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装言情 > 正文

病弱反派饲养指南在线阅读第四章

2021/4/9 4:08:48 作者:小孩爱吃糖 来源:晋江文学城
病弱反派饲养指南
病弱反派饲养指南
作者:小孩爱吃糖来源:晋江文学城
乔岚穿书了。穿成了饱受欺凌后被女主相救,却因为喜欢上男主而嫉妒女主恩将仇报,最后下场凄惨的炮灰女配。穿书时,乔岚正在欺负双腿残废严重自闭,比她更可怜的炮灰男配。乔岚:......想起只有两年能活的男配,乔岚良心难安,开始照顾起那个阴郁寡言的少年。郯墨作为某畅销小说中人气最高的男配,粉丝因不满郯墨的惨淡结局,于是写了一本以郯墨为男主的同人小说。书中郯墨自幼双腿残废饱受欺凌,后来涅槃重生重新站立,并成为叱咤风云的商界巨富。多年前,郯墨还是那个因身体而自卑的阴郁少年,朋友在背后笑话他是站不起的残废,郯

要说沈伟文为什么会帮娉婷入伍,一是“情谊”二字,第二还是因为他对娉婷的印象不错,刚好今年他管着征兵的事,知道军区文工团是招女兵的,只是名额较少。这年头各类文工团挺多,但最吃香的还是军队编制内的文工团,想到一起训练,一起上过战场的战友,沈伟文特意动用关系走动了一番。从他起了这个念头到事情办成,也只用了两天时间,事成后,他也没有邀功,而是直接让自己的警务员去和何军生说了。

对沈伟文而言,他已经做了自己能做的极限,要知道他并不是一个喜欢钻营的人,他能升到这个职位靠的是他在部队在战场不怕苦不怕死的精神,就是对他几个儿子,他都没有想过动用什么关系。事实上,如果何跃强不是在战场上牺牲了,那么等部队战胜回国,何跃强的职位怎么也能往上提一两级,何家的日子只会越过越好。所以说,一切都是造化弄人。

何军生前脚刚从娉婷家离开,后脚消息就已经传遍整个村子。下午许桂兰照常去上工,现在地里的活少,生产队组织社员一起上河工,挖人工河,这比种地辛苦多了。聘婷下午一个人在家,四婶李香珍推开院门走了进来。

“聘婷呐,一个人在家忙啥呢?”

“就是翻翻课本。”聘婷收起手里的书站起了身,她知道四婶向来是“无事不登三宝殿”的,过来肯定是有事,况且这会正是上工的时候,不用想也知道她是偷偷溜回来的。

“今儿听说你能去部队当兵了?”李香珍笑着问聘婷,表情还略微有些不自然。

“是有这话,婶婶倒是晓得的挺快。”

“嗨,这种事谁还能瞒着不成,这不早传开了嘛。”李香珍用胳膊支了聘婷一下,“要不你把这机会让给我们成伟吧,你看你和他一般大,他还是个小子,进了部队不比你有出息?姑娘家在村里找个老实可靠的人嫁了就行,哪用得着去部队吃苦啊。”

娉婷一听这话就觉得脑仁疼得厉害。何家人都不错,就是这个婶婶有些喜欢斤斤计较,占小便宜。平常小事都无所谓,这种大事能说让就让吗?而且她这话也说的太难听了,什么姑娘小子的,难道小子一定会比姑娘能干?“是部队的领导看着我爸为国家牺牲的份上才招的我,换成别人人家也不一定乐意。再说成伟才十六岁,还够不到年龄呢,婶婶你急什么呢?”

“你这丫头,怎么跟婶婶这么说话?你爸不是成伟他二伯?你不是我们侄女?一家人还说什么两家话!再说成伟个子长得高,谁见了不说一声好小伙,差个一岁两岁的算啥,年龄找人改改不就成了,能费什么事儿?你就说你愿不愿意吧?你要是不愿意我就去问你妈,问问她姑娘家家的去部队干啥,不稳当!”李香珍没有得到聘婷的同意,就有些恼羞成怒起来。今天一知道这个消息,她心里就已经盘算好了。她有两个儿子,一个闺女,大儿子何成伟眼看就要成年了,要想出息得要有个好工作才行。像大伯的儿子进了供销社,平常油水那么多。二伯家的成辉也早早进了部队,现在不也是个小官?她早就眼红了,这次好不容易有了这个机会,虽说不是给成伟的,但是她相信“人定胜天”,想要的东西得自己去争取,就是去抢也要抢过来。

