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言情 > 正文

重生为八零后第7章在线阅读

2021/4/7 6:54:08 作者:唐三姐 来源:晋江文学城
重生为八零后
重生为八零后
作者:唐三姐来源:晋江文学城
看了很多小说,都是坏人做错事后生活不如意,临死前后悔了,然后就能够重生了,改变命运。我是一点都看不下去了,上辈子你都能这么恶心,重生后就能够翻盘。把上辈子的污点洗掉吗。所以在看了十几年小说后,我决定自己写一本好人重生的故事。一个只读过小学一年级的农村妇女,车祸重生后成为自己的堂妹,决定改变上辈子家人的命运,带领全家人奔小康的故事。家长里短。没有极品亲戚。

“小芹,你说男人一般都喜欢些什么啊?”大清早的,秦诏诏趴在八角石桌上无精打采的说着,活像一株被霜打了的向阳花。

她的话刚好被去拿糕点回来的小芹听见,小芹笑着道:“别的男人小芹不知道,但少爷肯定是喜欢少夫人的!”秦诏诏听后忙摆了摆手,“他?小非非就是个书呆子,眼里心里都是他的书他的法学”,说完又趴在了桌上装被打坏了的花。看着温婉可人的小芹认真的将糕点一盘一盘的放好,俏生的小脸上挂着甜甜的笑意,啧啧,她要是男人肯定会爱上小芹这小妮子的,当然前提是她别开口说话。等等,她要是男人……对啊,男人嘛在这时代男人除了喜欢金钱名利就只剩女人了啊,更何况是蒙恬那种糙汉子了,常年在外跟敌国干架,哪儿有时间去了解醉生窟、温柔乡啊!啧啧,秦诏诏你可真聪明!

……另一边,书房内……

“徐爹,交代你的事都办了吗?”清雅古朴的书房内,徐爹看着韩非手中的纸简,恭敬的点了点头,从怀中小心翼翼的拿出了一墨一红的玉块,放在了韩非面前的书案上,“少爷,黔令和赦令从今以后便可以真正的物归原主了。”韩非看着眼前泪眼沾襟的老管家,心中滋味万千,若是从前他绝对不会听从母亲的遗愿,去淌入这争权夺势的深渊中,可是……秦诏诏出现了,她就像是一颗随风而来的蒲公英种子,像希望般在他心上扎了根,不知不觉发芽成长,等他发现时才发现她已长成了一棵惹人疼爱的毛茸茸的蒲公英,让人忍不住想护着,更不要说去拔掉她了!

他平生第一次质疑了自己的老师,在那日大殿上,看着众人对着秦诏诏指指点点,讥讽嘲笑,看着独自一人站在那空旷大殿中孤独无依的姑娘,他心疼了,动摇了,动摇了对从四岁发蒙便心怡神往的法学思想的坚定,他想,秦诏诏大概真的成了他的命了!

“我……会做好的!”韩非点了点头,将黑、红两个玉块拿在手中,对着徐爹说着,眼中的坚毅让人愿意从心底去相信他。“老奴终于盼到这一天了,要是王妃知道该有多么欣慰啊!”徐爹感叹着,而一旁的韩非默然的垂下了眼。

“咚咚”“进来吧!”敲门声响起后,徐爹在韩非的示意下开口让人进来。“少爷,老爹,属下在将军府探了探,蒙将军这几日除了进宫外便没有再出过门,但是他半刻时辰前接到了一个帖子后带了他的贴身侍卫出门,去了鸣亭楼!”来人是徐爹手下的人,忠心程度比死士还甚,所以韩非让徐爹派人去监视蒙恬,毕竟大计的完成少不了蒙恬的帮助,却不想有人先他一步下手了!

