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装言情 > 正文

钗头凤:错嫁双妃在线阅读第十章

2021/4/9 2:24:21 作者:素素 来源:3G小说网
钗头凤:错嫁双妃
钗头凤:错嫁双妃
作者:素素来源:3G小说网
生在将相帝王家会有真情吗?何况她一女儿身。她们是相府千金,却遭命运捉弄,双双错嫁。倔强如她,步步惊心,温顺似她,隔望天涯。纵红线千匝,怎敌一朝错嫁,最后谁又能收的那一塘蒹葭?所有所有的,是不是只是乱世的一场烟花?不该爱,为什么又偏偏遇上?既然相爱,为什么要相互折磨?是山盟海誓终敌不过权倾势诱?是一往情深终敌不过天地浩大?还是……(推荐一下好友新文《妖孽人生之真命天妃》,好妖孽哦)

带弥豆子上路这件事炭治郎很坚决,不让江雅帮忙背着弥豆子这件事,他也很坚决。

坚决到要不是江雅知道炭治郎的性格,她会觉得炭治郎是不是已经知道她偶尔想偷豆豆的想法了。

今天的偷豆部队队长没办法吸豆了。

江雅几乎是一路怨念,跟在炭治郎后面,幽幽地盯着雾云杉制成的箱子。

炭治郎每走一步,他都觉得自己的后背都要被江雅的视线穿透了。

但还是继续赶路。

两人一进入城镇就能感到这些居民之间的窃窃私语,氛围颇为异常。

此时一位脸上带伤,衣衫狼狈的男士与他们错身而过,神思恍惚,那副模样惹的炭治郎有些担忧地看了过去。

而一旁白日打伞的江雅侧耳凝神,发现这些妇女们谈论的都是昨天晚上一个被掳走的少女里子和她那可怜的未婚夫,还有一些夫人不安地提起之前不断失踪的其他少女,甚至言辞之间已经带上了不安。

江雅和炭治郎对视一眼,彼此眼底都是一样的严肃。

那么刚才那个擦肩而过的青年应该就是这些人口中的“和巳”了。

江雅静静伫立在一旁,并没有阻止炭治郎叫回那个青年向他打听消息,像是化为一道影子一般一直跟在后面。

在炭治郎强调着他的信任的时候也没说话,在他用嗅觉去寻找鬼的踪迹的时候更没对此作出任何评价,安静地让和巳频频用诡异的眼神偷瞄她好几次,对与这两个穿着同样制服的人既是期盼又是怀疑。

一直默不作声的江雅已经打算好了,炭治郎今天晚上要是能找到鬼的踪迹当然最好,没找到也无所谓,那就巡逻一晚上,第二天再去找当地人打听消息,尽快的找出鬼的任何消息。

而现在,至正至明的太阳已经落山,魑魅魍魉在这大晚上都该动起来了。

“气味突然变浓了!鬼已经现身了!”

炭治郎头也没回,跳上屋顶就往一个方向直线过去,江雅一个跃起也跟上去,只不过她对震惊中的青年还留了一句话:“不要跟过来,很危险的。”

鬼的气味随着越发靠近,江雅也能轻易捕捉到,她内心再一次地对炭治郎bug一样的嗅觉叹为观止。

“是鬼……还有一个女人的味道!”炭治郎四处张望,夜间的街道空荡荡,一点人影也无,可是鼻尖的恶臭味却那么明显,“气味最浓的地方……”

江雅看着炭治郎举起日轮刀毅然向地面刺落,顿时一阵黑色不明物蔓延开来,黑色的中间出现了衣物的纹路,在看到炭治郎拽出的昏迷少女,和少女衣角边的那只死揪不放的鬼手,江雅的刀就已经落了下去,一把斩断。

犹如看菜切瓜一般,已经从伞中出鞘的日轮刀,在她手腕一转间已挥近鬼的脖颈。

眼看就要被平A割头的鬼,没想到下一秒却出现了另一只鬼,舍去一臂给救了,两只鬼遁入地面。

“啧,居然有两只。”夜兔少女对于被这只三个角的鬼逃掉的割头感到很惋惜,她刚才一刀削准了今晚就可以收拾收拾准备睡觉了,一阵遗憾懊恼,“这个小城镇居然藏了两只会血鬼术的鬼。”

完全没想到会有扎堆在一起的鬼,毕竟鬼的领地意识还挺强的,一个地盘上的鬼门绝对会互相残杀。

“不,小雅,是三只鬼!”

