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豪门小说 > 正文

身为反派的我扑倒了另一个反派之篝火实验室(3)

2021/4/7 13:28:38 作者:归海夏 来源:晋江文学城
身为反派的我扑倒了另一个反派
身为反派的我扑倒了另一个反派
作者:归海夏来源:晋江文学城
【已完结】乔九安穿书了,穿的还是本烂尾的霸道总裁文中的女反派。人家穿书都是穿到原身作死的前一刻,而她倒好,直接提前了七八年,变成了一名祖国的花朵,一名刚刚正式上岗的高中生!穿成高中生也就算了,但谁能告诉她,她的同桌为什么会是书里的最终反派BOSS?明明在书里二人毫无关系,是两条平行线!她死后,他才出场!但现在是什么情况?!【片段】乔九安用手拍了拍一旁正在睡觉的同桌。仇凉森缓慢的睁开了眼,一脸不爽的看着她:“干什么?”乔九安专心玩着手里的手机,看都没看他一眼。两秒后,手机里传来“Triplekil

楼道尽头有一所放置杂物的小房间,灯光阴暗,地板肮脏。但是常有一些坏学生、小混混们躲在那里抽烟喝酒顺便谋划今天整谁,简直是不能更堕落的校园场所了。

今天这里也有三个黑黝黝的身影蹲在里头吞云吐雾,若是仔细去听,会发现是今天早上二班那整蛊别人的三个臭小子。

“嘶...真是坑爹呢。”头发后梳的瘦高个子手里夹着根烟,一脸愤懑。

他的小弟们纷纷附和老大观点:“就是啊,简直是伤不起嘛!”

“坂本那混蛋到底哪所初中毕业的..居然敢那么吸引女生注意力!”瘦高个用手指愤怒的弹了弹烟头,地上顿时掉下一小截烟灰。

“次奥,忍不下这口气。”有个人这么说,他的大半张脸都隐藏在帽檐下,“要不....爆了他的菊如何?”

烟头被人猛地戳在了地上,微小的火星不甘心地闪动了几秒,就黯淡下去了。

对于我而言,这简直是人生中最难熬的上学第一天了。

新同学各种神经病、花痴、不学好、或懦弱或豪爽之外,我完全看不出老爸临死前还念念不忘要在遗嘱里加上“必须来这所学校读书”这一条内容的深意.....

爸爸我还是个孩子!请饶了我吧!!!

清脆的下课铃终于响了,这一次的铃声也意味着放学了。

同学们立刻像脱缰的野狗一样冲了出去。

平日里挤挤压压的教室顿时只剩下十来个人,而这时,平井问我是住在哪里,如果顺路就一起走。我从善如流地报出了家庭地址,结果我们发现她就住在离我三个车站距离的地方,刚好可以一起手拉手回家=v=

....滚啦又不是幼儿园小朋友过马路!拉什么手啊混蛋!!

我一边收拾着书包,一边注意到那位扎着高马尾的班长手里攥着一张表格,向我们这一排匆匆走来,我突然有种预感:她就是来找我的。

果不其然,班长把那张社团报名表拍在桌上,让我快点填完,然后她得马上赶去办公室交给相关负责的老师,再然后她还必须用最快速度赶出校门,因为她爹正在门外开着车等她。

真好啊,还有父亲来开车接她吃饭,难怪不想让爸爸久等。

这个有点羡慕的念头在我脑子里一闪而逝。

“班长,既然你那么赶时间,不如我自己交表吧。”我非常善解人意的对她说,才不是因为磨磨蹭蹭的希望再考虑一下。

这个建议明显打动了对方,班长略带感激的看了我一眼,大概是觉得我蛮上道的,顿时详细的告诉了我办公室在哪里以及是哪位老师负责此事,最末还补了一句:“不会的地方你就请教平井吧!”

我一回头,发现平井已经和另一个男生拿着扫把在打扫卫生了,敢情是因为她今天负责扫地才想要拖一个人留下来和她一起走啊。

我无声的笑笑,理解这种小心思,低头开始填表。

当我看完一遍社团列表后,发现自己兴致缺缺....妈蛋总得找一个社团加入才行啊!最好是那种不怎么耗精力又可以打发时间的社团。

碰巧这时平井扫到了我这一边。

“来,脚抬一下。”她低头看着地板,米黄色的短发发丝有几根被汗黏在脸颊上,她也注意到了我明显的苦恼,“你在纠结什么?”

