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夫人画风有毒在线阅读第1章

2021/4/8 13:08:14 作者:寒雪悠 来源:晋江文学城
夫人画风有毒
夫人画风有毒
作者:寒雪悠来源:晋江文学城
既然重新活了过来还双腿完好,她就要做自己想做的。然而,被烂桃花纠缠和女人嫉妒的日子真是……男人都滚开!她可是自备黄金屋的女人,爱自己才是正理!公告:本周六7月2日本文入V,从37章开始倒V,入V当天三更,希望小天使们继续支持~爱你们,么么哒~(づ ̄3 ̄)づ更文开文早知道→→我的专栏↓我其他的文↓《美人屠心》《扳倒女帝的正确方式》《人人都想要攻略女主》《[综]美人天注定》《[快穿]女主活在男人们的脑洞里》

孟家大姑娘又被退婚了。

消息像长了翅膀,不过三五日,整个京城已传得沸沸扬扬。

街头巷尾,茶寮酒肆,人人争着议论这桩蹊跷事。

“第三回了吧?哎呦我地个乖乖,”穿绸裹缎,员外模样的老头翘着胡子,拍着大腿,“还让不让人家姑娘活了?”

“可不是呢!”旁边穿锦袍的人应和,“这要是俺们家的闺女,上吊投井的心也有了。”

另一人接道:“听说刚退了的第三门亲,男子名叫赵标,家境贫寒,不过是步司衙门的一个巡街小吏,那孟府老爷虽说官儿不大,可也是六品太常寺丞,又有蔡府那样的外家,怎么说也是赵标得了便宜,竟然就退了亲,啧啧,不懂不懂。”

正吃茶的圆胖商贾放下茶碗,接过话头:“要说便宜,又岂止是门第,不瞒各位,那孟家大姑娘来我的铺子买过两回笔墨,论人物,当真是九天仙女儿也不及她的姿色。可惜可惜,美人薄命啊!”

“瓜来喽!”茶楼伙计亮着嗓门儿吆喝一声,小跑着端来一大盘切成月牙的蜜瓜,摆在桌上,“各位客官,新进的蜜瓜,保甜保脆!”

做东的老员外招呼客人:“大伙儿吃瓜!吃瓜!”

众人谦让了一回,纷纷伸手拿起瓜来,吃到嘴里,赞道:“好瓜好瓜!”

茶楼前方的说书先生,惊堂木一拍,正说到要紧处:“只见安西王袁烈,身高过丈,豹头环眼,一杆明晃晃亮银枪,舞得风雨不透,所到之处,直杀得蛮兵蛮将鬼哭狼嚎,片甲不留……”

虽然说得精彩,只是这段书说了太多遍,门口讨钱的小叫化都能倒背如流,自然引不起茶客的兴趣,反倒还是孟家大姑娘的亲事,更让他们津津乐道。

“孟家大姑娘的三门亲事,一门不如一门,再下去,不知道还能说个什么人家?”

“依在下看,好人家肯定是说不到,不好的人家说回去,也只能让她当妾。”

“陈掌柜看她貌美,不如去登门求亲,纳个寺丞老爷的千金当妾,还是有赚头的,哈哈哈……”

“兄台此话言之有理,我明日就打两坛烧酒,抱一匹棉布,去登登寺丞老爷的大门。”

众人知他是玩笑话,都哈哈大笑起来。士农工商,商在最末一等,如果真的有哪个官家小姐,去给商贾家当妾了,简直就是滑天下之大稽。

穿过市井繁华,街巷喧嚣,西水门安平巷里,青瓦白墙隔出一座宅院。

早春二月,南风微醺,柳吐新芽。孟莳所住的小院偏安于西北一隅。尽管外间红尘滚滚,此处却是安静怡然。

孟莳端坐在廊下的书案前,聚精会神的写字。

她穿一件家常的素白交领衫子,系着细纱罗纹水绿色长裙,一头青丝只简单地挽了个同心髻,用一只墨玉簪子别住,此外再无任何装饰。

即便装束如此素淡,却丝毫无损她容貌的昳丽脱俗。年过十八岁,少女的青涩在她身上已残留不多,此刻的她,如同一朵盛开的出水芙蓉,冶艳夺目,灼灼芳华。

闵嬷嬷倚坐在门口,做了半晌针线。日影渐渐西斜,她揉揉眼睛,抬头看看天色,随后走进屋内,给孟莳拿了一件夹衫。

“姑娘歇歇吧,写了一个多时辰了。”闵嬷嬷给孟莳披上夹衫。早春气候乍暖还寒,一到傍晚,便凉气上涌。

孟莳又写了两排,才放下笔。这几日,她颇有兴致地誊抄着一本名叫《鹿鸣山记》的书。

一手极清雅工整的簪花小楷,落在山水云纹洒金笺上,说不出的赏心悦目。

孟莳端详着自己写的字,嘴角露出满意的笑容。闵嬷嬷在一旁道:“姑娘的字越发精益了。”

