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言情 > 正文

遨游异世界第5章在线阅读

2021/4/7 17:41:07 作者:飞不起来的阿斗 来源:17K小说网
遨游异世界
遨游异世界
作者:飞不起来的阿斗来源:17K小说网
游戏宅男王浩自主研发游戏,游戏类型属于大乱斗模式,有东西方各种元素。在亲自试玩期间,被莫名其妙拉扯进了异世界空间。

“啧,”白夜微敛着眼盯着奈落,“那个家伙是你什么人?你要把我们支开让他住进来。”

奈落蹙眉,有些不耐烦,“你回来做什么?不是让你们离开人见城,没有我的命令不准回来吗?”

白夜眸光轻沉,“放心吧,不会让那个家伙发现的,哎——”他夸张地长叹口气,“露宿在外,有家不能回真可怜啊!”

“……”

“呐,奈落,”见奈落面无表情,白夜收回了他那夸张的可怜相,“我看那家伙对你的态度怪怪的,你小心不要被骗了。”(话说你这家长担心自家女儿被拐的情绪是肿么回事?这娃太单纯了,什么怪怪的?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好吧?)

“呵,”奈落轻笑,眼中泛着冷意,从来只有我奈落欺骗他人,谁能欺骗我,神乐白童子之流也早晚不过是灰飞烟灭的下场……

……

“奈落,你这么懒散,什么时候才能变得像你说的那么厉害?”穿着淡紫色和服脸色略显苍白的男子脸上带着些许无奈,但眼底的宠溺之色却是分外明显。

披着狒狒皮的人影向后挪了一步,“有人说过会保护我的。”声音隔着狒狒皮有些低沉喑哑。

“……”男子无奈的笑了笑,一阵风拂过撩起他的长发。

“你说什么?”

“我说你呀,至少要把形体修炼出来吧。”

“只是一副皮囊而已,那有什么用?”

“可以牵手、扶持、拥抱啊。”

披着狒狒皮的人影安静了一下,似乎是在很认真地思考,然后他说道:“那不是女人和小孩才会做的事吗?”声音有些闷闷的。

……

“阴刀,阴刀?”

“……嗯?什么?”

“在想什么?”

奈落蹙起眉,“想起一些以前的事。”居然在敌人身边走神了……

“是什么?”

奈落缄口不言。

亲方眼眸沉了沉,心里有些烦躁,虽然不知道眼前的人在想什么,但是肯定没有他就是了,虽然他还活着,虽然他见到了他,但是似乎什么都没变,阴刀依然不喜欢他,以前还会用人妖殊途搪塞过去,现在呢?

“我带你去一个地方。”奈落转身,眼中戾芒一闪而过。

原来他并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能忍,向来擅于伪装的他在这个妖怪面前就连假装微笑都变得有些困难,因为一看到那张脸,就想将之挫骨扬灰!

————————

茂密的树林树叶遮天蔽日,一道红色的身影背着身穿绿色奇怪衣服的少女穿梭在林间。

“犬夜叉!”半空中传来弥勒的声音。

“你们快点!”红色身影头也不回地一路狂奔着。

就在刚才,他们遇到了那个叫神乐的女人,她给他们指出了奈落城堡的方向,从这里对着正南方……一直向前!

“犬夜叉太冲动了。”半空中的弥勒坐在珊瑚身后说道。

“他向来就这样。”七宝跳上珊瑚的肩头。

弥勒蹙眉,“我只是担心这是个圈套,神乐那个女人……”

“就算是圈套,犬夜叉他……也不会停下吧。”珊瑚说道,因为那个家伙……是害死了桔梗的奈落啊!

因快速前进呼呼的风声掠过耳边,犬夜叉目不斜视,奈落……这次一定……

而另一边。

“邪见。”

“是……是!杀生丸大人什么事?”

“和玲呆在这里。”

“?”啊啊啊……看着抬脚离开的杀生丸,邪见大张着嘴想说什么,最后也只是如往常一般干瞪眼看着白色的妖怪远去。

“邪见大人,杀生丸大人要去找奈落吗?”

“啊……是啊。”

就因为那个叫神乐的女人说了奈落的城堡在正南方不远,杀生丸大人居然抬脚就走,杀生丸大人为什么总想着杀了奈落呢,难道就因为上次抢铁碎牙的时候奈落利用了他,杀生丸大人什么时候这么幼稚小心眼了……

“杀生丸大人终于要去给奈落说了吗?”

“啊……咦?你说什么?”

玲哼着歌爬到啊哞背上,杀生丸大人给他的感觉就像天边的月亮一样,清冷,孤寂,就算她和邪见大人一直跟在身边玩笑打闹也感染不了他,杀生丸大人一直……一直……看着他们,看着所有的人,像隔着一个透明的罩一样……看着……

————————

人见城。

“这里是……”

“这里是以前奈落的房间。”阴刀死后,他再也没来过这里,这里……几乎算是个禁地了,不,应该说是遗弃之地。

以前阴刀老是念叨着让他修炼,偏生他只是个自私,懒散,贪婪的半妖,既然有人说会照顾他,保护他,又何必去费那个精力修炼呢,虽然在阴刀说有了形体可以牵手、扶持、拥抱时,他的确心动了,那也只不过是他贪婪的本性罢了——本来只是个孤魂野鬼犹如空气一般的妖怪,得到了亲情照拂还不够,贪心地想知道人类的温度……

在阴刀死后,他开始疯狂地修炼,用最恶毒的方式……从一些蝼蚁般的小妖怪开始,吞噬他们的生魂,妖力,修为……他的心被仇恨所占据,那时候的他只有一个想法:只要能变强,就能手刃仇人。

