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豪门小说 > 正文

绝地求生之死亡大逃杀在线阅读Page01·以切分音开场

2021/4/7 20:31:15 作者:跳舞的傀儡 来源:飞卢小说网
绝地求生之死亡大逃杀
绝地求生之死亡大逃杀
作者:跳舞的傀儡来源:飞卢小说网
“真人死亡大逃杀游戏已经正式加载完毕,你要开始游戏游戏吗?”冰冷的电子音在齐旭的耳畔响起,正准备吃泡面的齐旭一头雾水,他不清楚谁在恶作剧。这时手机震动了一下,冰冷的电子音又再次的响起,“现在打开你的手机,按1参加游戏,按2拒绝,游戏中其它的99位玩家全部死亡后可获得能实现任何愿望的神物金苹果”。什么?能够实现任何愿望的神物金苹果?听到这里他的瞳孔强烈的微缩,他想抗拒手指却不听使唤。最后犹豫的许久的他终于按下了1键。他无论如何也不会想到,从他按下数字键的那一刻起,他的人生从此将会发生翻天覆地的改变

林娜·阿德尔,青霜号船长,3A+级哨兵,混乱星域里有着相当名气的独行佣兵,称号“灰枭”。

目前的人生感悟:“人生处处都是坑,一不小心就得摔。”

现在,我们询问一下阿德尔小姐这一感悟的来由——

“MD按照我叛国之前的了解VOS钴石的利用率能提升到33%的危险界限怎么说都得是我死了以后了,怎么接个保护任务就能撞上能搞出这种宇宙性大突破的天才!

宇宙里天才那么多干嘛!赶着去哔——啊!

死了也就算了,思路和研究成果居然留下来了!

……然后cc还禁止我使用过激手段解决……………………”

啊,这真是人生一大坑,我们还是不要把目光聚焦在愤怒起来的阿德尔小姐身上,转向青霜号上的其他人吧——

例如陈容声小先生?

——————

“小四,这个零件是安在这里吗?”

“没错。”

电子女音立刻回答了陈容声的问题,然后又是下一次交谈。

等到完成了这次拼装,Ⅸ和男孩儿的交谈就彻底结束了。

看着手里的简易窃听器,陈容声像大人一样慢悠悠地叹了一口气。

男孩儿接受事实比他父亲快多了。在陈容声的理解里,这是一次因为妈妈的研究造成的问题——就像是电影里会出现的环保黑客一样,灰头发姐姐认为妈妈的研究会造成大破坏,所以暂时把他们扣在这里。

当然,她不会是大反派,因为她救人,而且不杀普通人。

所以当然也会像是电影里一样,国家会救援搞出大事来的科学家和他们的家人,然后大家一起从反派手里逃跑,顺便商量出一个所有人都能接受的方式解决研究的问题。

于是陈容声比陈霄镇定多了——陈霄的焦虑在这艘应该只有四个人的飞船上只有他自己看不出来,男孩儿的镇定则把林娜和Ⅸ吓得盯了他一个月,确定孩子没被吓傻才放松。

而陈容声的活动范围也当然比陈霄大得多。

在他父亲还不能离开生活区的时候,男孩儿已经能进轮机舱和操作室了。

因为男孩儿需要接受教育,而比起除了数学其他已经扔到脑后的陈霄,林娜·阿德尔意外擅长教学。

从基础的语言数学外语,到直接上手实践——但是陈容声好像没听说小学生的动手课是以拼装简易窃听器开始的,这点儿是很奇怪。

但是这快三个月的时间过去,男孩儿也知道有些东西是问了也没用的。

就像是实践课为什么会教一个小学生下轮机舱和格斗术,在漂亮的全透明舱室里为什么会有一个能一天不动一下也不说话的漂亮大姐姐,和小四为什么认为自己不会想和她说话。

这是最重要的三大问题。

不过飞船上的其它人明显对此有其他看法。

——————

林娜·阿德尔再次头疼地对上陈霄。

在初步沟通之后,男性向导起码放下了某些让林娜觉得自己是不是什么时候转变为了色|情狂的想法;可之后的交流明显更困难。

一个坚定固执地想要完成老婆遗愿的好男人,假如不是他妻子的研究涉及了某个方面,林娜说不定还会顺带着帮上一把。

——可是……谁叫她的研究就是涉及了某个方面呢?

