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奇幻小说 > 正文

昆仑剑歌九龄(一)

2021/4/9 2:34:57 作者:萧雨森 来源:纵横中文网
昆仑剑歌
昆仑剑歌
作者:萧雨森来源:纵横中文网
花有重开日,人无再少年。年少时所犯的错,老来嗟叹又有何用?一个来自玉龙山的小小女弟子,一个来自皇城的当今太子,满怀仇怨一心想要复仇的年轻男子,千光寺的小和尚是否又会败坏清规?蜀山的绝顶天才为何又会堕落衰颓?他们将会碰撞出怎样的火花,又能否解开十几年前的惊人阴谋呢?十二年前他一柄独孤剑,叱咤天下,吓退群雄,却归隐山林,十二年后他的弟子重出江湖,惹得天下纷争大乱。可是他再出山的时候,江湖已不再是那个江湖。

张九龄第一次见到齐云了是在德云社天桥剧场的后台。

北京的夏天,向来又闷又热。

正值晌午,门口那棵大槐树上,几只蝉声嘶力竭地引吭高歌,嘈杂的蝉鸣声衬得更加闷热。

一阵风跑来,抓住地上的几片叶子和散落的塑料袋儿,打几个滚儿,又赶紧带着它们跑远了。

风雨欲来。

天桥剧场后台,忙忙碌碌。

齐云了换好旗袍,今儿个是件湖水蓝缎面旗袍,面料光滑,一直顺到小腿,匀称笔直的小腿被遮住大半,灯光一打,泛着隐隐的光芒上,裙摆处散落几瓣红殷殷的梅花。

她随手挽起发髻,发间是羊脂玉玉簪,通身嫩白没有一丝瑕疵,簪头雕刻的,是几朵梅花。

这支簪子,她喜欢的紧。

中规中矩,却又有几丝少女的俏皮。

今儿个,她有节目,要上台。要不才不穿高跟鞋呢。

说是高跟鞋,其实就是双有几厘米坡跟的小皮鞋。

不过,齐云了向来穿不了这种鞋,站一会儿,脚腕就酸痛不已。

其实是可以穿绣鞋的,湖水蓝缎面的绣鞋,也相配。

但这身是师娘准备好的,总不能不穿。

张九龄见到齐云了的第一印象,就是师姐太好看了。

站在台上,给岳哥量活儿贴板儿,饶是有张桌子挡着,也遮不住师姐举手投足间的风华。

张九龄躲在下场门偷偷往台上台下瞧,一双眼睛炯炯有神,师姐就是天生属于舞台的角儿。

什么时候他也能像师哥师姐一样上台。

齐云了和岳哥鞠躬下台,瞧见侧幕条下场门,一个黑小子失神地蹲在门旁边,齐云了脸上的

笑意不变回头看看岳哥,眼神里分明写的是这是谁啊。

岳哥伸手拍拍黑小子朱古力般的小脑袋,“兄弟,回神了嘿。”

张九龄回过神,瞧见眼前的师哥和师姐,瞬间弹跳站起来。

奈何蹲太久,双腿又酸又麻,一个不留神,没站稳。

齐云了眼疾手快,攥住他的右胳膊,扶住他。

瞧着这孩子窘迫的神情,实在是可爱得令人愉悦。

她没忍住,轻笑几声,朱唇轻启,说出她见到张九龄的第一句话,“站稳了。”

张九龄慌慌忙忙,站好,黑黝黝的脸蛋上看不出什么,倒是耳朵通红。

“谢谢师姐。”

齐云了心情愉悦,点点头,不作停顿往后台走,岳哥回头瞧着他还站在原地,停了停,“跟过来呀。”

张九龄内心忐忑地跟过去,之前烧饼师哥煞有其事地嘱咐过他。师姐看着笑眯眯得好脾气好说话的模样,其实格外严厉。

对于烧云饼抹黑她光辉形象的行为,齐云了也是后来才知晓的。

这时,她非常纳闷地盯着这个新师弟,少年的拘谨和紧张,肉眼可见,简直要实质化了。

而张九龄感受到师姐一直放在他身上的视线,越发紧张。

岳哥打声招呼去换衣服了。

张九龄不敢看师姐,一直盯着桌上的那个茶杯。

旁边突然伸过一只手摸摸茶杯,似是感觉到茶水变冷了。

在师姐收回手之际,他极富眼力见儿地迅速倒掉冷茶,重新斟上一盏热茶,小心翼翼地放在师姐右手边。

齐云了饶有趣味地挑眉,喝下一口热茶,四肢才又暖烘烘起来,脚腕仿佛都没那么痛了。

“你是新来的师弟?”

悦耳的少女音在耳畔炸响,张九龄心想师姐不像是严厉的人啊,“是,我叫张仲元。师父赐名,张九龄。师姐好。”

说着,还朝齐云了鞠躬。

齐云了连忙摆摆手,“九龄,你不用这么拘着,我是齐云了,算是拜师早的,但大家也不怎么喊我师姐,我原名齐毓瑧,所以都喊我阿臻,你也喊我阿臻就行了。以后就是同门师姐弟了,有什么事情都可以来找我。”

少女温婉柔和的声音抚平他此刻的不安,他重重点头,应下。

齐云了短促地笑笑,盯着手里捂着的茶杯,白瓷映着茶汤。

后台陷入一片静默。

岳哥推门进来,“妮儿啊,我先送你回去,离散场还早,不耽误。”

齐云了瞥一眼身旁的张九龄,“没事儿,岳哥,天儿这么热,来回又一身汗。这才几点,我带九龄走了。”

岳哥瞧瞧表,一会儿有场老先生的相声,他想听听,“那你注意安全。”

齐云了点点头,带着张九龄离开剧场。

拽着他在站台等了一会儿,赶上一辆公交车。

塞进去几枚硬币,把张九龄推到仅存的座位上,她伸手勾住拉环,勉强站稳。

张九龄挣扎着想让师姐坐下,齐云了另一只手放在他的肩头,“没几站,你安稳坐着,刚才不是腿麻吗?”

