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言情 > 正文

攀天路第四章在线阅读

2021/4/7 12:58:30 作者:调味君 来源:纵横中文网
攀天路
攀天路
作者:调味君来源:纵横中文网
身为凡人的他,因为一句话差点丢掉性命,但同时也遇到了改变一生的人。为了变得强大,可以保护家人,他拜师修仙,走上仙途!

光阴易过,不知不觉冬去春来,正是“庄稼人不用问,一家做甚都做甚”。福家和其他农户一样,做着春种的准备。一天夜里,福壮文又做了一梦,仍然是那白袍白发的它在右老人,拄着拐杖一步一喘来到他家。对他说:“福先生,我此来有一机密要事告诉您,按理说,这事是不能告诉任何人的,但不告诉您们我却不安。从明年开始,咱这地方连续三年大旱,此旱灾百年罕见,方圆百里寸草不长,恐怕人畜难度,死守此地的人就等于等死,我劝您一家人趁早寻个落脚之处。请先生谨记我言,早作打算。”

隔了一天,锦文也得了同样一梦,只是也像从前一样,送梦的还是那位中年人它在旁。兄弟俩相聚复议,觉得这两人每次在他们梦中所言俱都真实,焉能不信?只是故土难离,怎能割舍祖上至今几代人的久居之地?为这事两人足足两夜合不得眼。想前想后,觉得世界虽大,却不知往哪里去,这事实在非同小可。愁苦归愁苦,几天之后,壮文还是想通了,他和锦文说:“咱这地方原本就十年九旱,七沟八梁少水缺肥。即使风调雨顺,人们依然难得温饱,如果真的三年连续干旱,确实生命难保。这事咱先和本村乡亲们说知,且看大家作如何打算。”

乡亲们一听这事,一向对他们十分相信的人们都摇起了头,至于提到要离开自己的村,走出百里之外去漂流,更是想也不愿想。有位本族长辈,甚至把他们二人训斥了一番,说:“目前你们是村里数一数二的富户,吃饱了撑的?人说三十亩地一头牛,老婆孩子热炕头。大概是热炕头烧得你们不行!明年闹灾,你们今年就知道了?我看你们是看邪书看的入魔了。以后再别说这些扇风话!人们都紧巴巴的,经不起折腾!”

乡亲们无动于衷,兄弟俩各自的家中也出现了分歧意见。原来壮文和锦文都有了第三代了,都是大家庭。壮文三个儿子各自都成了家。大儿子中元已有二子,分别叫荣庭、荣堂;二儿子占元也有一个儿子,叫荣族,现在他妻子又已怀孕。只是三儿文元虽已成婚,眼下还没有孩子。锦文也有两个儿子,分别叫晋元和长久,他们也已成家,每人又各有一子,分别叫荣宗、荣祖。两家合起来二十多口人,真是人多口杂。再说福家祖祖辈辈重视文化学习,他们的子女们都能写会算,虽然知礼仪尊长辈,但都爱思考有主张,不是别人能轻意左右得了的。如今父辈们突然主张合家离乡背井,而且尚无确定去处,他们思想深处自然不能一下接受,虽然大家都相信那蛇老的话。中元说:“爹,咱们家中现在有钱,多买些粮食囤积起来岂不省事?为什么非要远走他乡?”

占元说:“要不干脆去城里买个铺面,做点买卖也能维持生活。”

“连个固定的地方也没有,我们总不能出去无目标地瞎走吧?”壮文妻子也发了言。

对于这件事,起先,福壮文本人虽然想通了,但并不坚定。谁知他这人脾气有点怪,听到大家的不同意见,反倒坚定了要走的信念。一向性格温和的他,竟耍起了家长作风,用不容商量的口气一锤子定音说:“家有千口,主事一人,别说是你们,就是锦文也得听我的!多买粮食故然也是办法,可是,要张口吃东西的不只是人,那牛、马、猪、羊等怎办?牛马饿死了,灾年过后不耕种了?还不是没办法?至于买铺面做买卖,连想也别想,咱祖辈都是伺弄土地的,总不能在咱们手上改行。我老爹曾做过三年买卖,图然钱没挣一分,白买了两头骆驼。咱们就本本分分地种咱们的地。要记住:什么时候也不能丢掉房屋和土地。至于那做买做卖的,似黑蚁争巢般忙忙碌碌的,满脑子钱啊利啊,怎似咱耕种在青山绿水之间,收获于蓝天白云之下,自耕自食心安理得?名利之心从不生,勾心斗角不曾有,这种神仙般的田园生活说什么也丢不得。再说,人挪活树挪死,天下何处不养人?灾年过后,想回来还可以回来,权当我们出去见见世面,这有什么不好?别那么没出息,舍不得这些坛坛罐罐,出门二三里望不见烟囱就慌了神,这事由我和锦文定夺,你们再别多言!”

大家见他这般独自主张,便都闭口不言。

这着棋既定了第一步,就该考虑第二步,现在的问题是要去哪,朝哪个方向走,老兄弟俩为这事十分伤脑筋。正是:人逢喜事精神爽,烦闷愁肠瞌睡多。刚吃过晚饭,福壮文头一着枕,就迷迷糊糊地睡着了。这时,一个穿花衣的小青年推门而入,双手递给他一张字条,他接过来一看,上面写着:

福先生:

欲行当月宜行,只要向北六百里,落脚火烧地,你的家族就代代不受穷。至于怎么走,到时候有一只鸿雁将为你们领路,你弟曾救过它一命。所以,你们也算是老朋友了,我近日身体欠安,不能当面相告,亦不能相送,抱歉!

