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老常家的外挂好穷的家啊

2021/4/8 15:36:51 作者:无咎 来源:晋江文学城
老常家的外挂
老常家的外挂
作者:无咎来源:晋江文学城
生逢乱世,纷繁复杂。生逢乱世,何以为家。前有不愿独善其身的穿越前辈挑起大旗,建立了个也曾河清海晏、四海升平的王朝;后有兼济天下的达者揭竿而起愿还天下一个清平。常有财也曾有一腔豪情壮志,可看着身后的一二三四五个小萝卜头退却了。历史从来不会为某个人心软,时代从不会对某个人留情。可他却要先保证这些个小萝卜头先平安长大。可常有财不成想,这小萝卜头,竟然还是一茬一茬又一茬。好在他有个外挂,吃穿用度都能靠它。看着妻子眼中的柔情和信任,看着弟妹眼底的敬重和依赖,常有财表示:天空飘来五个字,那都不是事儿!让缺吃

张含这下子知道自己这个身子的主人以前确实是一个疯子了,而且是跳了河死掉的,反而让自己给捡了一个空还魂到她的身上来了。

看着这三个弟弟妹妹,一个个都像是饿的只剩皮包骨一样,就跟那些非洲的难民的小孩一样,伸出一只手掌看了看自己的手,张含也看到自己的那只手掌也差不多跟鸟爪差不多了。

“呃,我也不知道我是不是好了,只觉的醒来后,脑子有点发昏,许多事情都忘记了,你们可不可以跟大姐说一下咱们家里的情况。”

“大姐,你没事吧,头是不是很痛。”年纪较长的那小女孩跑到张含的面前着急的问。

张含摆了摆手,示意自己没有事情,她还真怕自己不是他们的大姐的身份被认出来,那自己就成了史上第一位刚穿越就被烧死的穿越人了。

在接下来的谈话中,张含这才了解到自己的这具身子的主人同样是叫张含,今年十六岁,在五岁的时候,因为生了一场大病,从此之后成了一个疯颠的人。

这个身子的张含是这个家中的长女,爹娘是个地道的庄稼人,下有两个妹妹和一个弟弟,一家人就靠着村外的那一亩半的田存活着。

当她们一家四姐弟坐在那算的上是一间茅草屋的屋子里坐着的时候,屋外就响起两个人的慌乱脚步声,还伴随着一男一女的叫喊声。

“含儿,我的女儿。”

“爹,娘,我们在里面。”张家的二女儿张苞赶紧跑出去应道。

这时就见一个穿的一身补丁的一个妇人跑了进来,她的目光看到坐在一边的张含,急匆匆的跑到张含的面前紧紧的抱着她。

“含儿,我的女儿,你怎么会掉到河里去了,没有事吧,让娘好好看看。”

张含一下子被这个妇人给用力的抱住,差点喘不过气来,听到她说娘这个字,张含猜到了这个女人一定是自己这个前身的母亲了。

“娘,大姐没有事了,而且她的病还好了,她不疯了,刚才她还帮我跟弟弟妹妹把大婶打走了呢。”张苞高兴的走到妇人的身前说。

显然这件事情让妇人不太相信,忙放开怀中的张含,那眼睛就像扫雷似的直盯着她,“这是真的吗,怎么可能呢?”

终于没有被人给抱住了,张含偷偷的用力呼吸了几口新鲜的空气,为了怕这个妇人再把自己给狠抱一回,张含立刻开口回答,“是真的,娘,我现在好了,我没有疯了。”

说完这句话,张含都快要自己吐舌头恶心了,想她堂堂一个二十岁的花季少女既然要扮演一个只有十岁的小孩的模样和说话方式,童声童语的,真的让她起了鸡皮疙瘩。

“孩他爹,你快过来。”

当张含说完这句话,紧接着的就是妇人吃惊的脸和尖叫的喊声。

“怎么了,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情了,是不是含儿不好了。”妇人的话一喊完,马上就有一个穿着烂草鞋,身上穿着一件洗的已经脱了好几圈的破褂子,整个农民样的庄稼汉。

妇人跑到刚跑进来的男人身边激动的结巴说,“孩他爹,含,含,含儿,她,她的,她的病好,好了。”

“啥,真的?”男人一听,放开身边的妇人,跑到张念听面前,目光发着闪亮的莹光盯着。

“含儿,你知道我是谁吗?”男人眼睛盼望的盯着她问。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春秋:大秦大司寇生活要工作

    南术看着丁修列出的课程表的确是傻眼了,最开始,他要尝试所有的民族乐器,然后选择里面的几种乐器成为接下来作曲的乐器。南术的午饭和晚饭都没有吃,在工作室里待到了晚上八点多,北参打电话过来,才停下工作。南术最终定下的乐器是竖箜篌、长笛、萧、琵琶、古筝和二胡。在写下来的时候,他发现,很有可能,竖箜篌没办法用