“……作为一个利马斯特星域出来的人,我·必·须·尽我所能阻止任何对VOS钴石的开发研究。所以这没什么条件可谈。”

面对再一次试图说服自己的男人,少女外貌的哨兵耸了耸肩,甚至是遗憾地对陈霄摊开手。

“在混乱星域,利马斯特星域是最穷困的。”

很明显,陈霄没打算放弃:“ISR星域拥有含量最丰沛的晶虾源矿,伊洛尔星域各种能源矿都有,而利马斯特虽然和ISR一样拥有大量单一且易于开采的矿物,但是VOS钴石的低利用率始终……”

“所有利马斯特的人都知道。”

林娜平静地回答。

“而且所有利马斯特的人都没打算让它提升过。”

“可你……”

“没错,我不是利马斯特星域原住民。”哨兵收回胳膊,双手指间交叉撑住下巴,“但其他在利马斯特讨生活的人也得遵守规矩不是吗?”

这真没什么可说的,既然这是一个被整个星域默认并且没有外人知道(可怕之处在此)的规则。

陈霄勉强撑住了表情,可从来没受过训练得团圆整个沮丧地趴在了地上。

哨兵的紫眼睛在能让人看出满心沮丧的熊猫身上停了一会儿,“……唔……利马斯特人这么做的原因,你可以试试去问族母。”

“族母?”

“利马斯特人的某些观念是很古老的。”哨兵的声音里甚至带上了笑意,“他们有不去问就不搭理年轻人的长老,还有和华夏军队的政委很像的族母。每个部族都有。利马斯特星域最大的秘密,都在族母的心里。”

“所以假如你想找人继续你妻子的研究,别试图让我放了你——我是没资格这么做的。但你可以直接去找个族母为你担保。”

“……我该怎么见到族母?”

阻止自己行动的力量来自混乱星域各方势力中最神秘的利马斯特。

那是利马斯特星域——陈霄觉得自己的阅读量够多,但是从来没有任何资料能记载利马斯特内部的情况。除了最丰富的VOS钴石产量和在哪儿都能生活战斗的利马斯特人,人们对这里的其他了解都很浅。

他甚至从来没看到过任何书籍游记里有利马斯特人还按部族聚居的记录。

“我不知道。”

毛子哨兵此刻看起来就是个无赖。

“我已经让九把你的资料报给我认识的奇欧族母和艾玛森卡族母,但是她们什么时候决定要见你,想不想见你——可不是我能决定的。”

陈霄不敢相信地瞪着对面的家伙,少女模样的哨兵一脸演电影都够用的纯白无辜。紫眼睛睁得大大的,看起来简直是只做成得意洋洋表情的洋娃娃。

“别这么看我,这个谁都没办法。所以我们暂时休战怎么样?”

男性向导保持着被噎住的表情沉默了一会儿,无可奈何地垂下了头。

“好吧。”

猫头鹰咕咕叫了几声。然后林娜·阿德尔懒洋洋地往椅背上一靠。

“行了,就这样。你可以随时叫九告诉你联络现状,就别随时随地试图给我添乱了。”

就因为这个意料之外的大麻烦,林娜已经三个月不敢接任务或者下船了。要不是这次救援换来了相当不错、以一船标准人员配置为计算给出的给养,青霜号说不定真的要面临困境。

——幸好我改装了Ⅸ。Ⅸ真的是太好用了。

得意洋洋的想法在哨兵脑中一闪而过,然后林娜就把思维拉回了现下。

哨兵向悬空桌子另一边的男性向导伸出了右手。

“好吧,既然达成了协议,那就正式认识一下吧。”

林娜·阿德尔的手握起来一点儿也不像一个少女。骨节不粗大但是明显坚硬,皮肤相对粗糙,陈霄能摸到柔软的一层薄茧——甚至陈霄的手都比这双手要细嫩。

“林娜·阿德尔,青霜号船长。独行佣兵。我的船上有我、西茜娅·李和九。目前急需一个理财顾问,因为这之外的活儿我们三个就能干完了。”

——当然,一个青霜号AI这样的人工智能……它甚至直接从我的终端里查出了我的职业!

陈霄轻轻腹诽了一句,然后茶色的眼睛与紫色的那双正正地对视。

“陈霄,华夏人民共和国人,投资咨询顾问。很荣幸我能填补青霜号的空白——”

——前提是你别忘了我们的协议。

男性向导满脸都写着这句话。他努力掩饰了,但是对于林娜还是很好分辨。

哨兵有点儿想笑,但既然她没打算把陈霄永远扣在自己船上或者让他永远消失,她还是成功地把那点儿笑意掩饰了起来。

剩下的,就是更正常而且贴近生活的事情了。

例如——

“好了,现在我们讨论点儿别的。”哨兵极为自然地在收回手后调转了话题,“因为你和你儿子,青霜号已经三个多月没落地了。”