“感觉都没什么兴趣啊...我是指社团们。”

原以为她会反驳我,谁知道这妹子居然认同的点点头,用手一指上面某个社团名字,“这个怎么样?我就是这个社团的成员。”

我顺着她白皙的手指找到了那行几乎缩进目录表里的那行名字,下意识的念了出来:

“生命意识和活动科学研究社团?怎么会有...”我艰难的选择措辞,试图不去伤害对方的幼小心灵。

“这么蠢的社团是吧?”平井桂美一手叉腰,一手挥舞着扫把,金红色的夕阳光辉照在她背后,看起来威风凛凛,宛若下一秒就要跳上扫帚掏出魔杖然后给我一个“阿瓦达索命!”了。

“刚开始我也是这么想,但后来加入了以后才发现,这个社团的任务很轻松,就是选择每段时间选择一个生命作为调查对象,研究该生命的行为和相对应的意识活动,可以是人,也可以是动物什么的,随后每个月交一份报告就可以了。”她弯下腰,精光内敛的狭长凤眼在我面前骤然放大,吓了我一跳,“其实学校的社团大部分都在糊弄人,你也别太指望去了能学到什么。与其选择去一个浪费时间的社团,还不如加入我们来培养自己的观察生活能力,所以啊....来我们社团吧!”

我就这样莫名其妙的被人安利了。

其实...平井说的也挺动人的。主要是因为我还要抽时间去打工,不能在社团活动上耗费太多时间,像这种自由度颇高的小社团也非常适合我。

写完表格以后,再次问清楚办公室的位置,我成功找到了那间办公室,里头也只剩下几位老师,但看他们似乎都准备下班了。还好我要找的木村老师没有下班,他接过表格,仔细的看完一遍后又问了我几个相关问题,才慢吞吞地把它锁进了抽屉里,我眼尖的瞥见里头还有一叠类似的表格。

我都准备走了,楼上忽然传出有人跳舞踩地板的疯狂响声,声音很大,鞋子踩在木板上那笨重的闷响让人难以忍受。

咦,难道教师办公室楼上是舞蹈室?我暗搓搓的猜想,却发现办公室的老师们表情都有点吃惊。

木村老师呼啦一声站了起来,神色微妙:“总感觉,楼上的...鸦雀喧嚣呢。”

原来不是舞蹈室吗!等等你家的鸟儿是这样“嘭嘭嘭”的叫着吗?

“我去打探一下虚实好了,毕竟还要加班一会,这么吵的声音简直让人无法忍受....”木村挠挠头,走了出去,我忙不迭地跟上他。

“诶,你怎么跟着我?”他一边上楼梯一边扭头问我,我对他灿烂一笑,“因为不仅是顺路上楼,而且也想看看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啊。”

老师沉默的点点头,显然是默许了我的好奇心。

越靠近那间化学实验室就越吵闹,老师不由得加快了步伐。到门口时,他本想推门而入,却发现门口上锁了。当我们好不容易解开那个巨大的铁索,老师把门一推,我从他身后探出个脑袋向里头张望...紧接着我们两个都惊呆了!

那是一间没开灯的化学实验室,周围的柜子里陈列着各式各样的化学用品。

但重要的是!这里面有四个男生!围着一团酒精灯引起的巨大篝火!在拼命跳舞!!!

他们的影子被照在身后的墙上,张牙舞爪的如若神魔!

而且!他们个个都!袒胸露乳!!!

天呐噜!!我认出来了!

他们都是我们班的,一个是神经病坂本,另外三个都是今天早上变着花样试图欺负他的人!他们什么时候关系变得好到可以一起在实验室跳篝火舞了?!!!

我的嘴巴在毫无知觉的情况下微微张开,觉得世界真是无奇不有。

三分钟之后,在一大片白烟中,一个空空如也的灭火器安静的躺在地上,失去了年轻的生命。

木村老师累得直擦汗:“我说...你们几个,在搞什么仪式啊?”

