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言情 > 正文

[综]涅槃劫在线阅读哥哥会打架!

2021/4/7 20:58:16 作者:飘逸的小船 来源:晋江文学城
[综]涅槃劫
[综]涅槃劫
作者:飘逸的小船来源:晋江文学城
前传《[仙三重飞]流年记》已开文案,重飞出生→轮回始末,全文不V,有兴趣可以收藏一下,谢谢~#涅槃重生、历劫归神#六界历二十万年,天帝伏羲、地皇神农复活人祖女娲,意外迭起,下落不明。三皇不出,天道有异,神魔仇怨难解,劫数暗生爆发。各界之主联手一战,劫后神将飞蓬陨落、魔尊重楼重伤,余者凶吉难测,天下俱惊。时隔多年,下界疑现飞蓬踪迹,引得诸方注意……阅读指南:剧情感情并重,甜,尽管跳坑~其他完结文请收藏我专栏

“彦子,帮我去教办把剩下的教材也拿回来。”

霍定国抬起头交代正要载着妹妹出门的霍彦。

霍彦听到后立刻垮下脸:“真要我去?那李老头忒难打交道!”

霍明珠乖乖地站在一边,瞅瞅霍定国,又瞅瞅霍彦,并不插话。等出了门她才发问:“李老头是什么人?”

霍彦说:“教办知道吗?就是镇里的教育办事处,这个李老头是教办的一把手。我跟你说,当初爸爸是他学生,他一直想把女儿嫁给爸爸。听说最近他女儿离婚了,心情差着呢,昨天爸爸去拿书他卡了一半……”他哼了一声,“他女儿哪比得上咱妈啊!连咱妈一根手指头都比不上!”

说起家里人,霍彦永远自豪无比。

霍彦说:“我们先去把书拿了,免得教办下班了,又得等到下午两点。”

霍明珠点点头。

霍彦往自行车两侧加了两个大竹篓,准备在回来时把书装在里头。这样一来霍明珠只能侧坐在后座上、脚放进竹篓里。

霍明珠个儿小,坐在上头看着有点滑稽。

霍彦笑嘻嘻地说:“我要把你载去卖喽!”

霍明珠伸手搂住霍彦的腰,大大方方地提醒:“该出发了!”

霍彦的耳根一下子红了。

妈呀我妹妹这么可爱,一定要看好点才行!绝对不能让她被人骗了去!

他说道:“抱稳了!”

霍明珠乐滋滋地搂得更紧。

骑车到镇里花了快一个小时,好在路上景色不错,霍彦说了一路,霍明珠听了一路,都不觉得乏味。

抵达镇上时霍彦满身都是汗,霍明珠赶紧掏出小手帕帮他擦额头。

霍彦看着那白白的手帕,哪里愿意弄脏?他忙说:“不用不用,”他把衣摆往上一拉,直接把额头上的汗珠子擦得干干净净,“你看,这不就成了。”

霍明珠:“………………”

这个哥哥有点不讲究……

霍明珠乖乖当起小尾巴,缀在霍彦身后走进教办办公楼。这办公楼是栋一层半的老旧建筑,第一层是办公的地方,第二层只建了一半,用来摆放教材或体育器材。霍明珠和霍彦走进去时,一个五六十岁的老人在那里卷山烟抽。

他手里拿着的是最廉价的烟纸,白色的,微微透着点黄;烟丝也是最廉价的烟丝,有些地方都烘焦了,想来抽着不会有多好的滋味。不过到了这个年纪,抽烟图的不是它的滋味了,而是用它来解瘾。

霍明珠注意到那双手。

那双手干瘦而有力,仿佛一生之中握着某样东西永不松过。这可以看出他是个固执的人,甚至可能固执到有点顽固——别人是不撞南墙不回头,他是撞了南墙也不回头。

霍明珠好奇地望着那老人,霍彦却已经走上前虎着脸说:“李主任,我爸爸叫我来领书。”

李老头把刚卷好的烟放到一边,看了眼霍彦,又看了眼霍明珠。他叹了口气,什么都没说,摆摆手把一张批条给了霍彦:“拿着这个上楼去取,把作业本也领回去。”

霍彦喜出望外:“好嘞!谢谢李主任!”