炭治郎抬刀提挡,把冲着跟过来的青年的攻击挡下,把昏迷的少女交给了他,“和巳先生请抱着这位姑娘站在我身后!我会保护你们的!”

接二连三地被打搅,这三只鬼怒火中烧,那咯吱咯吱的磨牙声重叠在一起,听的直让人头皮发麻。

“不是叫你不要跟过来了吗?”

江雅回头一看的时候,她这一瞬间真的想敲开这个和巳的脑袋看看里面是不是全是水,怎么说了有危险还偏偏要跟过来,忿忿然地指着那三只鬼,一脸难以置信问,“你以为大半晚的还能有戏给你看,你不去睡觉是特地要来听口臭的家伙磨牙吗?”

磨牙的三只鬼:感觉有被冒犯到。

正应付着其中一只鬼的炭治郎差点一个脚滑踩入血鬼术,一时之间内心无奈极了。

小雅啊……

和巳本来正害怕着,却听江雅这么一说,顿时恐惧消了大半,闻着鼻尖缭绕的腥臭味和刺耳的磨牙声,天平就这么倾斜了,脸色也带出点那个嫌弃否认的意思来。

有着两个角的鬼顿时暴躁起来。

“你们这些混蛋!为什么要打扰我的进食!你这个小子那是什么表情?!再拖下去那个女人都不新鲜了!!再不吃味道可就越来越……”又舍去一只手臂,三只鬼聚在一起入地远遁再一次从江雅的刀刃下逃过,停在离江雅十米远的地方,那只两角的鬼咆哮起来,“你为什么不让我说完话,你知不知道打断别人说话很不礼貌的!”

江雅顿时迷惑:“可你是人吗?”

我们姑且称之为一角,二角,和三角好了。

一角:“冷静一点,偶尔遇上这种事也很有趣啊~”

二角:“谁要有趣啊,干嘛浪费时间在这里,我完全没吃够啊!这个让人火大的女人我一定要吃了你!!”

此话一出,江雅是什么表情不提,炭治郎握紧了刀柄。

和巳却是再次恐惧起来:“前天晚上被掳走的里子,我的里子……”

一角掀开衣裳,露出内裳里琳琅满目的饰物,每一件女孩子家的饰物整整齐齐挂着,像是展示出惨遭不测的女子数目:“里子?你说的是哪一个?如果你……”

鬼的话再次被江雅的攻击打断,一刀斩掉一角鬼的一半身体,把那挂满饰品的衣衫撕下,头也没回,往身后一丢:“炭治郎接着!”

“啊!你这个女人!我的收藏品!!”没被砍掉脑袋的一角鬼一瞬间又长出身体,这次他也和二角一样暴躁起来,“你这该死的!”

炭治郎:!

对于江雅随手丢的那块挂满饰品的衣服,他没再去伸手接,因为江雅用力过猛的关系被直接砸到和巳到脸上去了。

“抱歉——我不是故意的。”她也没想到和巳会刚好被砸到脸,但江雅对此真的很敷衍。

三只鬼被打散,江雅看似脸色淡淡,可实际上却很生气,再一次打断鬼对她的咒骂,她也忍不住:“你少说几句话好吗,口臭都飘香十里了,就一点惭愧都没有吗?做鬼就不需要洗簌了吗?”

和巳流着眼泪:飘香十里是这么用的吗猎鬼人小姐!!!

“你们是不是一直没洗澡啊?一天到晚待在地里脏兮兮的,肯定没洗澡!”对与这个猥琐流的遁地血鬼术,江雅的忍耐力真的要到极限了,她一直在忍耐着不把战斗波及整条街的建筑,此刻她只想提伞锤地,把这猥琐的三只鬼给打出来。

“小雅,我先下去一趟,弥豆子你保护好他们!”炭治郎跳进血鬼术的沼泽里。

原来弥豆子在刚才炭治郎差点受袭的时候即使醒过来,帮他解开鬼的围攻。

耳边炭治郎的声音才落下,江雅的眸色顿时深沉,她不想再浪费时间在这种猥琐的打法上,这三只鬼她其实也看出门道了。

江雅呼吸一沉,压低身子,单手握刀,瞅准鬼冒头的时机。

水之呼吸,一之型.改,水面斩击.极!

