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奇幻小说 > 正文

剑仙疯侠在线阅读第九章

2021/4/9 1:48:27 作者:剑噬天下 来源:飞卢小说网
剑仙疯侠
剑仙疯侠
作者:剑噬天下来源:飞卢小说网
残忍从来不是与生俱来的,我只是想活着生存下去而已。错的不是我而是这世界!……从今天起,我就是魔王、必将颠覆大陆……凡人们,颤抖吧……(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北邙松柏锁愁烟。

尤其是西北侧沟壑纵横,掩埋着昔日残迹。

若非从玉箫窥见一段残留影像,谈何找到藏于连绵岭坡的花间派,其入口更在高耸崖壁。

晏归舟身轻如燕一跃而下,以影像所显示的手法按下石门机关,只见门后的甬道早已落了一层厚厚的灰。

刚要踏出第一步,她又把脚收了回来。举着火把,尽力一路飘进去,以免误踩了什么机关。

藏于山中的花间派不大也不小。其中雕梁画栋依稀如故,但没了半点活人生活的迹象,书籍宝物都已撤空。

唯独在一个类似议事厅的空荡石殿内,石壁上的花鸟刻画被磨平,取而代之是编年体纪事。简单记述从武唐年间,花间派断断续续地传承。

越是高深的武功对天赋的要求越高,花间派如是,魔门其他各派如是,江湖其他各大宗门亦是如此。时至清初,哪怕得到一本完整的武功秘籍,世人多是云里雾里不知其述,更会认为那是天方夜谭。

魔门残脉四散开去,保管典籍的这支仅余一人,而连粗浅的功夫都不会了。时逢王朝更迭,不得不南迁定居金陵。

「二十余载,师恩负尽,死生亲友。枯坐金陵城望石轩,以待惊世之才。」

字迹刻得歪歪扭扭,说到隋唐年间花间派一度因邪王石之轩兴盛,典籍更是保存了邪王所著奇功《不死印法》。且取石姓为凭,将来门派旧友或是有缘人来此,必须牢记七句招式名,以便金陵相认。

「阴风送葬索命来,生离死别摧肝肠,阎罗殿里判阴阳,奈何桥上忘前生,冥界门前恨回首,视死如归闯阴司,万劫不复堕轮回。」

晏归舟默默将这些森冷的语句记下,想了想,出掌抹去了最后的那段刻文。万一天命教之徒凑巧来此,岂不是给她的金陵之寻多添阻碍。

‘勉勉强强还算平整。’

晏归舟看着第一次以内功出掌的杰作。石壁最下方仅存一片空白,能清晰看出岩壁两段的颜色有差,却没故意做旧以假乱真。

留此痕迹,是明晃晃地告诉后来人他们来迟了一步,就请郁闷地望壁兴叹吧。

“我做人就是太厚道。”

离开邙山,晏归舟不由感叹自己真够心性纯善,居然没在石壁刻下来晚了就白跑一趟等嘲讽之词。

希望这份厚道能助她顺利南下找到望石轩。还需绕行洛阳城一趟,理应向救命恩人致谢。

不巧,华睿与张金哥两天前已经北上,而捐出金鸡纳霜的那位仍在城内。稍一打听,其名吴庸,是从京城来的富商,正住在积香别馆。

洛阳城,积香别馆。

“小晏道长请稍等,容我去通报一番。”

近日,常春已经劝走了十三位来千恩万谢的人。

据悉,北邙脚店共有十四病患服药后幸存,年纪最小的就是眼前少年道士。

这人病愈得最快,但一早就不见了踪影。本以为修道之人不拘俗礼,不想几天后也来道谢了。

“有劳常护卫了。”