孟莳摇了一下头,笑道:“是笔墨和纸张都好,所以字显得精致。”

她所用的小狼毫湖笔、五石顶烟墨、洒金笺宣纸,都是她舅舅蔡卓特意命人从湖州送来。

湖州一地盛产笔墨纸砚精品,天下闻名,蔡卓如今官任湖州刺史,搜罗到好东西,自家女儿留一份,总要再匀出一份送到京城外甥女手上。

孟莳小心翼翼收起自己写的字,她把笺纸都裁成书册大小,想等一本书抄完,便也装订成册。

前院车马噜噜,片刻之后,传来孟济亭的吵嚷叫骂声。

孟宅不过是个三进三出的院落,孟莳虽住在后院,前院的声响也能听个大概。

闵嬷嬷看看孟莳的脸色,小声说:“老爷怕是又在衙门受了气。”

孟莳嘴角动了动,似乎淡淡地冷笑了一下。

孟莳的贴身丫鬟听溪转过照壁,沿着抄手游廊走回来。她刚刚被孟莳打发出去买颜料。孟莳想画一幅鹿鸣山景,用来做书册的封面。

听溪边走边抹着脸,到了近前,孟莳和闵嬷嬷都看出她眼圈儿红红的。

“哭什么?谁欺负你了?”孟莳问。

听溪手一甩,把买来的颜料丢在案上,气呼呼道:“外面那些腌臜人嚼舌根,把姑娘说得太难听了。”

孟莳无奈一笑:“他们说得难听,你不去听就好了,自己生什么气?”

听溪瘪着嘴,不忿道:“我刚从前院过来,老爷也在骂姑娘,说姑娘害得他在衙门被人耻笑。”

闵嬷嬷气道:“这怎么能怪姑娘,那些不靠谱的亲事都是老爷订的,如今退了婚,就怪到姑娘身上,算什么道理?”

孟莳看了一眼闵嬷嬷,又看了看听溪,这两人从小就跟在她身边,都是一心一意为她着想。她如今的境况,自己心里不急,只怕她二人早都乱了方寸。

闵嬷嬷年纪大些,不露在表面,可孟莳有几次见她偷偷垂泪。听溪刚过十六岁,又是个性子直的,恨赵标恨得牙痒痒,每日总要骂个百十来回。

“你们也别急,也别气,”孟莳缓缓说道,“父亲不骂到我眼前,我敬他是长辈,不去找他理论,他若骂到我眼前,我自然有话问他。”

她停了停,继续道:“至于那赵标,于我本来也不是良配,退了就退了,有什么可惜。”

闵嬷嬷犹豫了一下,还是开口:“话虽如此说,可姑娘也要打算打算,这婚事一桩接一桩的说了又退,再下去还不知道能说到什么人家。”

孟莳轻叹了一声:“说到什么人家,又有什么所谓?没了赵标,他们自会再去寻个王标、李标。”

