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美文看点 > 正文

那些舌尖上的记忆,穿透生命的味蕾

2020/9/17 3:46:14 来源:原创 浏览:

文|唐树勋

如果是在春天的四月里,我家南坡那块地里的青葱正悠然生长。母亲就扯回一大把,在井边洗净之后,切碎,敲了两个鸡蛋放入一个青花瓷的大碗里与青葱搅匀。"嗤啦"一声倒进锅里。立马,一股浓浓的香气直接从我家灶屋里飘出来,顿时整个村子的上空都飘浮着一种香气。那一餐,我一定会比往常多吃两碗饭。可以说,那大概就是我最初的舌尖上最美的味道。

在乡下的家里,每餐都有葱炒鸡蛋吃那是不现实的。萝卜、咸豆角、自制的豆瓣酱等,成为我小时候一日三餐的标配。因此我最希望家里来客,一旦来客,母亲总会想方设法弄几个像样的菜出来,即使是素炒莴笋,也会多放些油的。这也是母亲待客的诚意。

记得有个王书记,据说是当时城里驻生产队指导工作的,按照生产队一贯的搞法,那天轮到他到我家吃中饭,生产队长特意弄了半斤肉给我家。过完年将近六个月都没闻到肉味道的我,搭帮那个王书记在吃饭的时候用筷子挟了一块五花肉放在我碗里,在一入口的瞬间,肉的那种香味久久停留在我的舌尖,简直是不忍下咽。

尽管很少吃肉,但我家是喂过猪的。记忆最深刻的是,每当晩饭吃完之后,我的母亲就将桌上剩下的不要的剩饭剩菜认真扫起来,将它们倒入一个旧脸盆中,再放些米糠,连同洗锅子的水一起搅拌均匀,端到猪栏里去喂猪。厨房里、灶台上干净整洁,什么都没有浪费。

六个月之后,我家喂的那头猪会被生产队队长从猪栏里赶走,被村里的屠夫瓜分成一小份一小份,它们成为生产队每个人舌尖上的美味。我家是半边户,父亲长年累月在外地的工厂。在工分是分配唯一依据的那时,我家只分得一盆猪血、一付小肠、两斤颈边肉,算是对我家半年来养猪的丰厚回报。不管怎样,这也算是肉啊,我和弟弟心里还是很高兴。看到我们高兴,母亲疲惫的脸上竟也流露出一丝温暖的笑意。

民以食为天。在吃好的前提下,首先是要吃饱。可以说,在我的父亲及祖父辈的那一代,他们均在为温饱问题而努力奋斗着。他们早出晚归,辛勤劳作,他们那腹中的饥饿感早就覆盖了舌尖上的所有味道。因此在粮食的问题上,我家祖祖辈辈最看重的就是粮食,并严格地遵循着一条家规,那就是不糟蹋粮食,碗里装多少就吃多少。

我听父亲讲,家里七姊妹,吃饭时大家坐在一张大方桌上。尽管是一种非常壮观的景象,但我祖父的要求是,吃不言,睡不语,尤其是不允许桌子上有掉下哪怕是一颗饭粒。在那个年月里,能够有米下锅就相当不错了,什么时候见有过色香味俱全的菜肴?没有,除非过年才能尝到肉味。父亲有一次吃饭的时候碗里剩了几粒饭,我的祖父当时就沉下脸,将父亲叫到灶屋里饭桌前,伸出那根粗糙的食指指着碗大声说,吃干净!你不知道一粒粮食一粒汗吗?!我想,那时候的祖父不单是一种责令,更重要的是传承一种坚不可摧的勤俭家风。

那个时候哪有什么好菜吃呢,能将肚子填饱就是一种幸福了,父亲说。

父亲说的一切都是真的,尤其在那样的年代。这一点我非常相信。也许,是父亲沿袭下来的那些传统,我至今保持对粮食的一种敬畏之心,每次饭后的碗里,不会剩一粒米,不管有菜没菜,还是菜好菜坏,我家的饭桌上,基本上没有什么剩饭剩菜倒掉。

七岁时,在老家读书。读书时要走过好几条田埂,经过一个村子然后才到学校。母亲很早就要起床,将做好的早饭放到桌上,看着我吃完就去生产队出工。吃完后,将剩余的饭装入一个父亲从工厂里带回的陶瓷杯子,由我带到学校作为中饭吃。有一次的饭上面,母亲还特意放了半块咸鱼呢!要走那么远的路,还没到学校时,我的肚子就已经开始饿了。我知道那是我中午的伙食,绝对不能在路上就吃了。


