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豪门小说 > 正文

骑士在流浪第5章在线阅读

2021/4/9 4:10:06 作者:旮沓角落 来源:纵横中文网
骑士在流浪
骑士在流浪
作者:旮沓角落来源:纵横中文网
无限流假面骑士文以爱为名,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游荡在世界之外,以骑士之名,践行骑士之道。不一样的假面骑士文,不一样的风景线,求点击,求收藏。

无论昨日是悲是喜,明日金乌依旧升起。

第二日,卯时过半,盛华卿便醒了,像是昨夜一般,看着旁边的少年,只希望时间静止了。

“哎… …”这些年来从没像昨日般束手无措过,每每遇到他都会如此。

约莫着时间,盛华卿起身将自己睡觉地方的床褥整好,又下了床将旁边的卧榻上的床褥搞乱,等一下是要有下人进来收拾的,即便对外称他是自己的弟弟,也没有睡在一处的道理。

“来人!”盛华卿穿戴好坐在床边,捏住少年的手以内力为其舒筋活络,滋养肺腑。

“奴婢在。”一个大丫鬟站在门外回话。

盛府规矩,各院各处的下人三日一轮班,院中只留一个大丫鬟总管事务。这样既保证下人干活的效率和质量,又尽量避免府院宅邸之间的勾心斗角。这门外回话的便是“吾竹阁”的大丫鬟,名叫“蝶语”。而今日也是三日换班的日子。

“伺候洗漱,准备早点。将小少爷的药膳连锅端来,顺便请白老来请脉。”盛华卿认为那些个杀手绝对不会善罢甘休,府中的人虽然信得过,但难保不被人利用,使上一招借刀杀人。

为少年输完内力,盛华卿起身到了外室,盥洗的一应用具都准备妥当,下人特意为小少爷也准备了一套。下人都知道门主一向不用他们伺候,此刻都退了下去,候在门外。

盛华卿先自己收拾完毕,又端着水进去为少年洗漱。吩咐人进来带走洗漱用具后,早饭就到了,和早饭一起来的还有白老。

“来来来,让我先给小少爷诊个脉。”白老捏着手腕故作深沉,“我看那… …”瞥了一眼盛华卿担忧的脸,白老拉长声音,吓一吓这个高冷门主,“到底怎么样?” 盛华卿一瞪眼,白老就怂了。

“嗯,那啥,比昨日好些了,不过还是要好好养着。”

“那好。”盛华卿也不在意白老的无聊。

“真是无聊!难道你不应该一摆兰花指,然后说,讨厌,吗?”白老嘀嘀咕咕。

“白老说什么?”盛华卿一撩衣袍,坐在椅子上,斜睨着这个老头。

“没什么,没什么!”白老连连摆手。

“正好,白老没话说,我有话说。”

白老在心里腹诽,“这叫哪门子正好啊?”

“小少爷的药膳不容许出一丁点差错,想必白老是明白的。”盛华卿直勾勾地盯着面前这个老头,医术了得,有点滑头,不过在是非善恶面前还是拎得清的。

“老朽自然明白晓得,就算不为了小少爷的伤情,也不能砸了自己的招牌名声。”若是正常的药膳,自然是救命治人,若是有毒的药膳,便是害人害己了。若是昨天白老说,救不了,盛华卿自然不会追究医者的责任,可若是已经有了救过来的希望,而这希望生生断送在白老手中,结果可想而知。

“药膳是老朽亲自抓药,抓药时还会仔细辨认药材真伪,之后由老朽亲自捣碎,取刚刚清洗过的药炉填装,之后由四名药童一起看管着煎,最后的步骤由一名药童独自完成,责任一清二楚,想要做手脚还有一定的难度和风险。想必出不了差错。”

“好,以后的药膳连锅端来,本门主同小少爷一同用。”

“是!”

“白老请回吧!”

