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长安城头月向西在线阅读第十节

2021/4/7 21:15:43 作者:桑狸 来源:晋江文学城
长安城头月向西
长安城头月向西
作者:桑狸来源:晋江文学城
孝钰从小便总是听人说,将来她是要嫁给怀淑太子当太子妃得。她是个有些死脑筋的女孩,当真认定了萧怀淑。可到她十三岁那年,身边人又跟她说,再也不准提萧怀淑了,你且要嫁给他的弟弟——大周的新太子萧衍。信奉伦理纲常的孝钰久久过不了自己心里的那道坎,却不知,她那颇有心机,城府深厚看上去对她浑不在意的夫君已将她默默地放在心里好多年。他们天生分属不同的阵营,本是两道永远不会交汇的线,却因机缘际遇而走到了一起,并且此生注定要相依相伴,相爱相杀。狸狸新文,开坑大吉。日更~日更~日更~重要的事情说三遍。本文先虐后甜,

第010章

陆远一大早就醒了,睁开眼眼底就是一片清明,不过他没有立刻起床,而是引导着丹田内已经能明显感受到的一丝细细气流,按特定穴位缓缓游走了三圈后,才起身。

他这几天都没有感受到养父说的,那种内力游走于经脉可能产生的凝滞和疼痛感,只觉得每次内力游走一圈,浑身都舒服得不得了、精力满满。

他想出两种解释:一是他这身体根骨绝佳、是百年难得一遇的练武奇才,搁武侠小说中必然要被江湖传说人物追着赶着收为弟子;

二是星际时代的人类基因优化过,而优化过的身体很适合练武术——说不定和其他人相比,他还是个废材,毕竟原主的精神力和体能等级都是d。

琢磨完这些,他也洗漱好了。

从衣柜里找出秦亦深给原主买的、原主从没穿过的单色调宽松运动服穿上,换好运动鞋,陆远下楼,出门晨跑。

这时陆邵和秦亦深还没有起床,屋内很安静,倒是生活机器人已经进厨房开始称米、量水煮粥了,陆远探头看了一眼才出的门。

小区面积很大,每栋别墅之间距离开阔,陆远就绕着靠着陆家最近的四户人家跑,每一家都带有独立训练场,所以占地面积很广,一圈下来就差不多有四千米。

考虑到重伤刚痊愈,陆远计划慢跑半圈、走半圈,然后练练太极就算了。

跑了不到四分之一圈,陆远实在维持不了呼吸节奏,喉咙疼、肺疼、脑袋发昏,不敢强撑,只好双脚发软的停下,扶着路边的树调整呼吸。

……真是太弱了。

“你怎么了?”

一道清冷的声音传来。

陆远闻声看过去,只见一个身高肯定超过一米九的冷峻帅哥站在五六米外的地方,银发金眸,五官俊美得让自认文学素养不错的陆远想不出任何可以描绘的词汇,只感觉刚平复的心脏一瞬间又活跃了几分。

萧凛见他一副呆呆的样子,微微皱眉:“你不舒服?”

他在楼上看到陆远跑步的身影,想到他在克尔星重伤的样子,不知为什么有点在意,就下楼快步走出来,没想到正好看到对方在扶树休息。

“啊?没有。”陆远回神,为自己沉浸在男色中感到羞愧,一阵脸热,不好意思道,“我就是有点累。”

内心:现在皮肤白了,脸红会不会容易被发现?啊,幸好刚才跑步了,就算脸红帅哥应该也不会往别的方向想。

萧凛看他脸色变红,只当他发烧了,不过也没有走近,只是语气微微带着严厉:“身体不好就应该好好休养。我帮你联系你家长。”

“不用!”陆远没料到帅哥这么热情,急得快步上前,拦住他打开终端的动作,“我真的没事!”

他拽住对方的胳膊,在触及到对方胳膊的那一瞬,对方的肌肉瞬间紧绷起来,隔着柔软的衣料,他也能感受到这并不粗壮的胳膊下蕴含的惊人力量。

“抱歉,我一时心急。”陆远飞快松开手,真诚道歉。

他知道很多练武之人都不喜欢别人的触碰,尤其是陌生人突然的触碰,会让人条件反射地出手攻击。

“没事。”萧凛看他动作迅速,说话语调也平稳,知道可能是自己想岔了。

“萧凛!?”陆远准备说声谢谢,却不想一抬头,近距离更清晰的看到帅哥的面容,一下子震惊了。

这可不就是帝国最年轻的准将、他的救命恩人萧凛吗?

