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惊悚小说 > 正文

一命之魂在线阅读第8节

2021/4/8 11:39:29 作者:旧蚊 来源:纵横中文网
一命之魂
一命之魂
作者:旧蚊来源:纵横中文网
这是一个由无数大大小小的空间构成的世界。当满世界的人还沉醉修炼斗气与魔法,输出依靠冷兵器的时候,他拿起了有钱人闲暇时当作玩具的枪械。多年后,这个曾经位列传说的大叔遭人设计,临死之际却出现别样转机……绝好的资质与积年累月的海量经验,重获新生的他会再度掀起怎样的狂潮?“知道玩枪最重要的是什么吗?”“锐利的眼睛,强悍的身体,敏锐的洞察力……”“错!最重要的是……钱!”

老道提着古枫,足尖点地,树木飞速倒退,只是一晃,二人便来到了一座高耸的宫殿前方。

“那啥,道士爷爷我们这是在哪里?”古枫小心翼翼的问道。

“天宫!”老道轻声说道,语气淡漠。

“哦!”古枫可怜巴巴的捂着肚子,眼巴巴的瞅着老道士。

“饿了?”老道看了古枫一眼。

“嗯!”古枫极为乖巧的点头。

老道没再说话,提着古枫,身影一闪,便已经到了宫殿内部。

此处宫殿,不似往常宫殿般奢华壮阔,显得古朴无华,未经人工雕漆,上面刻画着八部天龙。

古枫有些诧异,刻有八部天龙,那么此处宫殿应该属于佛族宫殿吧,为何老道会来这里。

古枫充满疑惑的了老道一眼,却是怔住了,只是转眼间,老道便换了一人,枯瘦如柴,原有白发,变成枯发,很少几根,如秋叶般岌岌欲坠。

“道士爷爷?”古枫担忧的看着老道。

“不碍事,人老了,就是这般,只是稍稍活动了一下手脚,便是这般了。看来,这人呐,不服老是不行的了。小家伙,你可愿拜我为师?”老道盯着壁画,眼眸中闪过一抹悲伤。

“我愿意!”古枫二话不说,挣脱下地,极为干脆的三拜九叩。

“师父!”小小的脸蛋抬起,讨好的看向了老道。

“嗯!起来吧,你既然已经入了我真一门,便要记着门规!”

“其一、不可无故制造杀孽!

其二、不得仗势欺人!

其三、同门不可自相残杀!若违反一条,必将你逐出本门!”

“师父,那如果别人欺负我了?”古枫弱弱的问道。

“杀!”

“那若人家长辈请出长辈了?”

“我杀!”

古枫咧嘴一笑。

“徒儿记下了!”

“嗯!”老道又提起了古枫。古枫两条小短腿扑腾了几下,便乖乖的让人家提着。

“师父,我们这是要去那?”古枫懵懵懂懂的问道。

“从哪里来,到哪里去。”老道依旧淡漠,但是原本冷漠的眼神中有了一抹暖色。

自此,古枫便开始了他长达十五年的修炼生涯。

一年练字正心。

二年学琴修心。

三年习画练心。

四年摆棋磨性。

五年锻体髓骨。

六年修正道骨。

七~九年可怜的古枫被丢到了古战场,磨练了三年。

“师父,这会我可以稍作休息了?”一俊俏少年嘴角叼着一片柳叶,左脚尖恰站于柳树尖儿,长衫漂浮,披肩长发随意飞扬,剑眉星目,风姿绰约,俊逸洒脱,好一如玉公子。

“走吧,去下一处。”此时的老道,却是穿着一红衣道袍,似少年的面容,长发随意束缚着,妖艳异常。

之后的六年,世间便有了传说中的一幕。

俩妖孽少年,出没无常,食百家饭,穿百纳衣,风餐露宿,居无定所。

入那禁区,如入无人之境一般。几年间,除了那第一禁区,其余禁区,二人皆以进入过,且毫发无损。

怒龙咆哮,百鸟齐鸣,凤凰涅槃,数不尽的黑暗之物被灭杀,尸体堆满了整个禁区。

数不尽的杀戮,保的世人数年平安,大陆变迁,华夏帝国建立,保护着人类最后一方净土。

“师父,你是大帝吗?”

“是,也不是!”

“师父,何谓大帝?”

“大帝,视万物为刍狗者!”

“师父,那您为何要让我入这红尘,体验世间的悲欢离合?”

“帝道,得天地认可,证天道,便为一方大能,而你,不适合这个道路!”

