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装言情 > 正文

穿成炮灰后,在反派手下再就业了第2章在线阅读

2021/4/8 14:43:25 作者:别寻方外去 来源:晋江文学城
穿成炮灰后,在反派手下再就业了
穿成炮灰后,在反派手下再就业了
作者:别寻方外去来源:晋江文学城
楚茗珂迷迷糊糊醒过来,发现自己穿成了同名炮灰女配。原身有些痴傻,错把男主当成好人。然而沙漠绿洲终究变成海市蜃楼,男主哄骗原身献出金丹,转身就去救了白月光。原主修为全无,又被诬陷背叛师门,浑浑噩噩在仙魔边境游荡,被守卫击杀,尸身又被低等魔族分而食之。刚来不久的楚茗珂微笑着撕了剧本:谢邀,挖心文学不错,可我不想演。之后只身打退追兵,连夜扛着飞剑逃到魔界边境,顺便救起了落难的反派大佬。楚茗珂试探着提出请求:能不能在魔界暂留一阵?反派大佬指着波诡云谲的魔界,笑得意味深长:只要你能在这活下来。后来――“你

2017.8  晚上“季江,快睡觉吧,不早了”陈梵趴在床上,裂着笑容慢条斯理的敲打着手机键盘。对方正在输入...“嗯,你也是”按惯例陈梵会甜甜的说:“我关灯咯,快躺下去”过了一分钟后收到对方的“好,傻瓜”。2017.11渐渐的两人开始有了共同话题,每天几乎都会聊天,但是每次聊到有火花了,就又会消失,季江觉得,反正也是每天都聊天,干脆续火吧。“我们续火花好不好?”陈梵看着屏幕里的这行文字出神,火花是干嘛用的?然后犹豫不决的敲打着键盘“好啊”2018.3.2“不直男的回答是什么样的”

今天两个人聊到直男这个话题。“嗯…至少这种多喝热水是万万不能说的,再比如女生说发烧38度啥的,你要是说‘那可真牛x啊’之类的话,你这辈子就注孤生了”陈梵一手打开方便面的盒子,一手发着语音。“那要是说摸摸头呢……”陈梵盯着屏幕上的这行字,不禁深吸一口气,愤愤不平的敲打着键盘“那你离被我拉黑就不远了,别人我不知道,但是我个人真的很讨厌摸摸头这三个字,这大概是网恋的阴影吧,一看到对方发这个,我就会手动删掉”。

“那要是说早日康复呢?这样总可以了吧”

“不可以,你好好说话会死吗?实在不行,你温柔点总会吧!”

......

“我真的不会”

陈梵愤愤不平咬着牙回到:“求你做个暖男吧”

十分钟后她就看到了季江的回复

“乖,摸摸头”2018.5.9“梵高同志”“帮我个忙”“帮我摘掉初恋的帽子”“就一分钟”“好不好”陈梵拿着手机,看着屏幕上连续的消息提醒,陈梵是纠结的,一分钟,他之前说过现在谈恋爱不会有结果的,可是这一分钟真的好短,要是我说永远在一起的话,他是不是会回我‘那算了吧,我开玩笑的,都是屁话’,陈梵犹豫着,想着,不能永远那就珍惜现在。陈梵咬着唇慢慢的输入“好啊,不过一分钟也太短了,五分钟吧”对方很爽快的回答“嗯嗯”后来聊了什么已经记不清了,只记得第二天到班级找他,他低着头笑着,陈梵戳了戳他的胳膊“男朋友不是应该牵着女朋友的手吗?”。语落,季江笑着伸出手,陈梵把手放上去,本想停留一会儿,又觉得不妥,为了不尴尬,她很快的拍了一下他的手心。从那以后季江真的就像男朋友一样,不管去哪里,在干什么都会和陈梵说,有时察觉到陈梵情绪低落,便会想些开心的话题,让她笑。他开始知道,消息要尽量秒回,即使忘记了,也会第二天回复并且告诉她为什么消失,他开始知道,她也喜欢听电台,于是推给她《蕊希》电台,知道她喜欢看那些恐怖血腥丧尸片,知道她对惊悚电影几乎免疫。知道她最近在听什么歌,因为陈梵总是熬夜到凌晨,所以季江总是叫她,但是每次到了凌晨他很困,他还是舍不得结束话题,在被窝里和他发消息已经成为一种习惯,所以即使他很困也还是会陪着她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