“哦,对了,门主,小少爷不能以一个姿势久躺,还请门主为小少爷经常按摩翻身。”

“嗯,知道了。”

盛华卿先自己吃了一碗药膳,有很浓的药材的味道,入口口感还可以,也不知道功效如何。之后便开始一点点地喂少年,浅昏迷时,咽反应还是有的,因此,喂饭还是做得到的。

两人用完早餐,盛华卿又给少年按摩过全身后,起身离去。自然少不了交代一番百里。盛华卿作为盛门门主,虽说手下得力的属下有很多,但有些事务还是需要他去处理决定的。

盛华卿离开不一会儿,蝶语便在吾竹阁外敲门,“少爷,您在吗?奴婢例行打扫,可以进去吗?”等了片刻后,见没人回答,蝶语又提高音量问了一遍,仍然没人回答。蝶语知道这是少爷不在,所以兀自推门而入。

蝶语很快就将外室打扫干净,准备进到内室。这时,一个戴着黑色半脸面具的高大男子挡住了蝶语的去路。

“奴婢见过暗卫大人。”蝶语知道这是一名少爷身边的暗卫。

“不许进入内室。”百里说话没有声调起伏,丝毫不管对方是男是女。

“可… …”蝶语为难的很,若不打扫,会被秦管家责罚的。

“我一力承担。”

“是,奴婢告退。”蝶语一听,反正自己也进不去,要不就等少爷回来得到允许再打扫吧,本来还想趁此机会看看那位小少爷呢,听见过的人说,长得像下凡的仙人似的,风采奕奕,如此,便只能等日后了。

蝶语走到吾竹阁外,突然想起了什么,去到院子里搬了两盆盆栽茉莉摆到了外室的窗台上后,转身去忙活别的地方了。茉莉的幽香随着风在吾竹阁内久久不散。

盛华卿约是辰时离开吾竹阁去了书房处理事务,等到回来时,已经将近午时。心中放不下易如自己一人,尤其是他现在昏迷不醒,毫无抵抗能力,即便有个武功一流的暗卫保护,可那也只能保证他不会受到直接的攻击,杀人的方法从来是以阴招制胜的。

一想到这儿,盛华卿就觉得再也坐不住了,立刻起身便往回敢。一路上跪倒一群下人,盛华卿一挥手全都免礼。

到了吾竹阁门口,见卧室门关着,一如往常,盛华卿的心稍稍放下。可是刚刚推门而入,便有一阵花香扑鼻而来,“茉莉花香?自己屋里从来只焚松香,没有花香,因着易如受伤,这松香今日也没点。”一甩头便看见窗台上摆着的两盆茉莉正开的绚烂,盛华卿的眉头皱了起来。

“秦管家!”盛华卿便往内室走,边喊来秦管家。

“来了,少爷。”秦管家走在院外,正准备进来询问少爷中午吃什么,好让厨房做。听到少爷叫他,便赶紧进去。

“去,把这两盆茉莉搬出去,再请白老来一趟。”盛华卿坐在床边仔细看易如脸色有没有变化。秦管家出去时带走了茉莉,吾竹阁内的花香渐渐散了。

不一会儿,白老就到了。

“又怎么了?”

“这一屋子的茉莉花香有问题吗?”

“嗯?老朽还是先诊脉吧!”白老细细地探查了一番,并没有发现异常。

“目前没有问题,但是如果时间长了就不好说了。老朽先去看看那茉莉。”

“白老快去。”期间盛华卿叫出百里,知道了在屋里摆茉莉的是蝶语,蝶语也被唤来跪在院里。白来回来禀报,“门主,茉莉里没有验出□□,应该没问题。不过,在病人的屋子里摆放盆栽,却是不妥。”

“怎么说?”盛华卿站在院中,目光凌厉地直接射向蝶语,而蝶语一听,吓得浑身发抖,明明是午时,却让人觉得身处寒冬腊月,冷到了骨头。

“回门主,盆栽的土里有很多不利于病人恢复的脏东西,会发散到空气中,特别是像小少爷这种,伤口会感染,伤情恶化,可能会致命。”

