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惊悚小说 > 正文

胭脂泪在线阅读第一章

2021/4/8 8:57:44 作者:天上羽 来源:晋江文学城
胭脂泪
胭脂泪
作者:天上羽来源:晋江文学城
1.男女主:文治武功俱全的伪病荒唐七王爷VS视生死如无物的古灵精怪小姑娘2.楔子:旧岁雪,玉蝴蝶,胭脂泪,纷纷凉月丁香夜。3.文源:桃李春风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灯。4.四大美酒:皇城胭脂醉,大漠不归人。北衡桃花酿,风陵未凉心。5.四大景点:昔日孤灯望冬雪,也曾大漠度风沙。镜花水月流光散,漫天红星乱紫烟。6.神秘地界:万年寒川千年蚕,夜星流萤落玉河。月光花开荼蘼雪,玉楼望尽蝴蝶梦。7.因何相爱:那年林间初见,树影斑驳,光影处便是崇熙笑如春风,暖进心中;那夜林外追寻,月影婆娑,月光下便是胭脂一笑回眸

第一章疑似重生

沈巍用尽力气将夜尊再度封印,在识海中,沈巍恢复成小鬼王的样子,说“我们回家吧。”

可夜尊还恨着呢,能不恨吗?明明上一刻还在说“哥一步也不会离开你”,而他再醒来的时候,哥哥却已经不在了,只剩下一个凶巴巴的大叔说自己被抛弃了:“从你抛弃我的那一刻,我就没家了。”

“你错了,我从来没有抛弃过你。”沈巍一直不明白夜尊为什么这么恨他,直到现在他才明白,夜尊是误会了,还误会了一万年那么久。“当初,我被那人丢下山崖,好不容易爬上来,却不见你的身影,我沿着脚印找了好久,可是越到山林深处脚印越留不住,所以我没找到你。”

小鬼王看上去面色平静,眼睛却是泛着红,他伸出手,说:“我们回家吧。”

夜尊看向哥哥伸出来的手,又是哭,又是笑。哭的是自己恨了哥哥一万年,浪费了一万年的时光;笑的是哥哥没有抛弃自己,还可以拥有手足之情。他把手搭在哥哥的掌心,轻轻的,慢慢的,仿佛试探一般,生怕自己的手一搭上去,这一切便会如水中月一般破碎。

小鬼王握住他的手,微微一笑,拉起他,朝天柱走去。

但是这里是夜尊的识海,夜尊被困在天柱上万年,他识海中的天柱又怎么可能是真的家呢?只不过是再度被封印了而已。这一次,和他一起封印的还有小鬼王,他的哥哥,沈巍。

后来,赵云澜点亮了镇魂灯,让四圣器的力量融合,强大的能量让地星恢复光明,同时也打开了虫洞,所有的事物在虫洞的影响下有所变化,天地万物变得扭曲,所有的生命体时间停止,继而逆时针扭曲变成旋涡。赵云澜最后的记忆停留在虫洞中,他好像见到了沈巍,沈巍告诉他,一定会再相见的。而赵云澜再次恢复意识的时候,却是在他接任特调处处长的前一天。

赵云澜,懵了。

海星鉴的高部长站在办公桌旁,用手在赵云澜眼前晃了晃,大喝一声:“赵云澜,你发什么愣呢!”

赵云澜反射性的打了个冷颤,快速的眨眨眼,结结巴巴的喊了声“高部长”,然后左右看了看,一脸茫然,他以身祭镇魂灯,已经死了才对,怎么会在这?瞥了眼墙上的数字电子钟,这明明是当年接任特调处处长一职的前一天,高部长叫他过来谈话,告诉他任命书明天就会送到,今天则是跟他讲讲注意事项。

“我……”赵云澜的脑子还在暂停状态,没组织好语言,不知道说啥,好在高部长并不是真的要他回答什么,而是自顾自的说了起来:“你呀,小年轻的担此重任,难免会有所紧张,但是你也别太焦急,组织上信任你,所以才会让你担这样的担子,你也要相信组织的安排。”

“地星的资源越来越匮乏,移民到海星的人越来越多……”

高部长还没说完,赵云澜又懵了:“等等,移民?”这地星人和海星人井水不犯河水,各在各的地方生存,纵然有些地星人会来到海星,但除了沈巍作为黑袍使长居海星之外,其他的地星人基本上是“偷渡”的,若是伤害了海星人,是要被强制遣返的,啥时候还有“移民”这种说法了呢?!