“鸣亭楼?不是都城内最大的卿楼吗?蒙恬一向不近女色,去哪儿干嘛?”徐爹疑惑道。那个探子跪下也摇头,“属下无用,无法看到帖子内容”。“无妨,下去吧!”韩非展开手中纸简,探子抱拳退下了。

“徐爹,我们去看看”,韩非又将写好的纸简给徐爹看,徐爹看后点点头。韩非颔首,伸出右手将他书案上的砚台移开,突然那面原本作了彩画的木屏风突然移开,露出一个同样画了一幅高山远水图的石壁,韩非在石壁上左右敲打了几下,石壁应声而开。韩非看着开了的洞口,顿了顿,抬步走了进去,后面的徐爹也跟着进去了。

进去后是一条长形昏暗的甬道,走了百来步,前方出现了两个岔路口,韩非径直走向左边那个圆形甬道口,走到尽头,一个厚重巨大的石门堵住了路,这扇门大约重两千多斤,乃是沉在寒潭中浸泡了上千年的心石打造而成,石门中有一个凹进去的地方,仔细看乃是一个彼岸花形状的图案,花朵上方还盘有一条龙,韩非从衣袖中拿出了先前那枚红色玉块放了上去,当玉块上的图案和石门上的图案完全契合后,石门轰隆一声,缓缓上升到半人高的位置,悬空着,让人害怕突然它就掉下来了!进去后,发现四周墙壁全是凹凸不平的石头,随着脚步声的响起,墙壁上也燃起数盏烛灯,瞬间照亮了整个空间,石床、石椅、石桌、石柜……仿佛这里面没有什么东西不是石头做的一样,那些石桌石柜里堆满了数不清的瓶瓶罐罐,上面写着不知名的符号类的文字。而石桌处还坐着一个……童颜鹤发的人!这个人……从他们进来到现在除了一直在捣着一个石罐里的东西外再没有其他的动作了。

“十年了,终于等到这石室打开的一天了啊!”那张看上去不过十三四岁孩童的脸般的人发出了稚女的声音。“……嬷娘”韩非握紧手中的拳头,看着面前童颜鹤发的人,张了张口,半晌才颤抖的开了口。

“没想到,十年弹指一挥间,少爷……长大了啊!”被韩非喊作嬷娘的人开口说道,那张稚嫩的脸上流下了两行泪水。一旁的徐爹见此也是泪眼泗流,但他搽了搽眼泪,道:“好了,别忙着感叹了,老婆子,快点办正事吧!”,然后将之前探子的话大致说了一下。

那个老妇人……应该被称做妇人吧,也连忙揩了眼泪,点头说好,开始接着摆弄瓶瓶罐罐,韩非看着忙碌起来的二人,眼眸暗沉。

……另一边,鸣亭楼……

“将军?您……要找的地方就是这个吗?”蒙恬的随身侍卫茫然的看着自家一向行事杀伐果断、正直勇猛且不近女色的大将军居然……会有来卿楼的一天,还是都城最大的卿楼!将军,您是认真的吗?

然而下一秒,他家的将军便给了他答案,只见那个英勇俊朗的将军点了点头,道:“没错,就是这里!”眼中难得闪过一丝喜悦!

近身侍卫:……

当蒙恬一身青袍便装走进花楼时就引来了不少视线。身着青袍的他,少了几分杀戾,多了几分温和,更显俊毅。引得不少姑娘尖叫和招惹,但他丝毫没有被打乱心神,有一个倒他身上的,他直接把人推地上了,惹得众多姑娘只敢看不敢下手。

“少……公子,”小芹到口的“少夫人”硬生生的被秦诏诏的眼刀逼了回去变成了公子。“说”,秦诏诏一手搂着一个身着紗丝、衣着暴露的美人,吃着她们递到嘴边的水果,说道。

“您觉得……蒙大公子会来吗?”小芹此刻一副稚嫩丫鬟的模样站在鸣亭楼的天字甲号房中,手足无措,话都说不利落了。因为她……真的没想到秦诏诏找的……最好玩的地方是都城里最有名的……卿楼啊!