娉婷已经气的说不出话来,自说自话成这样也是少见。不过嘛,这个世界上本来就是什么样的人都有,素质也是高低不齐,一个个计较起来也没什么意思。看着李香珍气呼呼地走了,娉婷也没当回事。在她看来,只要她自己想去,最后肯定能去成,相处了不少时间,许桂兰的性子她也有了几分了解,绝对是疼女儿的,爷爷何富贵也是个三观挺正的人,不至于做这种事。至于其他人,光是厚脸皮没用,还得占理才成,想她娉婷好歹也是见过世面的,知道有人就爱“柿子捡软的捏”,所以她一向奉行“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处事准则,不去招惹别人,也不怕别人过来招惹她。再者说,把这样的好事让给别人那得多傻缺?没过多久大运动可就来了,想想还是部队安全些,等她当个几年兵再回来也差不多结束了。李香珍说得轻巧,在娉婷看来那何成伟人也不怎么样,不是多么正直的人,况且何成伟是她堂弟不是亲弟,就算以后发达了还能指望他有什么提携?都说“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儿子会打洞”,爹妈这样混不吝,儿子能好到哪里去?

李香珍回了工地上还是气不过,其实以前妯娌间相处得都不错,田秋芳和许桂兰知道李香珍的性子都挺让着她的,因而这次她没讨着便宜心里极不舒服。她装模作样地干活,一路磨蹭到了婆婆曹金萍面前,碎碎念地小声嘀咕着,“妈,你听说了吗?最近不是在招兵嘛,那招兵的部队领导看着二哥的面子把聘婷也招进去了。要我说,姑娘家去部队干啥,我们成伟和聘婷差不多大小,还不如让我们成伟过去,以后出息了也是光宗耀祖,肯定会好好孝顺爷爷奶奶。”

曹金萍知道这老四媳妇的习性,老想着占别人的便宜。其实三个儿媳里,她最看不上的就是这一个,不过李香珍虽说爱占便宜,最后受益的还是自己的儿子和孙子,另两个儿媳显然也让着她,没闹出什么事来,她也乐得睁只眼闭只眼的。现在听她这么说显然是惦记上了聘婷的那个入伍名额,按理说人家领导看的是二儿子的面子,娉婷是二儿子的闺女,是顺理成章的,谁也不能说啥,但是总有些老人家更看重孙子一些,尽管看不上李香珍小家子气的样子,但她做奶奶的也要为孙子考虑考虑。心里是这么想,她也没表现出来,这人来人往的地儿,不适宜说这些个话。李香珍看婆婆没吱声,只撇了撇嘴,知道婆婆是听进去了,不然不会这样不说话,而是会开口教训她一顿,这样一想,她心里好过了许多,转身去了旁边那块地里锄地去了。

下工后,曹金萍回了家,跟老伴说了这事,“我觉着她说的也有理,成伟去确实比娉婷去合适,女孩子家找个好人家嫁了就成,大不了到时候多出点钱给她买嫁妆,成伟可是何家的男丁,以后有出息了也是何家跟着沾光。我想着就是不看其他的,看儿子和孙子的面子,换个人去也中。”

何富贵抽着烟听着老婆子说这话,让人看不出来心里想啥。半晌后才敲了敲烟杆里的烟灰,说道,“你直接去告诉老四家的,让她别惦记了。给谁的就是谁的,部队还能由着她挑来挑去了?再说聘婷也是我们何家的闺女,以后她过的好了还能不向着婆家?这话你也别在桂兰和聘婷面前提,免得伤了她们的心,我们老何家一向本分做人,你这个当奶奶的总不能厚此薄彼了,不能因为老二不在了,就欺负了她们孤儿寡母。平常老二家也没少孝敬你,你不念着好就算了,也不能和老四家的通气。”何富贵一辈子没办过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但他在生活里拿捏地很准,知道什么事能做什么事不能做。正因为他的把关,何家这些年来一直维持着安定,从来没出过什么差错。

“行,既然你这么说我也就不管了,我一个老婆子还能活几年?就是孙子以后出息了又能享到什么福?你也别怪我偏心,那老四家本来过得就差,我也是想着拉吧他们一把,手心手背都是肉,都是我的孩子我还能偏心不成?”曹金萍心里也觉着委屈,她忙活了一辈子难道是为了自己,还不是为了一大家子,就是有点私心又有什么错?