以前啊,听过一句话,一个叫你早睡的人未必喜欢你,一个叫你早睡还坚持和你聊天的人是真的喜欢你。他开始知道陈梵的脾气,知道她习惯,知道她会回复什么,知道她喜欢柴田犬,知道她喜欢更新伤感个签,知道她每次说要睡觉了都是骗他的,其实还是会偷玩手机。

他开始知道她的种种...

也许就因为这些种种她也成为了他的遗憾,也许此时的季江不会知道,在多年以后,他会怕了“遗憾”这个词。

2018.12.30“季江,我有男朋友了”季江看着这行文字,目光泛着暗淡,他了解她的交际范围,根本没有出现其他男生,那么...“是之前那个人吗?”“嗯嗯,好开心啊”“他不是有喜欢的人吗?”“他和我说,他不喜欢她,他喜欢的人是我”“是吗?”  那个人的鬼话也就这个傻瓜会相信,季江皱了皱眉补上一句:“早生贵子”。想了许久,季江还是不甘心,便又加了一句:“那我们...?”陈梵虽然有些诧异,她想到季江会问这个,但还是回到:“啊?咱俩是好朋友啊”过了好久好久季江都没有回复,到了下午陈梵收到的只有那句“去tmd朋友”陈梵虽察觉到他似乎在生气但还是没有理会他,只是快速的打字然后将消息发出:“我们把火花断了好不好,我怕他生气”“恩”陈梵看着对面爽快的答应,笑得合不拢嘴,其实在季江之前,她从没续过火花这种东西,她认为这个标志根本不能代表什么,甚至觉得这个标志也有些幼稚。但是这个想法好景不长。从那以后,季江再也没有和陈梵聊过天。剩下的只有偶尔问对方今天作业是什么,末了还会客气的附上‘谢谢’二字,最开始的时候季江不喜欢她说谢谢,所以每次都会逼着她撤回,可现在,他们之间仿佛已经疏远到相互道谢都觉得是理所应当的局面…陈梵以为一切都尘埃落定,可她美好的幻想还是被那个男孩用自行车后座载别的女生的画面所打破…这场她推开了一切,所要维护的恋爱,只持续了两个月....

分手后的第三天,到了学校,陈梵便和季江宣布了这个消息。

“季江,我分手了…”陈梵动了动季江的胳膊“为什么分?”他笑了笑“他绿你?”“嗯”陈梵低着头,憋了半天才憋出一个字季江愣了愣,眼里闪过一缕耻笑:“还真是啊”

那个男的之前不是说喜欢的人是她吗?现在算打脸吧…与那个男的素不相识,可就是想笑。“那这么说,现在你头上是绿色的咯”季江看着她笑着说道。“我们重新续火好不好?”陈梵突然迫切的看着他