而在修炼形体之时,他也有意识地修炼成阴刀的样子,他想假装……假装死的人是他,而阴刀……还在。(很明显奈殿没成功,要不他就该人格分裂了。)

亲方环视了下这间就在阴刀卧室对面,并且还是他已逝朋友的屋子,直觉有些不太对劲。

屋子里积了层厚厚的灰,在四周隐蔽的角落还有蜘蛛结了网,一看就是很久没有人来过,更何况是打扫,就算在人类中有些人会执著于把重要之人的东西保持原样,那也不会是这样……像是被遗弃的地方。

可因为是这个男人……这个叫阴刀的男人……亲方无法提起警觉,他习惯性的没有多想。

“阴刀……”

“噌——”

一道寒光划过双眼,亲方转身,迎来的却是一柄长刀寻着心脏部位刺穿了身体。

……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狂庸章二十万年前的狠人

    创造一切能想象的东西就是只要神力足够,大到一个多元宇宙,小到一枚绣花针,只要你敢想,那就能创造!链接一切次元位面就是只要发动永恒之书,大到众生认知中最强的位面,小到脆弱的虚幻位面,只要你运气好,那就能打开位面通道。而创造无数系统就是永恒之书认为的最适合李慕收集资源的方法,沟通位面,销售系统,收集资源

  • 才不是女孩子在线阅读第2章

    地球第一研究院里,地下一层试验场里。十岁大的尧郃驾驶着一台二十五米高的大型机甲,来进行机甲的适应性测试。“76.1%,76.2%......78.3%”尧郃看着显示器上停在78.3%的数值,讪笑道:“爸,有点失落,还是没有超过80%。”“滚,你个小兔崽子,你才几岁啊,赶快给老子下来,让我看看怎么样了

  • 制霸空权在线阅读第四章

    “不知,睿王有何要事,没有的话,大门在那边,可以滚出去哦。”叶雪歌明知他是来退婚却故意问道。总觉得看别人那种生气的反应很好玩。“本王今日来退婚,叶雪歌,你退了,本王许你妾位如何?”南睿不知为何,如今面对她似有些退意。是她今日褪去那厚厚的妆粉,露出绝美的脸的原因?那张脸,即使是南洛国拥有第一天才和第一

  • 重回班花宝座劫发场

    项羽手里拿着剑!双目紧紧地盯着前方,说实在的,他已经看好了周边的一切,他明白,能不能救下龙且,这就全看他的。龙且必须得救!在项羽的心目中,龙且是这阳武城的唯一的男子汉!在博浪坡,胆敢给剌杀秦始皇的英雄高力士收尸的人,他认为那都是男子汉!如果高力士不死,他项羽也一定会救他!吕凤现在手里提着一蓝子菜和饭

  • 医诺千金,现任前妻别耍赖!第2章在线阅读

    之前八重教训新七郎的时候,小谷平太也在现场。他清楚八重的神勇。但是,前波氏是石高过万的大领主,手下兵将如云,你一个人再厉害,也双拳难敌四手。新七郎每次作恶,身边都会带着武力高强的家臣。先前那一次,只是凑巧没带罢了。要是让他回去叫上人,就算是八重也不可能是对手。在小谷平太眼中,八重只是个浪人武士,跟常

  • 霸天之欲第7章在线阅读

    当我们一天天长大,我们的父母一天天长大;当我们的孩子一天天长大,我们也不可避免地一天天长大;在这个时候,我们的父母可能已经死了,或者他们可能已经死了很多年,时间不长。生命就像循环一样,不断的轮回传递和延续的往复循环一样。出生,衰老,生病,死亡,新陈代谢世代相传。自然规律是不可抗拒的!当我们既是父母又

  • [*******兽在线阅读第九节

    这则公告内容如下:亲爱的用户们:现已查明,小优优化app是一款无毒安全的一款优化软件广大用户们可以放心安全的下载使用另我们想与小优优化APP的制作者进行深入合作,如看到此则公告还请联系我们2017年9月13日“这些厂商的脸皮真的好厚啊,昨天还在污蔑人家,今天就想跟人家合作了”“资本金的嘴脸此刻体现的

  • 死亡人鱼岛在线阅读魔君出世

    末日山上的封印台上,四根封印柱子高高耸立直cha云天。每一根柱子上镶嵌一块铭石。铭石闪耀光芒,但今天铭石闪出的光却与以往不同,今天的铭石散出的光芒忽明忽暗。像是预告着什么东西一样。封印得阵印也不断的向上隆起。显然,这个封印支撑不了多长时间了。但封印四周,几位人族老者仍不愿放弃,他们拼死着在加固封印,

  • 混账王爷红鸾妃之自投罗网(2更求收藏鲜花)(2)

    “云儿,你到底要做什么?”一家旅馆的房间里,万氏按照李智云的要求,收拾打扮一番,脸色虽然苍白,可总算不像之前一样狼狈了。李智云也收拾好了。他换了一身新买的锦衣,并且将头发整理的一丝不苟束起来。听闻万氏的询问,李智云转身郑重其事的说道:“母亲,我接下来要为我们母子争一条活路,我希望,无论什么时候,你都

  • [射雕+陆小凤] 桃花岛守则在线阅读第4节

    “我要报案,杀人案。”看着我的脸色,出租车飞快的把我送到了距离最近的派出所,一下车,我顾不得付车钱,就对看到出租车急停在门口迎出来的大爷说道。在派出所看门的时间不短了,已经熟悉警察业务的看门大爷一听我说的话,马上就叫过来值班的警察。出租车司机看到这个情景,再听到我说的话,连车钱都没要,一溜烟的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