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惊悚小说 > 正文

隋唐之宇文天下之东窗事发(7)

2021/4/8 14:50:09 作者:陈都 来源:飞卢小说网
隋唐之宇文天下
隋唐之宇文天下
作者:陈都来源:飞卢小说网
现代穷屌丝,重生隋唐高富帅!此时正值南陈新灭,乱世将起,且看天宝无敌大将军宇文成都如何浪荡一生!。。。靠山王杨林:“虎儿不死,来日必将称雄!”李世民叹曰:“宇文成都实乃吾之大敌也!”萧美娘嗔道:“将军,趁杨广不在,咱们再来一次么?”(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什么!?你再说一次!”“夫君,妾身所说,句句属实!那个杂种真的不是夫君的亲生儿子!如若夫君还是不相信,妾身有姐姐的亲笔书信!”

整个大厅里,只有怒发冲冠的王凯,迷茫的王和,和哭哭啼啼的王夫人。因为事出突然,王夫人为了打好儿媳的关系,主动帮忙打扫他们新的宅子。而这个宅子,正是王和的生母,上任王夫人的故居。可是谁曾想到,无意间打扫的时候,一位王夫人的心腹婢女发现了一个暗格!好奇的她打开了暗格,竟然发现了一封密信!深知事关重大的婢女急忙的交给现任的王夫人。起初王夫人还不太在意,以为是前任写给王凯的情书,因为她自己也这么干过。可是拆来了以后,实在是狠狠的吓了王夫人一跳!因为这封信事关着王家的声誉,和血统!可是那时临近王和婚宴,故压了下来。等喜庆事办完后,才拿出来。

大堂里,王凯脸色白中带青的看着手中的那封泛黄的信。毫无疑问的,落款人写着王凯的原配夫人的闺名:姗姗,已经证明了它的真实性。显然的,一边眼神忽明忽暗的王和也是看过了这封信的。

此时王凯的心里是百般难受,信上的内容实在是叫他四五十岁的人都心痛不已。“吾儿,王振。儿自幼聪明好学,四书背,五经翻。八百文章,提笔而就。娘亲深为欣慰。可惜世事难料,吾儿实非王凯之子,乃娘亲与先生苟且而出……莫怨娘,非娘之过,实则王凯小儿,粗人一个。如何配我?娘亲自幼与先生青梅竹马,却不能相守白头。娘亲仰慕先生文采抱负,寄其情,献其身。此生无悔矣……吾儿,如若有缘得见此信,当立即销毁,不得留存。――――汝娘,姗姗。”

短短几行字,却像一把把尖刀狠狠的刺进王凯的胸膛!只见王凯双目赤红,状若疯魔一般的狠狠的甩开了手中的信纸!口中喘着粗气,双眼杀机四溢!旁边一直哭哭啼啼的王夫人第一次见到自己的相公如此的恐怖,瞬间将哭声停止了。实际上她心里乐着呢,想不到那个高人一等的王振也有今天。可是她不敢说出来这些心里话,只是用委屈的目光看着暴怒的王凯。

“贱人!贱人!贱人!”王凯忽然对着地上的信大声的咒骂着,好似只有如此才能平复心中对前妻的仇恨。一直呆在一旁的王和看了看神态癫狂的父亲,终于说话了。只见他抬起头来,忧心忡忡的对着王凯说:“父亲……那弟……那王振当如何处置?”一说起王振,王凯的脸色瞬间垮了下来,整个人显得十分的落寞。好似一下子老了十岁一般。“振儿他……再怎么说,我都把他看做亲生儿子来对待,如今他也是有功名在身……”话到此处,王凯忽然神情回复了坚毅,继续道“这事就这么算了,振儿还是二公子,也还是我的儿子!”一旁的王夫人见到王凯竟然如此的包庇那个杂种,急忙跪在地上,抱着王凯的腿,失声痛哭:“夫君!夫君!不能如此草率呀!谁知道那个杂种知不知道自己的身世呀!如果不知道还好,我们王家可以继续养着他,如果他心里知道,却隐忍这么多年,心思叵测,十数年后,王家不是王家了呀!”王夫人的话显然提醒了王凯,刚刚下定决心的他不禁动摇起来。如果王振早就知道自己的身世,却不吭一声,实在是叫人害怕。王和也呆呆的看着沉思中的父亲,心里胡思乱想。