坏小子们已经累得像条狗一样倒在地上不想说话了,倒是刚才拼命左右跳舞的坂本一颗一颗扣好衬衣的纽扣,一手捡起黑色的校服外套搭在肩膀上,不直接看老师的眼睛:“...基于个人理由,这里发生了火灾,我们又无法从这个房间里出去。于是我就想找下面的老师来帮忙,就开始疯·狂·跺·脚~”话语间,他系好了上衣最后一颗风纪扣,从刚才的放荡不羁模样变回五好学生了。

旁边的人都一脸斯巴达的看着黑发少年,他们可能是以为坂本刚才的左右跳动是为了扇·风·灭·火·吧....哈哈哈哈!这些人的脑子回路为什么都那么奇怪!

但木村老师还是有长眼睛的,他一眼就看出了那三个人想欺负坂本却反被坂本教训了一顿,便故意给个机会让他述说:“于是...你可以说说你的‘个人理由’吗?”

坂本骤然抬眸,我意识到他没戴那幅平光镜,整个人的眼神一下子变得深邃而犀利,仿佛里面有什么无言的光芒在闪烁。

我却突然想起了我那个变成星星飞走的老爹【才不】,他以前每当涉及原则问题时就会露出这种类似兔美酱的眼神。

啊,好怀念....

“适才,”他说的极慢,话语却极其清楚,我看见一个男生的冷汗从额前滑下。

“...我在给他们讲解酒精灯的注意事项一二三条,不慎引起了大火...一切,都是我的责任。”

卧槽这个男生为什么要这样替坏学生们背黑锅,还是心甘情愿的?

可当我看到那三个人有些发愣甚至是感激的眼神时,有点明白了他的意思。

已经教训过一顿,便不用再给予惩罚了。

真是...大度的混蛋。

我摸了摸鼻子,注视着木村老师心知肚明的训斥他以后不许私用实验室以及写一份检讨给他。

坂本忽然轻轻地笑了起来,弯腰捡起地上的眼镜,扶着墙走出门去,我赶紧给他让出一条路。

他戴好眼镜后,对屋子里的所有人回眸一笑:“真是的,博士买驴,三纸契约。当然得用...洋文的...花体字~”

阴暗的实验室里因为这一笑,顿时洋溢起温暖的阳光来了。

这个人模狗样的蛇精病又低头对我笑笑:“谢谢。”

他在感谢我刚才的主动让路吗....什么时候我也成了班上的花痴女啊....

不过这个人,还真是有着一种让别人心甘情愿为他让路的魅力啊。

我愣了愣,有点尴尬地摸摸鼻子,“不用谢。”

等一下,他到一天结束了才注意到我的存在吗!!我的存在感有辣么低吗八嘎!!!

他潇洒的消失在楼道里,我回头走进乱糟糟的实验室里,注意到脚边有一只手机,我捡起来翻盖看,以为是哪个人掉下来的,入目的图片却让我瞳孔一阵收缩——那是坂本这个美少年的图片!

他被人扯开衣领,摘掉眼镜,喘息着看向镜头,小眼神受的让人简直无法把持!!!

地上那个戴针织帽的少年突然对我大喊:“嘿!那是我的手机!”

我看着手机屏幕上那行“图片已发送”的小字,以最快速度按下了图片删除键╭(╯ε╰)╮

我也说不清楚为什么要这样做,只是下意识的发送给了自己手机里……

做完这一切以后才把手机丢还给那家伙。他不高兴地瞪了我一眼,勉强从地上爬起来。

我转身走的时候还听到他们在奇怪的讨论。

“奇怪,我的图片呢……”

“大概是刚才突然没电关机,所以没储存下来吧。”

“真是可惜啊,就拍了一张,我本想用它做手机屏幕的……”

所以到头来你一个男生用别的男生的小受图来做桌面到底几个意思!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自带锦鲤体质之五岁不能当村长吗(5)

    “对啊,我就是村长,怎么了?”萧奈看着惊讶的李二一行人,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觉得这些人真是没牌面。不像逍遥村的那些大佬们一样,淡定从容无比,让自己五岁当村长,也是言出必行。“牌面,李世民的牌面,还是太小了。”萧奈心中腹诽,已经将李世民的档次下降了一个台阶了。“休得胡闹,快说,你大人去那了,村长在何处

  • 被港黑大佬捡到后第5章在线阅读

    与此同时,照月国皇宫的金銮殿前,数百名宫娥美人莺莺燕燕,头簪玉蝉花细,身着金缕绣衣,蹑蹙金珠履,步步生莲,云歌曼舞,穿梭于纹龙雕凤的朱柱金扉间,朱唇轻点,温柔含笑,令整个大殿萦绕在春意盎然的暖意中。宝殿之上,距离皇上慕容涣龙椅最近的位置,右侧座椅上,一位衣着华丽讲究的俊美男子,一袭银色精绣锦袍,头戴