...季江笑容不禁僵持,他低下头,没有说话。第二天她去班级找他,季江正低着头看手机,她在他座位旁边坐下:“季江,我们QQ养火花好不好?”陈梵想了想拉了拉他的袖口:“这次会好好养,不会再像上次那样断了”季江皱了皱眉头,不耐烦的把手机放下“火花这种东西可有可无,我觉得,不能代表什么”“代表...友谊吗?”      他无奈的笑了笑“难不成没了那个标志,友谊就没了吗?那这么说,腾讯还没开发这个功能的时候,就都不聊了吗?”陈梵愣了几秒:“可我就是想养”他叹了口气:“聊七天自然就有了”。“你能不能不要这个态度和我说话”陈梵皱着眉头,满脸认真“我这才算是正常的回答吧”季江不耐烦的把桌上的课本放进书包七天确实好快,陈梵每天都有不同的话题扯,比如,今天遇到了一只猫,或者今天又听到了哪个歌手的新作品,此类的东西,她可以巴拉巴拉的扯到季江睡觉。有一次,陈梵等了一整天,季江都没有回消息,陈梵开始想到自己是不是太啰嗦了,他一定很烦吧…胡思乱想到关了手机躲被窝里哭,第二天季江终于回了消息“手机坏了,我现在用同桌的手机登的”可陈梵还是着急了一早上,因为如果他的手机坏了,那么一时半会也修不好,那好不容易到七天的火也就没了吧。结果想到最后,她还是憋不住,于是借着发卷子的机会凑到他旁边“喂,你手机坏了,那你怎么回我呢,火花断了怎么办”季江撇了一眼她,叹着气“你急什么?”要说玻璃心,陈梵确实容易心塞,但是这一次她没有马上难过,而是愣在原地,她不知道此时此刻自己该回答他,甚至她没有想到他会这样说话,在她眼里的季江从没用这种语气对她说过。“哦哦,好吧,没事”陈梵眯着眼睛做出无伤大雅的样子,她装作若无其事的回到座位上,剩下的只是脸上的笑容僵硬然后消失,盯着笔盒发呆 。她其实没有着急,她只是害怕再一次伤害他,同样的错误她不想犯第二次,是不是自己有点烦人了?要不,不要再催他了吧。其实后来,让陈梵难过的事情还有很多,譬如:在陈梵滔滔不绝的和他说有个女孩子唱歌很厉害还为了男朋友剪了短发,并且陈梵说回去要发照片给他看的时候,季江满不在乎的当场打断她说“哦,那和我有什么关系吗”。随机而来的是围在他周围那群男生们的哄笑声。陈梵尴尬的陪笑着,其实她比谁都爱面子,她会为了面子死鸭子嘴硬,可为什么这一次她只有难过,她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于是她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再想另一件事,想着该和他说什么呢,季江感觉到一阵沉默,大概是以为她生气了,于是他抬头,没想到见她不以为然,也就把脸侧到一边继续和同学说话。

他们的关系已经不是朋友,也不是正常的同学关系,是一种变了味道的友谊,这个味道你要说苦也好,咸也罢,只是不会再甜腻罢了。再后来,陈梵要去美术集训,临走前陈梵和他说:“我走这一年,期间还是会回来的,你..要每天想我三次,一次也不能少哦!”陈梵弯着嘴角看着面前的季江,眼底是说不出的舍不得。“好”他一贯的简洁回答,云淡风轻,也是,现在的他已经不一样了,他不会再关心她在想什么,也不会在意她到底走不走,留不留。他已经不会再主动给她留言了,现在的他不会再听她推荐的歌了,现在的他,已经放下她了。那天她是下午走的,两个小时的车程,到了那里已经是傍晚,下了车拖着行李,疲惫的打开宿舍的门安顿休息,第二天适应新环境后劳累的推开门,靠在双层床旁,环顾四周,叹了口气打开手机,看到了熟悉的名字,点开那条未读信息写着:一天三次,完成。陈梵霎时眼眶湿润...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漫威:从召唤黑影兵团开始在线阅读第九节

    慕容峰一边大吃大喝,一边欣赏前面厅台上的歌舞。岳强则是眉头紧锁,思索刚刚慕容峰的话。汪赫陪在一边,看着两人都不搭理自己,出声打破沉默道;“岳少,不知道来我们惜花苑要找那位佳丽呀!”岳强低着头,眼神瞟向一边,压根不搭理汪赫。慕容峰翘着二郎腿,更对汪赫不屑一顾。这让汪赫抓狂不已。“唯快不破,那我的剑招缺

  • 火影之无极荣耀在线阅读第十章

    “你们是那被驱赶的旁支,怪不得躲这般远。”海棠看了看自己的爹爹,爹爹不说话。等人拿着布匹后,海棠立刻就眼前一亮,虽然粗糙可在这世界算是稀罕物了,“这奴隶也给你们,要吗?”“奴隶?”海棠微微一愣,看着眼前被那藤条捆绑的,“换你里头的东西。”海棠微微一愣,立刻就看着自己箩筐的东西,眼下是一个小坛子里头是