霍彦舍不得小胳膊小腿的霍明珠跟着自己上上下下受苦受累,给霍明珠拉了张椅子说:“妹妹你坐在这里等我,我把书都搬上车再叫你。”说完他就一溜烟地跑了出去。

霍明珠:“……”

霍明珠看向李老头。

李老头也在打量霍明珠。霍明珠长得像许如梅,精致又漂亮,看着就和山沟沟里的人不太一样。

李老头突然说:“你爸爸看来是打定主意在山里过一辈子,他也不为你们两个小的考虑考虑。”

霍明珠愣了愣,说道:“我觉得挺好的。”

李老头说:“买点东西要骑一小时的车,吃不好穿不好没电没水,好在哪里?”

霍明珠若有所思:“您是想劝爸爸出来镇里做事?”

李老头哼笑一声:“镇里?他没跟你们说吧?山南大学的招聘要开始了,他的条件是符合的,本身又是山南人,怎么看都是为他量身订造的机会。他不愿意,嘿,不愿意就不愿意,一辈子窝大山里好了。我都快退休了,也不操这个心了。”话是这么说,他脸上却依然满是恨铁不成钢的惋惜。

霍明珠明白了:李老头为难霍定国不是因为别的事,而是因为爱惜人才。

霍定国那学历、那能力,留在山里实在可惜无比。

霍明珠说:“爸爸大概是有理由的吧。”她认真地向李老头道谢,“谢谢您,爸爸心里一定也很感激你,只是因为其他原因才不接受您的建议。”

李老头点着烟丝抽了一口,没再说话。他原本以为换回个娇惯的“千金小姐”,霍定国家会闹腾得厉害,没想到这个千金小姐和想象中不太一样,居然小小年纪就这么懂事,不仅没有哭着喊着说这边不好,还能那么快接受自己的“新家人”。

瞧瞧,已经一口一个爸爸地喊上了。

这路子也堵死了,李老头彻底心灰意懒。左右他家还有一摊子事没解决,哪还有闲心操心霍定国这顽固不化的学生?

李老头抽完半根烟,抬眼透过蓝色格子窗看向外头,说:“你哥哥把书和作业本都搬完了,你也出去吧。”

霍明珠点点头,起身走出两步,又忍不住回头说:“李爷爷您不要抽太多烟,对身体不好……”

李老头一顿,心中突然又喜又悲。喜的是自己居然还能听到这样的话,悲的是说出这样的话的人竟是个只有一面之缘的小女娃儿。

李老头是个别扭的人,即使心里有点感动,他还是摆摆手不耐烦地赶人:“走走走,啰嗦。”

霍明珠没有多说,快步跑出去和霍彦“会师”。

明明还是春寒料峭的天,霍彦却又一次跑得满头大汗。霍明珠上前帮霍彦把书垒整齐,突然有个女人快步从他们身边跑过,口里喊道:“爸!不好了,他们要来闹事,你快走!”

霍彦警惕地把霍明珠护到一边。

一群流氓地痞正拿着木棍朝这边走来,见到霍彦的自行车后狠狠地踹了一脚,口中还骂:“呸!什么破车,别挡路!”

车身一倾斜,竹篓里的书统统往外掉。这几天刚下过雨,地上都是积水,眼看书都要湿透了,霍彦赶紧伸手去挡。霍明珠吓了一跳,连忙上前帮忙捡。

那几个流氓见到霍明珠,色眯眯地多看了几眼,说道:“这小妞不错啊,顶漂亮的,肯定比刚才那老女人好玩多了。”

霍彦一语不发地把书放回竹篓,把自行车扶到一边,才抬起头说:“你刚才说什么?”