半响后,仿佛下定了主意,王凯开口说道:“无论如何,这件事都要告诉王振知道,是去是留自己决定……和儿!”王和见父亲叫自己,立即应了声。只听王凯阴沉的说:“此事不能叫其他外人知晓,恩,后天无事,你叫王振过来。还有,也把老举人请来!”“是……孩儿遵命。”王凯说完,看向了隐隐有喜色的夫人说:“你的那个婢女……知道的太多,我不想再看见她,知道吗?”王夫人听得浑身激灵,深深为夫君的狠辣所畏惧,紧张的点了点头“是的,妾身会照办的。”“恩,你们都下去吧,我想静一静。”王和看了眼一边起身告退的夫人,也满怀着心思的告退离去。

厅中,只有王凯神色复杂的看着信纸,低声喃喃自语:“姗姗,是你先负了我……”

这些天来,王振与小若的关系已经定了下来。小若也有了名分,一个妾。就在王凯他们的会议刚刚结束的时候,王振心情甚好的准备离去参加好友的诗会。忽然迎面走来了一帮人。后面都是婢女,为首的正是飞灵儿!没有了少女的羞涩,却有着少妇的成熟。一席蓝衣使得她更加的美丽。王振热情的迎了上去,文雅的说:“大嫂,今天怎的如此的早,大哥呢?”飞灵儿神色不自然的看了看笑眯眯的王振,躲避着他的视线,强颜欢笑的说:“呵呵……夫君被父亲叫去了,没回来。我是要出去给即将离开苏州的欧阳师兄送行呢。”“王振点了点头,说“如此,大嫂可要小心呀,多带几个婢女吧。”飞灵儿摇了摇头“不劳费心了。”说完,急急忙忙的渡步而走。王振笑眯眯的看着远去的的飞灵儿,可是双眼却散发着寒光……

忽然间,王振看到王夫人的贴身侍女鬼鬼祟祟的偷偷往后门溜,心下疑惑的王振左右权衡了一番后,悄悄的跟了上去。很快的,王振就发觉不对了,因为他看到这个侍女偷偷的拿出一个包袱,还揣着几十两纹银。看起来是要逃难的样子,心下起疑的王振看着即将溜出去的侍女,不再迟疑。左手藏到身后,掏出了贴身匕首。快速的迎了上去,唰的一下挡在了准备出逃的侍女面前。

“啊!”侍女被突然出现的王振吓了一跳。整个人猛的跳开,神色惊慌的看着一脸淡然的王振。王振笑眯眯的看着不知所措的侍女,开口说道:“你怎么在这里?为何神色惊慌呀?”侍女一看是二少爷,刚刚冷静下来的她又紧张起来:“啊……二少爷……我……我是回家探亲的。”王振一听,笑的更加和蔼,侍女却发现一直温文尔雅的二少爷今天怎么觉得十分的恐怖。只听王振说:“探亲?探亲从后门走?探亲还神色惊慌的?”说道这里,王振的脸色瞬间改变,一改往日的书生样,一脸的阴沉恶毒:“如果你不说因何事逃跑的话,我将告知夫人,行家法!”“啊!这……二少爷,你千万不要去告诉夫人呀!我说,我说!”王振看着六神无主的侍女,微微一笑,再次回复往日的文雅。点了点头:“那好,说罢,如果所言不虚,我自放了你。”侍女一听有门路,立即开心不已,连声答谢道:“多谢,多谢二少爷……”“还不快说!?”“是……是。”

经受了王振这么一吼,侍女立即连珠炮似的倒了出来:“昨日,贱婢负责打扫前王夫人的宅子,无意间发现了一个暗格……”侍女专心的回想着经过,没发现当她说出暗格的时候,王振的眼睛瞬间瞪圆!好在及时平复了心中震荡,没被侍女发现。才专心的继续听下去“暗格里有封信,信竟然是已故的王夫人所写的,奴婢发觉事态严重,赶忙交给了夫人……可是,当夫人看完那封信后,大惊失色!而且看着奴婢的眼神……好可怕!奴婢在王府多年,深深知道,知道了不该知道的东西,会没命的!奴婢不想死!不想死呀!”说到后来,已经是神色癫狂不已,眼泪鼻涕一起流的悲伤模样。