高部长假咳一声以示威严,赵云澜心领神会,抬头挺胸闭嘴站好。

“你呀,回去好好补补历史吧,这地星和海星已经和平共处一万年了,怎么就不能移民了。”高部长踱步坐回自己的老板椅,继续说:“地星的移民人员你必须做好登记,并且定时监督,切不可发生伤及海星人的事件,若是有犯罪事件发生,必须联络地星的摄政官将其遣返,并依法处置。其他的事情你都知道了,我也不多说,你回去吧。”

“是。”赵云澜面上已经恢复平静,略微僵硬着身子走了出去。他的心里可不像表面上啥事儿没有,满脑子刷屏似的想着一件事:联系摄政官?联系摄政官?联系摄政官?黑袍使呢?黑袍使呢?黑袍使呢?……

他迫不及待想见到沈巍,所以,他第一时间跑去了龙城大学,可是,无论是问老师还是问学生,都不知道有沈巍教授这个人,他甚至连校长都找了,校长也不知道这个人,只说最近确实打算聘用一位教授来生物工程系任教,但是还在物色人选,甚至还告诉赵云澜,如果可以,希望他能介绍这位沈巍教授来学校任教。

赵云澜别过校长之后,来到小公园海星与地星唯一的连接点,这里和之前不太一样,之前是冷清的,还附有隐藏阵法,藏得很严实,而现在这里几乎每隔几分钟就会有人出现,可能是地星人,也可能是海星人,有的是学生,有的夹着公文包抱怨着出差不给报销费用,还有少部分地星人见到他会恭敬地喊一声“令主大人”。

赵云澜轻车熟路来到地君殿,却只看到了被迫不知疲倦办理公务的老地君以及和印象中一模一样的摄政官。

见到赵云澜,摄政官挂着一丝微笑迎接了他:“令主大人,好久不见,突然到访地星怎么也不说一声,我好给您做个向导。”

“沈巍呢?”赵云澜没空和他叙旧,着急忙慌的问。

摄政官一时没反应过来:“谁?”

“我是说黑袍使。”

“黑袍使大人啊,他一直都在天柱里呢。”

“为什么他会在天柱里?天柱里封印的不是他弟弟夜尊吗?!”赵云澜吓了好大一跳,抓着摄政官的衣领大吼。

摄政官慢悠悠的把衣领收回来,疑惑地望着赵云澜,后退了一步,朝左右喊了一嗓子:“来人,把这个假冒的镇魂令主拿下!”

一圈人呼啦啦把赵云澜围了个结实,赵云澜又急又怒,青筋都冒出来一条:“你干什么!”

摄政官慢斯条理地说:“地星人刚出生的小孩儿都知道的历史,你居然一无所知,不是假冒的是什么?”

赵云澜突然想起来,这不是他祭祀了镇魂灯的时空,而是一个新的时空,这里所有的一切都和原来不一样,那摄政官会以为他是假冒的也在所难免,从某种意义上讲,他确实是假冒的。当然,这不能承认,赵云澜拿出自己的枪,那是专门克制黑能量的枪,是他的父亲传给他的,这柄枪只有赵云澜才有。

“再说我是假冒的,信不信我让你吃一记枪子儿验证一下。”

摄政官看到枪,也不知是怕了,还是真的认出来那柄枪的独一无二,挥挥手让周围的人散了:“嘿嘿,这不是因为你的问题太难以置信了么。走吧,我带你去天柱。”摄政官一直觉得赵云澜是第一次来地星,去哪儿都得有人带着,否则容易迷路。

只是,此云澜非彼云澜,站在这里的赵云澜来地星都不知道多少次了,去天柱的路他更是熟悉得不得了,“不用了,我自己过去。”说完就走了。

摄政官捋了捋胡须,看着转眼就没的赵云澜摇摇头,感叹:“年轻人就是火力旺。”

赵云澜是一路小跑过去的,他印象中的天柱,阴森鬼气,寂静得蚊子都不敢往这边飞,凡是往这边来的人,都逃脱不掉被夜尊蛊惑或者是被夜尊吞噬的命运,只是这一次来天柱却完全不同,来往天柱的人虽然说不上多,却也和阴森鬼气,静默寂寥搭不上边,赵云澜到这里的时候,看到天柱的塔尖笼罩着一层金光,他都有点怀疑自己的眼睛了,之前来天柱的时候有这个金光吗?没有的吧?!再一想这个不是他曾经生活过的世界便释然了。