“好了,小芹乖,不然小爷不要你了!”秦诏诏无奈的笑了笑,佯装生日的说着。

“小……小芹不敢”小芹下意识的想下跪但被秦诏诏的眼神吓回去了。“没事儿,没了她,不是还有奴家几个姐妹陪着爷你嘛!”怀中的女人愈发往秦诏诏身上靠,秦诏诏看着她们,大笑一声,颈部露出了鲜明的而性感的喉结,“哈哈,好,小芹……你去内室休息一会儿吧”,秦诏诏特意咬重了内室两个字,小芹看了看秦诏诏最终点了点头,进了内室。

看着小芹走了,那两个花娘愈加放肆,两双柔若无骨的手在秦诏诏身上游走,若是男人早就把持不住了,可惜……秦诏诏不是男人!

“秦爷可真是,逛卿楼还带着个不解风情的小姑娘,难不成是嫌弃我们姐妹二人?看不上我们吗?”两个花娘娇弱的扑倒在秦诏诏的身上,略带委屈的说着。

“哈哈,乖,这不是家里安排的吗,再说她还是个小豆芽,怎么会让爷感兴趣呢?爷当然喜欢小美人儿你们了!”秦诏诏摸着一个花娘的下巴,流氓般的笑着,正当房中娇笑不断时,房门突然被人从外大力踹开了!一个身着青色衣袍面色不善的高大男人走了进来,他身后还跟了一个带着刀的男人!

“啊~,你们……是谁啊?”“谁让你们进来的?来人哪!”秦诏诏脑袋疼的看着被吓得在房内尖叫的的花娘。哎哟喂,人家可是蒙大将军,还来人呢!来人也是来砍你俩的!笨死了!

看着蒙恬隐忍到青筋暴起的拳头,秦诏诏勾起了嘴角,从榻上缓缓的站了起来,顺便理了理被两个花娘扒开了的外衣,“住口!这可是爷的贵客,不得无礼!”,虽言辞凶厉,但秦诏诏却是用晚安电台中暖男小哥哥的声调说出来的,听来不觉严厉反而更觉宠溺的味道在里面,让两个不但住了嘴,还连连行礼道歉。

蒙恬看着站在不远处言笑晏晏的俊俏男人,不由得微微怔住,这世上……竟还有生得这般俊俏无双的男子,与当朝韩上卿之貌也不遑多让了!

秦诏诏今日外着一袭韩非改良版的竹纹白云袍,内穿流云卷画云锦缎,腰系一条金丝竹纹玉玺带,更显腰若柳枝惹人怜,但她又将头发盘成了世家公子特有的束冠,如此一来又多了几分英气逼人,再加上她用了特殊手法将喉结显了出来,脸也变了不少,膺前也用束带裹了起来,活脱脱一个娇嫩小公子出世了!真是应了那句:玉面不只巾帼,须眉可赛娇娥!

“绝色无须多螓眉,一颦一笑自风情!说得就是这样的人了吧!”下一刻,蒙恬都被自己脑中的话惊愕的呆了呆,他使劲皱了皱眉,将脑中的荒谬想法压了下去,若真是个玉佛般的人儿,又怎么可能写出那样的字帖!

“你就是那个传书帖的人?”蒙恬问道,紧皱的眉显示了主人的心情。

秦诏诏假装看不到蒙恬隐忍的怒火,厚着脸笑道:“正是在下,在下秦照!见过蒙大公子!”

“你找本公子有何事?还有……为何来这种地方?”蒙恬看了一眼秦诏诏那明晃晃的笑脸,立马移开了视线,语气不耐道。

“蒙大公子不要急嘛,坐下来聊,而且……这哪里不好了?明明很干净嘛,再说若是世上任何东西都只看表面不顾内里就下定论是不是不太好啊?就像这茶杯一样,看上去普通无奇却是千金难求的瓷具!”秦诏诏将桌上的茶杯拿在手里把玩,语气甚为漫不经心,似乎她面前坐着的不是那个杀戮万千的大将军一般。

