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豪门小说 > 正文

我是方术师之破晓

2021/4/8 21:07:48 作者:倒数三的可乐 来源:17K小说网
我是方术师
我是方术师
作者:倒数三的可乐来源:17K小说网
你想和妖怪在一起生活吗?不是那种抠脚大汉的妖怪,而是一个个美到冒泡,甜到发腻的美少女们。不想吗?那如果有一天让你去做一名斩妖除魔的方术师,你会去吗?要是去的话,究竟要怎么样才能成为一名方术师呢?找白胡子老道?还是路边乞丐?这一切终归,还是要看看那冥冥之中的命数了。

今日的天气并不好。

孟菀在夏日里最怕遇上这样的天气,虽然天上没有骄阳时刻烤着,可空气确是闷热十分,在室外待得久仿佛连呼吸都是困难的。手机里已然收到了市防汛指挥部的短信,安全提示从明日起台风即将登陆本市,市民朋友们应及时关注天气,减少外出,以防意外。

然而她脑内盘桓的却依旧是早上在出租车后座投屏中不经意看到的那条新闻。

不可否认,她的心情很糟。

在画室二楼挑高的景观办公室里,孟菀绾着垂至两颊的发丝,漠然地望着楼下纷乱的一切。

一排排的画架座椅早被场工推翻得东倒西歪,待这一干人离去走后他们又不知要理上多久才能恢复正常工作。望着轨道上滑动的一台台黑色摇臂机,孟菀下意识有些心烦地背过了身去。

于是她决定回身随意找些什么事做一做分散下注意力。

因为过几日便要接待来自巴黎美院的交流团队,于是作为综合绘画系新晋教师的梁升正在不断地在接着跨国电话,耐心地接受着事无巨细的法国对接人滔滔不绝的咨询。

正当她翻开桌上日程本的一刹那,身侧的梁升恰好结束了刚才那段漫长的通话,轻喘了口气后轻拍了拍孟菀的肩头。

“菀菀,一会下面拍摄结束后清点完器材你别急着走,晚上我们一起去吃饭。”

“吃饭?”

“是啊,”梁升惬意地伸了个懒腰,“自从我正式入了编制后还没请你们这群学弟学妹们好好吃一顿呢,正好暖暖她们今天中午也从外地回来了。我怕过些天正式开学忙起来了大家反而没时间,所以就临时决定选了今天!”

“老师不是还没回来吗?”

“两码事!等老师回来我们再聚一回!”

“好。”

不远处办公室的木门却忽然笃笃地响了起来,梁升正想开口应诺,一旁的座机电话又响了起来。

梁升飞快地扫了下来电显示,果不其然又是来自法国的那个熟悉的号码。看来刚才他苦口婆心解释了半天的接待细则与经费运用,对方还是没完全明白。暑假期间彻底失踪,邮件如石沉大海般了无音讯。节后却是夺命连环call,硬生生的要把假期两个月中沟通空白在这两天悉数补回来……

这样地道的法式行事风格,自然是令第一次做合作项目负责人的梁升叫苦不迭!

“不好意思菀菀,下边就麻烦你帮我应付一下了。”

孟菀朝着自顾不暇的梁升浅笑地点了点头,随即抬首提高音量道,“请进。”

随即木门被急切地推开。

“老师您好,我们楼下拍摄遇到了点麻烦,您看能不能来帮个忙?”

孟菀有些诧异,一时竟不知这影视拍摄之事自己能帮上什么忙,但她还是礼貌地随着那个年轻的工作人员下了楼。

楼梯下那位头戴黑帽的中年男子见了她,立马笑呵呵地迎了上来,简单地向她解释了几句后,她这才明白,原来是他们是想让她代笔画一幅画,顺便做个手替。

如此一桩小事,自然没什么好推脱的。

只是昔日空旷明净的画室这会儿被各种乌黑的机器摆着,不由地显得拥挤了起来。孟菀由着眼前人带路,一会儿便走到了光影集聚的画架前,边上滑轮桌台摆着一盒整齐的铅笔。

原是要画素描。

“老师,实不相瞒,我们今天的拍摄时间有点赶。您看看这么大一幅素描,画起来大概需要多久?”