天柱前,有一家三口双手合十跪地祷告,他们闭着眼睛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但赵云澜能看得出他们的虔诚,就在他们睁开眼睛的瞬间,身上泛起一层金雾,金雾星星点点向上蒸腾,进入到天柱顶端的金光中,金光一闪,又恢复到原本的状态,似平静,似流转。

困着天柱的锁链一共有四条,每一条都是悬空的,锁链的尽头是凭空出现的,仿佛是从异世而来。锁链是纯粹的黑色,却也泛着金色的光晕,金色光晕流转一下,锁链尽头就会闪一下,就是这一闪,赵云澜发现了镇魂灯,镇魂灯的灯芯是亮着的。他依稀记得,在自己接任特调处处长的时候,他给特调处做过一次大扫除,没了芯儿的镇魂灯应该是让他塞到图书馆的某一个角落里去了,而现在,镇魂灯却在这里,芯儿还亮着。

赵云澜哭笑不得,当初夜尊之所以有机会逃脱出来,就是因为镇魂灯的灯芯缺失,四圣器能量不足导致散落各地,缺少了四圣器的镇压,天柱的威力日渐减弱,最后还让夜尊借着功德笔的力量逃脱了出来,导致了一场大战。而如今,四圣器完好无损,镇压的人居然是沈巍。赵云澜靠近天柱,抚摸着当初沈巍被锁的那个位置,喃喃的喊着沈巍的名字,泪湿了眼眶。就在他整个掌心都贴在柱壁上时,赵云澜仿佛听到了天柱里的声音,那是呼吸声,平稳有力,悠远绵长,这样的呼吸声令他感到愉悦,好似置身自家的床上,天蒙蒙亮时睁开眼睛,看到沈巍在帮他叠衣服,沈巍沐浴在阳光下,嘴角微微带笑,颇有一种岁月静好的感觉。赵云澜闭上眼睛感受这样的美好,却被旁边那一家三口打断了,这才回过神,看着自己的掌心,再看看天柱,他问男主人:“这到底是……”

“令主大人,您也听到黑袍使大人的呼吸声了?”

“真的是他的呼吸声吗?”赵云澜有点激动,这个呼吸声跟他想象得不太一样,不像是被镇压,像是在睡觉。

“是的,虽然我们没见过黑袍使大人,但是我们都知道他活着,是他结束了战争,带来了和平,只是他用尽了力气陷入沉睡,沉睡了一万年都还没有醒来。”

“那他什么时候能醒过来?”

“不知道,只听祖辈们说,昆仑大人要我们在天柱前用心祷告,祈祷黑袍使早日苏醒,这样可以给黑袍使传递一点能量,只要补足了他所需要的能量,他就会醒过来。”

“昆仑……”赵云澜记得,当初自己穿越到万年前,冒充了一段时间的昆仑,却不知这个昆仑是他赵云澜,还是曾经真正的大荒山主“昆仑”。

一家三口拜别赵云澜,赵云澜席地而坐,他面向着天柱,对着镇魂灯说:“镇魂灯啊镇魂灯,好歹我也曾经以身祭祀过你,你可不可以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啊……”他叹了口气,再一次把手贴在沈巍曾经被锁的那个地方,想要再听一次他沉睡时的呼吸声。

赵云澜本就有激发四圣器的能力,而灯芯又确实是赵云澜所化,自然认他为主,听到赵云澜的呼唤,镇魂灯与其他三大圣器相互呼应,开启了虫洞,赵云澜被吸入虫洞……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命运银币在线阅读第8节

    [宿主,半分钟后救援就能赶到了,再坚持一下],系统604看着坚持不住的宿主急着出声。按理说,他们是没办法进入如此高级的任务世界,可这不是他们的正常任务,而是主神特定指派的,要是刚到任务世界就死回去,不知道要损失多少积分。怕是努力攒几十个世界都攒不回来。肩上被丧尸咬了大块肉的少年,冷汗浸湿了头发,甩了

  • [黑子的篮球] 消失 (赤司BG)之绿腰(完)(7)

