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十方圣主第三章

2021/4/9 1:04:44 作者:一笔一画一春秋 来源:纵横中文网
十方圣主
十方圣主
作者:一笔一画一春秋来源:纵横中文网
一柄上古之战留下的魔剑,一道魔主修炼的秘术,少年被所谓的名门正派诛杀,死而复生后,面对魔主的传承,又该何去何从?!

吉祥很有点不好意思。

因为必须遵循觐见天帝时必要的礼节,龙王敖光的衣袍是异常繁琐复杂,华丽考究的。

但是现在那华美的衣袍上现在却多了个额外的图案。

当敖光拎着吉祥驾着祥云来到东海上方时,吉祥的那点童子尿已经被风吹干了,于是敖光的膝盖部分就有了一滩小小的深色痕迹。

敖光倒是没有对吉祥的杰作表示不满,而是面无表情地在东海海角按下云头。

看到敖光竟是要下水,吉祥“嗷”地一声飞快挣脱了敖光的手,四只小蹄子一阵乱划,顺着敖光的手臂往上攀。

敖光眼疾手快地阻止了小猪蹿到自己头上,也在半空中生生收住了动作。

吉祥对脚下的万顷碧波和天海一线的美丽景色视而不见,他只知道自己要是和敖光一起下了水会倒霉。

这时敖光才想起吉祥是只小猪,猪向来是不下水的。

而龙宫,自古以来都在海底。

想了想,敖光把吉祥举到面前,小猪睁着黑葡萄似的眼睛戒备地看着他。

用另一只手在小猪身上画了一个法印,顿时,吉祥白嫩嫩的身体表面出现了一层金光。

敖光手掌一翻,掌心浮起一粒晶莹剔透的红色小珠子。

小珠子颤悠悠地飘到小猪嘴边。

“吃。”敖光言简意赅。

因为小珠子看起来很像石榴籽,吉祥很轻易地就放下防备,干脆地一口吞下肚。

金光消失了。

做好了小猪下潜准备以后,敖光就再也不管吉祥如何死命挣扎踢打,径自入了海。

一入海,敖光的龙气就散了开来,一时间方圆百里的海域寂静无声。

原本在酝酿力气张大嘴巴准备下口的吉祥发现海水居然轻柔地把他包裹了起来,一股说不上来的清爽气息抚平了他的躁动。

龙王的避水珠战胜了生为小猪的本能。

敖光的速度很快,在海里几乎没有什么动作,就带着吉祥穿过了阳光照耀不到的黑暗深海。

然后……恍如隔世。

……………………

小猪吉祥愣愣地看着眼前的一切。

和天庭以虹为桥以云为凳的素雅出尘不同,展现在他面前的,是一个超越了世界上所有小猪能够想象到的神奇世界。

高耸巨大的五彩珊瑚树像是城墙把海底划分成整齐的区域,四处错落着各种金镶玉砌的庙堂楼宇,宽阔柔软的海草被编织成各种旗帜招蟠,在石礁上各种吉祥叫不出名字的海葵海菊花心里镶嵌着硕大如盘的夜明珠充作照明引路的灯笼,眼前没有怪模怪样的鱼,而是与神仙凡人无异的往来行人,除了没有凡间的叫卖吆喝以外,看去竟是一副熙熙攘攘的热闹景色。

远处,一片延伸了数十里的宫阙宝阁在海底隐隐散发着光华。

“这是王城。”敖光轻声解释。

能够进住王城内的,皆是有一定修为可以随意幻化的水族。

敖光大概使了什么法术,他们经过的——姑且称为街道楼阁的时候,并没有水族发现他们的行迹。

龙王直接把吉祥往宫殿带去。

宫殿里的宫人早就在前殿里恭谨肃穆地列队迎接敖光了。

东海龙王不常出宫,这次上天庭又不喜内侍大臣出海迎接,自然得在宫里把接驾的功夫做周到了。

龙宫内务大臣九蒙率先迎上去正想向开口,就被塞了一个圆滚滚的东西到手里。

“……?!”九蒙看到敖光塞给自己一只小白猪,一时之间愣了。

就在九蒙发愣时,(急于换衣服的)敖光就在宫婢的簇拥下走远了。

吉祥抬头,看着把自己捧在手心里的九蒙,哼唧了一声。

饿!