晏归舟对常春拱了拱手,还真猜不到会见着什么样的赠药恩人。

其实,她对京城的商行了解甚少,仅对薛蟠一家的皇商名号稍有印象,哪有闲情去了解其它。

这回前来,除了怀揣一份真挚谢意之外,说来真有些不好意思,是拿不出一件像样的谢礼。想着不如先记下吴庸此人,等金陵事毕就设法偿还。

庭院内,桂树尚未飘香。

常春刚得吩咐,正要去回绝晏归舟说他家爷不见客,却听吴庸又喊住了他。

吴庸将一卷《华严经》搁在石桌上,“且慢,既然来的是道士,那不妨请人来庭院说说话。”

“是。”常春并不奇怪吴庸改了主意,这位爷好读经文,闲暇之际不时走访寺院道观。有时常春也会好奇,他家爷到底是信佛还是崇道?

对晏归舟来说,此问的答案并不重要。正如依着贾敬准备的度牒,为她起名雁回,究竟是渴望谁回家,其中寄托寓意不必深究。

当下且取其谐音,她刚好化名晏回,对桂树下的吴庸诚心作揖相谢。

“吴东家的赠药救命之恩,贫道铭感五内,来日必报。不知吴东家有何欲得之物,如愿相告,实乃贫道之幸。”

话是如此,晏归舟初见吴庸,直觉此人不一般。

尽管对当今的商人了解不多,但从京郊到洛阳也长了一路见识,可没见哪位富商沉稳内敛到似有佛性。恐怕她没能力为此人做什么,以等价偿还这笔赠药救命之情。

“晏道长不必客气。药仅是顺手而为,你无需为此挂怀。”

吴庸做了一个请落座的手势,斟了两杯茶,“请道长来只为随意聊聊。平日里我喜读经文,如能坐而论道便足矣。”

此言非虚。

吴庸见过不少和尚道士,或隐于山林,或行走闹市,没有一个比眼前人更具出尘之气。

虽然少年道士看着十三四岁,却宛如跳出红尘的仙人,想来必有得道之处。那么论道一二已是雅事,至于别的,他岂会交浅言深让人帮忙。

晏归舟依言落座,没碰茶水却晒然一笑,简单几句话击碎了吴庸的期待。

“恐怕辜负吴东家的期盼了。于道藏典籍,我半篇难解;于丹药符箓,我一窍不通。于神鬼方术,就更摸不着头脑。

游走四方,只会信口胡诌,仅求混口饭吃。这些事诓骗别人倒也罢了,可不愿糊弄救命恩人。”

晏归舟直言不讳,毫不在意自贬为江湖混混,才不想绞尽脑汁应对吴庸的论经。

这人一看就无法随意糊弄,从石桌上的《华严经》被翻阅到书角卷起,则可窥一二。而她只随手读过几篇经文,眼前哪能滥竽充数。

‘咳—’

吴庸差点一口茶呛着,对上晏归舟诚恳无比的眼神,他竟也一时无语。不知该怀疑自己判断有误,或说对方的外貌气质太具欺骗性。

片刻沉默,吴庸却浅浅笑了,“此般坦诚,亦是得道。听口音,小晏道士是从岭南一带的人?”

晏归舟肯定地点头,暗中不免又念一句贾敬坑人。应该为了确保度牒不会让人查出破绽,给她的两份度牒分别是道士与尼姑。

外貌描述都有些含糊,能用男女大了十八变去解释,重点是写的籍贯居然自岭南广粤一带。亏得她上辈子零零总总学过不少方言,如果真是给惜春用,哪能不露破绽。

当下,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看似随意到天南海北,却从不涉及政经。

不知不觉已日头西落,以晏归舟请的一顿汤面为谢礼,笑约来日在京城博古轩再聚。

不过,今朝哪知来日事,好比晏归舟只字未提要往何处去。

犹是不料北邙花间旧地,短时间里又进入一批探访者。哪怕入口在峭壁,没了身如鹰隼的轻功,也还能用锁链绳梯等设法抵达。

好不容易解开大门机关,有惊无险地穿过甬道,抵达了石窟中央议事厅。谁想石刻最关键的末尾处一片空白,而地上留有一撮粉末。

“爷,这个磨痕很新鲜,最多不超过半个月。”