霍明珠看着那几个人手里的木棍,心砰砰直跳,抓住霍彦的手臂想让他别冲动。

霍彦能不冲动吗?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这些家伙没家没室没工作,只要能来钱坑蒙拐骗什么都敢干,不硬气点谁知道他们会不会做出别的事来?霍彦沉着脸,把用来固定两个竹篓的扁担抽了出来,稍一使劲,竟硬生生把它折成两段。

霍彦拿着断成两截的扁担,抬起头对那群地痞说:“我的扁担坏了,借你们的木棍给我用用吧?”

那群地痞游手好闲惯了,也就能欺负欺负弱质女流,瞧见这仗势都呆住了。

为首的地痞先回神,啐骂:“想得美!你也就力气大一点——”点字还没落音,他的手腕已经被霍彦扼住,霍彦抬起膝盖往上一踢,只听喀拉一声,那只手就瘫软下去,手中的木棍因为他无力再握紧而掉落在地。

霍彦捡起木棍,抬眼扫向其他人:“如果你们这么不仗义,连根木棍都不肯借我的话,我只好自己拿了。”至于怎么拿,他刚刚已经示范得很清楚。

地痞纷纷扔掉了手里的木棍,逃似也地跑走。

霍彦转头看向霍明珠:“对不起明珠,刚才吓到你了。”

霍明珠:“…………”

为什么哥哥的武力值突然变得这么高!!!

霍明珠毫不吝啬地表达自己的崇拜:“哥哥好厉害!!”

霍彦见她没把自己当怪物,心里别提有多高兴。听着霍明珠夸自己,他耳根又红了,谦虚地说:“没什么,我天生力气大。”

霍彦牵着霍明珠走回办公室那边,对李老头说:“我虽然打跑了他们,但他们肯定还会再来。下次我不在这儿了,你们说不定会遭更大的罪,所以我觉得李主任你们还是去别的地方避避风头比较好。”

李老头看了眼正捂脸痛哭的女儿,叹了口气,说:“我晓得,我们父女俩会好好合计。你们回去吧,要是他们再回来就糟糕了。”

霍明珠忍不住插嘴:“为什么不报警?”

李老头闭嘴不言。

霍彦小声说:“他女儿就是嫁给派出所的人,他女儿和对方离婚之后就一直被地痞骚扰,报警也没人管……”

霍明珠听得呆了呆,从来不知道会有这种事。

霍彦抓紧霍明珠的手:“别担心,一切有我呢。”

霍明珠认真地点头。

兄妹两人边说话边走出门。在离教办办公楼不远处,一架黑色的小轿车十分引人注目,轿车后方是邮局,那里有个西装革履的中年人正和人打电话:“是的,他们遇到一点麻烦……”他娓娓地道出刚才发生的一切。

那边似乎没怎么用心听,等中年人讲完他才说:“再重复一遍,那几个地痞说了什么?”

中年人尽责地把那地痞的污言秽语复述出来。

那边说:“对这种烂到骨子里的家伙,这种程度的威胁是没用的。”他顿了顿,“叫钱叔去打个招呼,把刚才准备闹事的地痞都关起来。这边风气这么差,不好好整顿怎么行?还有,那几个盯着霍明珠看的狗东西要给点特别‘照顾’——越特别越好,最好让他们永远都没办法再觉得‘好玩’。”

中年人记下那边的指示,又说:“他们好像要回去了。”

那边声音微沉,哼了一声:“把霍明珠叫过来听电话。”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穿越之后宫养老的日子再现

    迷雾森林距离皇城着实很远,冷裕染他们为了节省时日只好使用传送阵,传送阵只有皇族才有,传送阵消耗五张传送符,传送符也由池家生产。“池哥哥,这就是迷雾森林?”面对着一大片绿油油的森林,不时地有几只飞禽飞过,夕阳的映照下,只有远处萦绕着一点紫色的光芒,其实也挺好看的啊!整个森林弥漫着神秘的气息,根本就与书

  • 越宇狂王第十章在线阅读

    等到孟楚思一曲完毕,玉琼心才装作巴结的道:“姐姐唱的真是好听呢!如果换作妹妹这歌喉来唱,一定唱不到这么好。”孟楚思心中十分得意,哼,就凭你这乡下丫头,哪能比得上我?但面上并未明露,双手自然的搭上玉琼心的手,微笑道:“哪里哪里,妹妹真是谬赞了呢,若说琴艺,姐姐怕是比不上妹妹了呢。”玉琼心嫌恶的移开自己

