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奇幻小说 > 正文

斗罗+剑三吃我懵逼圈在线阅读第7章

2021/4/9 0:43:11 作者:枫语夜离杉 来源:晋江文学城
斗罗+剑三吃我懵逼圈
斗罗+剑三吃我懵逼圈
作者:枫语夜离杉来源:晋江文学城
看了斗罗动画突然出现的小脑洞剑三pvx玩家苏棠穿越斗罗大陆不嫖唐三不嫖唐三不嫖唐三无cp无cp无cpooc请见谅ooc请见谅ooc请见谅重要的事情说三遍说三遍说三遍最后,文笔不好,产粮艰难,随缘更新

李括微皱了皱眉,阔步向屋外走去。却见正对面的揽月楼前早已围满了人群,熙熙攘攘好不壮观。

一身着短谒葛布绵衣的中年男子在几名边军的簇拥下立于人群正中,对酒楼区别对待客人的做法愤愤而谈,似乎酒楼方面不给个说法他便要在这揽月楼前斥责一日。

那酒楼的掌柜此时早已汗流浃背,虽然那高姓男子咄咄逼人,他却不敢表露出半分不满。不论对方说什么,掌柜只有低头赔笑,唯唯诺诺。边军中一人见这掌柜好没骨气,轻蔑的扫了他一眼,对身边的高姓男子道:“高书记(注1),我看这人不过是个畏权惧势的小民罢了,您犯不着跟他置气。既然有人先包了场子,我们也不好多说什么。况且大帅那边的任务还没完成,不如我们换家酒肆随意吃些酒食早些面见右相大人为妥。”

那高书记却是眉毛一挑,朝西北方向拱了拱手道:“王都尉你不必多说,大帅的任务自是不能冗拖,但高某人自来看不惯人间不平事。此事今天既然被高某人撞上了,我就不能不理。如若这揽月楼不开楼迎客,高某人不介意赠诗一首提于这面砖墙之上。”

那边军似是知晓高书记的性子,见他如是说便只得苦笑一声不再多言。

人群中却早已炸开了锅,如同市集一般热闹。

“我说老何,这姓高的什么来头啊,竟敢在揽月楼前评头论足。这可是虢国夫人(注2)的产业,这人不是得了失心疯就是闲的慌!怎么陈掌柜对他那么客气,要我是他,早叫店里护卫把这厮叉出去了,哪容得他这般放肆。”一身着墨褐色圆领袍衫的中年男子搓了搓手,冲身旁的老友打听道。

他那好友对他这般没见识很是不屑,轻撇了撇嘴道:“王老弟,看看你那点出息,连哥舒翰大帅帐下第一宠臣高书记都不知道还好意思说你家侄子在河西军中做事,真是笑死何某了。”

那王姓男子被他这么一激脸色霎时涨的通红,努力深呼吸几次,平复了下心情才“虚心”求教道:“可是作出‘某愁前路无知己,天下谁人不识君’的高适高达夫?”

那何姓男子倒也不好太过挤兑老友,拿捏一番便道:“除了他还能有哪个高书记,都道他在河西军中甚得哥舒翰大帅赏识,各层军官故而对其很是尊重。但这人脾气倔的很,认准的事八头牛都拉不回来。这下可有的看了,我倒要看看平常眼睛长在头顶上的陈掌柜这番怎么下台。”

估计这陈掌柜仗着自己背后的势力平时没少颐指气使,众人见他此番吃瘪竟比自家褡裢里多出几贯开元通宝还来的欢喜。

高适却似乎没有注意到这些,步步紧逼道:“为何陈掌柜不肯让这包楼之人出面解释一二,莫非这楼根本没人包,是陈掌柜看不起高某,故而这般羞辱?”

陈老掌柜闻听此言忙赔笑道:“高书记这说的是哪里话,小老儿一向敬重那些为国戍边的边军将帅。没有他们每日与胡虏浴血奋战保得我大唐边境安宁。小老儿和长安父老们哪能这般逍遥的过着太平日子。小老儿如若看不起高书记这般英雄不是要被乡邻们戳着脊梁骨唾骂吗。”见高适似不为所动,陈老掌柜苦笑道:“只是这包楼之人小老儿却是不敢得罪,如若高书记想入楼浅酌不妨小老儿代为通禀一声。相信他老人家敬佩高书记的为人,还愿邀高书记一道赴宴呢。”

见他欲言又止遮遮掩掩就是不肯说出包楼之人名姓,高适也是心中一沉,看来此人来历非同一般。自己虽在河西军中甚得哥舒翰大帅的青睐,但在这权贵遍地的长安城中却未必有人肯买自己的面子。但自己岂是那畏惧权贵之人,心中打定主意,高适朗声一笑冲陈老掌柜拱了拱手:“如此便劳烦老掌柜帮我通传一声,高某倒想会一会这位大人物。刚才是高某莽撞了,在此给老掌柜赔礼了。”说完冲陈老掌柜深施一礼,抱以歉意。