一喊出他的名字,陆远就后悔了,立刻改口:“萧准将,抱歉,我太吃惊了,失礼之处请多多包涵。”

萧凛觉得他吃惊时瞪大眼、红唇微张的样子特别可爱,他甚至恍惚觉得看到了两只长长的耳朵在他头顶竖起。

有点想揉揉,萧凛金色的眸子一动,握紧了蠢蠢欲动的手。

“没事。”

陆远QVQ:声音好好听。

离得太近,对方身上的气息若隐若现,陆远有点想凑近去嗅。

一察觉到这种想法,赶紧后退两步。

心里却觉得奇怪:为什么萧准将身上会若隐若现的奶香味?

Σ(っ°Д °;)っ,难道被奉为国民男神的萧准将其实已经暗暗结婚了,甚至连孩子也有了?

觉得自己发现了惊天大秘密的陆远面上不动声色,很好的隐藏自己的情绪。

虽然有些莫名的沮丧和郁闷,但他还是对着萧凛露出真诚的笑容:“准将,谢谢你救了我,要不是你及时出现,我很可能会死掉。过两天我会随家长正式登门拜谢。”

萧凛道:“不必。我不是特意去救你。”

“你救了我是事实。”陆远坚定道,“这份恩情我一定会报答的。”

萧凛即便不认为陆远像传闻中说的那样不堪,却也不相信陆远有什么能够报答他的地方。

他没说什么,陆远却看出他没当真。

这没什么,陆远心道,以后总有机会证明自己。

他以前几乎都是俯视别人,现在只有一米七五左右的身高,碰到萧凛这个一米九近两米的高个子,说话就要仰头,不过对话一结束,他就自然地平视前方——正对着萧凛的脖颈。

而萧凛今天穿着一件咖啡色v领棉柔衬衫,脖子修长、锁骨性感……

非常迷人,但陆远的视线没有被这些吸引,好吧,其实流连了一会儿,真正吸引他视线的是从衣领底露出来的银色的链子。

ヾ(≧O≦)〃嗷~ !

链子上挂的肯定是空间钮——萧凛那架高大威武、帅炸苍穹的银黑色机甲就躺在里面\\(≧▽≦)/!!

好、好想亲眼看看,好、好想亲手摸摸……

如果……踮起脚尖,从衣领看进去,有没有可能能看到据说和机甲同一材质的空间钮?

这样的话,四舍五入就当是看到了机甲也不错啊。

他的视线那样灼热、渴望那么明显,萧凛奇异的没有觉得反感,因为对方纯黑色的眼睛非常纯净,喜爱的情绪浓烈却半点也不带猥琐,一点杂质也无。

现在的未成年人表达感情都这么直白吗?

萧凛耳尖泛红,脸上的表情却越发冷了,他不自在的咳了一声。

“咳。”

陆远:(⊙v⊙)他刚刚做了什么?

不,他没有猥琐地盯萧准将的胸口,没有!

是的,他什么也没有做。

自欺欺人的陆远勉强绷住了乖巧表情:“萧准将,我回家了,父亲和爸爸可能在等我吃早餐。”

萧凛皱眉,视线似刀。

陆远心里发紧,这一瞬他想到了小道传闻,据说萧准将为人非常冷酷、残暴,该不会要计较他刚才……哦,他什么也没有做哇( ⊙o⊙ )~~~

“怎、怎么了?”

“你的终端号码多少?”

陆远飞快报出号码,接着萧凛当面联系了他,他打开终端页面,虽一头雾水,还是忙不迭地把对方的通讯号保存。

萧凛面色微缓:“你和你家长登门前,提前告诉我。”

陆远:“……恩,好的。”

离开萧凛的视线后,陆远拔腿就跑,回到家气息有点不匀,被知道了他出去跑步的秦亦深念叨了几句。

陆邵道:“锻炼身体急不来,量力而行。”

吃完煮的软糯适宜、香喷喷的粥,两位家长去上班,陆远则招来生活机器人厨神——前一天他在两位家长的同意下给编号特长的机器人取了名,叫厨神。

“二少,生活机器人厨神为您服务,请问您有什么需要。”

“你会剪头发吗?”