“可是……”闵嬷嬷还要再说什么,孟莳冲她一笑,闵嬷嬷的话便咽下去了。姑娘的心思,她多少明白一些。

闵嬷嬷是孟莳母亲蔡夫人的陪嫁,这二十年间的事,她再清楚不过。

二十年前的蔡璃,是吏部蔡老尚书的掌上明珠,才貌俱佳,名动京城。偏偏这样一位天之娇女,却是有眼无珠,看上了道貌岸然的孟济亭。

那时的孟济亭,虽出身寒门,却风流俊美,又写得一手好字。蔡老尚书虽然不满意,可奈不住女儿喜欢,只得厚厚的备了嫁妆,送女儿出嫁。

蔡璃过门儿两年,生下女儿孟莳。就在她坐月子的时候,孟济亭带回来一个青楼女子,名叫沈艳枝。

孟济亭说,沈艳枝已怀了他的骨肉。

此后的十几年,蔡璃心灰意冷,缠绵病榻,熬到孟莳十四岁那年,终于撒手人寰。

彼时,沈氏已为孟济亭生下一个女儿,一个儿子。蔡老尚书因为年老致仕,已经举家迁回青州,蔡卓也外放到湖州。孟济亭有恃无恐,蔡璃刚过头七,便扶了沈氏为夫人。

母亲的错付,父亲的凉薄,让孟莳早早看破男女之情。别的姑娘在她这个年纪,都一门心思寻个好郎君,嫁个好门第。孟莳却觉得,无论嫁给谁,都不过是作茧自缚,蹉跎一生。

既然已经心如止水,那么无论是否嫁人,或是嫁与何人,她早已不在意了。退了婚,倒还更有助于她无拘无束,自由自在地过好自己的小日子。

“明日林府老夫人寿辰,我前儿个让你准备的贺礼,可备好了?”孟莳问听溪。

“备是备好了,”听溪犹豫着,“可是,姑娘还要亲自去林府拜寿吗?到时候人多口杂的,不知道又要说出什么话来。”

“林绮早就下了帖子,以我跟她的交情,她祖母的寿诞,我自是应该去的,难道因着怕听闲话,咱们的正经日子都不过了不成?”孟莳亲昵地拍了一下听溪,“去,拿来我再瞧瞧。”

听溪取来一个锦盒,里面放着孟莳早已画好的卷轴。展开卷轴,现出一幅松鹤延年图。

孟莳自幼便爱书画,早年间在蔡尚书府得过名师指点,她又颇有天赋,她的书画如不落款,拿到外间,常被错认为名家之作。

孟莳看完点头,重新收好放回锦盒。又命闵嬷嬷和听溪帮她找出衣服钗环,看看明日赴宴如何穿着搭配。

这间小院只住了她们主仆三人,府内其他闲杂人等很少来往。

自三年前蔡夫人去世,孟济亭扶了沈氏为妻,孟莳便与父亲冷了脸,每月只初一十五去行个礼,其余时间,能不见就不见。

至于沈氏,孟莳从未将她放在眼中。

孟济亭出身寒门,沈氏更是无根浮萍。孟济亭虽做着官,可他不善钻营,又胆小怯懦,区区六品太常寺丞的俸禄,还不够给妻儿做衣裳的。

如今孟府上下的吃穿嚼用,连同这一处三进三出的宅子,花的用的,都是蔡夫人当年的嫁妆。

蔡夫人未离世时,即便身体不好,仍握着掌家大权,后来自知时日无多,便教着孟莳理家。沈氏那时虽然眼馋家财,却也无可奈何。

蔡夫人去世后,孟济亭强逼孟莳交出掌家权。孟莳毕竟是未出嫁的女儿,当时年纪又小,没办法违逆父亲。可她深知,如若不给自己留条退路,在这宅子里,她就没好日子过了。

所以她留了个心眼儿,向沈氏交账的时候,给自己留下了足够的用度。再加上她外祖父和舅舅时常接济,她自己偶尔也把书画署了笔名,拿出去变卖,手里一直十分宽裕。

是以,孟莳的小院虽在深宅,却自成一体。她平日出门访友拜客,游园赏景,亦不需要向谁请示汇报。

主仆三人正在挑衣服首饰,照壁后鬼鬼祟祟探出一个脑袋。

听溪眼尖,喝问道:“谁?”

那丫头吓了一跳,缩回头去。片刻之后,又磨磨蹭蹭地钻出来。原来是沈氏身边的丫鬟杏红。

下人们都知道老爷夫人不喜欢大姑娘,可却没人敢在大姑娘面前放肆。

杏红站在院外回话:“大姑娘,夫人说,请您到前院说句话。”

孟莳翻看着首饰盒子里的钗环,拿出一件在头上比量,像没听见她的话。

闵嬷嬷走到门口,对杏红说:“大姑娘乏了,你去回夫人,有话改日再说吧。”

杏红不敢再多话,行了礼,转身走了。

闵嬷嬷哼了一声:“不知又转什么鬼心思!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赤弭一战成名】

    169:69!天朝队,整整好好碾压美国队100分!100分哪!100分!唐潮兑现了他的承诺,要碾压对手100分。当天朝教练初次听到唐潮说碾压100分的时候,那初始的震惊和不可思议,认为这绝对是一个不可能发生的事情。这不che淡呢嘛?能赢,就不错不错的了。还……还碾压一百分,当梦之队是大白菜嘛,2分钱

