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言情 > 正文

醉醉的试读坑之野玫瑰啊

2021/4/8 8:13:58 作者:醉又何妨 来源:晋江文学城
醉醉的试读坑
醉醉的试读坑
作者:醉又何妨来源:晋江文学城
所有待开文的开头或中间片段节选,随性放出来的,内容不成熟,还有可能反复修改,仅图君一乐,宝贝们慎入,欢迎提意见。

陆升熠随意靠着墙,微微仰起头,下颚线条流畅精致,一身西装衬得他矜贵又禁欲。

姜棠愣了半晌,才慢慢朝他挪去,有些惊讶的打量了他几眼,问道:“你还没走?”

陆升熠别扭的点点头,然后拿出姜棠之前给他的润唇膏,解释道:“这个没还你。”

“哦。”姜棠应了一声,却没接过,“送给你了。”

“我不用这个。”陆升熠皱眉又看了眼那个小罐子,有些嫌弃的把它又往姜棠那儿送了送。

行吧。

姜棠没再坚持,默默的伸手拿回了润唇膏。

“那我走了。”陆升熠礼貌性打了声招呼。

姜棠这才注意到旁边的一个车位停着一辆黑色迈巴赫,岳旸坐在司机位,见姜棠看过来还热情的挥挥手。

“岳旸在这里你还亲自下来站着等我啊?”她眨了眨眼睛,轻声笑道,“想见我就直说嘛。”

陆升熠:“……”

这人是怎么做到这么不要脸的?

他深呼吸一口气,懒得跟她讲话,转身就走。

刚刚坐进车后座,另一边的门就被人打开了。姜棠轻盈的钻了进来坐到他旁边,抬头对着陆升熠笑,“我助理有事儿没法来接我,就顺便送我一程呗?”

岳旸从后视镜观察了一下陆升熠,发现他没表现出不耐烦,心里有点迷茫。

这真是直男开窍了?

以前也有过这种情况,不过陆升熠是直接毫不留情的一把把人丢下了车。

其实事实上,陆升熠只会对不熟的人这么做,但是姜棠……应该算熟人吧?

他有些不确定,扭头悄悄看了姜棠一眼。觉得自己好像也确实没有那种想把她丢下车的冲动。

于是陆升熠没再多说,任由着姜棠在旁边有意无意的往他身上瞄。

车子平稳的上了公路,一路向前驶。姜棠看着陆升熠从车椅后的收纳袋里拿出一块话梅糖,撕开了包装纸。

她想起来陆升熠晕车这件事了,吃酸一点的话梅糖应该是为了缓解症状。

或许是姜棠盯着话梅糖的眼神过于炙热,陆升熠抿了抿唇,有些不自然的把糖递给了姜棠。

姜棠:???

她倒也不是要抢他糖的意思…

犹豫了下,姜棠还是接了过来,斯文的把糖含在了嘴里,不自觉的垂眸笑了笑。

陆升熠看到她的表情,心里抖了下,面上却不显分毫,淡淡的收回了目光。

车子拐了几个弯,陆升熠觉得闷的有点难受,降下了车窗。前面的岳旸也开了点窗户,此时一阵风灌进来,姜棠的长发跟着微微扬起,一下一下的拂过他。

带着点好闻而清冽的香味。

他垂眸,不着痕迹的远离了一点姜棠,同时开口道:“先把我送回酒店吧,不太舒服。”

姜棠抬眸看陆升熠,正好瞧见他皱着眉,伸手扫开了她刚刚因被风带着而搭在他肩膀上的头发。

至于这么嫌弃她吗?