    我笔下的相思,都被看做无病呻吟,那些属于我的风花雪月,不过赋予说书人……终究,我拒绝了他的请求,因为,爱情的羁绊里,终究容不得我退缩。于是,自他走后的第一天:想他,无心绣花;自他走后的第二天,怨他,心中牵挂;……自他走后的一个月,我就要嫁了他。只是,我猜到了过程的曲折,却猜不透结局。我怀着忐忑与羞涩

  • 七十年代娇夫的男人婆媳妇儿在线阅读第三节

    深夜,听着监寺师叔念着口中的戒律,宋辞并无异议,数罪并罚杖责之后,又被关了足足一个月才被放出来。后山清幽寂静,她一心钻研佛法,出来时她的修为又精深了些,与住持论法平分秋色。“你与佛有缘,终归又与佛无缘……”住持叹了口气,再度敲起手中的木鱼。原来,住持也不信她么……宋辞垂眸,不紧不慢拨动着手中禅珠,心

  • 逆穿越者的百人反击战之当任务遇上三分热度(10)

    日笙抱着盒子还有卷轴,正准备离开。刚要走,她想起了卡卡西空空荡荡的冰箱,“你以后吃饭来找我吧,真不知道你每天都吃些什么。”卡卡西点点头,乖巧.jpg“当然,我收伙食费,不然我没收入可养不起两张嘴。”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日笙连自己都在吃着救助补助金,再养一个人她可做不到。日笙刚准备推门出去,阳台上突然

  • 像我这样的美少女[快穿]之捉拿归案(8)

    “小罗,你说我们走的这个方向会遇到他们吗?”拿着根木棍在前方密草中扫动,以方便行走,扬子问的很随意。“就算只有一丝可能我们也得找!不能放过任何希望...”不同于他的悠然,小罗双目盛光,撒在枝里叶间。很认真,关注着目光能及的每一个角落。“不是,你们就这么不相信她嘛?我就觉着就算我们找到了她,肯定也是她

  • 天帝山第一章在线阅读

    菲尔特是怎么捡到迈尔西的呢?原因很简单,迈尔西一路同情心泛滥,把钱用光了,而她刚好交完任务路过,看到这个没饭吃、穿得又不错的可怜虫,就顺手帮了一把,顺便再敲诈几笔。结果他真的一分钱都没有,却有比钱更珍贵的能力——治愈魔法。拐到一个人形治愈魔药的她信心满满地接了一个S级任务,调查出精灵族厌恶人类的原因

  • 娱乐之邻家有女初长成第1章在线阅读

    窗外细雨纷纷,雨滴溅落在窗户玻璃上,留下一道道水迹,谈书凌坐在靠窗的座位上向外看了一眼,有几个学妹正急匆匆的赶回宿舍,也有正在热恋中的男女生们正撑着伞,腻歪的在雨中漫步。今年的雨可真多啊。谈书凌叹了口气,将视线聚焦在电脑上的翻译任务。宿舍内,姚晶晶刚和男朋友煲完电话粥,立刻忍不住在室友面前炫耀:“哎

  • 影帝和他的小奶狗在线阅读第8节

    “刚才幸好有你,不然不知道事情会怎么样。”从出文府之后,她和周景已经在周城的街道走了好几圈了,“其实我的腿刚刚是动不了。”她顿时停了下来,面色极为难看,没有一丝丝的血色,“我知道。”周景看着她,她看上去已经很脆弱了,可是眼神却还如此倔强和坚定,林希的婚事虽然让她伤心,可是却不足以毁了她的信念,是她对

  • 且待花开——我的冰山王子第九章在线阅读

    陆唯杨此时真的就在潮玩网咖里,他靠着吧台有一搭没一搭地和杨叔聊着天,却心不在焉地一直看向门口。他也不知道自己今天为什么会来,其实关于要不要来,他已经纠结了一天了。一方面他觉得现在不适合考虑除了战队以外的其他事,更何况人家是对792感兴趣,他强迫自己不要再去想何笑,和她保持距离不再见面。可是另一方面却

  • 快穿之毁童年在线阅读第四节

    “那个•••你好,爱丽丝,我叫曹陌墨,你可以叫我墨陌。我们去哪里能洗澡啊?”“好奇怪的名字,你站好别害怕我抓着你去湖边。”爱丽丝站了起来,一只爪子抓着曹陌墨的肩膀就飞了起来,“啊啊你放我下来我走着去行不行啊•••”一阵喊声随风而去。在他们走了后老巫妖召唤了一只火鸟出来,“去吧,把各族长叫来我有事情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