  • 我有一个金元宝第十章在线阅读

    休息了一个晚上第二天,楚阳开始帮着其他人建家园,毕竟楚阳现在已经有了木遁双手掐印,往地上一拍,几十个木头做的房子从地下钻出,大大的提高了效率就这样不停的建房子,恢复原力,在建房子,使得楚阳的原力上限都提高了不少一天的时间里,光建房子楚阳就建了几万个,加上之前其他人自己建的,大部分的人都已经有了居住的

  • 单翼天使——情结第3章在线阅读

    “棠梨苑”是国公府中小小一座院子,坐落在西南角,极僻静的一个地方,是个两进的院落。孟扶摇之前本以为这院子无匾无额,今日一见没想倒还有个如此雅致的名字。孟扶摇掂着扇子,抬脸望着那块匾额,院子里梨花星星点点,被风吹出来。孟扶摇把玩着扇子,说道:“这院子里没有梨花,是新移的?”身边搀扶孟扶摇的灵儿恭谨地回

  • 重返15岁在线阅读第2节

    “阿姐,趁天色还早,我们赶紧回村子吧。”小堂将林清清扶起来后说着。听着小堂的话,林清清有些置若未闻,就这么回去她不甘心。随即好似想到了什么一般,将手伸进了衣袖里面掏着什么。再抬起手时,手中便多了一个手心大小的红布小包,将这布包打开,里面静静的安放着一张叠起来的纸,那样子看起来保存的也十分完好,将纸平

  • 佳昭之范大忽悠的威胁(新书求收藏)(3)

    一阵阵的疼痛从右凶传来,安然甚至还能感觉到抽搐颤抖。她此刻完全是无法置信的,一个高中生,居然一招打败了自己这个特种兵。出去告诉任何人,恐怕都不会相信。叶云看到安然发呆,以为她被打的太疼,连忙问道:“姐,你没事吧?是不是太疼了,要我给你揉揉吗?”安然猛地反应过来,脸瞬间变得通红。开什么玩笑,这地方是能

  • 木马幸存者在线阅读第10章

    第二天中午,熟睡的凌灿突然被电话铃声吵醒,凌灿不爽地拿起话筒,郑炎带着强烈嫉妒的声音传出:“阿灿,来学校,有美女找你。”凌灿懒声懒气的道:“别玩了大哥,如果不是月儿的话就别烦我了!我好困.”“月儿?是谁?”凌灿呵呵笑了笑道:“白萌萌咯。”郑炎舒了一口气大声道:“原来是白萌萌啊!你们什么时候玩上的?好

  • 学生兄弟在线阅读第五节

    “你……什么意思?”“什么什么意思?”张恒穿上了厚厚的铠甲,随着那些士兵一刀一枪训练着,脸上渗出了浓重的汗珠,脸上苍白的让人总以为他下一秒就会晕倒,但他依然坚韧的站着,从第一天站到第十天。“我希望你去休息!”“与你无关!”宝音担心的看着他,别人的身体素质好,都没有像他一样,这样白天黑夜的拼命练下去,

  • 棠月可期之解除婚约(5)

    汐儿这话一出,着实惊人,汐儿继续说道‘皇上,儿臣不喜欢太子,而且太子也很讨厌我,那我们在一块有什么意思呢’皇上思忖着汐儿说的话想着‘汐儿刚回了就想要退婚,这实属说明汐儿很讨厌太子,太子也未曾在朕面前说过他这个未婚妻...’‘皇帝,想什么呢,汐儿既然不想嫁,就不嫁,取消就取消了,这有什么大不了的’太后

  • 小镇的童话搬救兵?【新书求收藏!】

    很快,老者一家人刚刚离开不久,刘鹤便听到了西南面传来来一阵零稀的马蹄声,而且马蹄声还越来越大,似乎是朝着自己而来。不多时,便出现了两个骑着战马的黄巾军,似乎是军中的头目,而这两个人的身后,还跟二十多个黄巾军,其中二人正是刘鹤之前放过的那两个人,看样子是搬了救兵。“管将军,就是他,就是他杀了李校尉以及

  • 数学系魔王之妍的男朋友

    第二天早上,没有催命的闹钟,睡到自然醒是最幸福的了。睁开双眼,星野一个念头闪现后就快速冲到客厅,接下来看到的一幕,真的是无论什么时候想起都会记忆犹新的场景啊。躺在地上的妍,扯掉了身上的睡衣,手里还攥着从脖子扯掉的项链,睡衣被扯掉还可以理解,但是很想知道扯项链的时候,脖子不疼吗?昨晚她到底经历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