疾水飞驰,压低地盘的江雅就完美地把鬼的脖颈砍断,鬼脑袋在地上咕噜咕噜滚动。

“你——!”一角鬼最后只能看到江雅那最后也在嫌弃的眼神。

作为女生,还是有点小洁癖的江雅解决完这个一角鬼后,转头就盯住正和弥豆子纠缠的二角鬼。

二角:什么!

水之呼吸,一之型,水面斩击。

伴随着惊艳的水纹散逸,刀光横飞,二角鬼也瞬间尸首分离。

而幸运的是,炭治郎正好在鬼消失的最后一秒,险象环生地从血鬼术的沼泽里跃出,刚才他差一点就直接困在了地里——因为鬼一旦消失,血鬼术便会消失。

回头面对弥豆子纯净的表情,江雅有些心虚地撇开眼,因为太着急差点把人家哥哥给埋到地里去,真的很不好意思,有些内疚:“抱歉炭治郎,差点让你出不来了,你没有受伤吧。”

“没事,没关系,我这不就好好的在这吗?”炭治郎毫不介意,但他有些可惜没从鬼嘴里问到有关鬼舞辻无惨的事情。

他这样和江雅一说,江雅就告诉他,这种小鬼是不会知道太多鬼舞辻无惨的事情的,所以下次遇到就直接格杀,不要和鬼多话了。

“你一定会被鬼的厚颜无耻给气到的。”挽了个刀花甩掉血渍,再收刀入鞘,一套动作如行云流水,简直晃花了外行人的眼。

和巳:好,好厉害!

也晃花了内行人的眼。

炭治郎:为什么会觉得小雅在闪闪发光?!

装逼成功

雅妹:嘿嘿嘿~

江雅一直想这么做很久了,以前看银发卷毛但那做这个动作,那一瞬间真的有被惊艳到,可惜那个madao帅不过三秒后就被真选组的副长一脚踢飞,那一刻江雅产生的崇拜情绪瞬间消失。

和巳握着发饰恍惚:“里子……”

“和巳先生你没事吧?”炭治郎已经重新背起弥豆子。

“你觉得一个失去未婚妻的男人,会觉得没事吗?”

江雅没说话,她根本就不怎么会安慰别人,更何况是陌生人,能不吐毒鸡汤就挺不错,安慰人这件事还是交给炭治郎吧。

炭治郎顿了顿,才道:“就算我们失去再多的东西,经历再打的打击,也只能继续活下去啊。”

下一秒,江雅低头,她正站着,这个角度只看见炭治郎的后脑勺而已,根本看不到他在说这话时候的表情。

是的,只能活下去,要不然怎么报仇。

不过……

江雅实际上已经开始有些恼火,恼火于自己为什么不直接拉走炭治郎,还让他和别人谈起失去的事情,当她看到和巳的手揪上炭治郎衣领的时候眼神已经成了刀子,咻咻咻地飞冷眼。

“像你这样的小孩子,怎么可能……”和巳不敢再说下去了,他怕他说完下文,他就可能没有下文了,这个猎鬼人女孩子的眼神太可怕了,而且啊……

这个孩子他的眼神是那么的悲伤,却温柔啊!

和巳后悔了:“对不起!请原谅我!说了过分的话!”

知错能改,善莫大焉,江雅也不是计较的人,她看着炭治郎回头挥手告别,内心的无奈是一阵接着一阵。

“炭治郎啊…………”

这样的好脾气,真怕放出去会被人给欺负了,怎么办?

本来计划好接下来准备分头行动的江雅,顿时纠结起来,她原本想两人分头找鬼肯定比一路块,现在就有点犹豫了。

江雅以为在感伤的,但实际上正在气呼呼的炭治郎:鬼舞辻无惨,我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3G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江枫湖雨在线阅读第六章

    意识准时被传送回来,莫云萧听着耳边喧嚣的尖叫,抓着闹钟的手忍了又忍,终于还是理智占了上风,没将这陪伴了他三年的老家伙扔到墙上,只啪地一声将它关掉。他心尖痒痒,最后却只能恨恨地咬了咬牙。还是没能看到她的正脸。莫云萧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突然对这件事如此执着,而让他更没想到的是,由于他这部电视剧的拍摄接近尾