“行了,儿孙自有儿孙福,好好过日子总不会差的。都是一样的种,为啥有强有孬?老四一家别净想歪点子,好好过日子比啥都强。”何富贵不止一次为四儿子家犯愁,可愁来愁去也是毫无用处,他这个做老子的也没有金山银山,自己也是个土里扒食的。

这会儿李香珍正在和丈夫何跃岭说着入伍名额的事,“我跟咱妈已经说过了,等会儿你再拿上点鸡蛋去大哥家赔咱爸喝喝酒,要是老两口都同意了就是老二家的有想法也不行。等去了部队,咱成伟也就有了前程,我们这辈子也算有指望了。”

何跃岭躺在炕上枕着手臂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要说他还是挺有良知的,虽然有点懒惰,也没啥更大的毛病,奈何娶了个厉害的婆娘,事事都要计较一番。他一个男人看不上女人的这些小心眼,但每次有啥事都让她给做成了,之后何跃岭就再也没管过李香珍的事,随意她折腾去了。在炕上躺了会,他施施然地起身,拿上李香珍准备好的鸡蛋就去了大哥家。

何富贵看到他晃悠晃悠地进了院门就有些来气,也没高兴睬他,只闷着头抽烟,倒是大儿子何跃廷看到弟弟来了开始招呼。何跃岭把手里放着鸡蛋的篮子递给了他,笑呵呵地说,“让大嫂加个菜,今天陪咱爹喝两口,过年不是还有剩下的酒么?”

何跃廷没想太多,只当是弟弟心情好,就直接把鸡蛋拿到厨房给了田秋芳。田秋芳看了一眼,对着丈夫说,“呦,太阳从西边出来啦,竟然还能从铁公鸡头上拔毛。”话虽是这么说的,好歹她也接了过去,准备晚上添两个菜,除了鸡蛋外,家里过年还剩了些咸肉,切了一小块炒一炒也不错。

饭桌上,何跃岭敬着何富贵的酒,嘴里说着,“爹,您老辛苦了,儿子我再给您添满喽。”

几个男人喝酒喝得尽兴,何跃岭看铺垫地差不多了,也就委婉提起了部队征招的事,“听说这次整个社里统共就几个名额,标准可严格了,我倒是听说了聘婷也能进部队了。”

何富贵吃着菜没搭他的话茬,何跃廷倒是挺高兴,“聘婷能进部队也是造化,可惜啊。”可惜什么,大家都明白,要不是何跃强牺牲了,聘婷能有这个机会吗?对何家而言,自然是何跃强活着比什么都强,只是人已经不在了,也只有“可惜”二字能表达。

一下子吃饭的兴致减了大半,何跃岭也没了刚开始那会的好心情,他一口把杯子里的酒喝干了,靠着一股劲开口说道,“我想着,要是聘婷不乐意去,就让咱成伟去,到部队还是小子耐操,姑娘去也不大合适。”

何富贵还是没有说话,何跃廷这才知道四弟今天过来的意思,心里有些气,也不愿意搭他的话头。

“爹,你倒是说句话呢,不管咋样咱得为着老何家想,这次聘婷把机会让给成伟,我和她四婶也不会亏待她,以后不管是她工作还是嫁人,我们有钱的出钱,没钱出力,好歹也是我侄女,我还能害了她不成?”

“砰”的一声,何富贵把烟杆狠狠砸在了何跃岭头上,立刻肿起来个大包。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英雄王城在线阅读第二章

    堂倌生气道:“管你何人,你们这些个书生总是自枉清高,甚么地方该来不该来,心里也没个数。”阿冷倒竖眉头正欲反驳,赵景奕抬起手,示意不要再多言。他微微一笑,对堂倌温和道:“我这下属平时做事略有鲁莽,不过唬人罢了,却才言语有失,还望担待。”说罢,赵景奕垂眼看了他一眼,那堂倌被看得心里一震,面前明明是个穿着