九蒙一头雾水。

吉祥瞪眼睛蹬腿。

饿!

九蒙眨眼睛。

吉祥在他手里打滚。

饿!

九蒙皱眉。

吉祥龇牙——

“九蒙大人,这孩子莫不是要吃东西了?”一旁的小宫婢小心翼翼地开口。

宫女们闲来无事时,多也会养些小鱼小蟹玩,多少能揣摩小动物的心理。

九蒙恍然大悟,慌忙把自己的手指从啃得兴致勃勃的吉祥嘴里□□。

他当这小猪在磨牙呢。

不过,九蒙一边捧着小猪一边百思不得其解:王上了趟天,却带回一只小猪回来……要改善伙食?先不提龙宫里各种美食好酒,不管九蒙怎么看,还是只小乳猪的吉祥都小得够不上当龙王的餐肴的资格啊。

一旁的小宫婢倒是对吉祥喜欢得很,在为吉祥准备了吃食以后就掩不住满脸期待地守在一旁,不时小心地伸手摸摸吉祥的背(屁股)。

吉祥倒是大方,不理会小宫婢的骚扰埋头苦吃,一根细细的卷尾巴甩得很欢快。

直到恭敬地把吉祥捧回敖光的书房,敖光才淡淡地表示吉祥是他从英招府里带回来的。

九蒙当然知道英招是谁——所以才更不解。

英招的万华府里多得是珍禽灵兽,可是敖光却拎回了一只小猪?

先不说九蒙在龙宫里待了近千年从来没见过敖光有养宠物的兴致,即便是有,这只据说叫做吉祥的小猪吃饱了就趴在敖光的书案上一动不动,看起来和凡间的普通小猪并没有什么不同。

可是能让英招大人带回府,又让王拎回龙宫,莫非这是一只神猪?拥有举世神力?能够吞云吐雾?能……

敖光看了脸上风云变幻的九蒙一眼:“他是一只小猪。”

九蒙连忙收回心神。“那食宿安排……”

看到九蒙和敖光都在讨论自己,小猪懒洋洋地在书案边上翻了个身,四蹄打开亮出小山包般的肚子。

九蒙盯着吉祥的肚子,心想要是能戳上一戳,那必定很软。

吉祥则是倒仰着脑袋观察了一下。

敖光换回了素青色的常服,之前被小猪画了地图的袍子不见了。

吉祥觉得很满意。

如果恢复干爽的话,这个叫敖光的人的膝盖,趴起来还是不错的。

于是,在敖光和九蒙两双眼睛的注视下,小猪又一翻,滚下了书案,稳稳当当地落到了端坐着的敖光膝盖上。

不动了。

九蒙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

在这东海龙宫,何曾有谁敢趴在龙王敖光的膝盖上?

就连敖光的侄子,西海的小太子们都不敢!

敖光确实没有被谁趴过膝盖。

所以当小猪暖呼呼的体温透过衣料传到敖光腿上时,东海龙王才回过神。

转头,九蒙也是一副被雷劈到的表情。

“让宫婢,在书房做个窝。”

“……是。”九蒙震惊得连走路都不利索了,左脚绊右脚地后退着出了书房。

“……再让她们把书房的炉子着暖些。”顿了顿,敖光又追加了一句。

九蒙终于在书房外把自己绊倒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电*******王孤立

    梁宁一大早醒来,总觉得有些不对劲,右眼皮直跳。沈倩前两天生完孩子,正在家坐月子,身为上司的梁宁怎么着也是给转了个30000意思意思,顺便催了一下沈倩早点回来上班。“小梁总,发现我不在身边,事情多了很多了没。”沈倩喂着奶给梁宁打的电话,“话说,最近公司安排没有很多吧,目前来说的就只有一个无罪待拍,其他

  • 在下笑天风第四章在线阅读

    我勉强平复自己的内心之后,再次把梯子放到了房上,自己给自己壮着胆子。手上紧紧握的斧头。腰上还别着自己拿的菜刀。再次按原路下到了地上。这次不一样的地方。就是东窗沿下边多了一个洞。看向西屋里面。这一刻。让我汗毛炸立。只见那只耗子。正在啃食,一个少女的身体。满地鲜血。我听见了西屋有声儿。可是,没有想到。竟