  • 盗墓行涯在线阅读第九章

    车辆缓缓行驶。陈峰透过车窗看着外面儿高楼林立的纽约。心思百转千回。自己就是睡了一觉却来到了六年后的今天。车队行驶了一阵儿,在到达纽约时代广场的时候陈峰让司机把车停下。现在正是下午的时候。广场来来往往着各种肤色的人士。当周围人群看见三辆豪车。都十分好奇的望了过来。尤其看见从车上走下来的陈峰和周围的保镖

  • 米瑞斯之光芒前奏曲之太子李贤(4)

    只听见有人大喝一声,婉儿心下暗喊糟了,娇俏的脸顿时煞白,犹如经历了夏日狂风暴雨洗礼的蔷薇花一般,婉儿的小嘴一股愤愤不平的样子。“都怪你....,”婉儿和茗儿小声嘀咕着,“怪你好不好!”茗儿急切地说道,涨红了芙蓉脸。无奈万般,如此也只好硬着头皮进去挨骂了,弄不好几下板子就要了自己小命。古代人就这点不好

  • 亲爱的物理学家在线阅读第一章

    外面下着大雨,宁王府里突然来了一个人。这人有双眼睛如此天真,脸上绽放着与府里人不一样的笑容,似乎还未见大风大浪。推开书房门,风玉溪就立刻站起,背负着双手,威严的走了过来。只听这人道:“王爷找我什么事?”“儿子,如今瑞王府要变天了,你就留下来做接班人吧!”风玉溪没有一点痛苦之色的道。“马上皇上要抄咱们

  • 雷天子第1章在线阅读

    林浩此时正在一片黑暗之中,他也不知自己怎么了,只是发现自己无法睁开眼腈,但可以成感知外面,而手和脚好像也不听自已的使唤。而且他发现好像被一团金光所包衷。只是林浩不知道的是此时外面已经为他而忙成了一团。地球,华夏,京城的一座山上,现在正是一片鸡飞狗跳,在一处大院子里不停的有人进出。“怎么还没有好啊!都

  • 重生之一路有你在线阅读第四章

    时空转换。二十一世纪在这个充满喧闹与机器轰鸣的世界里,每一个人都为自己的生活而努力,都为明天的希望而奔波。马路上人来人往,车辆川流不息,生活的快节奏观念深入每一个都市人的身心。还是那条路,还是那个十之路口,还是那个时间。路上的人群依稀,道路两边的火龙仍然依旧。树木变得郁郁葱葱车辆你来我往。有怎么一辆

  • 染指你世界的记忆大婚

    墨云逸拉着苏凤雪,坐着马车去纺织店。一路上,谁都没有说话,苏凤雪看着窗外的风景,思绪却不知道飘到哪里去了,她又何尝不知道他父亲并不希望她卷入皇室纷争,她看了看墨云逸,墨云逸正在眯眼休息。苏凤雪皱了皱眉头,她不知道墨云逸到底在想什么,但是.....有种女人的预感告诉她,墨云逸绝对有所图。“到了,殿下”

  • 『猎人』When You’re Gone?之天神降世!

    “何事?”刚一走进隔壁,秦天便看到有几个人跪在门外,脸色仓皇至极,乱成了一锅粥。“太子爷,您终于肯出来了!”“现在有大批官兵进入村子搜捕叛党,先王被他们残忍杀害,群龙无首,情况危急,求太子定夺!”眼前这些人七嘴八舌,弄得秦天有些头痛。为首的那位老者是他们的管家,说是管家,其实就是家里的狗腿子。这家伙

  • 我不上你的当之无时无刻不在进行的抽奖(求收藏)(9)

    带领小黄人返回到自己的小木屋,苏枫着手开始准备起来,山口组这次吃这么大一个鳖,绝对会来报复。小黄人从军火库内弄到的武器材料相当多,满打满算能将数千个小黄人全部武装起来。同时还有两辆被拆成零件的TK-X10式主战坦克是由倭寇防卫省技术研究本部(TRDI)主持,三菱重工生产的陆上自卫队新一代主战坦克,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