电子眼闪烁几秒:“会十种简单发型。若需要剪头发,请二少连接终端,选择需要发型。”

陆远打开终端和厨神连接,跳过光头、寸板、留超短发在头顶剪出各种纹路……选择了一个刘海不会遮眼睛的清爽发型。

*

八点五十,陆远穿着纯白色带帽T恤,坐在客房靠窗的单人沙发上,他打开终端,将虚拟屏幕分成一大一小两部分。

大屏幕微倾斜朝上,放在能把他拍的最好看的位置,小屏幕则放跟前,专门用来看网友留言。

八点五十五,陆远登陆b站,由于他设定了九点开直播,所以直播间会提前五分钟允许观众涌入,这时他们只能看到播主设置的页面,但可以开始留言。

【围观我天下第一:第一!】

【id37287979398:前面的傻×,这种人渣的直播间抢个屁的第一。】

【id62928793789:出来我就砸他,这个第一我要争,为民除害!】

【id78263876876:就看播主有没有种,有种进直播间做全息直播,我连全息头盔都准备好了!】

……

【idXXXXXX:围观!】

【idXXXXXXXX:围观!】

【我是上帝:给大家倒计时,最后十秒!】

数不清的留言密密麻麻的出现在小屏幕上,陆远随意地挑了一些看,暗道自己有先见之明分离了屏幕,不然留言肯定会遮住他的脸。

至于全息直播,呵,他又不傻,虽然全息别人看到、碰到的也只是虚拟形象,但要是被打被砸了,可也是会感觉到疼痛的。

最后十秒,他把直播模式设定为最原始的二维直播,观众只能看到屏幕对着的,也就是他所在的这一个方向的内容,可视范围很小。

现在流行的是全息直播和三维直播,三维直播需要在终端安装三维摄像头,观众可以看到以摄像头为中心的各方位场景,范围大小可由播主设置。

陆远终端上有很高级的三维摄像头,可摄范围很大,不过这次用不着。

这次,二维直播最合适。

倒计时变成零。

大屏幕上出现陆远的脸,他微微一笑,声音带着未成年人的青涩,软软的。

“大家好,我是陆远。”

留言有几秒的空白,几秒后突然爆发。

【围观天下第一:天,长得好可爱!完全不像传言那样讨厌。】

【id37287979398:傻x,知不知道有个词语叫人面兽心?】

【id78263876876:我勒个去,是我眼瞎了吗?还是我电脑出问题了?视角为什么不能移动?播主你狠,竟弄二维直播,我还当二维直播已经退出历史舞台了。】

……

忽然,主页面爆出一朵烟花。

【观众“想养一只小白兔”打赏10000星币!晋升为白银守护骑士。】

【idX:靠,这都有土豪出没?不懂土豪的世界。】

【id87879737167:肯定是亲友团,这些可恶的二代!╭(╯^╰)╮】

……

陆远本想停顿几秒钟给观众反应的时间,没想到竟然会有人打赏这么多钱。1星币相当于一元钱的购买力,一万星际币不少了,播主能分到打赏的八成,也就是说在不到三秒时间里,他有了八千进账。

【想养一只小白兔:请大家记住人面兽心这个词。】

陆远心道难不成是陆邵或者秦亦深披马甲上阵,这话暗示意味很明显啊,当然肯定不是说他。

【想养一只小白兔:不是亲友团。】

陆远眼睛一弯,笑得更灿烂:“谢谢‘想养一只小白兔’。”

【想养一只小白兔:不谢。】

陆远不再关注留言,身体微微坐直,收敛笑容,大而圆的眼睛直直的看着大屏幕,特别认真的模样。

在观众的视角,都觉得他在认真地看自己,专注得让人几乎觉得自己是他的最爱。

有些对事情不了解的围观群众,顿时觉得心都软了,不敢相信这样的男孩会是坏蛋。

“我先解释视频的事。我承认我打了陈恭同学,用的是花园的砖头,砸了他脑袋两下。”

他说完,长长的眼睫毛一颤,眼底隐隐流露出几分紧张害怕,眼眶微红,好像回想到了什么吓人的事,不自觉地紧咬了一下唇,把本来唇色就很好看的唇咬的几乎带血。

不明真相的观众几乎恨不得把他护在怀里好好安抚,心里冒出一个想法:说不定打人的事有内情。

“我本来是和视频的中的另一个同学约好见面,没想到找到同学时会听到陈恭的声音,我很紧张,当时就捡了砖头藏在身后。”

一大群观众【为什么】刷屏。

陆远没看,继续说下去:“陈恭和我说话的时候,我发现他一只手一直藏在裤兜里,好像握着什么,我更紧张了。在我感觉他要靠近我的时候,紧张之下,我先上前,一鼓作气地用砖头砸了他。”