白皙的手指轻轻抚过了抚略为粗糙的纸张。

“一个小时吧。”

“看看,让你不提前准备好!”中年男子闻言立马转身狠狠地白了一眼身旁那邀孟菀下楼的工作人员,随之面带愁容拍了拍脑袋,继而清嗓后用力地连打了三个响指,这下方才还人烟嘈杂的画室即刻便安静了下来,“来来,曼妮坐到模特台上去,一裴快过来,我们各就各位。”

孟菀被负责场地的工作人员带到聚光灯下的画架旁坐下,正当她垂首打量着笔盒中并不甚专业的素描铅笔时,一个从不远处匆匆走来的高挑身影顿时向她这边尖锐开口道, “不行的场务,要我们曼妮在这里坐一个多小时可太久了,这怎么吃得消?”

戴着眼镜被喊作场务的微胖姑娘即刻垂下了头,一副百般愧疚的模样道,“苏珊姐,真不好意思,这次也是事发忽然,大家相互理解一下!”

“真的不行。再说我们三个小时后在城西还有新戏的开机仪式,这里这么瞎折腾,那边肯定是来不及的!”

孟菀眉心微蹙,素手无奈地从画板上移开,只觉得身旁的喧哗声刺得她太阳穴微微直跳。

“只要拍张照,人不在也可以。”

“行,既然你们的画工都这么说了,那肯定没问题了。”苏珊瞥了一眼背朝着她的孟菀,纤细的眉梢得意地向上挑着,话一出口已是一副势在必得的模样,“你们先把曼妮的特写都拍了吧,到时候好好剪辑一下就行了。”

场务低下身子,犹是不太放心地向孟菀轻询道,“老师,这样真的可以吗?”

孟菀抬眸望着她那一张涨红的脸,随即宽慰声道,“嗯,放心。”

苏珊轻笑,继而随意地拍了拍孟菀的肩膀,“哎,画工,一会儿你可把我们家曼妮给画的好看些啊。”

诚然来者汹汹,动作并不尊重,语气亦并不大好,可孟菀亦不愠不恼,只是淡淡地点了点头。她缓缓抬眸,只见端坐于模特台中的那位身着校服的女演员有着一张明丽逼人的脸庞,她的五官很是英气,短发及肩,眉眼弯弯,确实是个好看角色。

画室内渐渐地越来越静,工作人员各就各位,显而易见拍摄快要进入正式开始。

孟菀用手机按下了快门,顺着她的身后望去,只见一个身着蓝白相间校服的年轻男孩逆光而至,恍惚间似乎正朝着她微微点头示意。

巨大的暖色光晕置于其身后,孟菀一时只能看清他身姿挺拔轮廓的剪影。

于是她礼貌地报以一笑,继而平静地收回目光,将视线投于空白的画板之上。

铅笔在画纸上飞快地舞动着,不出多时,一个面容姣好的轮廓便跃然于纸上。

“画画的这边先停一下,”不知从哪窜出来了一个男场务躬身穿过丛丛机身,继而上前急促地拍了拍孟菀的肩膀示意她让位,“快快快,一裴你先坐上去,我们上第一个镜头。”

染着一层薄薄铅灰的指尖骤然一僵,显然对陌生的肢体触碰感到了些许不适。一盏盏镁光灯迅速转换,画架前顿时变成了灯光焦距之地,孟菀没来由地有点心慌,于是扶着裙尾仓促起身,意欲躲开这个人人目光焦距之处。

“笔盒里的笔削得都不太好,能把你手上这支借给我吗?”

孟菀循声回首,这才看清了一直坐在自己身侧不远处这位青年的脸庞。

不得不说,他长得确实很吸引人。

他的肤色很白,是冷色系的白,眉眼清俊而疏冷,下颌线棱角分明、喉结线条美好,一瞬间似乎和自己记忆中已经有些模糊那个的身影有些重叠。

如梦似幻,直到骨节分明的手掌近在眼前,她才终于回过神来。

孟菀自觉有些失态,继而即刻递上铅笔。

“多谢了。”

“不客气。”

正当她准备转身离去之际,下一瞬强烈的痛感与粘腻的触感自脑后骤然袭来。

“孙曼妮你这个贱人要多远滚多远,裴裴永远是我们思允的!”