上课时,那个放在我课桌下面的陶瓷杯里的米饭和半块咸鱼,像一块磁铁一样吸引着我,诱惑我饥肠辘辘的胃。等到了中午终于下课,我端着杯子飞奔至学校后面的操场,迫不及待地打开那个盛饭的杯子,很快,米饭和那半块咸鱼迅速被我一一送入口中,用现在的说法叫“秒吃”。那种味道真的好啊!食物在口腔只作短暂停留之后,舌尖迅速地搅动,并迅速进入胃的底部。那个刚刚装着米饭的杯子像是洗过一样的干净。我看见操场的一边,那只一直望着我的小狗失望地离开了。

随着年龄慢慢长大,加上分田到户,家里再也不愁没粮食吃了。在分田到户的第一年过年的时候,母亲到十里以外的镇上买了八斤猪肉回来。我仍然清醒地记得,那猪肉的肥肉真的好厚,在冬天的阳光里泛出晶莹的光亮。母亲说,到了腊月二十九,所有年货样样有,你们尽管吃!越吃咱越有哩!灶屋里的墙上挂放着草鱼、猪肉,木桶里有母亲用黄豆磨成的豆腐,自己地里种的芹菜。灶膛里的柴火旺旺地燃烧着,我看见那红红火苗腾到了锅台边。那些由肉类与配料相撞的香味很快从锅里散出,直接刺激我的味蕾。这些食材,经过母亲的手全部变成桌上丰盛的菜肴。在大年三十的那晚,吃着年夜饭,看着那一桌丰盛的菜肴,我的味蕾像一朵莲花一样逐渐打开。

日子正在慢慢地好起来。饭桌上的菜也逐渐丰富起来。母亲做的菜也有了色香味。有时候不小心梦到,似乎看见母亲做的那些菜还在桌上冒着热气,挟一筷子送进口中,我的舌尖感觉到了一种从未有过的幸福味道。

随着年纪见长,很多事情就落入了时间的长河里。在对往昔的回望中,故乡的一景一物似乎更加清晰了,特别是那些吃过的米饭味道,清淡的坛子菜,以及那样一种饥饿的感觉,总是保存在我的舌尖记忆里,无论什么时候,无论在什么地方,我都会记得并常常回味。


电视里,有一个频道在放着关于舌尖上的味道专题节目。那尽是一些乡间美食,灶膛里柴火、山上的竹笋,甚至包括田里的田螺等。它们的色香味一次又一次调动着人们的食欲。那些我家乡同样具有的食材与场景,被城里的摄影设备毫无忌讳地一次又一次地播放着。

我突然间想到,越是经过岁月的洗礼和时光的浸润,无论山珍海味,还是人间佳肴,那些在艰苦的日子存留于舌尖的最朴素的味道,永远会保留在生命的味蕾里。

作者:唐树勋,湖南永州人,在湘潭工作,喜欢阅读写作,摄影书法,养花种草,喜欢生活中美的一切事物。本文系作者投稿作品,配图均来自网络。

看看网友怎么说

大别山上1:那只一直望着我的小狗失望地离开了!

18263962466:文笔真好,勾起美好生活的回忆

用户2642749532605:说的好[赞]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请保持沉默

    原创李不太白123爱吃兔子的草昨天多年前看《三体》,学到了一个词:黑暗森林。宇宙就是一座黑暗森林,每个文明都是带枪的猎人,像幽灵般潜行于林间,轻轻拨开挡路的树枝,竭力不让脚步发出一点儿声音,连呼吸都必须小心翼翼:他必须小心,因为林中到处都有与他一样潜行的猎人,如果他发现了别的生命,能做的只有一件事:

  • 孙静的文学作品:远方的家·村边那条河

    那年我16岁,中午骑着自行车去村子西边的田地里给正在浇地的妈妈送饭。村西边有一条南北方向的河,小桥西边大约一百米处修建了水闸,这条河及这水闸是当时周围村子里孩子们的唯一“乐园”。礼拜天孩子们成群结队相约来这里玩耍,所玩耍的项目无非就是在河坝上采野花,捉迷藏,逮蝴蝶,也用树枝捆绑成扫帚的形状去捕蜻蜓,