“此成帝者,只能算伪帝,不是真帝者!”

“要想万古长青,与世长存,你便要走出适合你的道,大道至简,切记,切记!”

“你离去吧,十年后,记得回来一趟!”老道说罢,挥手示意少年离去。

“师父,我走了,您保重!”少年跪地,重重的磕了三个头,便转身离去了。

来时,有师父相伴,去时,却是独自一人。

俊俏少年带着莫名愁绪离去,却是没有注意到,那老道的身体极速干枯,刹那间,便化成一骷髅,仍旧注视他离去的方向。

此少年,气质无双,行走随云,眸子明亮,举手抬足间都显露着极好的修养,洁白脸颊,光滑如玉,却是另少女也羡慕的紧。

小路蜿蜒曲折,少年并未动用如何功法,只是缓缓走在小路上,看着沿途郁郁葱葱的树林,听着灵鸟鸣唱,看着百兽争斗,却是另有一番韵味。

离愁的心绪,也渐渐平复了下来。

离家的距离愈来愈近,心下却愈加紧张起来,这可能便是所谓的近乡情更怯吧!

少年苦笑着摇了摇头,也是不急不燥,不慌不忙的走着,嘴中噙着柳叶,好不惬意。

少年渐行渐远,立那山崖愈远,立凡尘愈近。

渐渐地,路变得开阔起来,行人也是稀稀点点,大都是踏春着。华夏帝国的建立,地球板块的移动,使得整个大陆的联系愈加紧密,很多普通人,过上了平静的生活。远古社会的享受,也慢慢为世人熟知。

在这万物复苏,百芳争艳的季节,有雅兴之人,大多会在此时赏景。

游客上山而去,而少年,却恰好相反,独自一人下山。

此时,正值清晨之际,那紫气,却是极为充沛,少年且走且修行。

将游离于万界的紫气,收入自己的体内。

“不知父母身体是否安康,小弟是否也已回家。”

不错,这无双少年就是那逗逼小孩古枫。

十五年,古枫自离家之后,便再也未见过亲人一面,跟随师父,古枫自是见到了很多,但是,对亲人的思恋,却是从未减少过。

以往的生存基地,此时皆已大多建成民区,一座座现代化大楼拔地而起,路上行人愈来愈多,空中磁悬浮车疾驶而过。

一切显得繁华无数,但这,是暴风雨前的黎明,亦或者夕阳西下,都皆不定之。

古枫微微一叹,却也是知道,这一切,不是他该考虑的。

街上,时不时有小孩玩耍嬉闹,他们的笑声动人心弦。

离家愈来愈近,看着百米开外,戒备森严的别墅区,古枫驻足凝望,眼眸不自然的转动着。

深吸口气,古枫走了过去,却是被挡住了。

“先生,这是古家私人别墅区,请问您是否有预约。”

保安极为礼貌的说到。

“预约?这倒是没有,可否麻烦你进去通报一声,就说是古枫来了。”古枫微微一笑,却是也没有为难保安。

“好的,您稍等!”

保安转身进入保安室。

“古枫?大少爷?”保安神情一呆,快速拿出了影像石,左手盖上。

一位极为年轻的面孔出现了在了影像石上。

“古七爷!外面有个少年,自称是大少爷,不知,是否放行。”

“大少爷?”青年也是一愣,脸上瞬间便被惊喜所替代。

“快,快让他进来,这个兔崽子,不提前通知一声!不行,我得赶快通知大嫂去。”

呲溜!

影像消失,保安快速跑出。

“大少爷,您请进,家住所住的区域在族地前方,您直走便可以看到了!”

“好的,麻烦你了!”古枫依旧微笑着。

“不敢,为大少爷服务是我的荣幸。”保安却是能言会道。

古枫淡笑着离去。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弃妾难当第1章在线阅读

    嘶~疼!脑瓜子一甩,脑瓤儿像在脑袋里面来回转动一般。头痛欲裂,天旋地转,刚刚有些清醒的白飘飘听到耳边传来的嘈杂的声音,忍不住眉头一皱,什么素质?让不让人睡觉了?白飘飘心里的小火苗高涨,本就承受着身体上的折磨,精神上还要被噪音污染摧残,忍无可忍,睡眼惺忪的两个眯眯眼突然圆睁,瞪的巨大,闪闪发亮,好似欲