张九龄额头上覆盖一层薄薄汗珠。

终于到站了,大大松口气。短短十分钟,他感觉好像过了几个世纪。

师姐站在他身边,凝白的手还按在他的肩膀上,他浑身不自在,手脚不知道往哪儿放。

齐云了把他送到宿舍门口,这孩子一路一句话儿也没有,惹得她奇怪得瞧他好几眼。

“成,你回吧,我就住师父师娘那儿,离得不远。走了,回见。”

冲他笑笑,顾盼生辉。

转身离开,背影娉娉袅袅。

张九龄凝望齐云了远去的方向良久,有些不好意思般挠挠头。

这就是,他的师姐诶。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逆行记之八苦劫在线阅读第一章

    【担心np的小朋友看过来,随着感情线的发展,后期是一定会1V1甜宠的哈。还有就是本文是架空清穿哈,只是用清朝做故事背景背景,但不是历史哦。】2070年。“说好了的,我参与实验,你们替我付清我妈妈的医药费,并且要终生为她养老。”陈雅雯此时全身赤裸的躺在一个漂浮着的玻璃球内,面上倒没什么表情。谁也不知道

  • 致命接触第5章在线阅读

    “无央族都退居无央界百年,我们为什么还要守在这荒废已久的地方?真想早日回到宗内。”一个年岁不大的道修抱怨了几句,又埋头拿刀子在一截短木上削削刻刻,借此打发无聊的时光,不一会一个的惟妙惟肖小女孩被雕刻出来。原先守在这片荒无人烟的地方就是件枯燥无味的事,且这里灵气稀薄,想要修炼也是不可能,他们这些道修更

  • 从今天起做女神第十章

    “那……好吧。如果行李太多拿不了,记得来找我。”说着,金则泰拿出名片,伸手递给楚靖。楚靖很自然地半站起身去接,两个人之间的距离瞬间缩短,无可避免地目光相遇时,楚靖的心震动了一下。以前,他没有特意注意过金则泰的长相,也下意识地在回避与他目光交汇,现在这么近地看到金则泰,对方的容貌以及散发出来的强大气场

  • 我有一粒丹之自有好去处

    因为君后是男子不能生育,所以,历朝历代都是嫔妃生完皇子大都先交由皇子院照看,待长到一定岁数便按其发展依次交给不同的师傅培养,最出色的几个皇子便会交给君后和太君后共同教养。可毕竟血浓于水,在先皇驾崩之后,关于新皇生母的问题,便产生了分歧,最终在经历几任朝代更迭之后,便定下了让皇帝生母以皇太妃的身份奉养

  • 游戏里的骚话小姐姐居然是我的白月光青梅第1章在线阅读

    因为临近预产期,身体也逐渐力乏,大约有一段时间不能更新了,抱歉√

  • 网游:我能给万物加点在线阅读第六章

    “零说今天早上才出现的令咒,言峰璃正会相信吗?”恩奇都自空气中显露身形。“无论相不相信都不重要。”藤崎零解下斗篷挂在衣架上,“今天去教堂主要有两个目的,一是试探一下这位神父确定他会不会直接对Master下手,二是看看那个言峰绮礼和他的Servant——应该是Assassin——在不在教堂里。”“那现

  • 花千骨之琉夏倾城在线阅读第10节

    公司的流言王西梅也听到过不少,当初有传言东儿的母亲会出去旅游,完全是因为知道自己的丈夫,跟别人有染想不开,跳了海。自己的女儿因为救东儿的母亲才会一起掉入海里。又出了这样的事,似乎在验证之前的传闻。难怪自己的孙儿会如此排斥。换成任何一个人遇到这种事,也不会把父亲“情人”的女儿,带到家里来恶心自己。轻轻

  • 听说权相想从良[重生]巧遇

    亥时十分,西山山阴处高大的树木遮住了天上的月光,漆黑成了林子里唯一的色彩,万籁俱静,直到一个银色的身影突然闪过,像一道闪电打破了黑暗。待那银色的身影停下后才发现竟然是前日进了西山的舒宁仙子,舒宁此时很是狼狈,原本白色的长裙被树枝挂烂了不少,头发也有几缕洒在了额前,一边拿着师父赐的长剑水波横在胸前一边

  • [综英美]浓情巧克力之离婚吧(1)

    秦芮言一睁眼就看到一张胖乎乎的小脸,她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那小胖男孩就一口吧唧在她脸上,搂着她的脖子喊了声“妈妈”!她顿时感觉有人在她脑子丢颗手榴弹,炸药之威力震得她瞠目结舌。“喂,小屁孩儿,我才二十三,还是黄花大闺女呢,妈可不能乱叫啊!”秦芮言将趴在自己胸口的胖小子举了起来,瞪着他一本正经地说

  • 嫁了个权臣在线阅读第六章

    “路咯莎肯其!是光明神教的祈祷语……,”林克大声的念诵着,一个老者坐在一旁微笑地看着。这些时日在林克不断的闹笑话和不停的学习中飞逝而过,林克也对处身的这个世界有了一些初步了解。他现在处身的所在是一个叫卡萨的大陆,而眼前从森林里把他救出来并教他说话识字的老人叫康姆.卢恩,现在他住的这个地方是迷失森林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