常春蹲下仔细观察,一路未见丝毫脚印,石刻却遭磨平,又不见任何刀铲等利器的痕迹,极有可能是传说里的内功所致。“那人想必是绝世高手。”

吴庸盯着石刻的空白处,缓缓捻动青金佛珠,面上不显一丝怒意。“很好,又迟了一步。”

原以为从书库里寻出落灰的《华严经》,费力破译了记录于五十三参的暗语,没想到世上还存其他的知情者。或许,早到一步的那位,不费吹灰之力就寻得此处秘地。

很多时候,人与人不要去相互比较,免得徒生不忿。

“回京。”吴庸面无表情地转身。事不过三,还就不信查一桩前朝旧事,能次次都扑空。等弄清是谁做的好事,这些旧账岂能不算。

*

金陵王气已黯然,秦淮风月不曾休。

晏归舟九月入城,三个多月仍没找到望石轩。近些日子,在秦淮河边上摆摊,与地头蛇王胡子越发相熟。

王胡子往上数五代都住在金陵,却表示从来没听说有石姓人开此店铺。

既然晏归舟不能就此罢手,就以重金请王胡子去搞了一份名单,城里姓石的都在名录之上。她开始了地毯式搜查,宁可错寻一千,不可放过一个。

腊月初十,夜风透骨。

乌衣巷的三条街开外,隐约可闻秦淮酒家的琴瑟声。

此时,街巷里却清冷得很,就见三个地痞连拉带拽着一个年轻人,把他驾着扔出了大门。

“石呆子,这房子已经不是你的了。早一年,你就用它抵押筹钱,给你那老爹看病。说好的,一年到期还不出一百五十两银子,就把房子给收了。”

瘦高个说着吸了吸鼻子。大冷天的,谁不想好好在暖炉边呆着。偏偏遇上脑子不清楚的石忠。

“白纸黑字写得清楚,可不能等守灵七七四十九天,是多一天也不行。其实,退路给你了,不妨把你家的那些美人扇卖了。古董扇价值不低,能让你赎回房子。你留着扇子,是能吃还是喝啊?”

“不卖,我死,也不会卖扇子!”

石忠穿了一身缝缝补补的破衣物,听着这话警惕抱住手里的包裹,说完转头就朝巷口跑去。

三个地痞对视一眼,岂能让快到手的古董飞了,当然想也不想地追了上去。

仅差几步路,快要在巷口抓住石忠了,冷不丁却见一道白影飘了出来,将他们吓了一跳。“哪来的臭道士,你瞎啊,走路不看……”

“妖孽,哪里逃!”晏归舟恍如不觉,这就一把符纸洒向三人。

瘦高个正要开骂,特么的哪有什么妖孽。

忽然,一股冷风贴着他的后脖颈,嗖的钻入衣领。顷刻间从背部游走而下,像极了猛地被鬼怪缠身。

“大、大、大师,我我我……”

瘦高个瞬间怂了,僵直了身体不敢回头,眼角余光瞥到两个小弟也是面色煞白。“我们背后到底来了什么?”

晏归舟若无其事地收起左手,她能说什么都没有,只是稍稍制造了一股冷气吗?“不怕,几只鬼魅。一百五十两,我能包钱到鬼除。”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从今天起做女神第十章

    “那……好吧。如果行李太多拿不了,记得来找我。”说着,金则泰拿出名片,伸手递给楚靖。楚靖很自然地半站起身去接,两个人之间的距离瞬间缩短,无可避免地目光相遇时,楚靖的心震动了一下。以前,他没有特意注意过金则泰的长相,也下意识地在回避与他目光交汇,现在这么近地看到金则泰,对方的容貌以及散发出来的强大气场