不知到底是因何感触,蒙恬破天荒的在贴身侍卫惊得下巴脱臼的视线中坐了下来,正好坐在秦诏诏的对面。

“说正事,本公子没有这么多的闲功夫跟你耗!”蒙恬掀了衣袍坐下,依旧是那副戾气满满的语气,吓得那两个花娘动都不敢动。

“蒙兄忙,小弟自然知道,但再忙也要给自己一个放松的时间嘛!来人哪!”秦诏诏说完便拿起手边桌上的折扇拍向手心,响声刚落下,从门外便鱼贯而入数十名面带纱巾,身形曼妙的女子。

秦诏诏打开折扇,从站成一排的女子面前走过,然后站在离蒙恬五步远的地方,咧嘴笑道:“蒙兄,这几位呢可是皇城内排名前十的圣女(就是花魁),各有千秋,蒙兄想先看那一位呢?”

蒙恬看着笑得两眼微眯的人,突然仿佛眼睛被什么东西牵扯住了一般,定然的看着秦诏诏,不过一瞬间,他有恢复了常态,看着依旧在努力推销圣女的人,眼眸一暗,不知在看着什么。

秦诏诏见蒙恬沉默不语,但那两只耳尖却已经微微发红,内心道:小样儿,本姑娘闯荡江湖23年还吼不住你这么个老直男吗?

“瞧,都是你们太美了,蒙公子都不知道怎么选了,来,一个一个来!”秦诏诏轻佻的对着一干女子笑着,风流模样引得一众花娘娇笑不止。

“住口,你是不是该告诉我你到底有何目的,还有你到底是何人?”蒙恬终于忍不住扑腾一下站了起来,脸红的不知是气的还是羞的!

“好啊,你们去部下去吧,我要和我蒙兄好好叙叙旧!”秦诏诏收回执扇,对着蒙恬说道。让一众花娘下去后,秦诏诏的脸色以非常人可控制的速度变得严肃起来,蒙恬看了一眼秦诏诏,挥手让欲言又止的贴身侍卫也下去了。

秦诏诏见此,慢慢坐在了八仙桌旁,从怀中拿出一个牛气卷纸,慢慢道:“小弟呢,就是想和蒙大哥做个朋友!”

蒙恬从看到牛皮卷纸的那一刻,瞳孔便猛然一缩,这时……从内室走出一个身着素衣、面容清丽的女人,当蒙恬看清面前女人那一刻,眼中像是充满血丝般红的吓人,似乎是见到了比生命还重要的东西般……

当小芹再从内室里出来时,发现房间里只剩下秦诏诏笑嘻嘻的嗑着瓜子喝着茶了!

“公子?”小芹刚出声,秦诏诏便扭头对着小芹笑:“走,爷带你去醉仙楼吃好吃的去!”小芹一听这话就知道她没事儿,内心的担忧也卸了下去!

在秦诏诏搂着小芹快走出花楼时,她刚才所在的的天字甲号房旁的乙号房房门被打开了,从里面走出一个约二十左右模样清俊一身儒雅气息的男子,男子一直看着秦诏诏两人的身影直到消失!

“小二,来瓶上好的陈酿和三大盘醉仙鸡!”秦诏诏刚进去就朝殿小二喊了一嗓子,此时她早就没了先前那件白云锦袍,而是披了一件素雅色的青衫,看着像是谁家的小公子的陪读。

“好嘞,爷,你请上座!”小二手脚麻利的给秦诏诏将角落靠窗的位子给整理出来,待二人落坐后,便去后厨催菜去了。

这醉仙楼虽然是大酒楼,但是却是类似于现代五星级的酒楼那般,下楼可供各种散杂客人吃饭,身份尊贵的可在楼上二三楼吃饭,楼层越高,身份越显赫。费用高低也不同。

但是醉仙楼除了招牌菜贵外,其余饭菜也不是很贵,所以市井小民也是能进来消费的!

“哎,听说了吗?皇上准备攻打齐、楚两国了!”秦诏诏对桌的几个身穿粗布类似于皇运码头杂役的其中一人说道。

“是吗?这话可不能乱说,小心你丫的脑袋!”另外一个国字脸的高大男人警告着刚才说话的人!

