宝吃醋。”

“你看看嘛,他还没生下来,你就向着他,他要是生下来了,你心里还会有我吗!”

“多大人了,差不多行了。反正我最爱的人是你……”

“老婆,老婆,你刚才最后一句话说的是什么,我没听清。你再说一遍嘛!”

“你……你没听见就算了。”

“不嘛,不嘛再说一次就一次。”

“好吧,我说的是我最爱的人是你!听清楚了没!”

“听清楚了,还有我也是。”

李梦玲望着陈洛含笑的双眼慢慢的红了脸庞,一眼便沉溺在了陈洛眼里的爱意,我想李梦玲我这辈子怕是要栽在你陈洛手上了,我甘之如饴。

由于李梦玲和叶清怀孕不得不终止这次旅行,他们约了一起最后在西安结束这次旅行。

“我们游历了许多国家,发现龙国才是最好的,西安经历了13个朝代,阿玄比起以前的安排这次的我真的很喜欢。”

“是吗?你喜欢就好。”梁玄内心(我就是看西安有活动,怕清清无聊才选的,这是瞎猫碰上死耗子了?不管我就说是我精心挑选的。)

“欸,叶哥阿玄你们这么早就到了啊!”

“废话,我们什么时候迟到过,那像你啊!别带坏了我家梦玲。”

“好男不跟女斗,梦玲你什么时候认识叶哥的?我怎么没听你说过啊?”

“我和小清子从小就认识,而且你也从来没有问过我啊?”

“不过话说来都来了那就玩的痛快!”

“别闹她们俩个都怀孕呢!怎么玩逛逛街就好了。”

“没劲,这次算了下次一定要玩的痛快!”

“咱们去古玩街淘淘。”

古玩街小贩正在积极向游客推销他们的商品。梦玲刚看到一个古董那小贩像鲨鱼闻到血直接冲过来推销。梦玲被烦的没法刚想买下,只见陈洛一个眼神直接吓退小贩。

“梦玲没事吧?”

“我没事老公。”

“那接下来跟我走吧!真正的古董不可能摆在明面上。letsgotothe小巷子!”

“哈哈哈!小清子这么多年过去了你的英语依旧啊!”

看这笑岔气的梦玲叶清无奈一笑“同志们,该出发了吧!不然得到什么时候去啊”

静谧的小巷古老的青砖,显示这它的古老。一个老人坐在一个小摊旁,小摊很奇怪只有一块玉佩。看着这个场景,叶清一行人都感到一丝古怪。

梁玄问到“老人家,你是小摊的主人吗?”

“是,我等你们很久了。”

“什么意思,等我们,你是谁,你怎么知道我们的。”

“叶清小女娃,别急,老夫会告诉你们答案的叶清,梁玄,李梦玲,陈洛。”

四人一惊你到底是谁?

那老人家似乎听的到他们的心声“想知道老夫是谁,只要你们把血滴在这玉佩上便会知晓”说完这句话老人瞬间消失只留下了小摊和玉佩。

“我们怎么办?”梦玲问到。

“没办法,只能按他说的办了。”陈洛无奈的看着玉佩。

四人聚在一起,拿出刀在手指上割了一道小口子分别按在不同的位置。

老人声音响起“不愧是他们的后代3分钟后时空裂缝开启将进行时空之旅结束时便是你在那个世界死亡之时。另外你们会分在不同的位置。进行告别吧!!!老夫名叫时未来再见”

气氛陷入了悲伤。“阿玄,你一定要在那边等着我,我一定会找到你的!!!”

“梦玲别哭,即使时空变化你的容貌变化,但我在你身上留下了标记我一定可以找到你。”

“什么标记?”

“我的心。相信我我不会把你弄丢的。”

“油嘴滑舌”

“时间到,时空逆转,时空之门开。”

时空裂缝的滋味十分难受,但在他们快晕过去时突然听到“woc时空乱流了!怎么办啊!我只是实习的啊!怎么第一个任务就这么难,时空乱流的后遗症是丢失这个时空的记忆!!!直至遇到自己这辈子最爱的人才能想起!!!这要是非酋这辈子都别想遇上!!!”