“事实证明,我的感觉没错,他裤兜里藏着一个短针筒,针筒里有药剂,具体是什么大家可以等官方检验结果。”

【围观天下第一:不解,陈恭做了什么,播主会看到他就紧张?】

下面一排人附问。

陆远放在身前的双手不自觉拽紧、咬紧牙关,观众都感觉到了他的紧张和愤怒。

“估计说到这里有人会好奇我为什么那么紧张,也有人觉得我只靠感觉就对同学动手太恶毒。”

他倏地抬眸,眸光转厉,像只发怒的猫:“如果我告诉你们,前不久我在克尔星上遇到狂兽之前,就被陈恭砸了脑袋呢?”

这次他没有停息,飞快道:“要不是他把我砸晕,我不会错过集合时间,也不会遇到狂兽,受重伤差点死掉。不要说我冤枉他,我晕倒前认出他了!而且,我相信警方会调查出真相。”

一句话气也不喘的说完,一说完他连连咳嗽数声,白皙的脸上一片绯红、眼里咳出泪花,有些可怜兮兮的模样。

或许是这样的反转让大家都震惊了,一时间留言又空白了一会儿。

【想养只小白兔[守护骑士]:摸摸。别急,我相信你。】

“抱歉,我太激动了。”陆远平复了下情绪,“我打人那天的事比我说的其实还要复杂,只是这里面涉及到我另一个同学,我就不提了,等真相公布的时候,大家自会知道。”

【围观天下之一:到底还有什么内幕?我心好痒痒,现在就说啊。】

【现在说!】

【现在说!】

陆远再度盯着屏幕:“此外,我还想解释的事有关我父亲和爸爸,我看到有人因为我的事说他们对我只养不教,还有人恶毒揣测他们非法获得收益,我很愤怒,也很惭愧。”

“他们是很好的家长,即便我确实是收养的,但他们给予我的疼爱从不曾因这减少半分,甚至因此对我更加疼爱。他们工作上的事我承认我不了解,可空口无凭冤枉他们的人,你们良心过得去吗?”

观众:Σ(っ°Д °;)っ好像听到了什么大新闻!

“我以前不懂事,挥霍无度、对同学不友善、甚至因为自卑连体术都不碰触,道现在十八岁了,体术还是零极,辜负了他们的期望。但经过一番生死,我已幡然悔悟,以后我会认真生活。”

观众:昨天陈恭爸爸发帖,说陈恭那个天才现在体术几级来着?三级吧!体术三级被体术零极打,会重伤吗?陈恭那家人,当人傻子么!

“虽然父亲和爸爸肯定不会看直播,但我还是想说:父亲、爸爸,谢谢你们,我爱你们。”

说完有些不好意思的抿了抿唇。

【我是上帝:摸摸头,本来是围观的,突然觉得这孩子挺不错。】

【我家可爱最可爱:我就说这么可爱肯定不是坏蛋!】

【侠者义气:知错就改,好孩子!】

不知不觉间评论风向已经变了。

陆远继续道:“最后我要说的是,我非常感谢萧准将救了我,在我心里,他是我的救命恩人。”

然后微微瞪眼:“但是,我不认同‘是陆远害萧准将体能暴动’的说法!萧准将是英雄,无论有没有我,他当时在克尔星上,都不会放过任何一只狂兽!”

说着他鼓了鼓脸,像是想到那指责还有些不高兴。

“最后的最后,谢谢大家观看直播,再见。”

不等观众从他气嘟嘟可爱的表情中反应过来,他已经关了直播。

真相说出来了,演技摆出来了,萌也卖了,鸡汤也撒了,颜值也亮了,错也认了……

坐等再上一次热门!

陆远靠在沙发上微笑展望。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给自己创造反派在线阅读第四章

    回到炊事班的第三天。兽营的调动通知,就被人送了过来。楚烈倒是不以为意。但是接到命令的蒋小鱼却是哭丧着脸从外面跑了过来。“这……什么个情况?怎么就去兽营了?我听说那儿可不是人待的地方,我要是在里面出了事,我娘可怎么办啊?”看看正在收拾自己行囊的楚烈,蒋小鱼脸色苍白道:“龙叔这不是坑我吗?我在炊事班做得