  • 2021高考作文素材:世界文学名著中经典语录汇总

    向学霸进军汇总整理2021高考作文素材之世界文学名著中经典语录,供大家参阅!《百年孤独》[哥伦比亚加西亚·马尔克斯]1.过去都是假的,回忆是一条没有归途的路,以往的一切春天都无法复原,即使最狂热最坚贞的爱情,归根结底也不过是一种瞬息即逝的现实,唯有孤独永恒。2.生命中真正重要的不是你遭遇了什么,而是

  • 乡村里,老娘亲的腰

    文:刘金图:来自网络乡村里,老娘亲的腰田野里老娘亲的腰弯下伺候着绿眉毛绿眼睛的孩子们弯得像绿色的大问号俯向黄土地,叩问二十四节气里的风霜雨露院子里老娘亲的腰弯下弯得像一叶新月挂在深蓝的夜空无论有风无风的日子细心测量着一家人的生活寒暑厨房里老娘亲的腰弯着弯得像一张弓在虚弓未引弦的意境里锅、碗、瓢、勺都

  • 请给我时间,陪父母慢慢走!

    前不久和其他人聊天,说到父母的年纪,我的心里很难受,因为这个问题我一直在有意回避,不敢轻易触碰,其实好久以前我就发现了他们真的老了,只是我不想要承认罢了。现在的我一事无成,最大的遗憾就是,在父母本该享福的年纪,我依旧是个不成器的样子,依旧是他们的负担,还在为我的债务发愁,也是最放心不下的牵挂,生活工

  • 原创散文随笔:阳光灿烂的日子

    文/心中的灯塔阳光灿烂的日子不曾有过的失望,也不曾过的失落,也不曾有过的落泪把生活过得有滋有味,即使没有任何收获的季节没有什么比我拥有快乐的源泉,而更加热爱生活每一天承载着欢乐的印记,可以快乐一整天如果痛苦在你心中,那只不过是你人生的历练不求什么大快人心,而是用你的双手托起心中的太阳我能,我行,用心

  • 在初秋的时光里,吟一首诗歌悠扬

    随着一枚黄叶在风中悄然跌落,时光已经悄然迈入秋的节气。当然,万物还未来得及凋零,树木葱茏,花草幽芳,鸟鸣雀啼,一切还如夏日般的模样。我行在路上,正在犹豫着时光,这季节。忽地一阵秋风吹起,瞬时吹散心中的烦闷与疑惑。清爽的风中带着丝丝凉意,不由让人内心欢畅。风吹过草木,吹开云天的雾岚。天高海阔,任鸟飞鱼

  • 我的青春,平凡里闪着光

    平凡的生活,平常的过着,总想着要用一种很特殊的形式来向所有曾经陪我一起走过的人告知因为他们而拥有的属于我的闪光时刻,最终我选择了文字,因为它是我一贯的表达方式,也是我的他们习惯倾听且喜欢倾听的倾诉方法……风蚀的年华丝毫没有保留的流逝着,带着曾经童话般的梦,也带着我以及我们那些或大或小,或多或少,或难

  • 枳椇果曲里拐弯地甜,就像生活的皱纹在弯

    枳椇(汪汪)看起来它和别的树没什么两样该长叶长叶,该开花开花而结果时,它竟然伸出了独特的鸡爪好哇,抓,树梢时常粘着几只小鸟枳椇树下,调皮的童年一捣蛋父亲就严肃地弯着阴险的两指问不听话,信不信给你两拐枣好哇,啪,额头应声长出两个青包枳椇果曲里拐弯地甜,一年又一年我们稀里糊涂地长,一岁又一岁当一棵枳椇树

  • 「诗歌欣赏」蓝天白云

    【诗歌欣赏】蓝天白云周啸懿晚上八点昨天蓝天白云天忽明忽暗中黑白登场透出一寸一寸的光将人间照亮云起起落落时前后追逐翻起一浪一浪的殇令烟火迸放是谁在你的劳作中留下过一缕芬芳那倩影总是难忘是属于你的悲伤是谁在船只向前时于岸上翩翩起舞那泪花盈满双目是属于她的孤独天地四方人来人往是我沾满了红尘的花香却因为梦中