“怕啥?这可是真的,我听舵头他们说的皇运的兵力全部加强了,想通过长江水路攻打楚国,听说这计划是那个新来的什么易书先生出的!”那个原先开口的人回道。

“这什么狗屁先生真会儿挑事儿,打仗?这还不是苦得我们平民百姓!”

“就是,哎,我听人说啊,那个……易书先生似乎……有病!”其中一个望了望四周,小声说道。

“病?什么病?”其中一个人好奇问道。秦诏诏从一开始听到李斯的名字就关注着这桌人了!所以一听到他们说李斯有病,就更好奇了!

“听说好像是……不举!”那个人卖够了关子,才慢悠悠的说了出来!

听到这话,秦诏诏刚入口的茶就这样被喷了出来,啥?李斯不举?兄弟,你认真的吗?

“真的假的?”一个瘦个男人问道。

“真的,我大姑的儿子在宫里当值,是个公公,还是总管大人的心腹,对这些事儿还不清楚吗?还有啊……”正当秦诏诏想再仔细听听的时候,她们点的菜上来了,而且中间的桌位上又上来三个人,一个二十几岁左右的青年,一身儒雅之气,想必是个读书人,另外一个是个花甲之年的老翁,看他对那个青年的恭敬态度大约是年轻人家里的老仆,此外,还有一个俏皮小童,大概是小厮陪同!他们三人也点了醉仙鸡。

中间隔了人,秦诏诏无奈只得放弃继续听八卦,她最为喜欢这些闹区,不要小看这些市井小民,他们的消息可能比那些当官的都要灵通和真实可靠。话说这醉仙楼的老板还是个聪明人!

秦诏诏抬头时正好撞上那青年的视线,蓦然一僵,随后又自我嘲笑道,这男子眼睛和小非非很像呢!一双好看的眼睛!

待秦诏诏和小芹回到韩府,才发现院子里都没人,她让小芹自己去休息,她也想睡个觉。

走到她自己的院里,刚打开房门,来不及抬头便被人一把搂住腰拉了进去,一个旋转就被人按在了檀木桌上,嘴还没来的及呼叫就被人用嘴堵上了。

待秦诏诏看清压着她的人时,呆了,韩非红着眼的看着她,仿佛受了天大的委屈一般,狠狠地掐住了秦诏诏的腰,但是秦诏诏的后背被桌子角咯的生疼,挣扎着要起来,却被他突然一个拦腰抱起,一阵眩晕后,秦诏诏被摔在了她那张非常公主心的大檀木古风榻上,还不等她坐起身,又被韩非一手推了下去

“小非……”话没说完,嘴又被堵住了!

秦诏诏:……

最后秦诏诏一巴掌拍在了韩非白皙的脸上,这一巴掌她用了不少的力气,导致韩非的脸上瞬间浮现出了一个小巧通红的巴掌印!

“小非非……”秦诏诏想要解释一下,却见韩非红了眼眶,瞪了她一眼后,转身走了,仿佛为了表示他的不满,他还将门摔的震天响!

###

等韩非走后,秦诏诏看着自己的手,忍不住扇了自己一巴掌,“笨啊,秦诏诏,你怎么能打他呢?你居然敢打韩非,不要命了?”

秦诏诏自言自语的说完后,哀嚎一声,将自己的脑袋埋进了被子里……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重生鸿蒙曲在线阅读第六节

    虽说对方是和尚打扮,但是我还没打算相信他。我颤抖着捡起地上的汉剑,装入剑袋背在背上,然后双手合十,对他鞠躬,抬眼看着他谨慎地问:“请问大师如何称呼?”大师见我这么有礼貌的举动,于是也对我鞠躬,优雅地说:“贫僧法号一叶!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施主既是有缘之人,贫僧自然是来指点施主迷津的!”我有点担心

  • 狂庸章二十万年前的狠人

    创造一切能想象的东西就是只要神力足够,大到一个多元宇宙,小到一枚绣花针,只要你敢想,那就能创造!链接一切次元位面就是只要发动永恒之书,大到众生认知中最强的位面,小到脆弱的虚幻位面,只要你运气好,那就能打开位面通道。而创造无数系统就是永恒之书认为的最适合李慕收集资源的方法,沟通位面,销售系统,收集资源