  • [哥谭]她和她的企鹅先生第八章在线阅读

    “李白,不打野。”进入游戏之后,吴迪秒选李白,同时快速打字。“卧槽,又来一个坑人的小学生,小学生们,求你们放过李白吧?”看到吴迪秒选李白,看到吴迪发出的话语,4楼日了狗的心情都有了。要是吴迪在他面前,估计他会分分钟弄死吴迪。“躺好,带飞。”就算不开外挂,吴迪也能够轻松的带他们赢,更别提有逆天的外挂了

  • 乱世拳王出丑

    我就让你再多睡会,老师还在这看见你出丑多不好。沐芜兮到的时候就已经上了半节课了,所以她也就没有坐多久就下课了。老师一走沐芜兮就来到洛楚戚旁边,将脚放在她坐着的凳子脚上然后用力一踹。“砰!”凳子被踢出去了,洛楚戚成功的摔了。“谁啊?”洛楚戚怒气冲冲的站起来。娘的,那个神经病,嫌自己活太长了吗?全班被洛

  • hp大难不死的帕金森小姐在线阅读第2节

    呼!叶修只感觉眼前光芒一闪,随后叶修便是感觉自己眼前的景色陡然一变。“这里是《绝地求生》的准备区域?”看着周围的环境,叶修一下子懵了,自己不是刚才遇见了一个自称财神的家伙,现在怎么又跑到了游戏里面来了?“这不是《绝地求生》,这是《万界求生》,来到这里的并不是你的本体,而是你的灵魂!你可以认为你现在的

  • 全职黑暗君王在线阅读第三章

    一连几天佳琪都带着若有若无的好奇感,这样一个女孩有着怎么样的故事?最重要的是为什么自己霸占了她的手机她却像消失一样再也没有来找过他?“我说老兄,这小粉手机你哪里搞来的,都已经把玩好几天,有什么好玩的?”王佳琪的合租人小西好奇的盯着这只粉色的手机。佳琪没有说话,只是翻开了手机的通讯录。存的人不多,末尾

  • 洪荒之混沌血魔在线阅读再施妙手

    为了更好的治疗伤病员,齐映联合另外两位县令召集三县的名医成立了伤员医馆,这医馆就位于伤员营的大营外。白锦茹和刘玉文在伤兵营外的医馆内诊治着伤员,接连三天,终于把白锦茹累倒了。等她再次醒来时发现自己已经躺在一张木床上,床上挽着两个粉色的绣球。一旁坐着的一位穿着一身盔甲的女子正捧着一本书。旁边站着一位穿

  • 只怪时光太薄情在线阅读与迪丽热芭共进晚餐(求收藏求鲜花)

    等到筑基丹种植收获果实后,叶锋就可以服用筑基丹,来使自己的凡人身躯得到筑基,然后正式踏上修仙之道了。这特么的,想想还有点小激动呢。当筑基丹种子被种植进了灵土之中后,叶锋很是积极的来到灵泉池旁,舀水给筑基丹种子进行浇灌。当灵泉池水浇灌之后,种子上方就出现了一栏信息。种子:筑基丹(仙品)状态:生长中成长

  • 小作家与美妻之绝望

    苏安安一直知道苏父苏母之间没有感情,因为苏妈妈不止一次愤恨的在苏安安面前说过,她曾经有过一个相爱的恋人,只是苏安安的外公为了报答在饥荒年代时苏家给的“一饼之恩”,硬生生的拆散了她和她的恋人,逼着苏妈妈嫁给了苏爸爸。苏妈妈有时候会用一种晦涩的眼神幽幽的看着苏安安说:“如果没生你就好了,没生你的话我就和

  • 随感随思在线阅读第十节

    林沐熙出了教室,抬腕看了看手表,现在是下课时间,S中的特点之一就是下课时间长,她现在有20分钟的下课时间,可以随处逛逛了。S中的樱花林,在全国也算是闻名的,林沐熙微微一思量,便向那里走去。不要问她是怎么知道在哪的,早在很久以前,她就已经了解过了。踏进了樱花林,仿佛置身于世外桃源。一步一步的迈进了这樱

  • 绣花针修炼纪事之借来妙笔绘丹青(9)

    祈佑十五年,自帝登位以来,国泰民安,风调雨顺。百姓安居乐业,食有余粮,商贸往来,百业俱兴。诸地办学之风盛起,民生幸也,天佑大靖。禁宫。御园中,两个锦衣少年跟在一个花白头发的青袍内监身后,较小些的年少无忌,一路上已同那内监说了不少话,大些的则更为沉稳,只是面含微笑,一言不语。“元福公公,帝君叫我们来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