  • 重生田园发家记在线阅读第6节

    “小妹妹,你叫什么名字啊?”“我,我叫桃夭夭!”“噢,是逃命的逃,妖怪的妖吧,怎么有这么古怪的名字呢?”“不是的,是桃树的桃,夭夭,夭夭……”“桃树的桃,妖妖,妖怪的妖,哇你是桃树变得妖怪,不要吃我,我好怕。”小姑娘看到程俊一副夸张的样子又想笑又生气,小脸蛋憋的通红。”“不是桃树的桃,是桃树的桃不是

  • 下落[ABO]之晨曦之光(10)

    ……奥古斯特:“早上好,时崎、西恩。欧呦呦~西恩,才刚入学就有美女陪你上学,厉害!”“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奥古。”西恩平静的回答道“你又不是不清楚这是因为什么。”“我当然知道,就是忍不住先打趣一下罢了。”奥古摆了摆手。“你真是……”“早上好,时崎阁下,西恩阁下。”奥古一旁站着的托尔和尤里乌斯也是齐

  • 我!捡到了生死簿!在线阅读第10节

    感谢自己之前的决定,花子能够知晓杏寿郎的方位,但是为了不打草惊蛇,花子没有选择直接瞬移过去,而是利用替身的眼睛来跟踪杏寿郎。很快,花子就来到了一个石洞前,虽然没有气味,但是从替身的视野里可以清楚的看见自己的标记点在里面。自己手边只有一把日轮刀,而自己并不会使用。花子连鱼都没有杀过,更别说挥刀斩鬼了,

  • 大唐第一酒肉和尚第八章在线阅读

    什么时候开始和这个男孩牵扯不清的?不是五年级把他从大脑封闭术课上扔出去的时候,不是六年级杀死阿不思•邓布利多,听着男孩在背后嘶哑地哭喊的时候。那时男孩对他只有纯粹的恨,恨他的不公平,恨他的刻薄,恨他害死了他的教父,恨他杀死了邓布利多,而最恨的,应该是他的背叛。直到那一天,自己站在茂密寒冷的树林里,小

  • 黛玉的玄学日常[红楼]第七章

    第七章头顶是万里无云的晴空,和煦的阳光投射着大地,嫩绿的新芽在枝桠上悄然绽放,地上铺满了不知名的花草,完全是一副世外桃源的景象。“你是——”来人摘下兜帽,将原本隐藏的真容显露在外。她有着堪比虹光的长发,波光浮动的紫色眼瞳,宛如妖精一般的容貌,身姿像是繁复的星辰。花朵在她脚边盛放,在轻柔的光线下,折射

  • 女神的贴身兵王之“入院检测”

    而诺丁的教学理念一向是外松内紧,虽说只要愿意付出足够的代价就能入院,但会按照天赋划分收费标准,天赋高就算家境不好,学院也会用减免借贷的方式助学员完成学业,天赋低的学员,不仅学费昂贵如果一旦拖欠,就会立即停课。不仅如此,学院还会按照天赋高低分开授课,归根结底,学院永远都是站在利益的制高点上的。丽雅带着

  • 世界最后的反派在线阅读第一章:都城落魄少爷(上)

    都城监狱。厚重的铁门慢慢的打开,从监狱里走出一位年轻人,充其量只有二十岁左右的年轻人。长眉斜飞,凤目金瞳,俊逸,潇洒,英挺,超拔,还有一种令人说不出,但能清晰感觉到的东西。年轻人走到大门处停住脚步,挺直背脊,缓缓的抬头望向蔚蓝的天空,坚韧的眸子突然发出凌厉的精光,一闪而过,再低头时脸上已经平静无波,

  • 花杀在线阅读第6节

    地狱空荡荡,魔鬼在人间。…病床上,林国风面色苍白,脸皮因羞愧而赤红:“不是我不想出面,实在是不敢出面。他们以我父母的生命威胁我,我若是出面举报他们,车祸的事件将会在我父母的身上重演。”看着对方的样子,暮黎的心中浮现出一抹悲哀,在张林二人行动的那一夜,林国风是何等的热血澎湃,正义凛然!可是如今,对方只

  • 春闺玉堂第一批移民

    大明天启4年公元1624年7月2日,穿越团队意外的迎来了第一批移民。这批移民当然不是自己跑来大员开荒的,而是许心素带来的失地农民与部分工匠。移民中老少皆有,显然是被许心素整家迁徙过来的,共有1千来人。他们都是锅碗瓢盆把家里仅有的家当都背了过来,几乎都是衣衫褴褛、面有菜色,小孩子都畏畏缩缩的躲在父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