王振强压下心中的不安,叹了口气,对着眼露祈求的侍女说:“走吧,不要再来苏州了。”“啊!谢谢!谢谢二少爷!”侍女闻听此言,开心的无法言语。立即抛弃了刚刚的不安,赶忙的越过王振,看着不远的一处无人看守的小门,大步的离去。可是,死亡往往是在胜利的一刹那。还不待侍女走出小门,王振原本平淡的脸骤然阴沉,一直藏于身后的匕首阴狠的插入还是一脸喜色的侍女脖子上!“啵吱!”一声血肉撕裂开的声音,伴随的则是王振狠狠的拔出了染血的匕首!嘶……一股子血从侍女的脖子处飙射而出。溅的王振一头一脸。侍女满脸迷茫与不信的倒在了地上。绝望与怨恨的看着满脸血迹,不动声色的王振,不甘的闭上了眼睛……

王振抹了抹脸上的血迹,微微皱了皱眉头。掏出一席白手帕,温柔的擦拭着匕首和脸上的血污。做完一切后,拖着渐渐冰冷的侍女的尸体,来到了旁边的仓库。王振打开屋子里的水缸,费劲九牛二虎之力的把尸体放了进去。哗……夹杂着血的水滚滚而出。样子可怕的尸体一沉一浮的在缸里。一切一切,王振的脸上都没有什么不适,因为在他幼年的时候,已经干过这种行当了。只见王振拿起一边的抹布,抱怨般的叹了口气“果然,体力活不适合我呀。”一边自言自语,一边用心的处理地上的血迹……

整整两个时辰,王振才做完一切善后。脱去身上占有血迹的外衣,卷成一团,小心翼翼的回去自己的厢房……

又是两个时辰,沐浴更衣过后。王振神色阴霾的坐在房间里思索。“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母亲本来想留给我的信如今到了夫人手里……看来一定提到了我的身世了。想来王凯也知道了……唉,不得不防,不得不防呀!母亲,你这一封信,孩儿苦苦寻找数月不可得,如今却成了孩儿的催命符了呀!”不提王振胡思乱想,小若这时候端着鸡汤盈盈而来。“夫君,鸡汤来了,你也补补身子吧。”王振恍若未闻,仍在独自沉思不已。小若心里奇怪,不禁上前想询问一二。这些天来,小若的地位直线上升,也越发的大起胆子来了。看着以前姐妹相称的侍女一个个的叫她夫人,小若心里真有种扬眉吐气的感觉。做起事情来也摆起了夫人的架子。

只见小若甜甜一笑,温柔的拍了拍出神的王振。还不待小若说什么,王振忽然被人一拍,浑身一震,迅猛的抓着小若的手,恶狠狠的转头看向花容失色的小若。小若看着双眼通红的王振,不禁心下喘喘。不过一瞬间,王振立马意识到自己的失态。下意识的说“饿……是你呀……我以为是……饿,没什么。”小若赶紧跪了下来,“是不是妾身的错,让夫君你生气了?”王振揉了揉太阳穴,挥了挥手,低沉的声音传了出来:“去吧去吧,我想静一静。”“额……妾身遵命。”

待到小若重新关上门离去,屋子里顿时一片黑暗,而王振则是双眼炙热的盯着被他不知什么时候拿出手中的古书,{葵花宝典}!

未完待续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在漫威变成光第5章在线阅读

    看那正在燃烧的天空,我的心砰砰的跳。眼睛里透映这炙热的火焰,我面如死灰般的坐在了地上。“这是要烧死我们的节奏啊!”天宇大喊道。本抽出背后的短刀,严肃并有些慌张的说“我们中机关了,”墓室里的温度越来越高,不仅如此,那天还在往下坠,我笑着说道“不仅只是烧死我们而已啊!”吴叔大喊道“大家都冷静,这毕竟是机

  • 旅行者第2章在线阅读

    序(下)玉秋战蚢鬼魔将乾坤仙印落人间虚元得到玉秋相助,气势大涨,杀得颜若水等人节节败退,玉秋与蚢鬼在空中大战几百回合不分上下。蚢鬼不再说话,手往腰间一摸,手中便多了一只小巧玲珑的赤铜壶。这赤铜壶不过巴掌大小,外形像一只栩栩如生的雀鸟,雀嘴正好对应着壶嘴,铜壶锻造的无比精细,每一根羽毛都纤毫可见。这他