凄厉的尖叫声之后便是此起彼伏的惊呼与器械被碰撞倒地的声音。孟菀只觉眼前一黑,刹那间无力地跌坐在了地上。

乌黑的墨汁混着甜腻的血液顺着发丝自头顶创口处不断向下流淌。

这一刻在众目睽睽下,孟菀显然难堪至极。

虽然极力想要保持清醒,可意识却逐渐混沌,正当她认命地接受自己即将失态地跌落在地时,下一瞬,后背忽然迎来了一个温热的倚靠。

模糊间有人用瓶装水洗净了她的面颊与创口,并用身上的衣服紧紧地按在她的创口处止血。

“您还好吗老师,安保那边已经去喊救护车了!”微胖的女场务似是急的快哭了出来,“真的太不好意思了,回头我们就去扣安保工资,竟然这么不小心连走廊没有清场,让乱七八糟的人混了进来!”

陆续有更多的人围了上来。

“一裴,真不好意思让你受惊了。人已经被安保控制住了,是个小姑娘,她说是你和思允的粉丝……还好还好,幸好曼妮刚刚提前走了,不然真的要闹大新闻了,组里可就有麻烦了!”

“我没有这样的粉丝!”

掷地有声的话语中带着一丝显而易见的怫郁。

微曲的背脊倚靠着一副陌生的胸膛,温热的触感自身后传来,一时孟菀只觉得众目昭彰下姿势别扭万分,于是她强忍着剧烈的眩晕,下意识地撑起双臂想要挣脱起身离去。

可她是身体却是软的,已然没有一丝力气。

或许是感受到了她的异动,下一秒身后便传来了带着些许急迫的低沉之声,“你还好吗?”

所幸此时此刻,匆忙结束了接线员工作的梁升终于费劲地挤了进来。

“菀菀你怎么了?这是什么情况?”

“梁老师不好意思,刚刚有外面有粉丝认错了人,把这位老师当作我们组里的女演员袭击了……这次意外真的是太抱歉了,医药费我们这边一定会全力负责的。”

孟菀吃力地摆了摆手,继而将求助的眼神投向了梁升。

此刻在这个偌大的空间里,她能选择相信的也唯有这位相识多年的学长。

血迹顺着她光洁白皙的额角仍在蔓延着,她的神色迷离而又笃定,瞳孔在一排排大功率的镁光灯映照下成了摄人心魄的琥珀色,她的手微微抬起,纤细而白皙的指尖融着碳的黑与血的红,有着光怪陆离的破碎式奇异美感。

梁升心下一紧,即刻会意,俯身便一把抱起了孟菀。

“菀菀别怕,我们这就走,我带你去医院!”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全职高手]没想到你是这种大小眼怨念

    人死如灯灭,我十岁的时候第一次听到这句话,那是在我父母的灵堂上,我小姨和我说的。她说:“这人一死啊,就像灯熄灭了一样,生命的灵光没有了,就什么都一了百了。”现在,我也死了。我生命里的灵光消失了,我也没有什么亲近的人,可不就是一了百了么。我还记得在我父母火化的时候,我哭着问我小姨:“我什么时候还能再见

  • 殿下宠妻路漫漫在线阅读第9章

    姜大声终于姗姗来迟,几人围着方桌落座,李知恩不忘夸耀桌上的所有菜品都是权至龙的杰作,东永裴和姜大声同时露出惊讶,一致表示:“我们从来没有享受过这种待遇。”权至龙刻意无视了永裴那耐人寻味的眼神,淡淡道:“举手之劳而已。”上等的清汤羊肉搭配着可口的涮品香溢四处,几人热热闹闹地边吃边聊,爱妻能手东永裴一直

