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青春校园 > 正文

莽山契在线阅读第10章

2021/4/8 13:03:30 作者:慎怀 来源:17K小说网
莽山契
莽山契
作者:慎怀来源:17K小说网
癌症、艾滋病、衰老,根本不需要用药就能治好,签一张莽山契,轻松搞定。

萧慎一边欣赏着宋秋荻眼中那汪盈盈秋水,一边与她在棋盘上你来我往。他棋艺高超,不过见她兴致高昂便乐得故意放缓节奏以多陪她下一会儿,转眼不觉日头西下,屋中渐暗下去,可萧慎却盼望这游戏永远不要结束才好。

正在这一派祥和间,一声不合时宜的尖利声音划破宁静:“老三,我来看看你啦!你若是没事便差人应一声,让做兄弟的也好放心!”

萧慎听到这么一嗓子手中的棋子都没拿稳,他揉了揉眉心处,压下心中的烦躁和冲出去掐死这余德广的冲动。萧慎这人喜欢独来独往,余德广是他为数不多交心的朋友,他今日前来也确实是关心,但这来得也太不合时宜了!他心中正愤愤不平,宋秋荻起身轻笑道:“你不方便现身,我来应付就是了,你累了不如去塌上先躺躺。”

说罢了整了整衣襟发髻,推门来到正房大厅,萧府下人都认识这位是他们老爷的同僚秉笔太监,故早有小厮给余德广看坐沏茶,丝毫不敢怠慢。他见宋秋荻从一侧书房中出来,心中登时雪亮,面上却不动声色。

宋秋荻来到余德广面前,标标准准地行了个礼,口中歉然道:“不知余公公大驾,妾身礼数不周现行给公公赔罪了。老爷前日伤重,此刻还下不了地,不能亲自迎接还望余公公不要见怪。”

余德广打量着她,宫中都传闻宋司籍想法古怪行为多有离经叛道,今日一见却也规矩得很。又一思忖,“本来还担心这种性子会让老三吃不消,想来是多虑了,老三看来很信任自己这位夫人。”。

他仰面看着宋秋荻,微笑道:“萧夫人言重了,老三与咱家打小儿内书堂同窗,后来又在司礼监同僚,情同亲兄弟,彼此不讲究这些规矩。”顿了一顿,又问:“不知老三现在可好?伤势如何?几时能痊愈?”

宋秋荻答道:“托余公公的福,老爷现下只是活动不便,倒是不发烧了,听太医说再过不久就能下地了。”

“哦。”余德广点了点头,心中便更有数了,知道老三定是没事,便道:“那我就放心了。我这番来还是为了告诉老三一个好消息,麻烦夫人待会儿转告他。”宋秋荻耐心等他继续,余德广开口道:“万岁爷病体无大碍,现下已经转醒,神志清醒,想来不日即可痊愈。前日万岁爷还讲老三这次护驾有功,特意嘱咐要他好好养伤,伤愈后由东厂全权处理刺客一案,定要找到幕后元凶。”

想到上一世同样的情形是猜忌与责罚,这一世萧慎没有真的卧床不起,定是做了安排,给圣上递了话。宋秋荻突然又想到,上一世圣上中风后昏迷了有月余时间,那次满朝上下都以为要变天了,这次竟然病情不重,不知道是否另有隐情?她长长吁一口气,虔诚道:“谢天谢地,定是圣上德感天地,有上天庇佑,实乃我大晋之福。”她久居深宫,又任司籍女官,这类官方套话也是脱口而出。

余德广一笑:“圣上固然洪福齐天,不过这次病倒也来得凶险,这还多亏了老三之前不知从哪里找来的神医,力排众议将他举荐到了太医院里,这人针灸功夫出神入化,这次在太医院其他人都一筹莫展之际他给圣上施针,当天后半夜万岁就醒了。”又道:“老三是真厉害,这人此前籍籍无名,据说是从终南山上下来的,还是东厂消息灵通啊,竟然能寻到如此人才。这人倒也真是大胆,当时看他要给皇上施针我们所有人的心都提在嗓子眼了,这万一出点什么意外那大家都甭活喽。”

宋秋荻心中一动,问道:“这位神医叫什么名字?”

余德广歪歪头,思索片刻道:“我记着姓李,叫李朴。”

果然是此人。上一世庆文帝迟迟不醒,满京城的名医都束手无策,后来这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李朴自荐入宫要给庆文帝看病,却哪里会有人理会,还差点被人抓进大牢里。最后不知怎么搭上左都御史史大人这才让他进宫施针,竟然妙手回春。

想来萧慎是早有准备。宋秋荻心中暗笑,心道到底上一世没白活。

余德广见她沉吟不语,刚才说了许多也口渴,便拿起茶杯撇了上面的茶叶沫子后抿了一口,尝出是极品龙井,心想老三这人真是一贯在茶和酒上从来不马虎,放下茶杯看宋秋荻仍是一副有心事的样子,便问道:“跟着老三可还习惯?”