  • 三朽堂在线阅读第8节

    我悲剧的另一个根源在于我还不认识同拉嘎的时候就把他得罪了。这傻小子虎背熊腰,膀大腰圆,往门口一站头都快顶到门框,根本就是门神,大身板子绝对尽操尽练。这种体格当初我怎么敢抢他东西还惹他?酒真是个害人的东西。同拉嘎新官上任的第一把火,毫无悬念的烧到我头上。早上六点半居然来敲我的门。他是想死呢,还是不想活

  • 重生巨蝎之吞噬进化夏长

    “是夏长!是夏长叫我干的!”“你快住手!”“夏长?”闻言,夏轩眼眸轻眯,漆黑的眼瞳中冷光浮现。他知道这个名字,是一位夏家高层之子,平时就和夏飞走得很近,说是后者的狗腿也丝毫不为过。而一瞬间,夏轩也是推测出了许多东西。这次下毒,恐怕便是这个夏长自作聪明的作为。因为他很明白,夏飞和大长老等人根本就不会想

  • 都市之超感医生他不相信我的喜欢

    我厌倦了他的视而不见,厌倦了他的爱答不理,厌倦了像方程一样去了解他的心情,为什么!我就不能承认其实我喜欢陆沉双这么简单的一件事三个星期后我鼓起了勇气我问他你喜欢她很喜欢,很喜欢,对吧Verygood我喜欢你,你相信吗不相信,你不是喜欢沈韦宁吗不,不是,我好像不喜欢他了鬼才信你,你书上满是沈韦宁,嘴里

  • 水浒传改编第二章

    一下午都没有班主任的课,最后一节课前的课间,姜沐琳往老师办公室走了去,林瑜琦当她是去找老师探讨学习上的问题,就转头和凌谦继续玩抽卡游戏。这些东西放以前她一点兴趣都没有,但是最近莫名的,她感觉这个游戏还挺有趣的。在他们之间流行的一个抽卡游戏,并不是手机上流行的大型游戏,而是他们无聊的时候自制的一个用纸

  • [黑白来看守所]这真的只是意外在线阅读霜琴

    大夏王朝燕京看着官府贴出的告示,姜承宇低头不语。那是通缉令,上面有着画像和悬赏金额。姜承宇想不出,为何这样一个看起来气质儒雅的男子会登上这通缉令。“瞧那画像,那不是王世荣吗?”姜承宇的身旁传出一阵惊呼。旋即,便是有着三道身影朝着这通缉令缓缓走来。那三人都是身袭长衫,腰间佩剑,一副儒士装扮。闻言,姜承

  • 我预见了末世之自习

    圣诞节过后,期末季就真正来了。社团活动基本都停了,图书馆和自习室开始需要占座,林惊帆每每和许泽群踩着单车驶过主道,俱看到行色匆匆的同学。大家仿佛都憋着最后一股劲儿,就连向甜也抛弃热恋期的男友,开始跟他们一起自习了。“呦,甜妹还记得我们哪”,林惊帆斜着眼打趣。庄梦圆道:“你不跟江涛师兄一起复习吗?”“

  • 重生作女第7章在线阅读

    梁尽云从一觉呼呼大睡的梦乡中醒了过来,浑身酸痛,太阳穴更是疼得突突跳,听见外面的声响,昏头昏脑从卧室摇摇晃晃走出来,看到杜杜正坐着吃薯片看连续剧。“云姐,醒了啊!”杜杜一见梁尽云醒了忙去厨房端了一碗热在锅里的醒酒汤,“云姐,先喝了!”梁尽云一口闷了,倒在沙发上,斜了杜杜一眼,“你怎么来了!”杜杜心里

  • 漫威:虫族咆哮在线阅读第9章

    怪盗基德,又被称为月光下的魔术师,一个不属于任何势力的国际大盗,他亲睐于各种漂亮的宝石,而且在每次准备去偷宝石的时候都会附上一张预告函,虽然他嚣张的无法无天,但依然也没有一个警察能够捉住他,而且怪盗基德也是有他的魔术助手的,他的魔术助手是一个看上去只有七岁的小男孩——江户川柯南。说到江户川柯南就又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