陈老掌柜哪里却敢受他这一满礼,连忙扶住高适臂膀,苦笑道:“高书记言重了,小老儿这就去给您通传。”说完便转身进了酒楼。

周遭围观的百姓一时间炸开了锅。有说高适深懂为人之道,善于交际的,亦有轻哼一声说高适不过徒有虚名,惧于权贵威势的。评头论足者一时群情激昂,各种声音不一而足。

站在人群外围的李括却是嘴角浮起一抹浅笑,他一向钦慕高适为人,自是知晓高适不是那种沽名钓誉之辈。但他丝毫不为高适担心,因为他从揽月楼前豪华马车的浅灰色镶金边帷帐和其上绘有的乾坤八卦图便知道了包楼者的身份。如今大唐朝廷推崇道教,而作为道教标志的乾坤八卦图无疑揭示了主人的信仰,而大唐对马车用色有明确规定,金色仅限皇室成员使用。而如今大唐皇亲中,虔诚信奉道教并且权贵一时的除了那位玉真公主殿下还能有谁?

玉真公主殿下虽然蓄发出家,号称玉真居士但却丝毫没有断了与凡尘的往来。近些年来,李谪仙,王摩诘哪个没有赴席过玉真公主殿下的筵席?公主殿下素来敬重名士才子,高适素有才名,以公主殿下的性子定不会怪罪高适。

念及此处李括眼前一亮,听娘亲说阿爷曾与高适有过不小的情谊,如若自己以故人之子的身份前去拜见进而搭上玉真公主的关系,相信德子很快便能无罪释放。毕竟这些大人物的一句话比再多的金银,交情都管用。但略一思量,李括双目渐渐暗淡,自嘲的一笑。都道人走茶凉,虽说高适不是那种落井下石之人,但他离开长安奔赴河西谋出身时自己尚是一不及总角的孩童,记不记得自己还未可知,自己这便想凭着他的关系解救朋友确是有些异想天开了。

方欲转身离去,一人却已按住自己的肩胛。转首一看,却见张延基正微笑着看着自己,轻声道:“括儿哥可是想通过高书记解救德子?如若不试怎知不可为,小弟别的本事没有,帮括哥壮壮声势总还是能办到的。”

李括心中一暖,自从阿爷被奸人所害后,以往阿爷的门生好友都避的避散的散,唯恐跑的慢了被人定为阿爷的同党,失了大好前程。得了父辈叮嘱,那些权贵子弟,世家公子自然也就没理由和自己这穷小子处在一起。唯有从小和自己玩到大的张延基对自己不离不弃,让见惯了世态炎凉的自己保留着对人性最后一分信任。正所谓如人饮水,冷暖自知。只有亲身经历过了,才能体会到那分友情的珍贵。

“得延基这句话,我还能怕什么。反正已经落魄如斯也不怕再失去什么了。”自嘲一番,李括阔步走向前去。有张延基这侍郎之子为自己作证,高适肯定能记起自己,到那时,自己便可以堂堂正正的喊他一声伯父,到那时他便可以进而向玉真公主求情,到那时德子便可以风风光光的出狱。思及此处,李括嘴角泛起了一抹微笑,挤过漫漫人群,在众人或是疑惑或是了然的神情中移步至高适身前,满施一礼道:“小侄李括拜见高伯父,还望高伯父赏光一叙。”

正自等待的高适没想到在此地还能遇到一个‘子侄’,转过头来满是疑惑的打量着李括道:“这位公子,高某与公子似从未有交。恕高某莽撞,不知能否将令尊名讳告知在下。”

李括思及病故的阿爷,鼻尖一酸却是强忍着将清泪挤回了眼眶,挺直了摇杆:“家父便是大唐开元左相李适之(注3)。”

他这话声量极大似是全无避讳遮掩,众人皆是一惊。虽然李适之被右相大人打压贬官流放之事已过去了近十载,但却并没有随着时间的流逝淡去敏感性。在右相大人只手遮天的天宝年间,没有人想冒着触怒右相大人的风险在公共场合谈论李适之。有人开始为高适担心,右相大人可从不是什么有担当,度量大的人,今天竟然有自称李适之儿子的人出来与高适叔侄相称,怕是不管高适如何处理,这李适之死党的名头都会盖得死死的了。

显然众人都小看了高适,见少年提及自己的故友,高适竟是有些哽咽道:“你是,你是昌兄之子?你是昌兄的独子李括?”

李括耸了耸肩,嘴角轻扬,微笑道:“是的高伯父,我便是家父的独子李括!”

那声音铿锵有力,再无半分顾虑,融着对自家阿爷的自豪,透着点点希冀,越传越远直干云霄!

..................................................

注1:高书记:书记即掌书记,为军中官职。高适和主角是伯侄,很爽有没有?