  • 现世美恬第六章

    苏啾啾借了一滴血给曲肖巷,拿到了一张贴着水平仪的黄符。正当她欣赏间,突然,站在苏啾啾身边的曲肖巷开了口,“我刚才,是左脚先迈进来的,还是右脚先迈进来的?”左脚和右脚有什么区别吗?苏啾啾一脸奇怪的扭头。就看到曲肖巷转身,一步一步重新回到刚刚的门槛处。苏啾啾想起这货的强迫症,用力朝天翻了个白眼。然后再翻

  • 都市之完美富豪之与帮工的较量(1)(3)

    芸娘在良知的谴责下辗转反侧,夜里睡的不好,第二日便起的晚了些。她吃早饭之时,两位李氏已经开始了新一日的工作,她阿娘继续做未完结的绣活,她阿婆则开始替人洗衣。吃罢早饭,她站在院中发呆。又是一个艳阳天,墙外树上已经奏起了蝉鸣,吱吱吱,吱吱吱,叫的让人好不心烦。阿婆看她一脸疲惫的模样,心疼道:“快进屋再睡

  • 美味光年在线阅读第5章

    第五章他转身看着阳阳,阳阳一双漂亮的大眼睛透着好奇,清脆的声音在空气中回荡,“媳妇,你干嘛不接哥哥的电话啊?”“我接到你哥哥的电话了。”顾迟说完,径直走在前方。“那哥哥跟媳妇说什么了?哥哥最啰嗦了,总是说这说那的,妈妈说哥哥是我们的管家公,什么都管,还说哥哥坏主意一堆一堆的……”阳阳在顾迟耳边念叨着

  • 西游:开局就当了女儿国国王在线阅读回忆·深思

    夜,深了。小伦躺在床上还没入睡,嘉文和赵信早已进入了梦乡。小伦想着和彦在一起的时候,经历过的一点一滴:要不,今天晚上我们找个地方合体,合体之后,你就拥有了天使的某些能力......而我可以等你1000年,1000年后,你,是我的......我?我即将谢幕,现在,只好胡乱选一个了,胡乱--选一个。回忆

  • 网游之我是皇子NPC之写轮眼 二

    斑黑白分明的眼睛瞬间变成猩红色的写轮眼,一颗黑色勾玉在眼睛里快速转动。“写轮眼,哥哥居然开了写轮眼。”泉奈在看到斑的写轮眼后惊呆住了,喃喃自语,虽然泉奈只有两岁多一点,但那时候的孩子早熟,对家族的骄傲写轮眼绝对是知道得一清二楚。不过斑才六岁多一些啊!要知道很多族人一辈子都开不了写轮眼的。树上窜出一个

  • 贴身保镖第六章在线阅读

    第二天一大早,穆鸿珏坐上公交往市里走。睦洲城虽说是古城,但遗留下的古建筑并不多,因为临近皇都的原因,每次国中大乱,此地都是兵家必争之地,千百年来不知受到多少战火的摧残。现在顶着古城的帽子,不过是听着好听。明明离皇都很近,经济却一直得不到发展,睦洲城隶属冀州管辖,但又与皇都近,还与另外一个省市近,三面

  • 寡妇NPC在六零第5章在线阅读

    苍穹之上,劫云消散,此刻,久违的阳光再次映射下来。先天麒麟大阵也悄然消失。其中最纯粹的五行之力被罗飞收敛到体内,当中出现一个身着紫色华丽衣袍,双手背着身后站在原地仿佛是整个天地的中间的英武少年。罗飞身上的长袍上流动着五行之力,散发着惊人的五行法则,仅仅是这一件紫色长袍的品阶就达到后天至宝。罗飞不在压

  • 兵将列传第1章在线阅读

    我的意识渐渐苏醒,却发现睁不开眼睛,这是怎么回事?当人的眼睛看不见时,五官的感觉会特别灵敏,我伸出手感受了一下周围,周围好像都是水,地方也不是很大,仅容我翻身而已。这是哪里?我为什么会在这里?我不是在爬山吗?我慢慢回想起来。我是一名中国人,24岁,是个宅女,没什么大的追求,在老家自己开了间造型工作室

  • 死亡国度在线阅读立下的誓言

    “光魔法是热魔法的上级魔法,倘若你的热魔法基础不好,那还是请回去修习好热魔法再来看此书吧。”刚一翻开光魔法书籍,首页的一句话便是让楚心在心里“哦豁,完蛋”地叫道。因为萌王录的缘故,就像天雅娜能够辨认楚心世界的文字和听懂语言一样,楚心也能看得懂在光魔法书籍上的内容。“怜儿,有没有可能在没有热魔法的基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