它在右 二月二十二

壮文读完这段文字就大喊一声:“太好了!”他这一喊不要紧,把自己给喊醒了,原来自己刚才又是在做梦,它在右老人又给他送消息来了。细细一想,刚才梦中内容记得清清楚楚,他忙找来纸笔,把那字条的话一一记了下来。然而,那“火烧地”在哪里,实在有点茫然,所幸已经有了大方向。想着想着,辗转反侧却再也不能入睡。

第二天,福壮文把梦中它在右告诉的落脚地告诉了锦文,两人再次商量,觉得没有必要再犹豫了。现在是二十三日,当月只有七天了,看黄历,二十六宜出行。就决定二十六日老兄弟俩先行,家中有中元占元和晋元他们料理,嘱咐他们要及时播种,喂养好性畜。只要老兄弟二人找到安身所在,再接家属不迟。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穿越之后宫养老的日子再现

    迷雾森林距离皇城着实很远,冷裕染他们为了节省时日只好使用传送阵,传送阵只有皇族才有,传送阵消耗五张传送符,传送符也由池家生产。“池哥哥,这就是迷雾森林?”面对着一大片绿油油的森林,不时地有几只飞禽飞过,夕阳的映照下,只有远处萦绕着一点紫色的光芒,其实也挺好看的啊!整个森林弥漫着神秘的气息,根本就与书

  • 越宇狂王第十章在线阅读

    等到孟楚思一曲完毕,玉琼心才装作巴结的道:“姐姐唱的真是好听呢!如果换作妹妹这歌喉来唱,一定唱不到这么好。”孟楚思心中十分得意,哼,就凭你这乡下丫头,哪能比得上我?但面上并未明露,双手自然的搭上玉琼心的手,微笑道:“哪里哪里,妹妹真是谬赞了呢,若说琴艺,姐姐怕是比不上妹妹了呢。”玉琼心嫌恶的移开自己

  • 听说王爷很傲娇在线阅读第二章

    “嗯,玩过。”叶枫迟疑片刻,点了点头。想了想,他又出声补充道:“不过,玩的不是特别好。”“没事,房东大大,我来保护你。”林小团听到叶枫的话,摆摆手,一副我是高手的做派。两人说话的功夫,电脑成功开启。林小团开启了直播,然后运行了游戏。“大家晚上好啊,你们可爱的团子来喽。”开启直播后,林小团开始与直播间

  • 重生鸿蒙曲在线阅读第六节

    虽说对方是和尚打扮,但是我还没打算相信他。我颤抖着捡起地上的汉剑,装入剑袋背在背上,然后双手合十,对他鞠躬,抬眼看着他谨慎地问:“请问大师如何称呼?”大师见我这么有礼貌的举动,于是也对我鞠躬,优雅地说:“贫僧法号一叶!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施主既是有缘之人,贫僧自然是来指点施主迷津的!”我有点担心

  • 狂庸章二十万年前的狠人

    创造一切能想象的东西就是只要神力足够,大到一个多元宇宙,小到一枚绣花针,只要你敢想,那就能创造!链接一切次元位面就是只要发动永恒之书,大到众生认知中最强的位面,小到脆弱的虚幻位面,只要你运气好,那就能打开位面通道。而创造无数系统就是永恒之书认为的最适合李慕收集资源的方法,沟通位面,销售系统,收集资源

  • 才不是女孩子在线阅读第2章

    地球第一研究院里,地下一层试验场里。十岁大的尧郃驾驶着一台二十五米高的大型机甲,来进行机甲的适应性测试。“76.1%,76.2%......78.3%”尧郃看着显示器上停在78.3%的数值,讪笑道:“爸,有点失落,还是没有超过80%。”“滚,你个小兔崽子,你才几岁啊,赶快给老子下来,让我看看怎么样了

  • 制霸空权在线阅读第四章

    “不知,睿王有何要事,没有的话,大门在那边,可以滚出去哦。”叶雪歌明知他是来退婚却故意问道。总觉得看别人那种生气的反应很好玩。“本王今日来退婚,叶雪歌,你退了,本王许你妾位如何?”南睿不知为何,如今面对她似有些退意。是她今日褪去那厚厚的妆粉,露出绝美的脸的原因?那张脸,即使是南洛国拥有第一天才和第一

  • 重回班花宝座劫发场

    项羽手里拿着剑!双目紧紧地盯着前方,说实在的,他已经看好了周边的一切,他明白,能不能救下龙且,这就全看他的。龙且必须得救!在项羽的心目中,龙且是这阳武城的唯一的男子汉!在博浪坡,胆敢给剌杀秦始皇的英雄高力士收尸的人,他认为那都是男子汉!如果高力士不死,他项羽也一定会救他!吕凤现在手里提着一蓝子菜和饭

  • 医诺千金,现任前妻别耍赖!第2章在线阅读

    之前八重教训新七郎的时候,小谷平太也在现场。他清楚八重的神勇。但是,前波氏是石高过万的大领主,手下兵将如云,你一个人再厉害,也双拳难敌四手。新七郎每次作恶,身边都会带着武力高强的家臣。先前那一次,只是凑巧没带罢了。要是让他回去叫上人,就算是八重也不可能是对手。在小谷平太眼中,八重只是个浪人武士,跟常

  • 霸天之欲第7章在线阅读

    当我们一天天长大,我们的父母一天天长大;当我们的孩子一天天长大,我们也不可避免地一天天长大;在这个时候,我们的父母可能已经死了,或者他们可能已经死了很多年,时间不长。生命就像循环一样,不断的轮回传递和延续的往复循环一样。出生,衰老,生病,死亡,新陈代谢世代相传。自然规律是不可抗拒的!当我们既是父母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