注2:虢国夫人:即杨贵妃胞妹杨玉瑶,这个大美人大家要抱回去吗...

注3:李适之:大唐左相,曾被李隆基倚重。后被李林甫构陷致死,这个背景设定大家应该喜欢吧。

伸手厚颜求票!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从今天起做女神第十章

    “那……好吧。如果行李太多拿不了,记得来找我。”说着,金则泰拿出名片,伸手递给楚靖。楚靖很自然地半站起身去接,两个人之间的距离瞬间缩短,无可避免地目光相遇时,楚靖的心震动了一下。以前,他没有特意注意过金则泰的长相,也下意识地在回避与他目光交汇,现在这么近地看到金则泰,对方的容貌以及散发出来的强大气场

  • 我有一粒丹之自有好去处

    因为君后是男子不能生育,所以,历朝历代都是嫔妃生完皇子大都先交由皇子院照看,待长到一定岁数便按其发展依次交给不同的师傅培养,最出色的几个皇子便会交给君后和太君后共同教养。可毕竟血浓于水,在先皇驾崩之后,关于新皇生母的问题,便产生了分歧,最终在经历几任朝代更迭之后,便定下了让皇帝生母以皇太妃的身份奉养

  • 游戏里的骚话小姐姐居然是我的白月光青梅第1章在线阅读

    因为临近预产期,身体也逐渐力乏,大约有一段时间不能更新了,抱歉√

  • 网游:我能给万物加点在线阅读第六章

    “零说今天早上才出现的令咒,言峰璃正会相信吗?”恩奇都自空气中显露身形。“无论相不相信都不重要。”藤崎零解下斗篷挂在衣架上,“今天去教堂主要有两个目的,一是试探一下这位神父确定他会不会直接对Master下手,二是看看那个言峰绮礼和他的Servant——应该是Assassin——在不在教堂里。”“那现

  • 花千骨之琉夏倾城在线阅读第10节

    公司的流言王西梅也听到过不少,当初有传言东儿的母亲会出去旅游,完全是因为知道自己的丈夫,跟别人有染想不开,跳了海。自己的女儿因为救东儿的母亲才会一起掉入海里。又出了这样的事,似乎在验证之前的传闻。难怪自己的孙儿会如此排斥。换成任何一个人遇到这种事,也不会把父亲“情人”的女儿,带到家里来恶心自己。轻轻

  • 听说权相想从良[重生]巧遇

    亥时十分,西山山阴处高大的树木遮住了天上的月光,漆黑成了林子里唯一的色彩,万籁俱静,直到一个银色的身影突然闪过,像一道闪电打破了黑暗。待那银色的身影停下后才发现竟然是前日进了西山的舒宁仙子,舒宁此时很是狼狈,原本白色的长裙被树枝挂烂了不少,头发也有几缕洒在了额前,一边拿着师父赐的长剑水波横在胸前一边

  • [综英美]浓情巧克力之离婚吧(1)

    秦芮言一睁眼就看到一张胖乎乎的小脸,她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那小胖男孩就一口吧唧在她脸上,搂着她的脖子喊了声“妈妈”!她顿时感觉有人在她脑子丢颗手榴弹,炸药之威力震得她瞠目结舌。“喂,小屁孩儿,我才二十三,还是黄花大闺女呢,妈可不能乱叫啊!”秦芮言将趴在自己胸口的胖小子举了起来,瞪着他一本正经地说

  • 嫁了个权臣在线阅读第六章

    “路咯莎肯其!是光明神教的祈祷语……,”林克大声的念诵着,一个老者坐在一旁微笑地看着。这些时日在林克不断的闹笑话和不停的学习中飞逝而过,林克也对处身的这个世界有了一些初步了解。他现在处身的所在是一个叫卡萨的大陆,而眼前从森林里把他救出来并教他说话识字的老人叫康姆.卢恩,现在他住的这个地方是迷失森林边

  • 把酒欲问青天第9章在线阅读

    晓灵心中一直藏了一件事,甚至连她的好姐妹也没告诉,她父母也怕让她再想起那可怕的事情,也从来不提。但晓灵从来都没忘记,没忘记那个小男孩。那是6年前,自己还只是15岁,那天晚上参加完学校组织的节目就往家走,因为不喜欢同学们知道自己的家世,就没让父母派车来接,谁知刚走不久,就被一个流氓盯住了,捂住她的嘴,

  • 这个女主会魔法这,就是命运

    “白夏挂号室里传出冷冷叫号的声音,到她了.一系列的检查让她的心越加惶恐,医生越来越凝重的表情只让她无法呼吸.定定的坐在凳子上,白夏还是轻轻扯开唇角,看着仔细斟酌该怎么开口的医生,“医生,没事的,你说吧,我受得住,她静静屏息等待那结果的到来.“白夏,你要坚强,已经晚期了,现在找到合适的骨髓或许还来得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