“这意味着这三个月我们都是依靠之前的储备过日子。而既然你已经接受事实了,我们也可以找个星球落地,修正一下顺便补充给养。嗯……顺便再一道接个活儿什么的。”

林娜的声音格外轻松。

“所以在落地之前,你得好好训练一下。”

看着对面有点儿震惊又觉得理所当然的男人,林娜顺顺当当地说了下去。

“别让人觉得你是个能随便下手的小鸡仔儿,搞得我一天到晚全解决你的麻烦。”

——————

然后陈霄第一次见到了西茜娅·李,林娜·阿德尔口中青霜号的另一个常住人口。

比他儿子速度慢多了。

“……cc……”领路的哨兵背对着陈霄,语气迟疑,说话的时候像是有石头系在她舌尖上,“你应该没真正见过那些因为不屈服而被塔彻底毁掉的向导吧?”

这是真的。华夏的向导总是被其他国家的人嫉妒得眼睛流血,但是他们很少真的见到——毕竟这是各国的政府和塔的阴暗面,不适合被其他没有塔的国家的人看见。

所以陈霄知道的,唯有猜想。

“……cc就是一个活的。”

这是林娜当时和他说的最后一句话。然后哨兵向向导的精神向导(那只叫声奇怪的天鹅)点头致意,绕开那只美丽的动物,拉开了舱门。

曾经在登上飞船时和精神领域中见过两面的女人安安静静地坐在门后,透明的舱壁透过的无尽星光之下。

——她很美。

真的,非常美。而且她拥有的是种令陈霄感到格外亲切的美丽,像是笼在一条江水上的烟雾,或者历史书册上的敦煌飞天。

她应该是华裔,或者说女人至少有一部分明显表现出来的华夏血统。所以她的轮廓精致明晰,却也圆润柔软,没有几乎必然伴随深刻线条而来的粗粝。

丝缎一样长发没束起,披散在女子的肩头,在星光之下微微反光。和那双一样深沉黑色的眼睛相互映衬,在令人惊艳的同时也令人战栗。

因为那双眼睛只是单纯地倒映着外界。

不是什么都没有,但是比什么都没有还可怕——起码前者能让人觉得她是个人,而不是一个用宝石或者镜子做了眼睛的玩偶。

骇得陈霄向后踉跄了一下,被林娜反手拽住之后才勉勉强强装作了没有异状的样子。

哨兵像是背后长了眼睛一样,在男人装出正常表情之后背对他嘲讽地拉起了嘴角。

“虽然你早就知道了,但是还是应该正式介绍一下……cc,这是陈霄。你叫我救的那家伙。”

林娜一把把陈霄拽到了自己面前,让男人觉得自己全身的汗毛都在那双玩偶般的眼睛的注视下炸起。

“陈霄,这是西茜娅·李。我们两个目前是精神结合的战斗搭档。”

“在VOS钴石开发研究的问题解决之前,陈霄和他儿子也得和我们在一起。”在完成基本介绍之后,哨兵就给他们两个一人拉了一把椅子。坐下后林娜就那样神色平淡地,完全忽略面前那个人跟玩偶一样不会有任何反应地开始对她说话。

“当然你也知道,华夏的向导在精神治疗上是一把好手,可战斗上挺多都是废物。所以需要你帮我训练训练他。”

“就是这样。”

西茜娅没有反应。

这个女人就是一个美丽的木偶,假如她没有呼吸——而她的呼吸动作更加重了陈霄心里浮出的惊悚恐怖,男性向导必须努力把注意力转移到其他地方,不然他都不知道自己会在这种突然浮现的心底的极度恐惧中做出什么。

而少女在简单地说完话之后就站起来,准备向房间外走了?!

‘你要留我一个人对着她?!’

向导向林娜伸出的精神链接极端简单脆弱,就是在震惊和恐惧下的本能吼叫而已。

似人恐惧症。

不罕见,但是林娜没想到西茜娅的状态居然也能让陈霄害怕成这样。

哨兵抓住了这丝吼叫完就要断裂的触丝。

‘放松,cc很正常。我要是继续呆在这里你和我才危险。’

‘……!!!!!!!!!!!!’