姜棠眨了眨眼睛,掩去眼底有些受伤的情绪。

她一下子觉得有些没劲。

十分钟后,岳旸打了个方向盘,把车子稳稳停在了酒店门口。

陆升熠看了姜棠一眼,最后也连句道别都没说,打开车门就下车径直离开了。

回到酒店,姜棠被累得够呛,拖着疲惫的身子去跑了个花瓣牛奶浴。

热水舒缓了她的神经,姜棠躺在浴缸里,把自己完全放松了下来。

结果她本来放在旁边架子上,播着音乐的手机突然又开始嗡嗡作响了。她认命般捻起来一看,是经纪人的来电。

姜棠怕她又不接电话会把经纪人气的当晚就飞回来揍她,只得伸出自己沾满了泡沫的手指,划了好几下才接通成功。

电话一接通,经纪人的声音就从听筒里传来:“姜棠,最近有个综艺问你要不要考虑参加。”

因为姜棠之前说过最近不接电视剧和电影,最多上个综艺放松一下,经纪人这才想着帮她留意一下综艺方面的工作。

姜棠问:“什么综艺。”

那头的经纪人翻了翻企划书,回答道:“一档恋爱综艺,说是让你和许景然组一对。”

“许景然?”姜棠听到这名字就不舒服,“我看不顺眼他,推了吧。”

“其实本来是想邀请陆升熠和你一起的,但是说服陆升熠参加的难度太大了,正好许景然主动联系投资方说他可以参加,这才改变了计划。”

合着是许景然不要脸想凑上来倒贴她?

姜棠冷哼一声,随口道:“那就跟他们说,我选择陆升熠,还有,我不喜欢许景然这种花瓶。”

花瓶?

经纪人被她这形容词震惊到了。是说许景然只有脸没有实力的意思吗?

虽然好像也没错。

他无奈的笑了笑,想着姜棠果然还是野玫瑰啊,带刺的那种。

第二天,姜棠就带着简初坐飞机回到了北城。

陆升熠的演奏会在北城还有一场,姜棠早就找人帮着抢了两张票,准备到时候再带着陆思思过去,也算是补偿她们之前没去的那场了。

姜棠的父母出差去了,她就先回了自己买的房子住着,每天靠点外卖维持生计。

岳旸好像看出她对陆升熠有那么点意思,便经常在微信上告诉她陆升熠的近况。

姜棠看着岳旸新发来的,陆升熠专注看着谱子弹奏的照片,再一次被美色给迷惑到了。

她在心里默默骂了自己一句:姜棠,你哪里是喜欢人家的内在,分明是馋人家身子!

在她来来回回的看了那张照片十多遍后,终于下定决心发了条消息给岳旸:“陆升熠在哪里,我想过来看看。”

岳旸作为姜棠的粉丝,是完全舍不得拒绝女神的要求的,同时也觉得陆升熠和姜棠好像是有那么点发展可能,就很欢快的发了个地址过去。

姜棠看了一眼,收拾了一下就起身到了车库,开出自己那辆骚包的红色跑车,一踩油门消失在扬起的灰尘中。

过了半个小时,她开车拐进了郊区的一栋独立别墅。

岳旸等在底下,帮她把车停好,带着她进了门。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穿越之妇星高照在?现个形?

    应如歌被无端叫醒,气得脑仁疼,“向宇,什么事比你爹睡觉还重要?”她的发小兼小跟班向宇从教室后门溜进来,鬼鬼祟祟道:“老大,高一有个人公开叫板你,说要和你争一中老大的位置!”“……就这?”向宇说:“他知道你是女的以后,还说要你做他女朋友。”应如歌瞬间直起身子。要是唠这个她可就不困了啊。她一把拽过向宇的

  • 在三百年后做女配[穿书]第五章在线阅读

    “下面我再来教你们一个法术,此术名为“回元术”,可以作为治疗之术,作用便是在一段时间之内,回复魔法力,并且有疗伤治愈之功效,而施法的时间和回复的效果,自然便是和你们的熟练程度有关。”“行了,今天我们就先讲到这里,回去之后将这些天学的魔法多加练习,再过几个月,神星阁会派一个长老对你们进行选拔,资质优异