  • 影视:从港片世界开始制霸之平淡的生活

    梁婧回到家里,打开有些发黄的吊灯,她租的房子不大,一室一厅,对于她一个人来说到显得有些空荡,将手中的蛋糕放在茶几上,自己坐在一旁的地毯上,随手将丝带拆下来,点上蜡烛,闭上双眼为自己许了一个愿望,这已经是她的第25岁生日了,而她至今还在浑浑噩噩中过着自己的小日子。梁婧不喜欢吃甜食,便将蜡烛取下来,重新

  • [魔道同人]素节夫人在线阅读魅药撩人

    朱蒂不知道自己的危机是否解除,只是,仅存的一点理智告诉自己现在得赶紧离开。“你这是……该死的……”穆煜宸感受到怀中满身滚烫女人的颤栗似乎猜到是怎么回事了,低声咒骂。“帮我叫车……我要回家……”穆煜宸并没有帮朱蒂叫车,而是不理会她的挣扎直接抱起她走回会所。“穆少!”所到之处,工作人员无一不鞠躬让路的。

  • 秀色锦园之最强农家女之最熟悉的陌生人

    “你说的是真的?”童宁有些不敢相信,不过是一夕之间,童佳怎么会变得这么落魄了?“我以后,该怎么办?”童佳说完,嘤嘤的哭泣起来,梨花带雨,惹得简慕修又是一阵心疼。他走上前,揽过童佳的身子,让童佳伏在自己的身上哭泣。童宁看着这一幕,只感觉心间上被人狠狠的刺了一刀。曾几何时,简慕修也是这般安慰自己的。如今

  • [综]开启码字模式在线阅读第九章

    一家地下赌博场里,人声嘈杂,麻将声与咒骂声混杂在一起,这里不是什么高级场所。姜彻按熄了烟,冷冷地扫视周围的人,过了许久,起身走向一张牌桌,站在人堆里看牌。“三条。”“九饼。”“碰!”“去你妈的,老子出什么你都碰!”“少他妈废话,玩不起滚!”“行了行了!五万!”“嘿!糊了!”“什么?!奶奶的,你小子走

  • TF盲路萤光在线阅读第2章

    九天神雷那可是好称能轰杀神的存在,据说就连上古的太古神也要避让三分,更别说他们几个还是刚入道的菜鸟,而且九天神雷主要集中轰下,而四人现在都还在困神大阵中没有太玄真人的破阵根本出不去而现在来破阵显然已来不及了。而且九天神雷具有追踪性,所以四人根本没有可能逃掉。只听风机子又说道;“我早年曾经修炼过一种专

  • 异能者的奇异人生之屋漏偏逢连阴雨

    梁安妮收拾好东西,小罗走了过来,意味深长的笑道:“情场失意、赌场得意,安妮姐,听说你找到了更好的工作,真是恭喜你啊。”梁安妮冷笑着看着小罗,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小心报应!”梁安妮强撑着昏昏沉沉的脑袋回到家,一头栽到床上。她一阵恍惚,眼前不断的出现一个男人的身影,他的脸一会儿是槐南,一会儿是夏侯峻,

  • 在道侣体内重生后第七章在线阅读

    莫亚再次醒来时,已经是第二天了。她一夜都没有回家。是的,这一整晚,她都留宿在倪孝生的别墅当中。脑袋很疼,然而身子却比脑袋还要疼上十倍,浑身上下仿佛是要散架似的,就连侧个身子都很难,莫亚花了好一会儿,才冲开睡梦的桎梏,睁开了双眼。环顾四周,房间的装修是洛可可风的,墙砖和吊顶都金碧辉煌,就连地砖也仿佛闪

  • 血族的正确打开方式之反击

    说实话以前完全不能理解逆来顺受是什么感觉,想在终于可以体会,割完猪草回家就看见便宜婆婆在那掐顾二嫂女,嘴上还骂骂咧咧的,肚子不争气,就生了个赔钱货。木讷的二嫂很疼,但是却完全不反抗,看着她那个样子就知道这是常有的事情,而二嫂家的小丫头也才6岁,可是看着就像是四五岁的样子,瘦的就剩一把骨头了。便宜婆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