听到这些话四人不知作何感想反正他们已经踏上贼船别想下来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寒情莫默在线阅读第6章

    明天怎么样都好。我的人生一塌糊涂,如果可以早早死掉就好了。我为什么要生于世上呢?究竟是作为注定被舍弃的东西还是令人厌恶的怪物而存在,都无所谓了。想要早早死去,如果今天能在梦里死去就好了。——佚名“抱歉,请问你们是木朝云的同班同学吗?我是她的弟弟,有些事想问一下你们。”英歌和朋友放学后坐到以往的甜品屋

  • [综漫]猫屋餐厅在线阅读第五节

    早上一家人起的很早,因为安生要上学,安靖和欢沁也要上班,他们吃完早餐便把安生送到了学校,安生穿着校服,跟着老师进了班,安靖和欢沁目送完孩子后,也去工作了。喧闹的班因老师进来一下安静了,老师:“这位是我们的新生,叫安生,大家要好好相处”老师指了一座:“安生,你做那儿”安生坐了老师指给的座位。她把书包放

  • 总裁大人别太坏之十年前的记忆(7)

    双唇的温度,一下子蔓延了全身,这个男人的温度是那么熟悉,所有所有的一切,就在一瞬间,全部记了起来。十年前的一幕幕,浮现在了眼前。十年前,正是情窦初开的年纪,那个时候刚刚懂得了情和爱。也正是羡慕别人男女情爱的年纪,那个时候,老爸经常带我下凡。说我要去凡界见见世面,于是就有了我在凡界的住处。一次和老爸去

  • 资料夹二之第二章

    国交是一所全日制私立高中,凭着高质量的教育,高质量的校园环境和高质量的上线率稳坐全南枫市第一。学生中不乏贵族子弟,但寒门出身的优秀学子也不在少数,他们不惜重金求学,只为考上一流大学。混日子的人自然是极少数,楚云烨便是最出名的了,抽烟喝酒打群架,逃课晚归不认错。不少老师都对他意见颇多。不过楚家在南枫市

  • 海贼之变身无敌第十章在线阅读

    “帮我完成心愿?坦白说,你们两个成功的概率很低。不介意我把凳子换成摇摇椅吧?人老了,还是那个坐着舒服。”张文韬自言自语的说道。如果是其他人,看到的话,还是张文韬被死死的绑在一个大石凳上。可在杨易的眼中,现在是一个年约古稀的老人,躺在一张摇摇椅上,不断的摇晃着,不时还能听到椅子摇晃的声音。紧接着这个老

  • 问鼎商情第四章在线阅读

    月去日来,很快新的一天开始了,整个基地完全大变样,围墙已经修建完成,主要建筑也已经修建完成,现在主要在修建地下室。老三,你醒了。昨天晚上我就派人去收购黄金,截止到目前为止一共收购了1吨黄金,就装在楼下的车上。你可以去看看,至于后面老大说了什么昊天完全没有听到,昊天只听到一吨黄金然后脑子就一片空白,等

  • 宇内最强执法者第一章在线阅读

    “殿下小心!”黑暗中,一急切的声音打破了夜晚的宁静,伴随着刀剑呼啸的声音,慕虞陶骤然回头,猛地将一红衣女子推到身后,“叮”的一声响,挡住了杀气肆意的寒刀,利落的将来人踢到一旁,未等歇息片刻,他的眼角划过一道白光,慕虞陶侧身后退,回旋的长剑瞬间刺入来者的胸膛,轰然倒下的身躯震起浮尘。接二连三燃起的火把

  • 奇玄世界之永不陷落【求收藏、求鲜花!】

    就在此时的方俊正带着自家部曲与松州城内的大唐残兵与突厥士兵争夺松州的归属之时,身在长安太极殿中的天可汗李世民陛下也相当的不爽。别看方俊要死要活的想要和李世民陛下的公主退婚,甚至差点被砍了脑袋,但是大唐的公主对于周边各个国家来说可是不可多得的宝贝,而且对于能够迎娶公主这件事,各个国家的使臣都一个个铆足

  • 足球:最强零零后第10章在线阅读

    林暧傻呆呆的看着三个人离去的背影,好一会才回过神来,看了一眼旁边的苏雅。然后,她的泪水一下子决堤了。“这是梦对吧,是我在做梦对吧,雅雅,告诉我!”“暧暧,你不是说你准备接受了李凯,许飞早就是过去式了,怎么……”怎么还哭上了呢,还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可是,我,我发现我还是爱他的。看到他跟别的妖精搂在

  • 制霸女权世界锦绣阁

    老夫人冷哼一声,觉得口里轻甜的糕点都变得有些没了味道,“这等事都传到下人耳中了,林氏、李氏,你说说你们丢不丢人呐!”薛海娘莞尔笑道:“奶奶您就别怪娘亲了,您又不是不知道,娘亲向来便是这老好人的性子……”言下之意便是,娘亲可是一心为许怜霜着想,却不料林氏横加阻拦这才闹出笑话!她这一番,看似为李氏辩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