一连串惊叹号震得林娜脑子发疼,于是哨兵离开的速度猛然蹿升。舱门打开关上只是一瞬,就把似人恐惧症严重发作的男性向导独自一人丢在了西茜娅面前。

巨大美丽的天鹅发出了轻微的叫声。

然后正要起身的陈霄就跌落在了椅子里。童话中才有的纯银色光海再次出现在陈霄眼前——和精神领域中不再空洞呆板如同木偶的西茜娅·李一起。

——————

西茜娅的特训极其有效。不管怎么说,青霜号在vs52号行星上着陆时,林娜得到的是一个起码能带出去不会被一帮未结合哨兵当成小甜点啃掉的向导。

至于无差别向外发散的精神攻击……这是小问题,而且也影响不到林娜,所以可以忽略。

哨兵把整理完的腰包合上,顺手抱起了父亲此刻不敢接近的可爱男孩儿。

灰色的猫头鹰落在陈容声的头顶上。男孩儿像是感觉到了什么似的抬了下头,然后又转回来好把下巴搭在少女细窄的肩膀上。

在猫头鹰落在男孩儿头顶时,属于哨兵的坚实屏障将陈容声也包裹了进去。

这让陈霄松了口气。

他现在与其说是掌握了精神攻击的方法,不如说是在西茜娅的精神逼迫下不得不无时无刻保持这种炸刺的状态。这让陈霄没办法顺利地收回自己的攻击,更别提控制范围选择目标了。

也幸好陈霄的稳定性和持续性评级都上了A,不然他在保持这种状态超过三个小时后就得昏倒在飞船上,而不是还能有精神和林娜一起出来“采购”。

“……vs52是个没什么特别的普通宜居星。”林娜之前简单地给陈霄介绍了一下他们的目的地,这是她对vs52的总结。

在混乱星域,这个意思是它没什么特别的地方,只能作为星际间流浪者们的一个补给站或者暂时的落脚地。

同时,它也没有什么成型的,谁都不敢去招惹的势力,或者什么其他的讨厌选项。

但……当然,林娜在这么说的时候,绝对没考虑到把一个投资顾问脑子里的普通宜居星的概念。

在林娜抱着陈容声轻轻松松跳下悬停在半空的飞船而陈霄只能靠着Ⅸ放下的梯子走下来的时候,有些微妙的视线就落在了他身上。

在哨兵的紫眼睛扫过一小片地方之后,某些谈论就终止了——只是陈霄还是能听到周围那些人在想什么。

男性向导几次握紧了手指,然后又放开了。

只是他背后的精神体熊猫消失了一阵。

在熊猫得意洋洋地带着不只属于一只动物的毛回来的时候,林娜已经买完了计划中的食物和医药给养,正抱着男孩儿跟武器店的老板讨论给陈容声的父亲配上什么样的武器比较合适。

“……你还要求什么啊?”老板的八字胡不停抽动,明显是看在林娜还进了一大批其他货的情况下才耐着性子和哨兵讨论。

“我只是不想买只能积灰的东西回去。”林娜的回答声音轻快,“而你推荐的东西……”

哨兵耸了下肩膀。

“好吧,我当你没有德玛特也没有sc。但是你别告诉我,你连陶玛丽夫人都没有。”

陈霄听不懂这些名字代指什么,但是在林娜提出陶玛丽夫人这个名字的时候,武器店老板的表情已经让他理解这不是什么适合一个在混乱星域晃悠的成年男性的武器了。

“没办法。一个合格的财务总是不擅长肉搏。”

林娜轻描淡写地带过要给一个男人配支女士防身用激光枪的问题,在老板拿出的几支陶玛丽C型中熟练地开始挑拣,然后推了几支相对朴素而且大一些的给陈霄。

“试试,找找那支你拿着舒服。”

‘?’

哨兵纤细的眉毛扬起,然后陈霄无意识发出的询问触丝被林娜接上:‘这几支和你手的尺寸匹配,接下来你就先看哪支合适一点——因为我们没那个钱给你定一支!’

陶玛丽C型手持激光枪不需要考虑后坐力,不需要考虑瞄准,所以只需要找到握着乱挥的时候最顺手的就行了。

林娜会在日后教会陈霄怎么挥。

在陈霄挑完之后就是关于各种讨价还价的磨牙,在终于达成一致之后林娜相当愉快地看着店员把她选好的东西直接拿到店门外的飞船旁边。

Ⅸ在恰到好处的时间用机械手把东西全都收回了船内,顺带放下了梯子。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失忆后,向情敌告白了第三章在线阅读

    至于这次的落水就是苏淼淼的手笔,之所以所有人都责怪原主。当然是因为有个“证人”看见是宋知薇推苏淼淼下水,然后自己又跳下去,想陷害苏淼淼。不得不说苏淼淼小心机不少,她没有让那个证人一开始就出现。而是当等到所有人都以为是苏淼淼自己做的事情的时候,再让那个人出来,所有人都会因为对苏淼淼的误会,而对原主产生

  • 热爱可抵岁月长之第四章(4)

    在戏楼前的广场,她坐在靠墙的台阶上,一手拿着糖葫芦,一手拽着氢气球。她把手缩进袖子里放在膝盖上,并着脚呆呆的坐着。她穿的棉袄厚实而显得笨拙,帽沿上雪白的毛绒几乎遮住了她的脸。从远处看,臃肿的外形像大熊猫似的憨态可掬。偶时一旁有焰火燃放,从她眼睛里映照出清灵明澈的光,有如天空的星辰。有很多小孩在她周围

  • 热搜夫妇官宣了吗在线阅读赶走她!