蝶语一听,会丧命,当即大喊出声,“少爷,奴婢冤枉,奴婢没有想要害死小少爷的,奴婢没想到这么多,只是想… … 只是想… …”想取悦两位主子任何一位都行这话,肯定是说不出口的,会被苏小姐掌嘴致死的。

“闭嘴,喊什么!”秦管家见这蝶语大喊大叫,怕门主一掌直接把她打死,连忙喝止,门主大怒的后果谁也承担不起。

“我问你,你是不是故意的,受何人指使,想怎么样?”盛华卿按下心中的怒气,仔细想了想,若是想要害死易如,应该用无色无味的花草,摆的时间也长些,才好达到目的。

“没有,没有,只是奴婢自作主张,想要… …要引起门主的注意… …”事到如今不解释清楚,恐怕性命堪忧。

“是嘛?你一面之词不能令人信服,先押下去审问一番吧!”虽然说,没有对易如造成什么实质性的伤害,但是也不能再留她了。

“秦管家,你把吾竹阁里的下人都叫来,再选一个大丫鬟。”秦管家应声而去,一会儿的功夫,院里就跪了两排共十二名婢女。

“本门主问你们几个问题,你们如实回答。”

“是!”十二名婢女齐声回答。

“年龄?”

“十八,十六,十六,十五,十七,十四,十七,十五,二十,… …二十三。”一众婢女回答完了自己的年龄,静待门主的下一个问题。

“当丫鬟几年了?”

“五年,两年,三年,… … 十一年。”最后一个婢女的回答总是令人惊讶,盛华卿深深看了那婢女一眼。

“好,你们都会什么特别的东西?”

“唱歌,抚琴,下棋… …奴婢会一套舒筋活络的按摩手法。”婢女一般都会在很小的时候被父母卖掉,或者被人贩子弄走,要稍加培训,有的还会教授一些技艺,以便日后卖上好价钱。

“哦?最后的那个,怎么会按摩的?”

那婢女显然没想到门主会叫自己,赶忙从后面起身又跪到盛华卿身边回话,“回门主的话,奴婢是自由身(相对于被贩卖的奴婢来说,可以自由选择雇主),家中有个生病的老母亲,所以学了些手法,好照顾母亲。”

“嗯,叫什么?”

“奴婢素锦。”

“就你吧。”盛华卿觉得其他都一样,就是这年龄不能太小,易如正是青春年少,万一被哪个心怀不轨的利用就麻烦了,还有就是这婢女会些按摩手法,也可以照顾易如一二。

“谢门主,谢门主。”素锦心中也是松了一大口气,连忙道谢,“原来以为今日被小姐调派到吾竹阁能够看下主院什么样子就不错了,没想到蝶语自作聪明丢了位子,自己又阴差阳错被少爷留下,真是天助我也!如此一来,想要打探消息容易许多。”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西游宅猪:每168小时抽奖一次在线阅读第一章

    今日快讯:在对斯卡鲁哥莫拉的战斗中,捷德奥特曼使出假面骑士踢。虽然这条新闻只占据了很少的午间报道篇幅,然而还是让漫不经心浏览报纸的朝仓陆在匆匆一瞥中看了个懵。这什么?他愣了半晌,揪出那张版面,油墨纸质上赫然印着他英姿飒爽一脚蹬歪怪兽脑袋的玉照。旁边一段铅字又吸引他的注意。“本报以为,该动作是东映动画

  • 小公主追爱记第六章在线阅读

    倚舟梦白雾缭缭俊山岭落叶飘飘好听的歌声再次响起,还是一样的悠扬婉转沁人心脾。唔,余弈之伸了个懒腰他笑了他循着歌声望去,是她今日的她有些妖娆水红若兰的衣衫青丝垂下束在肩头,她偏着脑袋坐在潭边望着潭里的几条鱼儿,耳朵上的饰品有些晃眼,一双小手划着潭水,她轻轻的唱着:流水过小桥花开正好青草依依佳人俏盼情归