  • 舰娘系统在线阅读第1章

    A城大道,正是华灯初上时,车海汇成一片,在这样繁华的大都市里,这并不少见——又又又又又堵车了。不过好在A城都是高素质的人,所以路上车虽多但没什么喇叭声。路面显得拥挤却很有秩序,没人插队鸣笛。林慎眠修长的指搭在门把上轻轻叩着,眉头烦躁的皱起——他急着去公司改一份要紧的合同。本来这种重要合同的电子稿应该

  • 朕的皇后有马甲(重生)在线阅读第七章

    秋风凄凄,过路的枫叶飘在了口穹的脸上。“你也是来为我送行的吗。放心,我心情好得很。”口穹自言自语的说。口穹走着走着来到了十字街头,他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找到真相,但是他真的很想他的爸爸妈妈。眼前这个少年已经不是曾经的哭啼孩童,他显得格外的成熟稳重。“小满说前面有集市,肚子也饿了,去看看吧。”口穹自言自

  • 重生之帝临天下在线阅读第六节

    哒宰对着听到声音看向外面的武侦社社员笑了笑,点点头,光明正大的进去了。武侦社社员们看见突然出现的穿着和服,和太宰治长的很像的人站在门口,都下意识望向太宰的工位。哒宰看着他们,顺着他们的目光望过去,看着太宰治,他的表情在震惊与好奇之间来回切换。哒宰是一个从不照镜子的人,因为镜子里面的自己是一片虚无,然

  • 我是女炮灰[快穿]第6章在线阅读

    【第六章:花瘦】八月二十四这日,韩王口谕解除司寇韩非禁足,同日,四公子韩宇亲派卫队助司寇一举缉拿逆贼李开,就地正法。当夜,一名影卫带着姬无夜亲笔的拜帖抵达九公子府,请公子韩非至将军府中赴宴。却是无功而返,奉命前去的信使白凤回禀道:“将军,九公子府的内待称公子韩非近日染了风寒,正卧床休养,不便接待访客

  • 首富成了我儿子[穿书]第3章在线阅读

    转天我果然赖床——这都要怪那位让我打破日常规律的零同学。稳定的作息往往也脆弱得不堪一击。我挂着黑眼圈怒气冲冲地冲到养父办公室,一口气喝光了他刚煮出来的咖啡——还没来得及加奶加糖,味道居然也不错,闻上去有种水果微酸的味道,是哥斯达黎加?没来得及开口询问,我朝理事长摆摆手,叼着三明治跑到教室,见到零已经

  • 女帝三堂会审

    “沈婉仪,你这个贱人,怎么不死外面”沈若雪恶狠狠的说道。“小姐……”丫鬟绿柳扯了扯沈若雪的袖子提醒她:“不可胡说。”“跪下”还位进门就听到沈父沈孝廉威严的声音,透露着一股怒气。抬头看到沈老夫人坐在主位上,沈孝廉坐在右边侧位上,左边侧位是沈若雪的母亲,韩氏。韩氏,年纪三十出头,虽然保养得当,却因为后宅

  • 火影:修罗瞳术之20个未接来电

    我从文学社经过没有看到可,有些失落的走着,突然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这声音是可的,温柔沙哑,高傲坚决,而另一个男生的声音同时也像尖刀一样搅动着我的心脏。我努力克制着急促的呼吸,一遍遍想他们没什么,真的没什么,可是耳朵不听使唤的开始咀嚼他们不清楚的话语。“你们这样在一起,简直可笑,有未来吗?”“这不关你

  • 会心百分百[全息]在线阅读第10节

    滨海初级神纹学院一处廊亭中,一个黑发小男孩用手杵着下巴,手肘放在廊亭座椅靠背上,嘴角咧到一边,翻着白眼,一个金发男孩儿在一边手舞足蹈吱哇乱叫着。“小铭!你可太牛了!你知不知道,整个学院都传着你的事迹唉!我认识的那几个家伙一直在跟我说你的事,哈哈哈哈,笑死我了。他们不知道,我可是你哥啊。嫣然姐也听说了

  • 快穿之重生旅途在线阅读第9章

    说不难受,那是假的。生活了那么久的家,叫了那么多年的爸爸妈妈。怎么可能说忘记就忘记?曾经有多宠,现在就有多冷漠,而这其中产生的差距感,甚至可以将人彻底击垮。陆媛正是找准了这一点,刺激陆蔷薇。可陆媛不知道的是,再强烈的刺激,一旦当它发生了第二次,所产生的冲击,就会大幅下降;以至于,陆蔷薇听到蔷薇花被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