    在盛家姐弟面前盛气凌人的李氏,在老村长面前却瑟缩的好像一个鹌鹑。当年为了奔个好前程,她算是和盛家村的人撕破了脸皮。老村长那时还年轻,脾气十分火爆,说要把她沉塘了,差点真的弄死她。这么多年过去了,看见这盛家村村长,李氏还是心里犯怵。“我只是想回来看看几个孩子……”“少给我来这一套,我还没有老糊涂呢!”

  • 唐朝岁月在线阅读第5章

    金州,一座仙雾缭绕的山峰上。“师兄,师兄,出大事了!”一个身穿青灰色道袍,发髻黑白间杂面容粗犷的男子急匆匆的走进一个古朴的大殿。但见大殿之中端坐一人,此人眉宇间给人一种亲切柔和之感,其须发皆白,长发过肩,头顶上戴着一个类似道家装扮的大帽,手里执一浮尘。“师弟,何事如此慌张?”“师兄,八卦天机仪运转起

  • 玖樱随繁星微凉在线阅读第1章

    当冷清雅醒来后,她看见了俩个人影,冷清雅揉揉眼睛。只听俩人的声音逐渐清晰。“哎,小白,你说我们这次没有抓错人吧?”一个空灵的男音悠悠的说。冷清雅也看见了俩人的样子,啊!原来是黑白无常。黑无常瞟了白无常一眼,说:“要是这次再抓错了,阎王不得KO咱们了?”白无常一哆嗦,忽然看见醒来的冷清雅,惊喜的说:“

  • 美漫之七宗罪君王在线阅读第八章

    宋耀依旧平淡道:“一点小手段罢了,不值一提。”对宋耀来说,这确实不是什么值得炫耀的手段。其实唐装老者的修为比他还要高一层,理论上来说也能做到。但就像之前说的,武者的内力和修仙者的真元,是两种完全不同层次的力量,钢刀和玩具刀那是有云泥之别的。“对于先生来说是雕虫小技,但对我等来说,真是神乎其神的宗师手

  • 修真之喷你一脸仙露水在线阅读第6章

    “混蛋,给我住口!”陆离一声怒喝,打断了这一香艳的画面。“嗯?”许哲与邱莹莹四唇分离,晶莹的口水拉成了一条长线。“请问你有什么事么?”许哲无辜的小眼神望向了陆离,问道。“什么事?你自己亲谁你不知道么?”陆离气的浑身都在颤抖。“呵,我亲我女朋友,管你什么屁事?”许哲随口说道。“你女朋友??开什么玩笑!

  • 我自带锦鲤体质之五岁不能当村长吗(5)

    “对啊,我就是村长,怎么了?”萧奈看着惊讶的李二一行人,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觉得这些人真是没牌面。不像逍遥村的那些大佬们一样,淡定从容无比,让自己五岁当村长,也是言出必行。“牌面,李世民的牌面,还是太小了。”萧奈心中腹诽,已经将李世民的档次下降了一个台阶了。“休得胡闹,快说,你大人去那了,村长在何处

  • 被港黑大佬捡到后第5章在线阅读

    与此同时,照月国皇宫的金銮殿前,数百名宫娥美人莺莺燕燕,头簪玉蝉花细,身着金缕绣衣,蹑蹙金珠履,步步生莲,云歌曼舞,穿梭于纹龙雕凤的朱柱金扉间,朱唇轻点,温柔含笑,令整个大殿萦绕在春意盎然的暖意中。宝殿之上,距离皇上慕容涣龙椅最近的位置,右侧座椅上,一位衣着华丽讲究的俊美男子,一袭银色精绣锦袍,头戴

  • 盗墓行涯在线阅读第九章

    车辆缓缓行驶。陈峰透过车窗看着外面儿高楼林立的纽约。心思百转千回。自己就是睡了一觉却来到了六年后的今天。车队行驶了一阵儿,在到达纽约时代广场的时候陈峰让司机把车停下。现在正是下午的时候。广场来来往往着各种肤色的人士。当周围人群看见三辆豪车。都十分好奇的望了过来。尤其看见从车上走下来的陈峰和周围的保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