  • 才不是女孩子在线阅读第2章

    地球第一研究院里,地下一层试验场里。十岁大的尧郃驾驶着一台二十五米高的大型机甲,来进行机甲的适应性测试。“76.1%,76.2%......78.3%”尧郃看着显示器上停在78.3%的数值,讪笑道:“爸,有点失落,还是没有超过80%。”“滚,你个小兔崽子,你才几岁啊,赶快给老子下来,让我看看怎么样了

  • 制霸空权在线阅读第四章

    “不知,睿王有何要事,没有的话,大门在那边,可以滚出去哦。”叶雪歌明知他是来退婚却故意问道。总觉得看别人那种生气的反应很好玩。“本王今日来退婚,叶雪歌,你退了,本王许你妾位如何?”南睿不知为何,如今面对她似有些退意。是她今日褪去那厚厚的妆粉,露出绝美的脸的原因?那张脸,即使是南洛国拥有第一天才和第一

  • 重回班花宝座劫发场

    项羽手里拿着剑!双目紧紧地盯着前方,说实在的,他已经看好了周边的一切,他明白,能不能救下龙且,这就全看他的。龙且必须得救!在项羽的心目中,龙且是这阳武城的唯一的男子汉!在博浪坡,胆敢给剌杀秦始皇的英雄高力士收尸的人,他认为那都是男子汉!如果高力士不死,他项羽也一定会救他!吕凤现在手里提着一蓝子菜和饭

  • 医诺千金,现任前妻别耍赖!第2章在线阅读

    之前八重教训新七郎的时候,小谷平太也在现场。他清楚八重的神勇。但是,前波氏是石高过万的大领主,手下兵将如云,你一个人再厉害,也双拳难敌四手。新七郎每次作恶,身边都会带着武力高强的家臣。先前那一次,只是凑巧没带罢了。要是让他回去叫上人,就算是八重也不可能是对手。在小谷平太眼中,八重只是个浪人武士,跟常

  • 霸天之欲第7章在线阅读

    当我们一天天长大,我们的父母一天天长大;当我们的孩子一天天长大,我们也不可避免地一天天长大;在这个时候,我们的父母可能已经死了,或者他们可能已经死了很多年,时间不长。生命就像循环一样,不断的轮回传递和延续的往复循环一样。出生,衰老,生病,死亡,新陈代谢世代相传。自然规律是不可抗拒的!当我们既是父母又

  • [*******兽在线阅读第九节

    这则公告内容如下:亲爱的用户们:现已查明,小优优化app是一款无毒安全的一款优化软件广大用户们可以放心安全的下载使用另我们想与小优优化APP的制作者进行深入合作,如看到此则公告还请联系我们2017年9月13日“这些厂商的脸皮真的好厚啊,昨天还在污蔑人家,今天就想跟人家合作了”“资本金的嘴脸此刻体现的

  • 死亡人鱼岛在线阅读魔君出世

    末日山上的封印台上,四根封印柱子高高耸立直cha云天。每一根柱子上镶嵌一块铭石。铭石闪耀光芒,但今天铭石闪出的光却与以往不同,今天的铭石散出的光芒忽明忽暗。像是预告着什么东西一样。封印得阵印也不断的向上隆起。显然,这个封印支撑不了多长时间了。但封印四周,几位人族老者仍不愿放弃,他们拼死着在加固封印,

  • 混账王爷红鸾妃之自投罗网(2更求收藏鲜花)(2)

    “云儿,你到底要做什么?”一家旅馆的房间里,万氏按照李智云的要求,收拾打扮一番,脸色虽然苍白,可总算不像之前一样狼狈了。李智云也收拾好了。他换了一身新买的锦衣,并且将头发整理的一丝不苟束起来。听闻万氏的询问,李智云转身郑重其事的说道:“母亲,我接下来要为我们母子争一条活路,我希望,无论什么时候,你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