  • 重生之最强男人在线阅读第8节

    果不出我所料,皇帝老爹很愉快地接受了我的建议,不再打算追究刘长生的罪责,而且大度地把他安排到我的麾下,做了一个统领。说实话,关于修炼我不是很热衷。可能是自身境界太高,国内无敌的原因吧!没有危机感,所以我不是很勤奋。但是今天我一定要仔细检查一下自己的体内到底有什么问题没有?因为我总觉得那具金色骷髅有诡

  • 网游之帝皇崛起穿越

    “你这个伤的挺重啊,咋搞成这种情况?”挂完科后的周轩,在医生的要求下,摘掉了墨镜和口罩,苍白的面容将医生吓了一跳。检查完后,医生对周轩变成这副样子的原因十分不解。周轩随口糊弄到:“遇到了一个小偷,钱包啥都被偷走了,然后去追,结果被打了一顿……医生,怎么样了?”“还好,都是一些皮外伤,我给你配点药,你

  • 重生王妃太难哄在线阅读第十节

    在最开始,一行人秒杀第一支队伍的时候星网的观众们没注意到。但是这一次!他们就藏在另一支队伍的正上方,可是那队伍里居然没有一个人注意到。原来秘密藏在那不起眼的石头上。“等等,有没有人告诉我,为什么那一支队伍没发现他们,难道不会感受到魔力波动吗?!”“楼上的一看就是没有好好听课,人家不说了嘛,那个小黑石

  • 漫威世界的修行者第三章在线阅读

    “哦?不错,竟然进化了,有点意思,来吧!第三次机会”他冷笑一声显得毫不畏惧的说,“来吧!星光璀璨!”我身体的力量正在不断提升,“哦?提升技能,有点意思,破晓乱剑!”他拔出背后的剑用极快的速度刺出了好几剑发出的气浪向我冲来“星辰破!”我也聚集力量在手中发出了一击,我发出的攻击和他的气浪发生了碰撞,起了

  • 九月探案记第六章在线阅读

    晓幽一边下楼,一边想着要给“姐姐打电话的话,该怎么说.刚准备拿起手机打电话的时候,却有电话进来了.她一看来电显示------阿莫!呵呵,刚想着要给他打个电话问一下情况的,他的电话就打过来了,估计为的是同一件事情吧!!!楼上,还在摔着东西,叮叮咚咚的.晓幽在接电话之前,故意走到楼梯口,大声说了句:“阿

  • 穿成炮灰后,和男主师尊在一起了之宗师级针灸术

    第五章超级智能系统的学习空间,好像就是一个虚无的星空,秦羽枫看着周围空荡荡的环境,头皮皱了皱,喊道:“欣雨,在吗?我要怎么开始学习?”“嘻嘻,主人,你好啊!”一个俏皮可爱的小姑娘,出现在秦羽枫的面前,看着身前的欣雨,虽然模样很是可爱,但是秦羽枫总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你好!”秦羽枫笑着走到欣雨的面前

  • 败光这亿万家产我就死[穿书]在线阅读第九章

    “扑扑”正在这时,远处传来一阵缓慢的脚步声,很快的吴十三看到一名满脸沟壑,不知道活了多久儿的老者,驼着背拎着一个食盒走了进来。老者好奇的看了吴十三一眼,沙哑着嗓子道“小子,做尸奴要多吃点饭菜,不然到时候被僵尸吸死,可怨不得别人。”老者说完,蹉跎的往外走去。“你谁是?”吴十三好奇的看着眼前的老者。他能

  • 灼灼夏华在线阅读第2节

    看着魔纹巨蛋在乌卡“速”字光印的催化下即将破壳。雷门好奇,问道:“乌卡先知,不知道这魔纹巨蛋诞生出来的会是什么物种呢?”听到雷门的疑问,乌卡从新将斗篷带回了头上。然后,乌卡才嘶哑着声音说道:“尊敬的陛下,身为先知的我,我刚刚预知到,即将诞生的将会是个人,而且是个孩子。”听到乌卡的回答,雷门有些惊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