宋秋荻被他猛地一问吓了一跳,不过很快神色自如:“回余公公,老爷待秋荻很好。”

宋秋荻这番神情被余德广看在眼里,却误会了她是口不对心。他叹息一声:“唉,也是委屈你了。”他这话倒是真心实意,觉得人家一个六品女官,再有两年就要放归出宫,跟了他们这号人也真是倒霉。而后又像想起什么似的道:“其实老三也是可惜了,论相貌才学武艺那点也不输人,当年在内书堂读书时就是这个——”说着,右手伸了伸大拇指,继续道:“可偏偏就是这个命,人再好旁人也不会高看一眼。”

宋秋荻笑得有些不自然:“老爷年纪轻轻就深得皇上器重爱护,执掌东厂,旁人谁敢小瞧。”

余德广温和一笑:“我知道宋司籍仁厚心善,心里也替他高兴。本来我们这号人是没有奔头的,甭管多大权势,老了找个庙一住,死了有人埋就是最好的下场了。老三虽然嘴上不说,也不爱听我说这些,但他比谁心里都明镜儿似的,所以他才不爱折腾。”

余德广微微颔首,像是自言自语:“老三这人呐,看着不近人情,有时候狗熊脾气,其实心思敏感着呢。他自己是没办法,但是我知道他啊,骨子里不想与那些鸡鸣狗盗为伍,可惜了。”他摇摇头,又看向宋秋荻:“你……”似是有所求:“多担待他些。”

宋秋荻微感惊讶,心念一转答道:“余公公这是那里话,他是妾身拜过天地的夫君,自然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不离不弃。”

余德广意味深长地看着她,最后笑笑:“老三是个有福的。”说罢便起身,朝着书房处喊了一声:“老三,走了。”宋秋荻想要相送被他拦了下来“去陪他吧。”便跟着小厮出府。

宋秋荻回身来到书房,看见萧慎正歪歪斜斜地躺在房中的塌上,一副惫懒的样子,见她进来有些不满地问道:“和余德广有什么好说,去了那么长时间?”

宋秋荻眼波流转,却不直接答:“你不是耳朵好都听见了么?”

萧慎被她这么一说倒是不好意思起来,轻咳一声道:“也不是都听到……你们后来说什么我都不知道。”

“万岁爷说你护驾有功,要赏呢。”她说道。

萧慎点点头:“皇上龙体无碍,那李朴果然厉害。”

“你都知道了?”宋秋荻虽然问他却也毫不意外。

“本督这病又不是白装的。”他得意道。

“是是是,督公英明神武,料事如神,还有未卜先知的本事。”

惭愧。萧慎暗道一声。他无非仗着重活一世知晓未来事罢了,哪里算得上料事如神。若是真的步步算对他上辈子也不至于被人整得那么惨。不过这话是不能和宋秋荻说的,这恭维他也就只能应下来。

“督公这么厉害却看破宦海沉浮,独善其身不愿与朝中名利之徒同流合污,实乃朝中一股清流,也是令人佩服。”

萧慎眉头一皱,有些不高兴的说:“你这是骂我呢?”清流一词向来是形容和他这种权宦相对的文官士大夫,宋秋荻用来形容他让他怎么听怎么不舒服。

宋秋荻一笑,走到他跟前,拉着他的手道:“不敢,我是觉得余公公是督公真正的知己,还是他了解您。”

萧慎猛然被她捉住了手,第一反应想要甩开,却又实在不舍得,最后只得任由二人十指紧扣。他却也没忘了表达对余德广的鄙视:“老六那家伙最是无聊,就知道在背后编排本督。”

宋秋荻笑意不减:“哪里,我看余公公是真的关心您,还让妾身好好照顾您呢。”

萧慎心里发毛,有些紧张地看着她,只听她又道:“怎么不应该吗?还是督公有余公公这个知己关心就不需要别人了?”

“他怎么能和你一样?”萧慎一急脱口而出。

“怎么不一样?”

“他是本督同僚,也能算说的上话的友人,你是本督……”萧慎语塞,那二字是无论如何说不出口的。

宋秋荻却不打算放过他“是什么?”

萧慎涨红了脸,偏过头去:“是……是什么这不是明摆着的么?”