  • 高人深藏不露在线阅读第七节

    光幕之中的女娲素手微动,一抔散发着无尽仙光的黄土和灵水出现在她的手中。这两样东西,正是其当初从不周山获得十大先天灵根葫芦藤时所收取的九天息壤和三光神水。短暂的停滞之后,女娲的双手开始动了起来,一番拿捏之下,手中便浮现出了一个活灵活现的小人形象,环绕于她周身的青色气息也开始疯狂的蠕动起来,化作一枚枚古

  • 君心我心在线阅读第一章

    九月,江城。挂历本上的‘立秋’已被翻去二十几页,炼狱般的天疲乏黏稠,没有任何实际性的起色。老校区地块太小,私家车被塞在停车场外,冗长的队伍像一成不变的风。校门口蹲满一排假公济私的师哥,个个红马甲、新发型,摩拳擦掌。他们自有一心二用的本事,耳朵听着拉杆箱的声儿,眼睛不忘打量各式各样的“新鲜力量”。似乎

  • 换个我来遇见你在线阅读巫山不是云

    不知不觉临近春节,嘉尔有20来天的假期,周明非问他何时回家,嘉尔说不急,周明非又问道,“你老家哪里?”“巫山,你应该没听过。”嘉尔说。周明非略一思索,“云雨暗巫山,流人殊未还。是这个巫山吗?”“是的,你知道还真多。”“除却巫山不是云,那应该是个好地方。”“非常美,峡谷碧江,云海茫茫。”“有机会要去看

  • 一帘幽梦十里柔情在线阅读第七节

    夜幕来临,估摸着韩沐云已经下班回家,苏诚敲响了对面的大门。“谁啊?”一道娓娓动听的声音从门传来,韩沐云踏着一双拖鞋,身着简单的居家服,她通过门框上的猫眼向外观察,看到是苏诚后,打开了防盗门,道:“苏诚,是你啊!”“韩医生…”苏诚笑着打了个招呼,脸上带着阳光的微笑。“你有什么事吗?”韩沐云疑惑,苏诚是

  • 亲亲这边建议您滚远点呢第十章在线阅读

    孟浮生听力不错,姜晓峰的反应又太过明显,他不着痕迹地侧头往后看了一眼,刚好看到后面两三米处有两个男生正凑在一起指着姜晓峰窃窃私语。他们脸上带着像是发现某种稀有物种的古怪和兴奋,恶意从每一个微小的表情和动作里流泻出来。孟浮生皱眉。有零碎的话语断续飘来。“真的挺像的……”“不,姜矮子哪可能长这么高……”

  • 绝世天师在线阅读第七章

    最近晴明家的门口,总会有新鲜的鱼装在筐里摆着,一开始雪女还觉得很奇怪,甚至想要拿去扔掉,生怕是不怀好意的妖怪想要诅咒晴明而弄出来的,不过被晴明阻止了,他笑着说:“可不能随便丢掉别人的好意呀。而且鸭川的香鱼可是很难捕捉到的,怎么也不能浪费呢。”持续几天后,大抵是香鱼已经很难捕捉到了吧,门口送的从鱼变成

  • 霜天梦呓第7章在线阅读

    我推着莉雅边走边聊,莉雅也告诉了我许多的事,让我知道了这个世界上不单单只有魔法,还有体术、神罚、唤兽、灵招等技法。虽然我全部都想问个明白,但是眼下除了魔法,我兴许能使用的应该就是体术了。“体术是什么?”莉雅开始向我一本正经的介绍起来,我听的也是含含糊糊,只勉强了解了个大概。所谓体术,就是一般人也能使

  • [综]靠隐形眼镜统治世界第七章

    安九脸色顿时变得铁青,她连忙收回了手,问道:“小花花,你到底是真傻还是装傻,我隐藏得这么好你居然一眼就看穿了?”江百花张着无辜的大眼睛看着安九,问道:“小九九你在说什么,小花花不傻,师父也说过小花花是百年难得一见的天才呢!”安九追问道:“那我是女人这件事还有谁知道?”江百花摇了摇头,道:“小花花本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