  • 我有一粒丹之自有好去处

    因为君后是男子不能生育,所以,历朝历代都是嫔妃生完皇子大都先交由皇子院照看,待长到一定岁数便按其发展依次交给不同的师傅培养,最出色的几个皇子便会交给君后和太君后共同教养。可毕竟血浓于水,在先皇驾崩之后,关于新皇生母的问题,便产生了分歧,最终在经历几任朝代更迭之后,便定下了让皇帝生母以皇太妃的身份奉养

  • 游戏里的骚话小姐姐居然是我的白月光青梅第1章在线阅读

    因为临近预产期,身体也逐渐力乏,大约有一段时间不能更新了,抱歉√

  • 网游:我能给万物加点在线阅读第六章

    “零说今天早上才出现的令咒,言峰璃正会相信吗?”恩奇都自空气中显露身形。“无论相不相信都不重要。”藤崎零解下斗篷挂在衣架上,“今天去教堂主要有两个目的,一是试探一下这位神父确定他会不会直接对Master下手,二是看看那个言峰绮礼和他的Servant——应该是Assassin——在不在教堂里。”“那现

  • 花千骨之琉夏倾城在线阅读第10节

    公司的流言王西梅也听到过不少,当初有传言东儿的母亲会出去旅游,完全是因为知道自己的丈夫,跟别人有染想不开,跳了海。自己的女儿因为救东儿的母亲才会一起掉入海里。又出了这样的事,似乎在验证之前的传闻。难怪自己的孙儿会如此排斥。换成任何一个人遇到这种事,也不会把父亲“情人”的女儿,带到家里来恶心自己。轻轻

  • 听说权相想从良[重生]巧遇

    亥时十分,西山山阴处高大的树木遮住了天上的月光,漆黑成了林子里唯一的色彩,万籁俱静,直到一个银色的身影突然闪过,像一道闪电打破了黑暗。待那银色的身影停下后才发现竟然是前日进了西山的舒宁仙子,舒宁此时很是狼狈,原本白色的长裙被树枝挂烂了不少,头发也有几缕洒在了额前,一边拿着师父赐的长剑水波横在胸前一边

  • [综英美]浓情巧克力之离婚吧(1)

    秦芮言一睁眼就看到一张胖乎乎的小脸,她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那小胖男孩就一口吧唧在她脸上,搂着她的脖子喊了声“妈妈”!她顿时感觉有人在她脑子丢颗手榴弹,炸药之威力震得她瞠目结舌。“喂,小屁孩儿,我才二十三,还是黄花大闺女呢,妈可不能乱叫啊!”秦芮言将趴在自己胸口的胖小子举了起来,瞪着他一本正经地说

  • 嫁了个权臣在线阅读第六章

    “路咯莎肯其!是光明神教的祈祷语……,”林克大声的念诵着,一个老者坐在一旁微笑地看着。这些时日在林克不断的闹笑话和不停的学习中飞逝而过,林克也对处身的这个世界有了一些初步了解。他现在处身的所在是一个叫卡萨的大陆,而眼前从森林里把他救出来并教他说话识字的老人叫康姆.卢恩,现在他住的这个地方是迷失森林边

  • 把酒欲问青天第9章在线阅读

    晓灵心中一直藏了一件事,甚至连她的好姐妹也没告诉,她父母也怕让她再想起那可怕的事情,也从来不提。但晓灵从来都没忘记,没忘记那个小男孩。那是6年前,自己还只是15岁,那天晚上参加完学校组织的节目就往家走,因为不喜欢同学们知道自己的家世,就没让父母派车来接,谁知刚走不久,就被一个流氓盯住了,捂住她的嘴,

  • 这个女主会魔法这,就是命运

    “白夏挂号室里传出冷冷叫号的声音,到她了.一系列的检查让她的心越加惶恐,医生越来越凝重的表情只让她无法呼吸.定定的坐在凳子上,白夏还是轻轻扯开唇角,看着仔细斟酌该怎么开口的医生,“医生,没事的,你说吧,我受得住,她静静屏息等待那结果的到来.“白夏,你要坚强,已经晚期了,现在找到合适的骨髓或许还来得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