宋秋荻对重生来的萧慎一逗弄就脸红怯弱的样子简直爱不释手,她现在是知道了这人便是你若主动对他示好撩他一分他就如未出阁的小媳妇一样羞涩,她不禁后悔上辈子怎么就没发现这人原来这么可爱。

她不再说话,而是握着萧慎的手,让他的手掌贴在自己脸上,眼看着这人连耳朵尖都红了让宋秋荻更是没来由的兴奋。对于萧慎来说,上辈子他不是没触及过她的肌肤,但这辈子的情形却完全不一样,他至今还是无法完全适应,也不敢相信却又沉沦其中无论如何也不能放手。

脑子里不免想到一些明艳春光,隔了好一阵才反应过来让他霎时间红了脸。突然从塌上跳了起来,宋秋荻不解的看着他,他脸上的红晕仍未褪去,微微喘着粗气,还未待宋秋荻开口,只听萧慎道:“本督……有些饿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情感始源假想论文集之第九章

  • 挣扎求活第五章在线阅读

    满意的看到几张变色的脸,连城昔藏下冷笑走到迹部面前:“班长大人,我的椅子坏了,可不可以重新领一把?”迹部深深的看她一眼,站起身:“我带你去。”已经接近上课时间,所以两人并未收到太多的注目礼,其实就算有也没什么。这两个人,一个享受一个无视,倒是默契的很。从去到回来,两人一直没说话。连城昔本就不是没话找

  • 万物共主之魂环的作用(10)

    先是到城镇内,唐玄买了几件适合自己还有唐三的衣服,随后又花钱雇了车,向着猎魂森林赶去。到达森林时差不多已经是傍晚,唐玄有些后悔没在城镇内吃完东西再来森林这边。因为靠近森林,这里的物价是其他地方的几倍,唐玄钱虽多,但也不喜欢这样浪费。他体内属于人类的血脉在逐渐消退,对食物的摄入也变得并非必须。但美味总

  • 寻龙之第十章

    霍格沃茨的生活还是平静的,魂器什么的拉尔并没有去动。若是再吸收,也许他就真的是黑魔王那个NC中二了。这种小BOSS还是留给救世主去升级吧,反正他已经满级了,对他没什么影响。在拉尔同学的影响下,Slytherin倒是收敛了不少。不再张口闭口“泥巴种”“愚蠢的Hufflepuff”“书呆子的Ravenc

  • 赵先生,请自重抛弃

    离开东郭家不远,众人便七嘴八舌地问三人情况。“什么也没有看到,就看见东郭家大姑娘躺在床上,奄奄一息的样子。”“没看见那小孩吗?”“没看见啊!”“奇怪了,按理说,田嫂是不会骗咱们的啊!再说,也确实,一点哭闹声都没有。”“你们说是不是把那娃给……”一人突然说道。“给什么啦?“众人迫不及待地想知道答案。“

  • 恭喜您成功逃生修改过来啦!

  • 漫威之反派小丑之僵持

    钱虎被人用冷水泼醒,他眨了眨眼睛,被眼前一片明亮晃了眼睛,适应了一会儿才看清眼前的景象。这洞里点满了蜡烛,还可以听到河水流淌的声音,而不远处还陈列着几副棺材,上面有一些奇怪的符文。隐隐约约听到了风铃的声音,忽近忽远。钱虎被人拽了起来,才发现前面不远处有条河,在过去还有一片土地,奇怪的是河里有些白色的

  • 我夺舍了大秦章邯在线阅读第4节

    颜浩宇下了值,刚回到侯府,便有小厮过来,说是老夫人请大爷去暮春院。自从那一日,两个女儿在他怀中大哭了一场,他便琢磨着给孩子找个继母的事情。其实父亲跟他提过很多次,要他再娶,他心中也有些松动,只担心两个孩子会不接受,想着等她们大一点再说。可是经那两个孩子一哭,说是想娘亲了。颜浩宇这心中着实不好受,辗转

  • 失忆总裁走着瞧在线阅读第九章

    对于兰斯这样行径,作为他们精神上的领导者的高登表示,“给我一包。”兰斯开心地把自己的随身咖啡包递了过去,然后就看到瑞德一脸欲言又止,最后还是没有开口,微微挑了挑眉,“我只是借了水而已。”瑞德:“……”高登扬了扬眉毛,“这里还是先交给警方吧,我们先回警局。”兰斯看着高登把咖啡包放进口袋里,并没有现在就

  • 最强医圣之篇战王城 1 苏醒的刘关张(1)

    华夏某年夜,圆月已将西沉,川蜀某三义庙,一个声音“啊”的叫了一声,然后张飞的塑像突然动起来伸了一个舒服的懒腰!“睡了这么久,摆了不知多少年的姿势,搞得俺腰酸背痛脚抽筋,浑身硬梆梆的,浑身不安逸!”“大哥,二哥,快醒醒!”然后隔了几息听到听到两人懒懒的含糊不清的声音:“三弟,吃饭了!有酒喝吗?”(关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