  • 道孽我还不够强大

    清晨的阳光从窗帘的缝隙洒落进来,落下一地热烈璀璨的光芒。卫安宁动了动,周身像拆了重组一样,酸痛难忍。昨晚发生的事,像快进式的影片,一帧帧在她眼前闪过,她猛地睁开眼睛坐起来。身体某个部分传来撕裂般的疼痛,比昨天早上更甚。她身上穿着粉色的睡裙,露出来的手腕脚腕上一点淤痕都没有,但是身上的重点部位,都是青

  • [娱乐圈]假如爱有天意在线阅读第二章

    2.重生所以现在,她还不能和这个渣男爸爸翻脸。不能让他知道她已经知道所有他的那些龌龊事。她一头扑进妈妈怀里,“妈妈,我好害怕,我昨天晚上做了一个可怕的梦,那个梦太可怕了。”甘露轻轻的拍着女儿的背,“是吗?宝贝,太可怜了,吓坏了吧!做什么恶梦了?”“妈妈,我梦见我死了……是爸爸害死的。”李展南的脸上出

  • 宠物萌欢日记第5章在线阅读

    一家子用饭,老古高兴起来多喝了几杯。哑奴还算是古鹏的婢女,虽然只是借给姑奶奶使两天,还是弄得古鹏这顿饭吃得心不在焉。回房见哑奴收拾自己铺盖吓得古鹏一把按住:“别带铺盖,这样你晚上还能回来睡。”哑奴听话把铺盖放下,古鹏拿了一荷包安神香给她说:“这个人闻了没有害处,她要是闹你,你就抓一把丢香炉里,让她美

  • 剑客的异界生存法则第二章在线阅读

    乔灵儿,海城乔氏集团乔董乔明月的掌上明珠,才刚七岁,患有先天性心脏病兼有轻微的自闭症。一小时前,绑匪在乔家保镖护送乔灵儿去医院途中动了手,和大多数富人被绑架的案例一样,乔家同样也没有报警。看起来是再简单不过的一起绑架富家千金勒索钱财的案例,黑了海城的交通系统看到一个格外熟悉的身影后,原本对这案子兴致

  • 以吾之心佑你无伤第十章在线阅读

    “听说你在学校的成绩很不理想?”霍格沉默了一会开口道。“啊,哈哈,还好啦,其实也没那么差……”多格打着哈哈,摸着头,胡言乱语。六年了多格还是只会放一个照明术,纵然以多格的厚脸皮,面对家人的询问也颇不好意思。“要不试试修炼武技,你现在才12岁,也还不晚。我也可以指导你。”“不用了,我现在已经可以释放火

  • 晚来天欲雪第1章在线阅读

    书籍记载,南宋末年,全真高人王重阳端坐终南山之颠,七日不曾动摇,七日之后,霞光万丈,百鸟齐鸣,众兽伏地。光芒中,领悟升虚之道,破空而去。明朝之时,更是出现了一位天纵之才,让人们清楚地看到了一个未知的世界,这人就是武当掌教张三丰真人。随是时间的迁移,渐渐地在水蓝星上,在也是没有人达到以上二人的成就,于

  • 跑什么,我疼你啊!第6章在线阅读

    三、全球黄金的资源量世界上黄金的资源量以南非为最多,占世界总储量的60(百分号)—65(百分号),其次为美国和加拿大,各占约10(百分号)。若把地壳中的黄金全部“掏出来”,可达840亿吨,在地壳92种元素中居第74位。黄金在自然界中的分布非常广泛,不仅存在于地壳中,还存在于地球表面的水圈、生物圈与大

  • 山城佚事不一样的感觉吗

    第三章不一样的感觉吗事实证明,不能靠眼前的景象随意揣测!“对不起,我以为你正在…”现在的我,已经安心的回到新家里,餐厅里有着“老爹”的身影,我正从厨房端过来一壶万般不好意思的茶。那是我坚持一定要泡给他喝的茶,就为了我下午的莽撞!“我当时真的没想到你会有那种想法,所以才觉得很好笑。”他穿着一件没有图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