  • 腹黑诱拐小萌妻从你

    真正的发展是在萧然打篮球的那天。董佑光周末突然来了兴致,提出要打篮球,萧然当然乐意——初中四年的篮球队长身份向来不是凭空加冕,他对这项运动当然有些自己的热爱和激情,每次有比赛必然不会错过,董佑光也注意到了这一点。他穿梭期间,脸上是难得一见的欢喜,发自肺腑。萧然打球的时候用力过猛,触及旧伤,直接躺到在

  • 一块雕龙石板在线阅读第一章

    “知道吗,那个郁七,又在翠意阁砸了三百万灵石,就为了买新头牌一笑!”“就是那个郁家的纨绔?本是少年天才,后不知怎地修为全失,索性破罐破摔,吃喝嫖赌样样精通,成日醉生梦死的那个郁七?”永远的茶余饭后谈资兼著名纨绔子弟郁七此刻正一手搂着美人的细腰,一手端着酒杯,小酌的同时不忘调戏怀中人几句,惬意之极。那

  • 长安第5章在线阅读

    丞相夫人终于不在赵福耳朵旁念叨她可怜的时候,一日早饭过后拉着她谈话,内容不详,约莫着不怎么愉快,赵福气得连午饭也没用,顶着大太阳要回将军府,任她娘怎么留都留不住。丞相大人下朝回府没见到女儿询问缘由后,也和夫人生了许久的气。离开将军府的时候天气还寒凉,回来的时候已经去了两层衣衫,可能是将军府的花开得格

  • 欺负过我的男人都哭了[穿书]第九章在线阅读

    “公子,请留步”,因为有着是隐世强者的想法,所以就先入为主,认为这一定是一个大能的徒弟。故而,连称呼从最先的小孩改为了公子。麟轩见状跑是跑不掉了,索性把心一横,不跑了。“你找我有什么事吗?”“在下青云镇刘家刘老大,来这是想问公子个事”问事?什么事,说吧。麟轩装作高深的样子说道。“不知道公子听没听过苦

  • 都市之无限进化之第八章(8)

    可是你们应该没有在他房中找到张成子的指纹吧。”“的确没有他的指纹”警对答道“但也许是他擦掉了,因为他会隐藏凶器,所以没有必要擦掉上面的指纹,他只擦掉死者房内自己留下的指纹就可以了,而如果找不到凶器,上面即使有他的指纹对他也没什么影响”“我看未必。其实真正的凶手,他很聪明,他现把死者伪装成自杀,然后故

  • 与不同人格的战争之祭祀(4)

    祁氏一家相继来到地下室,翟英凤让佣人把她准备好的珠宝玉器放在了玉台上,又向丈夫祁韬海伸出手:“祭品。”祁韬海一脸肉痛地从上衣口袋里拿出一个金属盒子,打开后,里面放着一块外表似玉的物品,它内部似乎是中空的,里面是在缓缓流动的深色液体,还闪烁着微光,如银河一般。翟英凤一把拿过它,随即便把它放在玉台中间的

  • Devil likes me在线阅读第三章

    石猴一时间纠结异常,转身想走,刚走两步却又有点不忍的回过头来,如此徘徊半天,石猴一声叹气:“哎,我总是心太软。”一甩头便也不再多想,跑出去采了一堆的山果来到巨兽身旁,看着还有点畏惧有白豹,随手就把一个果子给扔到嘴边:“那,吃吧。”可没想白豹非但没吃,却还把头向后靠了下,好像这果子上有巨毒一样。这下,

  • 娱乐圈(主GDbl)之陪伴第10章在线阅读

    “小葵,昨儿一天你上哪了?打电话关机,跟我们玩彻夜不归是吧?不知道的还以为你遭绑架了!搞得那群猴孙整天缠着我问你什么时候回来!”向日葵才进门,李淑芬就说个不停。“我昨天上白飘飘家了,她要留我说心事,我就留下了!刚好手机没电了,我又忘了带充电器!”“那你也该打个电话回家啊,看我还煮了你的饭,今天都不能

  • 娶个上将做男妻在线阅读第1章

    炎热下,沙滩边一群美女与一群丑男欢快的在沙滩上打着排球,我叹气着,痛苦着,为什么要我去买水呢.一开始我就发现人数的错误.六男五女这不是让某个男的成了多余的悲剧吗.好吧无法解释,我就是那个被无视多余出来的人.我叫墨燃是一个永远燃烧不起的人,不管是多么激情的球赛,还是欢聚一堂的聚会,我都无法感受到一点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