  • 将军娘子[重生]第6章在线阅读

    落花悠悠,一瓣残红轻轻落在暮惜的手心,像亘古的月光飘落。清冷而伤痛。遥望莲池中的花瓣随流水飘到不知处。薄雾渐渐覆盖夜空,只有淡淡星光撒下。迷离恍惚的灯火,是为谁而燃。清枝淡雅的莲花,又是为谁而开。暮惜忽然觉得心痛。好像,曾经有个人,牵着自己的手,带自己看千山万水,迷离灯火。又似乎,自己独倚池边桃树,

  • 三流写手到巨星第4章在线阅读

    外面都在传宁国侯府的小祖宗又开始整幺蛾子了。继三天前失足跌落假山磕破了头后,今儿个又因为落水闹的整个宅子不得安宁,因为小孩子身子虚,侯府的老太君甚至亲自进宫去跪了天子,将宫内的御医请出来给孙子治病。要知道老太君得先皇一把御赐的龙头拐杖免御前跪礼,如此行径也算是对孙儿疼到心坎儿里去了。相比外面说的热闹

  • 遨游九幽第十章

    这个心肠狠毒的男人,他是要看自己被逼到绝境,然后等着自己像狗一样对他摇尾乞怜吗?做梦!梁暖愤怒地与他对视了几秒,挥手招来女招待。那个姑娘以为她要走了,欢欣雀跃地跑了过来。梁暖怎么会不知道她的想法,只是问:“你叫什么名字来着?”小姑娘见识过这位客人的难缠,不敢忤逆她:“安娜,我叫安娜。”安娜偏头,老板

  • 铠甲勇士:吾为帝皇在线阅读第2节

    三月的江南,草长莺飞,微风迎面。剪剪轻风细细雨,杏花盛开,杨柳吐青,仰望之处尽是小桥流水人家,朦胧细腻的天色,宛若羞涩的小姑娘。俨然一幅画中美景。清晨,树上的鸟叫不停。女孩轻盈的身影在花园里翩翩起舞,然而那把剑,与她而言显然很重,让她的身形显得略微笨拙。“这里不对。”站在一旁的黑衣少年看完以后摇了摇

  • 天歌,九醉帝姬在线阅读第5节

    “行吧,看你们这么有诚意,我也就不追究之前的事了。”聂飞大方的说道。“请玩家聂飞选择职业。”系统再次提示道。“那只有选择魂修了,好歹这个职业也要9星的评分才能解锁,应该很厉害吧?”聂飞选择了魂修职业。“叮!恭喜玩家聂飞成为一名魂修,是否进入游戏?”“这不是废话么?不进入游戏,难道在大殿里发呆?”骂骂

  • 傲娇世子妃在线阅读第6章

    说谎是要付出代价的。顾延川显然是没有想到小姑娘的心眼会这么实。所以,当小姑娘眨着水汪汪的大眼睛,一脸真诚茫然地问,“你不是说你没有微信号,手机也停机了吗?”的时候,他还真不好意思说“对不起,我刚才是骗人的。”这话要是说出来,总感觉他的思想境界一下被拉低了,就有些配不上这么善良可爱的小姑娘了。尴尬的沉

  • 舌尖上的美食大师在线阅读暂离!

    两千五百万年之后。这一天,大地上散发出亮红色的光芒,海洋中显现出湛蓝色的光芒。二者相互呼应,交织。汇聚于一出,显露出人形,这人正是尚明。虽然没有人看见,但是尚明还是装了一个逼。毕竟有没有人看见是客观问题,而装不装则是主观问题。不论有没有人看见,这逼还是要装的。“不过”尚明看着一望无际的绿色,抽了抽嘴

  • 暂住我家的弟弟在线阅读第3章

    眼镜。白衬衫。西装套裙。高跟鞋。29岁的杨老师如往常一样着一身标准的职业装走进教室。不同的是,这次她手里半抱着一叠试卷和两份成绩表。教室里原本窸窣的声音立刻变得安静了。“这次期中考试的成绩,除了数学没公布外,其它的同学们都已经知道了。数学试卷之所以最晚发,是因为我要更精确地了解大家目前这门课程的学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