  • 听说王爷很傲娇在线阅读第二章

    “嗯,玩过。”叶枫迟疑片刻,点了点头。想了想,他又出声补充道:“不过,玩的不是特别好。”“没事,房东大大,我来保护你。”林小团听到叶枫的话,摆摆手,一副我是高手的做派。两人说话的功夫,电脑成功开启。林小团开启了直播,然后运行了游戏。“大家晚上好啊,你们可爱的团子来喽。”开启直播后,林小团开始与直播间

  • 重生鸿蒙曲在线阅读第六节

    虽说对方是和尚打扮,但是我还没打算相信他。我颤抖着捡起地上的汉剑,装入剑袋背在背上,然后双手合十,对他鞠躬,抬眼看着他谨慎地问:“请问大师如何称呼?”大师见我这么有礼貌的举动,于是也对我鞠躬,优雅地说:“贫僧法号一叶!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施主既是有缘之人,贫僧自然是来指点施主迷津的!”我有点担心

  • 狂庸章二十万年前的狠人

    创造一切能想象的东西就是只要神力足够,大到一个多元宇宙,小到一枚绣花针,只要你敢想,那就能创造!链接一切次元位面就是只要发动永恒之书,大到众生认知中最强的位面,小到脆弱的虚幻位面,只要你运气好,那就能打开位面通道。而创造无数系统就是永恒之书认为的最适合李慕收集资源的方法,沟通位面,销售系统,收集资源

  • 才不是女孩子在线阅读第2章

    地球第一研究院里,地下一层试验场里。十岁大的尧郃驾驶着一台二十五米高的大型机甲,来进行机甲的适应性测试。“76.1%,76.2%......78.3%”尧郃看着显示器上停在78.3%的数值,讪笑道:“爸,有点失落,还是没有超过80%。”“滚,你个小兔崽子,你才几岁啊,赶快给老子下来,让我看看怎么样了

  • 制霸空权在线阅读第四章

    “不知,睿王有何要事,没有的话,大门在那边,可以滚出去哦。”叶雪歌明知他是来退婚却故意问道。总觉得看别人那种生气的反应很好玩。“本王今日来退婚,叶雪歌,你退了,本王许你妾位如何?”南睿不知为何,如今面对她似有些退意。是她今日褪去那厚厚的妆粉,露出绝美的脸的原因?那张脸,即使是南洛国拥有第一天才和第一

  • 重回班花宝座劫发场

    项羽手里拿着剑!双目紧紧地盯着前方,说实在的,他已经看好了周边的一切,他明白,能不能救下龙且,这就全看他的。龙且必须得救!在项羽的心目中,龙且是这阳武城的唯一的男子汉!在博浪坡,胆敢给剌杀秦始皇的英雄高力士收尸的人,他认为那都是男子汉!如果高力士不死,他项羽也一定会救他!吕凤现在手里提着一蓝子菜和饭

  • 医诺千金,现任前妻别耍赖!第2章在线阅读

    之前八重教训新七郎的时候,小谷平太也在现场。他清楚八重的神勇。但是,前波氏是石高过万的大领主,手下兵将如云,你一个人再厉害,也双拳难敌四手。新七郎每次作恶,身边都会带着武力高强的家臣。先前那一次,只是凑巧没带罢了。要是让他回去叫上人,就算是八重也不可能是对手。在小谷平太眼中,八重只是个浪人武士,跟常

  • 霸天之欲第7章在线阅读

    当我们一天天长大,我们的父母一天天长大;当我们的孩子一天天长大,我们也不可避免地一天天长大;在这个时候,我们的父母可能已经死了,或者他们可能已经死了很多年,时间不长。生命就像循环一样,不断的轮回传递和延续的往复循环一样。出生,衰老,生病,死亡,新陈代谢世代相传。自然规律是不可抗拒的!当我们既是父母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